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五七章 山海军的覆没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山海军呆立高桥之下,进进退退,始终不敢登上高桥,高桥之上那句恐怖之言如同厉鬼索命,只要说了,有人胆敢上前就是必死。

    “那是!”治安军最先抵达,先是被要塞前头的尸山堵住,其后登上要塞,只见一个血衣背影立于高桥之上,一人惊的叛军万人不敢上前。“速速搬开尸山,救太祖亲兵回来。”

    搬开尸山,治安军鱼贯而出,士兵们冲下高桥,列队与山海军对峙。不少人破口大骂,“夏奸。”“尔等蝇蚋。”“认贼做父亲。”“披着夏人皮的胡人。”“食夏人禾粮,行畜生之事。”治安军本就长期鱼市井小民打交道的多,许多人家中本就是市井小民。这些骂人之话极度顺口。对于山海军来说一骂之下,反而比刀兵砍在身上还要疼痛,正规军和这些治安军比起来,战力不是强了一点半分。可是看到这些如同市井泼皮的治安军,却难得升起一丝冲杀之意。

    “统领,他死了。”鱼过周身挺拔,手扶着大刀,人死去不倒。治安军兵丁又是佩服,又是感怀。见到李信前来,治安军兵丁连忙说道。

    “啊,还不快抬下去。”李信一语惋惜,要是早上片刻说不定就能救下这群太祖亲卫。

    “统领,抬不动。四五个兄弟使劲力气都搬不动。”兵丁一脸尴尬,生怕李信骂他没用。

    李信走近细观,只见鱼过手中刀柄,定于青石之之中,入石三分。双目直视前方,让人不敢对视,周身衣甲上上下下不下百处伤痕。双脚生根,任凭治安兵丁用力抬动,就是不动分毫。远观不觉近看之下,李信如同被雷轰电掣,心头先生出一股酸楚,其后震撼之感滚滚上涌。“把青石敲下来。抬英雄去太祖那里。”

    李信冲冠一怒,大声咆哮。“兄弟们,杀了那帮狗娘养的夏奸。”

    治安军属于兵不兵,民不民的尴尬地位。说他们是兵,各军只会嗤之以鼻。说他们是民,很多时候又被民众恨的要死。这一次治安军要用前方的叛军的血铸造军魂。

    被叫骂声带起无限愧疚的山海军中,吴桂再次出马。“大家想一想胡人手中的妻儿,想一想老父老母。我和大王已经谈妥,只要打下京城,列为不止可以和妻儿父母团聚,还可封官加爵。想一想大王赫赫军威,京夏城门已破,他们拿什么抵挡?为了大家的家人,杀了对面那些人。”

    “对不起了,大夏在不在与我等无关,我们只要家中妻儿平安。”山海军在投降胡人那一刻,已经不能回头,他们每一个人手中都沾上了同胞的血,这种血洗不掉。

    “狗娘养的的一群。上去干!”治安军有他们自己的血性,从踏上广场,在那人目光之下走过之时,他们已经决定与这座城,生死与共。大夏的祖,早就在传颂中神话,有祖的大夏,会是美好的世界,哪怕自己看不到,也可以留给自己的后世子孙。

    两军在北大道撞在一起,山海军军阵整齐,长兵厚盾,各式武器以及甲胄齐备。和只干过群架的治安军,根本不在一个等级。治安军只有手中的三尺长刀,还有布甲之上少许的兽皮。十数人形成一个不算队列的冲锋队,对着军阵一扑而下。

    正规军和治安部队之间的差异,不止在兵器上。正规军有良好的军容,以及被训练得早已融入骨髓的各种危机应对之法。说是打仗不过是在高估治安军,准确的是前仆后继的送死。山海军身前,只是一会尸堆已经垒到三尺。

    “杀啊,杀了这群吃夏粮长大的白烟狼。”每一个治安军都是双目充血,踏着同伴的尸体,一个又一个对着军阵扑下。

    山海军当兵前,强烈的训练,让他们刺抢刺的手软,让他们抬木抬的手软,让他搬器具搬的手软。这些高强度的训练他们都承受过来了,但是今天不少人再一次手臂发软,是杀人杀的手软。

    一名山海军士兵,一枪刺出治安军可怜的披甲根本起不了多大阻力,扑哧一股热血喷射而出。不知为何这股热血为何如此辣眼,“求你们别来了,我只想和妻儿一起活着。”

    治安军士兵胸口剧烈的特疼,感觉脑袋都要爆炸,在长枪之上抽搐着周身,手高举的战刀还差一个刀身的距离。士兵胸口往前一顶,长枪从后背破体而出,战刀距离终于够了,一刀恨恨劈下。鲜血溅起,淋了士兵一身。“狗曰的叛徒。”然后满面笑容大喊一声,“我杀了一个。”一边说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喷出。

    后列的山海军见队列冲破,立刻补上,又是一枪顶在了士兵胸膛之上,这一枪正对心脏。治安军知道自己活不了了,最后关头灵光一闪,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手中战刀,对着前方叛军甩去。战刀旋转,一下定在了叛军胸口。“哈赚了。”身体一软,却因长枪关系,依旧站立。

    刚才那个士兵的喊声,吸引了后方不少治安军。所有人被感染了一般,踏着尸墙,对着前方一扑而下。只要长枪捅来,挺身向前,实在挺不过去,扔出手中战刀招呼。

    “疯子,都疯了不成。”吴桂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的山海军竟然被一群毫无纪律的治安军攻破前阵。

    治安军越战越勇,反正人多,大不了以命换命。这种打法顿时抹平了训练上的不足。一人腹部长枪顶入一半,疼的满脸冒汗,血水如泉从伤口涌出。“狗曰的真狠,二胡子帮爷多杀一个。”

    “好,灰爷自己保重。”叫二胡子的年轻人,跟着铺天盖地的友军继续奔上。战场从主干道杀到副道,杀到早已人去屋空的房舍。山海军崩了,他们训练有素不假,纪律严明不假,可是那些杂兵就是死也要拉上一个垫背,这种仗打起来根本没有希望。失去军阵山海军与治安军战力拉平,只要逮到一个落空的山海军。四五个治安军蜂拥而至,乱刀砍死。

    吴桂根本招集不起已经崩溃的山海军士兵,咬牙不在理会,带领部分亲兵飞快往北门逃窜。

    战场混乱无比,打斗更是吵杂万分。与两军交战的喊杀声不同,到处都是叫骂,还有就是山海士兵的惨叫。战场最前沿,是治安军垒砌的一条厚厚的死墙,中前部开始两军各有死伤,只是治安军伤亡居多。中部则成了一比一,两军尸体交杂在一起不分彼此,到了中后部,山海军死亡开始徒然增大。尤其后部被屠杀对象变成了不可一世的山海军。战斗依旧继续,只是带给这些叛军的只有绝望。

    吴桂带领亲兵还没有赶到北门,就见大量胡人士兵开始往城中涌去。打到这里秦军城门已失,但凡一座城池城门失守,基本告破,就算城内还有少许抵抗,也不过跳梁小丑尔,掀不起多大风浪。各大部族对下属的约束力下降到了极致,京夏的千年财富,夏人美艳无比的少女...许许多多吸引着已经双眼发绿的胡人战士。

    各部头领也不再约束下属士兵,数载定计,数月战事,这座富饶的城池,就是给手下士兵的奖赏。双眼冒光的胡人,成群结队涌向城中,但见房舍,就是破门而入,只有一些有头脑的士兵知道,真正的财富在皇宫,他们没有停留沿着主干道向城中飞奔。

    胡人士兵正好见到几个夏人兵将,根本无人理会对方的山海旗帜。凶恶的胡人骑兵,抽出长刀,对着山海士兵就是一顿砍杀。

    “我是鲜卑大王坐下,啊…”吴桂根本没有想过凶恶的胡人连多看自己一眼都没有,就劈下了锋利的战刀。双目浑圆,面色不甘,什么平西王,什么荣华富贵,都还没有享受到,自己就以这种方式死去。

    胡人根本不需要夏人手下,那些原本被保护起来的山海军属,也成为了断粮胡人的腹中之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慕容光坐立马上,吐出一句夏人谚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