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六一章 雷刀,凶猛
    贺兰山匈奴王庭依山而建,王庭没有高大巍峨的城墙。在匈奴单于的字典里,只有进攻,匈奴的战士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牧场,大匈奴国不需要防守,也用不着防守。

    单于需要做的就是释放一只只专属飞鹰,匈奴强大的兵锋就可以为他解决一切问题。从昨日开始,王庭专属飞鹰便不断腾飞。单于怒了,昨日颜面尽毁,他要让手下的大军找回来,哪怕北部风雪漫天,也不能成为阻碍他怒火的原因,春来雪化,他不想等了。‘大匈奴国,不可辱。’他要让那个刚刚成为夏主的可悲男人,承受大匈奴国的怒火。所有飞鹰所带信息尽皆相同,只有两字“灭夏。”

    这种训练过的大漠雄鹰,饶是匈奴国度宽广也只需一日即可飞临。接到飞鹰传信的各军,立即开始布置。整个匈奴国如同沸腾的海水,一片阴云从北而来,大夏无光。

    “单于,据报昨夜贺兰山周围,有聚集地受到幽灵攻击。不出末将所料,对方目的正是贺兰山。”匈奴王帐之中,一名今甲将领并不忌讳,走入之后便将昨夜军报高与单于。

    单于起身走来,两人竟显亲密。单于正是有了他才是真正的单于,才是各大部族惧怕的匈奴王。“幽灵?你信乎?”

    “自然不信,不过我倒是期待幽灵早些到来。‘黄金狮子’太久没有饮过血了。”金甲将领面色轻蔑,不管对方是谁,他手中的黄金狮子团根本无所畏惧。如果是幽灵,那就让其灰飞烟灭。

    “不可,黄金狮子继续留在王庭。外围那些各部家军也该体现些价值了。”单于毕竟是王,简单的消弱异己之道还是懂的。

    贺兰山前,各大部族家臣组建起了,一只十余万的大军。威风零零横在贺兰山前,白日没了风雪,派出的斥候早已把那只幽灵军团行踪得知。幽灵军团打夏人文字雷霆旗帜,大夏距离贺兰山不下千里,这支军队如何而来,为何一路没有发觉,匈奴国虽说重攻轻守,也还没有到能够让一支夏人军队钻入腹地如此之深。

    在惊愕这支军队出现的意外,同时也是不以为意,区区五万余众骑兵。要知大夏骑兵一项乃是无能的象征,连奴仆之族的骑兵都远远不如,更别说各种百里挑一的精兵强将。

    白雪皑皑之上先是一条黑线,其后逐渐放大。幽灵骑兵从出现就摆出了战斗队形,匈奴大军眼中放亮,越来越近才看的清晰。这支幽灵骑兵,一袭黑甲,不论人还是坐骑,都被漆黑的铠甲笼罩。坐骑并不显得高大,比马还要挨上几分,驮着如此厚重的甲胄,坐骑依旧踏雪无痕,难怪逃脱的人会称对方为幽灵。

    匈奴大军没有动,雷霆军行进到对方一里些许也不在前行。最前头黑甲骑士只是微微扫视一番眼前的大军,其后抬头,从头盔面罩中透出两屡精光。“目标贺兰山王庭。”

    两支军队都没有正视对方,这种轻蔑来自与双方的自信。只是这种自信最终只会被其中一方打破,两军交战只有胜负,只有生死。

    “穿越死亡的阴谷…”歌声雄厚,随着歌到高潮之处,一股浓密的黑色杀气开始在雷霆军上空盘旋,阴云再起,天地一片漆黑。

    歌声响起,为首那名黑甲骑士,不知为何响起了许多年前。胡人骑兵来去如风,大量秦军战士,倒在血泊之中,双眼怒张,满是不甘。“要是我也有一支骑兵部队,一定要杀到贺兰山。”说话的年轻校尉,俊朗的脸庞扭成一块,牙关紧咬。

    场景变换,校尉成了将军,一名朝中大员找到了他。“文卿,你说大秦要建立一支骑兵!”

    “是天下无敌的骑兵。不过这支骑兵对人体伤害极大,你怕不怕。”

    “不怕。”

    “我先告诉你,成为这支骑兵,你将失去你的双腿。从此人不人,兽不兽的活着。你是否愿意?”

    “我愿意…”

    雷霆军人,先驯兽,再断腿,其后人与兽一同晶化。就如他们歌声那样,他们穿过了死亡的阴谷,与死神擦肩而过,死亡根本无惧。

    “穿越死亡的阴谷,吾与死神擦肩而过。吾不畏惧死亡,如果吾死了,就用吾的躯体去战斗,如果吾的躯体消失了,就用吾的灵魂去战斗。吾为战斗而生,吾为胜利而活。”歌声唱罢。

    “雷刀!”这一次黑甲骑士不再只举起右臂,战兽之上长刀出鞘。数万把雷刀出鞘,长刀止天,欲将天雷引下。

    “凶猛!”黑甲骑士最先,整个队伍动了。黑色幽灵,越过雪堆,越过山坳,几个呼吸间就出现在了胡人大军阵前。

    “突击!”反观胡人大军,他们没有那么多仪式,精干的战士,引动胯下的战马,嫌弃漫天雪花。

    “轰!”两支军队,都带着自己无上荣耀狠狠的撞向了对方。

    “啊!”对撞没有如同匈奴骑兵所想,互有伤亡。雷霆军如同一只张开盆血大口的巨兽,一口咬在了大饼之上。与雷霆军奔袭无声不同,匈奴军惨叫此起彼伏。

    匈奴骑兵横卧长刀,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自己,这种方式绝对可以防御对面的直批。也如他所想那样,对方的长刀重重的撞在了手中的兵器之上。虽说力大虎口发麻,但是却并无效果。只等对方收刀之时,就是自己回击之时。怎料,黑色幽灵刀上突地闪出天空之上的电光,电若游龙,从黑色长刀通过自己的兵器,一下传入自己手臂。剧烈的麻木之感,从手臂一下传到心脏。仿若听到嘣的一声,整个人砰然摔下战马。黑色幽灵根本不做回头,又扑向了下一个。

    “凶猛!”“凶猛”,“凶猛”,凿穿,凿穿,凿穿。匈奴的精锐骑兵,如同被巨斧破开的原木,无奈的炸飞。

    贺兰山王庭,观战的单于还有黄甲将领,双目徒然睁大。与单于的惊恐不同,金甲战士,欢喜的舔了舔嘴唇。“末将请战。”

    “准!黄金狮子,出笼。”号角响动,贺兰山上一片金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