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六五章 京夏保卫战(三)
    夜晚中还在猛烈攻击连接京卫通道的胡人,突然听到后方传来如同浪潮般的呼喊。“夏人又发什么疯?加紧攻势,今天夜里我要到卫城过夜。”胡人入京之后,各部心头都有小九九。因为工作做得足,赫连山知道在卫城有秦帝埋藏的皇家宝藏。皇宫就留给羌复又这个有用无谋的家伙啃吧。

    卫城的城墙与京夏城头齐平高,说它是城,不若说是将京夏距离荒河的地段用城墙切割起来郊区。卫城建立于第一代秦帝政,秦国代周攻下京夏,靠的就是将京夏团团围住三月,活活饿死城中周军。秦王称帝之后,第一条命令就是召集大量民夫修建高墙。将京夏距离荒河的大片土地围拢起来,卫城不建集市,不建立官宅,除了必要民宅,其余全是良田。秦帝无疑希望的是,将来即使京夏被围,也不会最后落得城中无粮的地步。

    卫城只有高墙,没有门,被一条宽约十余仗的人工运河隔开。连接两城的是一尊晶化结构大桥,这里是卫城和京城交流的唯一通道。失去南门的破风军,为了守住这座桥,集结在桥头,死战不退。

    枪阵列起一垒又一垒。胡人骑兵突破一层又一层,其后后即无力,破风军中混杂着平民又重新夺回桥头。桥下是干涸的运河,厚厚的尸体。尸体逐渐从桥墩垒上桥身。尸体大部分都是夏人,南墙未失去之时,即使是破风军面对胡人骑兵飞射,也只能打出三比一的战损。何况是后续大部是平民军,加上全无险阻。

    “步子拉开,腰部发力,双手握紧。”破风军将领,一遍又一遍将枪阵要领向下方传达。希望这些平民哪怕多领悟一分,也免得那么容易被胡人冲破阵型。

    平民尽力保持自己认为的正确姿势,没有人嘲笑他们的动作。哪怕这些平民军手中的长枪,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任主人,怪就怪自己身为军人的不作为吧。

    “那是什么?”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对面的破风将领,瞳孔徒然放大。“闪开,投石车!”话音还没有落下,十余颗黑点在天空之中放大。新兵反应本来就慢,加上为了防御骑兵队列密集,哪里闪的开。

    “轰轰。”巨大的石丸跌落。一片枪兵连喊叫都来不急,就散做了肉雨。“啊!”第一轮石弹战果最为显著。一轮下来数百名夏军成了肉沫,那种血**天飞溅的场景,直接吓崩了平民军。天空中石弹依旧呼啸着,平民军乱成了一团。死不可怕,平民军拿起武器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死亡的到来。可是大家低估了战争的可怕,低估了战场上的残忍。

    即使天空石弹已经停下,崩溃的平民军依旧在将领声音下,无助的呐喊。没了枪阵,对面将是一片坦途。“杀!”“呜呜呜。”胡人骑兵欢快的叫唤起来,他们即将享受一场屠杀盛宴。

    “胡人骑兵,准备接受冲击。”将领无助的挺起长枪,队伍太乱,即使老兵都被冲散,根本无法列队。

    “呜呜呜!”胡人挥舞着马刀,越来越近,将领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两行热泪划落。既是不甘,亦是不忍。

    “嗖嗖嗖!”卫城只中,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大量平头士兵,隔着乱哄哄的平民军。举起手中的连弩,疯狂的发射。“扑哧。”只靠连弩阻挡不住快速冲击而来的胡人骑兵。一轮射完,被压抑依旧的鹿青发出一声暴喝。“让开!”

    “有我无敌!”荒夏骑兵动了,三千多骑兵奔跑起来,竟然比对面上万骑兵的骑士还强。尤其最前方那个面色冰冷的将领,一个人如同一支利箭飞的比所有人都快。平民乱军从听到喊声之时,飞快的躲开了荒夏骑兵。胡人骑兵方才冲下桥头,来不急扩散,就见到一群绿甲平头士兵狂奔而来。胡人在天幕上见识过两百这种骑兵,“是那个人的亲兵!”

    骑兵对骑兵,胡人没有害怕,保持队形两支军队在桥头撞上。“轰。”僵持然而时间不过十息些许。赫连山看到了恐怖的一幕,自己的骑兵疯狂从马背上掉下。反观那群绿甲骑兵,落马之人少的可怜。

    鹿青火了,太祖命令之际无论如何守住码头。为了这个码头,鹿青在天幕上亲眼看到罗川,呼喊,“吾为将,谁为吾兵。”

    “太祖没有兵在身边,太祖如何应对那么对敌人?”鹿青知道码头的重要性,要是码头被乱民,或者乱军占据。各种东西堆上来,荒夏军即使抵达对岸,要想上岸,也是千南万难。也正因如此,鹿青一直压抑内心。直到这个时候,他爆发了,刀刀致命,只顾前冲其余全然不顾。

    数战以来,荒夏骑兵伤亡不小,可是留下来的人,都已经成为了精锐中的精锐。一但奔走起来,所有人的眼中,只剩下了。“向前,向前。”

    “有我无敌。”三千骑兵,已经踏上了大桥,连一丝缝隙都没有留给胡人骑兵。如同一辆巨大的推土机,不能后退的胡人骑兵,如同下饺子一般,落入运河。“这。”赫连山当下骇然,那个人的亲兵竟然如此厉害。

    “跟着太祖亲卫杀啊。”平民军顿时反应过来了,举起手中武器,重新恢复杀气。赫连山,连忙切断前军,连投石车都不顾,赶忙退回南墙。

    南墙下,荒夏第一骑兵旅,骑士当着城头胡人的面,重重插下。平民军围绕在荒夏骑兵身旁,生怕惹恼了这些面带凶光的家伙。“哎,可惜南墙丢了。不然有这些太祖亲兵。我们应该好打很多。”破风军将领,看着远处巍峨的城墙,曾经用来保护京夏的城墙,却成为了,阻挡他们重入京夏的天堑。

    沉寂没有太久,荒夏第一军,虎贲,楚项,三军联合的步兵,终于携着重武器抵达。项良、木子兰、鱼东、以及其余诸将,对望一眼,重重点头。鱼东手中旗帜一挥,其下各个小队,传出大喊。“开锅炉。”

    “火力覆盖队,准备完毕。”

    “破门队准备完毕。”

    “突袭队准备完毕。”

    “夺墙队准备完毕。”

    鱼东重重的点了点头。“准备。”

    “哗啦。”蒸汽炉开保险阀的声音响起。“开火。”

    “铮铮铮。”采用抛射的蒸汽弩箭,飞临月空达到最高。其后开始疯狂掉落,赫连山双眼被数不清的箭雨覆盖了。

    “突击!”突击小队夹杂着破门小队,喷涌着热气的破门器,在数匹战马牵引下,沿着官道直奔大门。

    突击小队行进很快,胡人被弩炮压制的连头都不敢抬,依在城墙上,瑟瑟发抖。即使如此,依旧有刁专的弩箭贴着城沿落下,一下从脑门灌入。‘这种密集的打击是不可能持续太久的。’赫连山如是想到。可是他错了,那种铺天盖地的阴云一直没有停下。躲在女墙中骂道,“大门已经关了,看你们怎么进来。有脾气把城墙射踏。”

    骂声刚落,脚下传来一股巨大的抖动感。破门器伸缩不停,撞在大门上,整个门沿四周,如同快要塌下一般,灰土掉落不停。“啪!”

    “门破了。”

    “有我无敌!”反应最快的是鹿青的骑兵,一下鱼贯而入。其后木子兰大声道,“上城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