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六二章 雷霆军
    “凶猛!”剖开匈奴精骑的黑色浪潮,对着贺兰山方向狂涌。雷霆军旗,在剧烈奔跑下猎猎作响。

    山脚之下,黄金狮子团纷纷舔了舔嘴唇,这是一支值得交手的军队。没想到天底下除了他们黄金狮子还有此等强军。黄金狮子愈战愈勇,越战越强,无论前方是什么他们根本不怕。

    “天下无敌。”“吼!”金黄之色开始奔腾,胯下黄色狮子发出震天吼叫。黑色浪潮,黄色洪流,就在贺兰山下发出剧烈碰撞。

    黑色雷刀,金黄长枪。两种武器在空气中碰撞,整齐的碰撞声,即使王庭前的单于也是耳膜生痛。“强!”两支都是极强的军队,无论队列还是武器挥动,都机器整齐。

    “当,当,当。”三声炸响,两军竟然无一伤亡。黑色和金色开始混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凶猛。”“天下无敌。”此回合,两军直接将格挡舍去,‘杀死对方’,双方想法相同。长枪对直雷霆战士胸膛,长刀迎头猛砍。“扑哧。”“当。”前面的声音,是穿透力极强的金色长枪,穿破了雷霆战士的铠甲,刺穿了雷霆战士跳动的心脏。

    后面的声音,是曾经无往不利的雷刀,披在黄金狮子骑士头上的剧烈反响。雷霆军极度不甘心,雷刀之上一股手臂粗细的电流从对方头顶涌入。不料电流只是在黄金狮子骑士,周身游走,却是不能钻入。

    突然的变故,让黑甲骑士双目一凝。长刀挥舞,将攻击自己的黄金狮子骑士连人带骑荡开。

    战场一下死寂,一击之下数千雷霆军,被刺穿胸口。雷霆军根本不能抵挡刀砍不如的黄金狮子?黄金狮子使力准备将定在枪上的黑甲骑士挑起。手臂抬力,前头纹丝不动。“怎么可能?”自己已经使了八分力,就算对方铠甲厚重,也可以轻松挑起。

    变故再起,黑甲骑士大吼一声。“还等什么?”“雷刀,凶猛。”黄金骑士双眼瞪得浑圆,手中长枪连连回抽。一只粗大的手掌,重重握住长枪。那些被刺穿胸口的黑甲骑士,根本未死。长枪不能抽回,对方长刀再起。空气中传出一阵巨大的破空声,“当。噗!”坚硬的身躯没能完全阻挡对方的那股巨力,脑浆飞溅,只剩最后一个想法。“怎么可能?”

    天下间没有不死的人,雷霆军也不例外。还是那个京中大员,“雷霆军一尸两命,一命骑手,一命坐骑。你们当得起天下第一骑兵。”是的骑士已经死了,可是与骑士血肉相连的坐骑,感受到了痛楚,接管身体,支配手中的长刀,对敌劈下。

    “凶猛!”突起的变故,让黄金狮子团措手不及,近千名黄金狮子骑士,在此击下或死或伤,无力再战。

    雷霆军没要杀死或是伤到黄金骑士,都要费上莫大力气。但是破开阵型后战争的天平开始向雷霆军倾斜。

    “我的黄金狮子怎么可能会输?”金甲将领,根本不愿接受失败。“黄金狮子,天下无敌。”吼声停下,黄金狮子团周身金黄之色再添。已经习惯了的挥刀力度再次落在对方身上。“当!”又是剧烈响声。

    最前列的黄金狮子骑士,直接舍了长枪,一把握住雷霆骑士手臂,胯下狮兽抬抓一扑,雷兽反应不急,被重重压倒在地。黄金骑士猛的爆发,一股巨大的撕裂感觉从雷霆骑士身体和雷兽连接之处传来。“噗!”血水炸开。

    “雷兽和人一旦连接,要想分开只会双双其亡。这一连,就是你们的一生。”接收晶化之前,所有雷霆战士都听过此言。

    “无悔。”

    “哈哈哈,原来是半晶化,也只有你们夏人才做这种没用的事情。我黄金狮子,无论是人,还是坐骑都是全晶化,你们拿什么比。”黄金战将,极其得意,天平又开始倒向了黄金狮子团一边。

    “雷刀,凶猛。”战局再变,每一名雷霆战士周身,突然暴起一团电光,电光有大腿粗细。所过之处,甲胄飞灰。雷霆军战士以及雷兽,全然裸露在空气之中。无论人和骑士周身电纹弥补,不时有电光从纹路中流动刹是可怖。

    雷兽形象如同落毛的猛虎,只有额纹留有一个巨大的王痕。而骑士全身身上没有一丝毛发,呈现一股青色,下身齐断与雷兽脊梁连接,哪里还看的出一丝人形。

    “对不起,大夏拿不出那么多晶石,只有用这种方法,用最少的晶石换取你们强大的战力。”文卿重重一拜。

    “无悔!”

    雷霆军突起变化,战力再次上升。手中战刀,电光再也不能直接从皮肤引走,没有人能够承受突起爆发的电光。“黄金狮子,天下无敌。”“雷刀,凶猛。”

    双方再也保持不住所为队形,剿灭对手成了唯一心愿。青色的雷霆军,黄色的黄金狮子,成片成片到下。

    这种战斗已经没有办法只是用残忍来形容,从骑士到胯下坐骑,每一个都是战场一份子。雷兽挥起利爪,抓破狮子胸膛。无主的狮子,对着雷兽头颅重重咬下。

    两军的口号依旧没有停下,“天下无敌。”“凶猛。”用这种方式争夺这天底下第一骑军的称号。

    两个雷霆战战士,被发狂的黄金骑士撕裂。两句躯体,连同垂死的雷兽,相聚极度近。还未落气的两名半身骑士,一人年纪偏大,一人正直壮年。两人拖着血水,两双厚厚的大手重重的握在了一起。

    年大骑士,那一天,他从娇妻身上爬起,双目冰冷。方才还是蜜语甜言,怎么突然之间丈夫变得如此冰冷。“记住,你可以改嫁。但是十六年之后,我会来接我的孩子。”

    然后男人踢开大门,留下妻子绝望的哭泣。“对不起,我的血脉最适合晶化。”

    十六年后,本欲成为书生的年轻人,被一个黑色骑士掳走。直到冲破死亡之谷,他才知道,那个掳走他,将他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男人就是自己父亲。他恨他父亲,却爱着这支军队。到了今天一切都没关系了,“谢谢你父亲,我以你为荣。”

    战斗依旧,黄金狮子已经开始出现不支的局面,雷霆军已为首骑士为先锋,撞破一层层阻拦。“防守。”黄金战将妥协了,他知道自己的部队输了,硬攻哪怕人数多余对方,黄金狮子也不是对手。变攻为防,虽然输了天下第一骑军的名号,但是对对于人数较少的雷霆军威胁更大。每冲破一层阻拦,雷霆军队伍就少上一分。

    “你拦不住!”为首骑士,踏着金黄的尸体,距离王庭越来越近。

    “雷刀。”“凶猛!”最后一层黄金骑士阵型,被冲的越来越薄弱。“砰。”如同气球爆裂,黄金战将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对着自己重重劈下的战刀。

    “拦住他们,快快,拦住他们。”单于怕了,对方竟然击败了他的黄金狮子。身边亲兵沿着王帐列起刀兵。

    雷霆军根本不惧,面对刀林,电光爆裂,一下炸开一断通道。单于看到了,看到了一具幽灵,头颅飞起,王帐一片血红。

    “将军,胜了。”“胜了!大夏十年有了。”身边剩下的数百骑士大声的笑着,哪怕山下重新组织起来的骑兵,也是全无惧色。

    口哨声响起,一只属于大夏的飞鹰,落于为首骑士手上。帛书一卷,想要落笔,却又不知如何做些。想了许久,直到身边的战士再次和匈奴骑兵战至一起。

    骑士笑了,铁青的脸庞,却是一点不觉可怖,相反一种如沐春风之感。手中短签轻点,“精忠报国——飞。”

    飞鹰翱翔,其下战歌再起。“穿越死亡的阴谷,吾与死神擦肩而过。吾不畏惧死亡,如果吾死了,就用吾的躯体去战斗,如果吾的躯体消失了,就用吾的灵魂去战斗。吾为战斗而生,吾为胜利而活。雷刀,凶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