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五九章 大夏要灭亡,秦人先死绝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要塞从高桥到墙底,从墙垛到要塞瓦,挂上了厚厚一层尸体。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这些刚刚拿起刀兵的平民用这种方式换来了朱雀要塞失而复得。十倍与敌的伤亡,依旧压制不住夏人的狂热。人群形成的浪潮,从要塞北门涌出,进入大道扑向不可一世的胡人大军。

    “回来!”老兵一脸无奈,民众成军未经过哪怕一刻的训练。守和攻之间的转换,这些前一刻还在拿着本,拿着锄头,拿着算盘的平民根本不懂。大伙只有一个信念‘杀’,杀光城里的胡人,杀光这群侵略者,杀到夏祖笑逐颜开,杀到大夏朗朗青天。没有任何一人理会老兵的呐喊,举着手中武器,跟着前人,踏着血水,如若癫狂。

    “你们这群笨蛋。”老兵悲骂一语,其后毫不迟疑,汇入汹涌的人潮之中,化作一朵璀璨的浪花。

    “都是平民?夏人疯了。”面对人潮,慕容洛的前军岌岌可危。他只皱眉片刻,变作舒展,眼帘向下一沉。“列阵,推过去。”眼前的平民潮,看似汹涌,不过只是夏人在绝望之下的狂欢罢了,既然如此,那就用对方的鲜血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用不了多久这里就可以成为鲜卑的都城,鲜卑国根本不需要多少夏人,现在杀以后杀并无区别。

    马蹄声声,两股浪潮发起剧烈碰撞。平民形成的夏军,根本没有体会过骑兵的冲击力,也没有半分应对骑兵冲击的方法,人群依旧踏着坚毅的步伐向前狂用。“轰。”前列的骑兵撞上了人浪,最前头的夏人平民军,连反应都来不急做出,被撞飞在半空翻滚。

    “长兵器半蹲,接受冲击。”老兵无助的呐喊,想将自己曾经在战场学习到的知识传授给这些平民,只是任凭老兵喊得喉咙嘶哑。狂热的平民,依旧步伐坚毅,如同飞蛾扑火,用自己血肉之躯对着骑兵勇猛前撞。

    没有经过战场洗礼的平民,拉上战场的确与送死无异。可是从来没有人见过这种场景,明知是死,还前仆后继。平民简单的战场思维,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落了气势,管你前面是什么,反正我就是要撞退你,就像刚才一样。

    老兵同样狂热,但还存有理智,这种打法根本起不了作用,只是白白送死而已。“笨蛋,笨蛋...”突然之间老兵开始后悔,将兵器发给这些人,后悔自己明明是一名军人,却不能为这些平民支撑起一片安全的天空。早已见惯生死的老兵,突的大滴大滴的泪水从脸庞滑落,“拼了,不过就算是死,也要体现自己的价值。”

    老兵双眼迷离,眼看骑兵就要撞过来,拉开步伐,半蹲在地。老兵步伐很大,半蹲之下挤站了两个人的身位。要知道后方的人浪根本没有停下来。被堵住的两个平民怒了,“他该不是怕死吧?怎么不冲了?”

    “踩上来。”老兵大声道。

    “嗯?”本来想要绕开老兵的两个小贩打扮,当下一愣。几个呼吸间,被拥堵的人变成了十来人。大道虽宽,奈何人群涌的太过密集,这里如同河水之中的礁石,一下堵住了两米多宽的人浪。

    “踩上来,跳过去砍!”骑兵越来越近,老兵急切道。

    一个小贩眼冒精光,好似懂了。大步向前一踏,老兵背部重重下沉三寸。小贩重重一跃这个高度落下去正好可以砍刀最前方的胡人骑兵。大喝一声,胡人骑兵血水喷涌,一下从马背翻到。

    后一个小贩有样学样,同样高高飞起…后面的人懂了,要想砍到骑兵,只靠猛冲不行。老兵身体成了一个跳板,一个又一个平民从上面跃起。

    沉重的脚步,加上一个男人的体重。如此高频率的踩踏,老兵内府一次又一次感受到距离冲击。“哇。”“哇”最终老兵脊梁越来越弯,每一次踩踏都是大口大口的鲜血狂喷。双眼迷离,失去世界颜色之时,看到不少平民学着他的摸样,弯腰化作踏板…

    一名生高举战刀,跟着前人他上老兵躯体。不料刚刚踏上,还来不急使力,老兵背部传来一声“啪咔。”然后整个人怪异的扑倒,上身头部垂地,后身还处于屈膝状态,背部脊梁深深的凹陷。

    这一扑生差点摔倒,连连定好身形,想也没想,夺过滚落一旁的老兵长枪,屈膝弯腰一气呵成。

    战场的确是士兵成长最快的地方,加上这些平民组成的士兵悍不畏死。被老兵打开思维之后,不少人开始登上大道两侧的房顶,然后对着骑兵浪潮一扑而下。

    对于胡人来说,前方阻力开始急剧增大,先前那种无所抵挡的势已经不再。虽说依旧占据战场先机,但是伤亡开始成倍增加。

    “继续突击,不过普通民众而已。”慕容洛没有心痛这些伤亡,夏都已然得手,战斗很快就会平息。这些死去的人不过无福体会大鲜卑成立的容光罢了,不过饶是如此,今后鲜卑史册上会记录这些战士的骁勇。

    只凭狂热还有悍不畏死,面对凶悍的敌人,并不能决定此战必胜。骑兵前压,开始登上高桥,开始对着要塞楼抛射羽箭。

    没有滚木,没有羽箭,要塞除了不会直接导致骑兵冲击,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况且朱雀要塞北门还是破的。

    进入北门,胡人骑兵开始在要塞中扩散,登楼肃清敌人,南下开道,有条不紊。六万平民军死伤惨重,只剩下要塞之中寥寥数千人。战斗依旧进行,凭借要塞楼道,几处狙击点,异常血腥。四肢脑浆血水,淋得楼道打滑。

    战斗从下午战至夜晚,要塞楼依旧在平民军手中。慕容洛和这群平民军耗上了,要说要塞大门已经夺回,南下攻击皇宫才是正事。但是因为这群平民军,自己的军队竟然伤亡上万,这是发起冲击之时慕容洛想都不敢想的。

    “点火烧楼!吾要亲眼看着他们化成灰烬。”慕容洛已经不顾其它,恨楼之上的平民军入骨。

    “将军,可是大王…”慕容光曾经三令五申,各军可以随意掠夺,但是绝对不能动火。这座城在慕容光心中已成囊中之物,一草一木都是未来鲜卑都城的。真要烧起来,形成焚城大火,一切变作废墟,鲜卑可没有能力建。

    “烧,大王怪罪下来,就说是我下令。”慕容洛恶狠狠的道,经过这场战斗,这座城到底属于谁,还很难说,夏人已经疯狂了,后续城中战斗恐怕不少,尤其是皇宫肯定是一块硬骨头。这也是慕容洛为何没有立即南下攻击皇宫的原因。

    熊熊大火从楼底步升起,剩下还能跑动的平民军,不愿等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杀。”剩下的平民军冲出火场,准备绽放最后的余晖。奈何胡人哪里能让他们如愿,要塞下方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但凡人群冲出,便是羽箭直射,冲出的人们带着不甘,重重栽倒。

    烈火越来越大,楼圆柱已经被熊熊大火包裹。伤兵之中一名长衫长者,面容安然。他本是京中有名先生,虽无功名,却受平民敬仰。面对开始坍塌的楼房梁,突地放声大笑,“大夏要灭亡,秦人先死绝。胡狗,惧吾秦人雄风乎?”

    笑声传染,整个烈火楼被笑声充满。大夏就是浴血的烈火凤凰,火哪里值得害怕。“大夏要灭亡,秦人先死绝。胡狗,惧吾秦人雄风乎?”

    吼声在楼倒塌下,嘎然而止。却让这些胡人骑兵背后升起一股凉意。“战斗根本还没有结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