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五三章 天子守国门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脑海之中金属声余音未消,罗川深吸一口凉气。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这个文明任务不可谓不难啊,这个废物皇帝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搞定,更别说布置城防。还好奖励也丰盛无比,离开荒夏之前,荒夏只是简单的完成了最基本的蒸汽机使用。就算现在有了些许发展,但是因为时间限制也是有限。若是能够完成这个文明任务,荒夏又将腾飞。

    罗川从来没有怀疑过,文明树对自己的掌控。文明树没有管自己,只是自己所作所为并没有偏离太大轨道。当到达某处事件节点时,文明树就会对自己有所制约。经过这些年,罗川也不再是以前的靠性子做事的愣头青。事情分为两面,文明树制约自己不假,但是何尝不是在让自己成长,成长为曾经豆芽的期待,成长为文明树设计的罗川,并且一直为罗川铺好道路。

    “英雄,朕求你可好,让朕南下吧。那些人不是朕不想救,是没有那么多船啊。”刚才秦帝真的被吓怕了,这个怪物提着自己跳上了三丈高楼,还抓着自己在城头甩来甩去。要是一个没有抓稳,自己就是大夏第一个被人提着从皇城上摔死的皇帝,太可怕,太可怕了。

    “报,北城军报。山海军投降胡人,骗开城门。北城失守。”疾驰而来的兵丁传来凄厉大吼,山海军伪装成出云败军,骗开城门。然后将所剩无几的守兵杀死。整个城头根本没有多少兵,绝望之下的兵丁,想到了皇城,还有皇城以南的治安军。

    一个偌大的京城,堂堂大夏之都,竟然连如此容易就被轻易的破城,甚至连反击都显得困难,简直让人感觉可笑。

    急切的兵丁通报没有掩盖,如果现在能够组织大量军士反击,山海军少,胡人又暂时未至,对付立足未稳的山海军是可以夺回的。不料话音落下,原本目光还落在皇城之上的人们,顿时收回目光。其后目光渐渐转变为惊恐。一声凄厉的女叫声,传得老远。“快逃啊,胡人杀来了。”

    这一声吼,顿时将恐惧传染,最先是皇城下方开始乱起来。其后是远处的治安军跟着是大量民众疯狂的往南涌。

    “出兵啊!”兵丁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自己的急报带来的是这样的结果。凄厉中发一声恳求,“兄弟们,把城门拿回来啊!”却是无人理会。

    文卿手中还有百余家将,依旧紧紧堵住皇城大门,只是已经发疯的妃子,禁军开始冲击,顿时难以支持。文卿一把拉住惊慌失措的蔡卿,“速速派军夺回北门。”

    眼下乱成一片,罗川仿若忘记了秦帝所在,秦帝见有机可乘。滚动肥胖的身体就像逃离,不料刚刚还在愣神的罗川,一把提着了秦帝皇袍。“组织军士,夺回城门。”

    “扑通!”秦帝终于憋不住了,一下跪倒在地。“英雄,朕求你了,让朕南下吧。城都破了啊。为什么要为难朕,朕只想好好活着。”

    罗川咬牙切齿,吐出一语。“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不不不,朕不当这个皇帝还不成吗?要不你来当?对了这是祖印,你拿去,拿去。要不黄袍也拿去。”惊恐之中的秦帝显得十分干脆,腰上挂的布袋,一下塞在了罗川手上。其后毫不忌讳的开始脱着身上黄袍。

    罗川没有理会秦帝,祖印在手,一股暖流从手间传与全身。更加让罗川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那种与自己如若一体的感觉,即使隔着布袋也显得十分明显。哗啦,布袋拉开。一块手掌大小的碧玉,其上一条游龙如若腾天。拿起碧玉,只见其下一个反刻的祖字跃然其上。碧玉与之前荒夏见到的虚影并无差异,此印正是祖印。

    单手摩挲,眉心之处一颗浓密的光团跃然而出。在罗川手掌之上光团化作印记形状,如同身前多了一枚祖印,此光真是祖印之灵。碧玉与光团蓦然飞离罗川手掌,悬停在罗川眉宇一尺些许,渐渐靠拢。如同两个分割太久的兄弟,祖印之灵与祖印本体,拥抱一起。一片光幕砰然爆发,从城头之上席卷整个广场。暴乱的人群突然被异变吸引过去。

    到了现在还没有脱下黄袍的秦帝,离得最近。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惊的呆傻。自己用了十几年的祖印怎么一到这个人手中,就起了这么大的异变。更加让他赶到奇异的是,自己跪倒在地,先前的抗拒烟消云散。“眼前这个人该自己应该跪。”

    祖印之灵与祖印实体融合的并不慢,片刻之后,光幕消失。一声龙啸直射射天际,当日巨龙西游,留下了一声龙啸,当祖印之灵与祖印融合之际,此啸会再冲天际。

    巨龙吼叫覆盖全城,最先是广场之上的乱军乱民,心中一种莫大自豪敢不知从何而来。其后是拿下城北的山海军,满面愧疚,更有不少人,泪水始终控制不住,滚滚流淌。

    城中还有一处奇异的建筑,这里不是京城的木石房屋。而是整个建筑浑然一体,建筑之中,一名金发碧眼的年轻人,猛然从中冲出,站在围墙内四处张望。随后大量金发人员,搬出一个个仪器,更有一人放出一只小巧的飞行器具,飞行器驶过之处,当下影像显示在仪器之中,清晰无比。

    唯独毫无变化的就是荒夏军了,早已见识过的他们,无论罗川身上发生什么样的异象都是应该。因为上面那个人是他们的祖,是带领他们从巨人口中的食物,变成荒夏主人的奇异之人。

    龙啸之声消散,祖印恢复原样,落于罗川手中。看似并无变化,实则不然。罗川放眼下方,乱象已经暂时停止,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罗川身上。

    最先异变的卫城荒河之水,平静的河水之中,顿时滚滚波涛,一条条鱼儿,在水中翻腾。更为惊奇的是所有跃出水面的鱼儿都是全身金色。

    然后荒夏城中,蛇虫鼠蚁在冬日寒风之中纷纷跑上街道。见到人群也并不惧怕,如同朝圣对着皇城方向如人一般作揖点头。

    少许,南鸟北归,盘旋在皇城之上按照节奏啼鸣。更为惊奇的是,京夏一颗枝叶掉落的老树,徒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芽,开花,生叶…

    “这,这这!”文卿苍老的身躯,激动的不住战抖。“虫兽作揖,百鸟朝圣,古木开花。祖灵显…祖灵显…”口中不停喃喃自语。

    京夏众人自然没有文卿学通古今,只道眼前这个人,让人感觉安详,异象丛生。却是并未和大夏至高的祖联系在一起,九百多年了,祖只剩下一个至高无上的称谓,成为一个不可触及的虚幻传说。

    只要下面不再乱下去,罗川也静下心来,此时若不做些什么,简直对不起文明树和豆芽为自己做的铺垫。罗川终于知道陈家堡,获得的那三枚令牌是做什么之用。一枚色令牌从胸口掏出,令牌顶部轻轻刺下手指。点滴血珠与令牌融合,令牌之上立刻多了一个太字。

    罗川做完,手中将领牌对天一挥,异变再起。

    天做屏幕,一个人影突然挂与天空之上,与红日并肩。

    “太祖令起。吾,受命于天,乃大夏之祖。恶胡袭京,吾,不死不退,誓与京夏存亡共济。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一语落罢,天空虚影同样发出滚滚雷音。大夏整个天空化作了一片巨大屏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