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五五章 不和亲,不纳贡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夏危机,兵临城下。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大夏没有屈服,一场盛大的阅兵仪式,就在皇城脚下进行。自发的民众,治安军,禁军,以及破风军。一列列队伍从皇城脚下走过。一个沉睡的国度,悄然间已经从梦中惊醒。

    一梦千年,无祖的大夏四分五裂,内战不休,更有胡人祸乱。夏人苟活近千年,这一次他们不做亡国奴。

    荒河以南,一支楚魏荒夏三军组成的部队,骑兵开道,沿着河岸往东面飞奔。大楚项家,又是一支铁军,登上木船,渡江向北。魏国军令已下,边关魏军放弃变成,轻装北行,边关不用防御秦楚二国。

    北边韩国,本应配合胡人南击,韩军兵马大元帅韩非,突然兵变。弃了了韩旗,打出大夏旗帜。

    除了大夏之地,大夏之地以外,各国文明之印,同样起了变故。各大文明国度,纷纷发出信息,或是询问,或是祝贺。“没想到祖印还有这种用处?”祖印发出震动罗川初略看了一下各文明国发出的信息,不欲理会。不料一条特别代号的文明信号,引起了罗川注意。因为此信备注既是‘匈奴’

    罗川眉头一皱,点开匈奴信号。话音所言乃是夏语,“吾乃匈奴单于,今汝新立夏帝。吾只问两事,可有皇家公主做亲?岁贡几许?”

    罗川点出回信,只有一字,“滚”

    其后罗川手捧祖印,再次大声厉喝。“大夏天威,自即日起,不和亲,不纳贡。异国若乱吾大夏一草一木者,必杀之。若伤吾大夏国民者,必杀之。若屠我大夏子民者,屠其全族,不死不休。太祖令上。”言罢手中祖印对天一印。

    光卷之上罗川所言每一句话,金光流转,字迹之后是祖印诺大的印记。印记一出,天幕中的画面嘎然而止。一张庞大的太祖令卷化作流光,散落四方。

    京夏史官司马,本以为不走的他,会记录下一座千年古都的消沉,及战火之下无助的呻吟,史官以史为任务,别人可以走,他不能走。本存必死之志的他,却是不料危难之时大夏异变突生。危机之中祖灵降临,欲重扶将倾大夏。

    天幕恢复正常,司马急忙拿出笔墨,在帛卷之上写:“太祖元年,太祖令:吾,受命于天,乃大夏之祖。恶胡袭京,吾,不死不退,誓与京夏存亡共济。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恶胡作乱,毁吾家园,杀吾子民。今恶胡兵临城下,吾即为夏主,亦为夏将。

    吾为夏将,吾兵何在….

    大夏天威,自即日起,不和亲,不纳贡。异国若乱吾大夏一草一木者,必杀之。若伤吾大夏国民者,必杀之。若屠我大夏子民者,屠其全族,不死不休。”史官写完帛,背起笔墨行囊,冲冲忙忙就往大夏皇城跑去。他发誓要将留在那个人身边,记录他一言一行。

    匈奴单于,坐在金壁王庭之中,手拥美人,下方歌舞升平。冬季北部多雪,牛羊归圈,也并无多少事情可做。大夏文明换了新主,单于万分意外,难不成鲜于漠这么快就拿下夏都了?还是说秦帝病死,新帝退位?不论结果是那个,大夏对匈奴的朝贡,美人都必不可少。匈奴晶骑可不是那些奴仆之族可以比拟的。

    发了文明信之后,等了一会见无回复,单于也不着急。他始终相信,到了最后大夏会给他满意的答复。

    歌声幽幽,声旁文明印徒然闪光。单于面带笑容,毫不忌讳准备打开声音传信。他要让他手下之人听听夏人都是什么德行,还有就是展示自己的威严。单于摆手让歌姬退下,将文明印放于桌前。首先传出的是自己如上对下的压迫声,下方听到单于所言,不少人大声发笑,少有些许稳重之人,含笑不出声来,端起手中马奶准备小咗一口。

    单于话音完毕,下面就该是大夏新主可怜的哀求声,以及如同市井小人一般的探价闻讯。只是这一次在座所有人都意外了。“滚!”一声暴喝,从文明印中传出。此音如同风卷残云,在整个金帐之中回荡。所有人都愣住了,更有好些人惊的手中马奶打翻。

    “好好好。”连续三个好字出口,单于气的不行,一个绵羊一样的国度之主,胆敢对他吼叫,还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扫净自己颜面。“本单于要教训这个无知小儿。各部族即刻传令,春来雪化之时,倾覆大夏。”

    贺兰山数百里外,风雪之中,幽灵部队继续北行。“吾祖。”离开大夏,他们看不到天空虚影。只有太祖令血脉相呈,融与大伙内心,踏雪无痕。没有人不挂念京夏战事,他们所做的一切必须建立在京夏尚存,且击败五胡为前提。不然这支无人知晓的影子军团所作所为,哪怕周身血流干,尸骨无存,也将变得豪无意义。“相信吾祖!”

    除了展现一番神迹,罗川正的所做不多。但是这对京夏百万军民来说,已经够了,本来垂暮的京夏城,在北门陷落之后,各大部门顿时激活起来。因为大家相信,他们的祖会陪伴他们,生死与共。

    京夏第一战,发生在荒夏骑兵与山海军之间。

    祖灵显现,山海军不少人万分愧疚,可是已经沾过夏人鲜血的他们已经不能回头了。吴桂清楚,山海军少,能够抢下北门已经不易。他始终还是惧怕,城里的几十万大军回过神来,夺下北门之后便摆出一副守势,等待胡人入城。

    第一股入城的胡人是慕容洛,当看到天空虚影时,加上山海军失身落魄的样子。慕容洛为怕生变,让鲜卑军接手了北门,然后让山海军南压。

    山海军与荒夏骑兵接触,正巧在朱雀要塞撞上。京夏四条主干道,每条道都有一个军事要塞,其内可以驻扎三千士兵。此刻的要塞自然空空如也,大门大开。

    两军相遇均是意外,山海军乃秦军打扮,荒夏军更是因为鱼过的红面长须像胡人多过夏人,两只军队出奇的冷静。

    当看到前面打出的山海军旗帜之时,荒夏众骑,顿时变了。他们就是投降胡人的秦军,一定不能让他们通过要塞。“有我无敌!”

    刚刚进入通过要塞的山海军也有一千余人,两百对一千,荒夏军全然不惧。

    突起变故,山海军反应也是快速,前头一千人很快摆出战斗队形,只是荒夏骑兵,岂是他们所能抵挡。鱼过手挥大刀,风卷残云,马走刀挥,一刀就跃起好几个人头。

    “杀!”(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