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七零章 反击的号角
    羌族溃败,城墙上突然出现大量夏军。对方旗帜铠甲都表面对方绝对不是秦军。慕容光还道是其余各国的勤王军,虽然想不通为什么来的这么快,但是鲜卑大军绝对不能等了。其余各族已经将城内的夏军消耗的差不多了,以逸待劳的鲜卑大军,立即开动。沿着大道直奔皇城。

    皇城守卫打到了最为艰难的时刻,鲜卑大军与其余各族不同,他们更加善用器械。不少从城头拆下的投石器,摆在各处街道,朝着皇城,下起了一阵石雨。

    皇宫中被一众妃子簇拥在一起的秦帝,吓得瑟瑟发抖。就是皇城坚固,也耐不住这种铺天盖地的石弹,不少房舍被砸塌,也有不少难民直接被砸成一团肉泥。

    “太祖呢?太祖怎么还不会来啊?太祖是不是跑了?”将心比心,秦帝相信,如果是自己面对这种情况,出城之后一定不会再回来送死。胡人根本杀不干净,而夏军死了一茬又一茬,守根本没有希望。

    城中守卫,无疑是相信罗川的。只是从昨天夜晚带人出城之后,他们的祖便再没有回来,加上昨夜西城区铺天盖地的爆炸声。已经习惯不停接收坏消息的夏人们,心头升起了浓浓的不安。

    “文相,北墙破开了一个大洞。”一边躲避天上的石弹,一边奔走在各处的文卿,听到这个坏消息,当初脸色大变。

    “速速组织人手,堵住缺口。”失去城墙,这里的平民将面临何等灾难,没有人不清楚,可是听到文卿的此话,老兵却是为难了。

    “没有人了,石弹把队伍完全打乱,根本组织不起来人。”老兵脸色绝望,城墙塌了,人死伤无数,太祖了无音讯,皇城到了最后关头。

    “跟我上!”文卿咬了咬牙,罗川说了把城防交给自己,只要自己没有死,就不能让胡人进入皇城。

    天空中石雨终于停下,皇城之中,鲜血脑浆内脏,溅的四处都是。被砸断双腿的士兵,无助的嘶喊,终于挣脱下身的石头,血肉模糊的双腿在雪地中拖起长长的一条血迹。更多是已经被吓得崩溃了的平民士兵,抱着头发出凄厉的嘶吼。

    缺口方向,慕容洛带队,一队骑兵冲锋,一队骑兵沿着墙头抛射。显然不准备给皇城中的夏军任何一丝希望。抛射过来的箭雨,落在奔溃了的夏军士兵身上,溅起朵朵血花。

    “胡人骑兵!”老兵抬起手中的长枪,倔强的立起身躯,孤独的尽着自己的本分。破开的口子靠经西面,处于东北部的文卿显然不能立即抵达。“三百米,两百米。”胡人马匹已经跃上了缺口位置,手中长刀挥舞,大团血花挥洒,老兵双手长枪蓦然滑落。无头尸被马匹撞飞,飞向在空中的老兵尸依旧保持前捅的状态。

    “上。”老迈的文卿,带领二十余名老兵,已经跑的很快,可是胡人跃上缺口的士兵越来越多,即使冲上也只是送死。

    正在此时,西面冲出一群青衫长袍夏人。因为职业照成的习惯,即使奔跑依旧是迈着小碎步。尖细的嗓音,不能影响他们杀敌的决心。“内官!”文卿一眼认出了前方来人的身份。他们在明面被称为内管,背地里无人不唾骂一句阉狗。

    他们狡诈,与朝中大臣斗智也不输半分。他们贪婪,只要有利益他们立刻趋炎附势。他们凶残,折磨起人来,甚至可以让生不如死…他们有许多故事,从来没有哪怕一个故事是好的。即使皇城缺兵缺到极致,文卿把目标放在女人身上也没有理会过他们。但是到了危机时刻,他们站出来了。

    “杀啊!”

    胡人骑兵乱刀挥舞,这些人哪里来的勇气?比女人简直强不了多少,一名骑士轻轻松松砍死数人,脸色带了一股轻蔑的笑容。猛夹马腹,扎入人堆之中。方才又砍死两人,马匹动不了。这些长衫阉人手中格式武器,对着马匹乱插。战马嘶鸣瘫倒,其身上的骑士同样受到了相同的待遇,不一会骑士便不成人形。

    豁口并不宽,被这些内官一阻挡,不少马匹越不上来。以十打一,倒还形成了优势。“呜。”见前方骑兵没有形成突击,慕容洛快速下令退兵号角。

    已经抵达城墙的冲锋骑兵,快速退走,不带一丝停留。其后大队骑射队伍,向内又抛射一轮箭矢,这才全部退走。这一进一退,城中又添伤亡。尤其是那些内官,一下倒下一片。

    “我们打赢了!冲啊!”全拼热血的内官,想都没想,向着缺口一跃而下。

    “回来。”文卿大声喊道,只是无人理会。正欲带人拉出后面的人,天空又是一片阴云。“躲开,躲开。”鲜卑人的战术很简单,用石弹雨,打得对方溃不成军,其后以少量牺牲拿下皇城。大鲜卑国的建立,这些每一个士兵都是开国功臣,不能轻易死伤。

    好不容易从惊吓中恢复理智的平民军,又见到了他们的恶梦。外面的石弹如同源源不绝一般,操作城头疯狂砸来。石弹雨对城防军伤亡这么大,完全是因为士兵内心的崩溃,还有没有人告诉他们如何规避漫天的石雨,无论跑到哪里总觉得石头长了眼睛一样跟着大家跑。

    依旧不少人凭着本能抱头鼠窜,也有已经惊吓到忘呼生死平民军,带着决绝,冒着石弹雨不再躲闪,悍然爬上城墙。抄起屈指可数的投石器,无力的反击。

    “胡人骑兵!”石雨落下,又是老方法奔射突击,衔接的十分到位。文卿苍老的面容下,没有悲哀,发出一声长叹,其后大声喊道。“堵住缺口。”

    “嘟嘟嘟,嘟嘟嘟嘟!”号角声响起,云雾散去,一轮朝阳徐徐如升,南面大道一侧,一个高大的声音,抓着喇叭,快速的吹奏起来。

    号角声穿过街道,穿过废墟。还在清理四处敌军的荒夏军人,楚项军人,瞬间癫狂了。“冲锋号,太祖的冲锋号。”

    “冲啊!”荒夏骑兵反应最快,其后是荒夏步兵,跟着是虎贲,再是各自身后的平民军。不知为何,当号角声响起那一刻,这座城顿时苏醒过来。

    废墟中,房舍内,地窖下。所有还能动弹的夏军,全部从各自的地方钻了出来。人群从小道汇集到街道,从街道汇聚到大道。以荒夏骑兵为先锋,以荒夏步兵为连接,朝着皇宫方向,化作一股不可抵挡的洪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