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六三章 京夏保卫战(一)
    下方的战斗早已停下,脚下挂着帛书的雄鹰,依旧在天空盘旋。它要多看一眼,那个在自己雏鸟就给自己喂食的男人。他不动了,连同胯下的坐骑,如若冰雕,手中雷刀最后一条电光,从明亮变得暗淡,其后烟消云散。小鹰想要落下,可是他是传信飞鹰,它有自己的任务,它要将那个男人的信息传回大夏。小鹰高飞,带着哀鸣,冲上云霄,鹰击长空。

    雁荡山岌岌可危的韩军将士,绝望的看着风尘仆仆的匈奴增援。握住武器的手掌,渗出汗水,在冰冷的空气中凝结成冰,手与武器无法分开。

    “匈奴,要对大夏用兵了!”韩非不相信自己这几万韩军可以抵挡远处连绵不绝的匈奴狼群。可是有些事,他依旧要做,夏奸的烙印印了他祖祖辈辈,还不容易决定洗去烙印,哪怕是死,也必须坚持。

    “将军,匈奴退兵了!”

    “什么?”韩非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匈奴大军去的很快,就如他们所来之时一样。韩非并不知道,贺兰山发生了什么。几乎所有匈奴大军收到了所代表势力的帛书,‘单于已死,王庭无主,回军夺位。’

    韩非重重的跌坐在墙头,南望京夏,‘那里怎么样了。’

    积雪被踩踏成冰块,其后被滚烫的血水融化,无孔不入的红色,将街道、房舍、墙壁染成诡异的鲜红。

    胡人破城三天,三天以来战斗在城中四处爆发。从大道到街道,从要塞到民房,从城墙到皇城,到处都是死尸。

    皇城如同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胡人大军成群结队猛攻。哪里有数不清的财富,哪里有大秦数百年的积累,只要攻破的皇城一切都是他们的。死亡和高墙不能阻挡已经失去理智的胡人乱军。战斗从白天持续到黑夜,从黑夜持续到白天,血水始终保持新鲜。

    胡人组织虽说混乱,夏军大部只是略微组织起来的平民,伤亡一直居高不下。得益于文卿对皇城平民的动员工作,城头的士兵换了一茬又一茬。皇城还在坚持,城中的秦军还在坚持,卫城和南门的连接通道还在坚持。

    皇城之外的坚持,来至于皇城处皇家布匹做成的热气球,被下面一根粗大的绳子牵住在风雪中摇曳。每一刻都有人抬头眺望皇城处,只要看到那巨大的气球,所有人紧张的内心就会平静下来。“皇城还在,太祖还在坚持。”

    几个手持长刀胡人牵着马匹,但凡见到民宅便是破门而入,专找值钱的物品,然后打好包裹挂在马匹之上。这些胡人无疑是理智的,皇城是一片绞肉机,就算里面财宝无数,那也得有命享才行。还不如夺些这些民居中的财物,当然保持他们这种心态的胡人并不少。京夏始终是京夏,即使民居也让他们收货颇丰。

    看到一处完好的官宅,胡人蔚蓝的眼瞳一亮,大力踢出一脚,其大门应声而到。然而等待他的不是这处官宅里面的财富。“杀!”大门之内十余名身披铠甲的秦军战士,鱼跃而出。他们不是民军,他们是正规的禁军战士。失了青龙要塞,本欲撤回皇城的禁军被胡人骑兵冲乱。这些禁军战士化整为零,潜伏在各各房舍之中,只要见到不成规模的胡人,冲出来便是乱刀砍死。

    “走。”几名胡人被突袭之下,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便倒在血泊之中。城里胡人很多,每做一笔,必须换位置。

    禁军战士,快速的穿过街道,没入一条小道之中。“救命。”“畜生放开她!”进入小道,还来不急寻找房舍潜伏的禁军战士,突地听到女人的尖叫,以及老妇的怒吼。

    “那边有平民。跟我来!”伍长当下放弃进入民宅,带着队伍掉头重新走上街道。

    京中还有许多平民,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南逃,躲在民宅之中。禁军战士速度很快,冲入破开的大门,冲上楼阁。

    楼阁之上老人已经身首异处,女子绝望的呐喊着。身旁还有一个襁褓之中,无助啼哭的新生儿。女子十月怀胎,破城之际临盆产子,根本不能南逃。还好老妇一直陪伴,疼痛两天不敢出声,却在孩童啼哭之时引来了胡人。

    “杀!”禁军突然杀来,三名胡人血洒当场。伍长当下上前一步,捂住女子口鼻。“别喊,是我们。”挣扎好半响女子才回过神来,眼中惊恐消散,化为了感激。

    伍长安慰住女子,其余几个战士却是对着来到世界极度兴奋哭喊的新生儿,无可奈何。“怎么办,这样要引来胡人。”

    “穿好衣服,快点跟我们走。我们带你们去南边,白虎要塞还在破风军手里。”一个妇道人家,要是落在胡人之手,会有何等下场,大伙都清楚。他们是从太祖脚下走过的军人,一定不能落了军人的本分。

    “走!”带到女子整好衣衫,伍长将女子背起。让身边的小战士,抱起婴儿,飞快冲出房门。

    “不好,有胡人!”前方战士大喊一声。

    “快跑!胡人是骑兵,走小道。”伍长背起女子,跑的飞快。

    小战士从未抱过孩子,婴儿被颠簸的极度不舒服,大声啼哭。声音在夜空下传的很远。一队又一队胡人士兵,追寻这声音而来。

    “这样不行。跑不掉。”连续钻了几个小道,不仅没有摆脱追击,反而遇到的胡人越来越多。

    “将军,放下我。”奔跑半天的禁军伍长,背了一人早就手臂发酸。听到女人所言,条件反射的将女子放下。

    女子战力艰难,扶墙壁快速走到小战士身边。做了一个环保的手势。“这样抱,他就不哭了。”

    女子本就衣衫被胡人撕破,一抹白皙若隐若现,小战士脸上一红。飞快学起女子手势,轻轻摇晃。果然婴儿一下停止了啼哭。

    “宝宝乖,听老总他们的话,不要哭。”婴儿皱巴巴的脸庞,突然舒展了许多,当下竟然睡着。

    “挣!”年轻士兵,突然感觉女子摸上了自己腰间短刀。双手抱住婴儿哪里制止的住。只见女子,一下从它身边闯过,串出小道,进入了大道。“别。”

    外面有大量胡人,小战士不干叫出声来。女子进入街道几个呼吸,一大群带着淫笑的胡人朝着女子喊叫的方向跑去。

    “走!”伍长沉声道,外面胡人怕是不下百人,这十来个士兵根本不能敌。

    禁军战士小心翼翼,从小道中折回。突地远处传来一个胡人的惨叫,其后是女子疯狂大笑。笑声不过两息,嘎然而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