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五六章 血衣鱼过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刀所向,无人可挡。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一人带领两百骑,展现出的是一种碾压。“杀!”鱼过劈飞来袭将领,暴掠的吼声落下,一道绿影再次冲入阵中。手中大刀飞舞,风卷残云,一颗颗好大的头颅在在周着飞起。那些失去头颅的尸体,更是血剑狂飙。整个要塞之下如同下了一场盛大的血雨。

    一击之下,山海军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一千过门的士兵,几乎在数十个呼吸间就留下了几百具尸体。剩下的山海军,惊恐中准备往大道两侧的房屋退去。荒夏军目标乃是要塞大门,那些溃逃的山海士兵,并不做理会。“有我无敌。”骑兵涌上高桥,顺势向大门冲击。

    “不准退,不准退,他们兵少。列阵守住。”已经登上要塞楼的几个山海将领,见到骑兵荒夏骑兵的攻势,恐怖其强悍的战力同时。连忙下令让步兵列队,伸出长兵器进行抵御。

    鱼过虽然带兵不多,但是在荒夏几个将领耳目渲染之下。也懂些兵法,这个要塞就处在主干道,位置极度重要。京夏主干道,宽达九丈,比其余副道宽了五倍不止。这里才是将来承受胡人骑兵大规模冲击场所,没有了要塞阻挡,胡人长驱直入,大半个京夏城都将在胡人骑兵之下岌岌可危。要塞必须拿回来。

    要塞门口山海军大盾起立,长枪树立,露出在外的长矛如同一只巨大的刺猬。山海军怎么也和胡人做过战,所训练之法大多用来防御骑兵。这种方式克制小规模骑兵十分有效,有要塞在,也不怕骑兵攻击后方。

    荒夏军在冲下高桥之时,手中单兵弩已经掏出。奈何山海军大盾在前,弩箭徒劳的打在大盾上啪啪作响。若是直接冲上前头数十骑兵必死无疑,荒夏军少,这种情况必然不敢冲击盾阵。

    当然上述想法只是山海军一厢情愿,荒夏骑兵何时有过惧怕,哪怕前面是一座山,也要撞过去,区区枪林何惧。“有我无敌!”前头数十骑兵,越过鱼过,面色决绝胸口直撞枪林。鱼过是他们临时长官,骑兵们自动的提鱼过面临最大危机。

    “扑哧。扑哧。”山海军看到那群平头士兵,如同傻子一撞上了枪林。整个人连人带马,直接透穿。“这群人是傻的不成?”只是山海军忽略了,被一撞之下,他们的队形起了剧烈摇摆。决死冲锋,那种人和马的惯性,带动手握长枪的山海军人,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步。

    第一轮十二骑兵挂在了长枪之上,第二轮又是十余骑兵剧烈撞上。“扑哧,扑哧。”长枪之上又挂了一人,原本凸出的枪林大阵,变得平行,变得凹陷。第三轮骑兵再次来袭。山海军心头冒起一个词语形容眼前的这群人。“疯子。”

    “扑哧扑哧!”“哗,当。”前面是第三轮士兵撞上长枪的刺头躯体的声音。后面是不少山海士兵再也拿不稳长枪,从手中跌落。一个可以供三骑通行的通道一闪而现。鱼过没有放过三十余骑兵用生命创造出来的机会。一人一马一刀,突入豁口。门前山海士兵感觉一个怪物撞来,不少人直接冲门前飞出。

    鱼过冲出要塞大门,数万人铺在大道之上。北面的山海军同时迈着整齐的步伐开始前压,高桥之上的,鱼过手持大刀,傲立狂风。“关门。”要塞只要拿回来,只等后方兵士赶来就可以形成抵御后续胡人骑兵的狙击点。留下数十名骑兵下马登楼清理楼上的山海军。

    “吱呀,啪嗒。”关门的士兵却见大门只关上一半无论如何也关闭不上。京夏外有三关,北有三城,更有高大巍峨的城墙。城内的要塞早就荒废少人打理,长期不关的大门,到了真正要关的时候却是不能。“将军关不上。”

    鱼过听到身后士兵传信,双目微闭,单手轻抚长须。须臾大刀就地一顿,双目怒张,满面潮红。“尔等修门,吾来争取时间。”

    山海军千千万,人力有尽时,鱼过却未想过许多。鱼过佩服过两个人,一个自然是罗川,那种发自肺腑的佩服。另一个就是那日站在尸山之上的冉将军,一人对抗千军万马,敢垒尸山。今天他鱼过也要垒上一垒。

    步族登上高桥,见到的是一片刀光,其后是大量血雨飞洒。鱼过走马挥刀一气喝成,不断将整人挑起,甩在高桥之下。周身血衣,仿若恢复了他曾经身为红毛的本性。仰天长啸,“吾乃太祖坐下亲卫鱼过,尔等速来送死。”

    这一吼让原本跃跃欲试的山海军,吓得连退数步。吴桂看到前方鱼过也是心惊肉跳,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猛人。招手叫来弓箭手,“放箭。”

    山海军步兵再退,弓箭手手中弓箭拉的满圆,数百只箭如若雨下,对着鱼过所站之地落下。鱼过手中大刀扬起,满眼被箭雨覆盖,如临大敌。危机时刻,荒夏骑兵,从要塞中冲出。“保护将军。”十余骑兵,列队鱼过身前,挺胸迎接箭雨。“

    其余数十骑兵,抓住步兵后退时机,从高桥之上一跃而下。“有我无敌!”这种战机几乎只有片刻,依旧被荒夏骑兵抓住了机会。步兵后退,弓箭军位置又靠前,不冲杀一番,对不起荒夏赫赫军威。

    冲击弓箭阵的骑兵,战果喜人,数十骑兵将弓箭军冲的七零八落。只是看情况,这些骑兵已经陷入了秘密麻麻的步兵大阵之中,无法冲出。

    鱼过却是没有怪这些士兵为啥不弄好大门关上,因为他已经看到其中一扇门已经轰然倒塌。“门没有了吗?那吾就是门。”

    “杀。”虽说数十骑的牺牲冲乱了威胁最大的弓箭手,但是面对密密麻麻的步兵,二十来骑兵显得人影寥寥。

    长刀再起,要塞之前二十余骑组成一堵厚实的大门,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战马凄厉的嘶鸣,却是让人山海军始终无法通过。

    如鱼过所想,脚下百余敌军已经形成一座不低的尸山。鱼过面色冰冷,视乎还觉不满。“吾乃太祖坐下亲卫,尔等还不速速前来受死。”

    “杀了他。”吴桂继续催促士兵发动攻击,必须拿下要塞,天幕之上源源不断的士兵加入。等那些人杀到,没有要塞作为支撑,胡人又悬在后方督战。到时候依旧是死。

    “杀啊!”高桥之上,山海军再次压来。

    鱼过单手放下长须,手中大刀飞舞,一人一骑独抗千军。一击完毕,尸山再高三尺,鱼过胯下战马也因腹部秘密麻麻的伤口倒地安详的看着他的主人。鱼过轻拍马头,告别老伙计独自登上尸山,大刀重重在尸山一垛。“吾乃太祖座夏亲卫,尔等还不速速受死。”

    没有了战马,没有了居高临下,加上大量体力消耗。这一战鱼过杀的凶险万分,好几次险险避开要害,周身上下衣甲也不再完整。鱼过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再次登上们前尸山。“吾乃太祖坐下亲卫,尔等还不速速前来送死。”

    不知道到为什么,到了此时,鱼过脑海之中,多了许多东西,他想起了他的族人,那些凶恶残忍的红毛。是的鱼过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如此大逆不道的怀恋起了他的同族,一直一来鱼过其实是孤独的,不管大伙如何接受他,可是他依旧不是人类,他从头到脚都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红毛。

    如果时间可以倒转,他一定会阻止蛮胡乱屠杀人类,他一定要让红毛和人类和平共处。“太祖说过,打完仗就帮我找到我的族人,他们可以和荒夏人一起生活。”想到此处鱼过破天荒的笑了。

    千军来袭击,轻抚长须,脚上轻踢大刀刀柄。对着尸山下方之人,一跃而下。大开大合,全然不顾周身伤势,只求杀敌不顾其它。如此一来鱼过身上的伤口同样以恐怖的速度添加着。

    关山军终于还是退了,那个疯子,那个怪物,杀了好几百兄弟,任凭自己捅都杀不死。士兵这一次不止退下高桥,还退到了大道之上。

    所有人都盯着高桥顶部,最先出现的是一柄大刀刀身,其后一颗巨大的头颅越越而上,其后鱼过拖着如同被瓢泼大雨水淋湿的衣甲,登上了高桥顶端。衣甲之上的血迹如同珠链掉落,洒在高地之上不做停留。

    这些血水不说下方的山海士兵,就是鱼过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的还是所杀之敌的。他杀了太多人了,下面的尸山已经形成了一座墙,将要塞门口堵住,短时间没有人能通过要塞了,威胁太祖的人暂时过不去。

    他受了太多伤,尸山再也蹬不上去,全身上下大大小小伤口不下百处。可他依旧站立,他要告诉下面的人,自己无人可敌。他要告诉罗川,一个效忠他的红毛乃是天下强军,期望罗川看在他的份上接纳逃到森林深处的红毛们。

    “吾乃太祖亲卫,尔等还不速速前来送死。”一语落罢,鱼过全无生息。一人一刀立在高桥,双目依旧瞪得浑圆,那一缕长须,滴血未粘,风起随着风起扬。(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