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七一章 夏军反攻,胡人毒计
    巨石雨下,宫墙再次坍塌。慕容洛冷笑一声,手中令旗帜挥下。已经被巨石打蒙的夏军守卫,根本没有能力堵住豁口。大股骑兵从豁口进入,三人成组四散而开,见人就是一刀砍杀,拱卫战果。

    “完了。”文卿心中如此是想,口中却是一声厉喝。“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来世还当大夏人。跟我杀。”

    “嘟嘟嘟,嘟嘟嘟嘟。”奇异的号角声,从远处飘来。号声高亢嘹亮,急促剧烈,完全不似胡人沉闷的号角声。“是谁?”没有人听过这种慷慨激昂的号声,更不清楚这号声来自哪方。

    号声如同在行走,越来越近。从一处变成两处,从两处变成南部半城的附合。“杀啊!”最先从南大道出现的是荒夏骑兵,长刀在朝阳之下光芒闪烁,“有我无敌。”

    “夏人骑兵!”胡人脸色大变,这支骑兵所切入位置十分准确,他们骑术也极度优秀,偏地的废墟根本无法对他们阵型造成阻拦。胡人薄弱之处受到攻击,如同刀切黄油深深扎入其中。

    若只是这一支骑兵部队,就算对方战力强大,毕竟人数稀少。鲜卑一样可以用人堆都可以把他们堆死。后方大群穿着各色甲胄的步兵源源不断出现外围。没等他们攻击,最前方几个平头士兵,拉开一个黑色巨炉,一股热腾腾的烟雾从其中喷出。而后士兵快熟架起一个黑洞洞的炮口。

    “铮铮。”弩箭摩擦的金属声,让胡人大军如同听到了死神乐章,在这种弩炮打击下,大片大片的士兵倒下。

    “这是什么?”享受过刑天三型弩的胡人已经被消灭,现在该他们享受这场金属盛宴。

    “杀啊!”士兵从弩炮两侧,朝着已经被清空一大块的胡人阵营推去。

    鹿青冲破胡人前军阵型,其后调转马头,骑兵化作小刀,将前军再次切成两段。骑兵动作很快,不消一会,胡人前军已经被切割城了四块万人队伍。所有被切断的胡人无不一片混乱,根本对骑兵无法照成威胁。

    步兵照着被切割的几个豆腐块,轮换发动攻击。但凡对方形成组织,弩炮如同张了眼睛一般,直接将其剿灭。

    后军慕容光,脸色大变,不甘心失败,抽出一支精兵,准备将夏军攻势怼回去。精兵刚出,后方传来急报。“夏军从西墙,开始攻击北墙。另外,据后方探子急报,北部一只韩军部队开始突过出云城,正往京夏赶来。”

    “无妨,夏人乃是强弩之末,只要抵挡住这次攻势,我军杀其如同屠狗。北部韩军不足为虑。”京夏城已经破城近十天,城中夏人伏尸遍地,夏人不可能还有持续进行大规模反击能力。

    除开大道上的攻击,其余诸多夏军反攻点,全无章法。这种打法对方完全就是在消耗自己的战争潜力,经此一役,只要胡人大军能够保持不溃,等到对方因伤亡过大士气耗尽,就是自己反击之时。一击之后此城唾手可得。

    鲜卑专攻为守,突入皇城的千余骑兵,在皇宫夏军反扑夏艰难支撑,最后淹没在人潮之中。

    看到对方摆出防御阵形,罗川浮起了笑容,“简直是在找死。”“鱼东,云典,就开你们两个家伙懂不懂了,不要让我失望。”若是鲜卑狠心对攻,除开大道这里的荒夏军,其余各处反击部队,一定会受到灾难打击。后续战局还很难料,毕竟街道位置还有不少各族的零散部队。反攻之后重新收集胡人士兵,鲜卑大军不仅实力不会下降,还会上升。这样一来,这场包围战还有流上许多鲜血。

    城头的攻势准确的说来,是一场屠杀,三座锅炉并行,采用平推的方式前压。这种远远超出胡人弓箭攻击距离的武器就是胡人的噩梦。只有女墙位置可以做出一些轻微的抵抗。有了黑牛屎的荒夏士兵,战术思维再次有了变化。蒸汽弩推进,然后手持单兵弩的士兵压制准备反击的胡人,手持火把的战士,点燃引线,然后黑牛屎往前一送。双眼瞪得大大的,听到轰的一声,单兵鱼贯而入,见到被震的七倒八歪的胡人,上去就是一刀。

    城墙上面推进很快,城北位置阁楼,被慕容光委派了重兵把守。荒夏士兵,在蒸汽弩压制下,摆起了弹射器。大框大框的‘黑牛屎’摆上了城头。

    “放。”

    “轰隆隆。”发射黑牛屎的士兵,越来越喜欢这种武器,简直就是雷霆在手。虽说现在威力并不大,杀伤力也就在三尺左右,而且还不一定炸的死。但是这种武器就是霸气啊,比蒸汽弩还要霸气。

    城门阁楼如同受到了雷公的特殊照料,轰隆隆响个不停。武器威力倒还是其次,最主要那种巨大的声响,让防御的胡人内心崩溃。许多人从阁楼中一涌而出,接手了蒸汽弩的士兵,眼中一亮,搓了搓手掌。抬起炮口就对乱军招呼。

    “来人,把城门夺过来。还有放热气球。”云典一脸铁血,虽然没有见到罗川,但是他知道罗川要的是什么。“全歼!把这些畜生一个不留,全部杀光。只有侵略者的血,才能祭奠这片土地上的亡魂。”

    “报告,北门失守。”

    方才突然听到北门传来一阵雷霆声,因为没有白光,慕容光也没有将哪里考虑为夏军的攻击,还道是那边旱雷。听到传令兵此条传报,一下做起。“怎么会?他们还没有攻破我们的防御,夺门来干什么?”

    “大王,不好了。南面撑不住了。夏人攻势太猛了。”

    “什么?刚刚不还传报,夏军攻势已经被遏制了吗?”慕容光完全想不通其中缘由,可以说刚刚一刻些许传报内容还是,夏军攻势后继无力,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南线无力支撑。

    慕容光一眼眺望北门,只见一个被绳子困着的灯笼飞翔在天空之中。这种灯笼原本只有一个,就是来之皇宫,后来南门升起了一个,今天北门又升起一个。这里面有什么信息不成?

    “大王快做下令吧。不能这么打了。”胡人将领苦苦哀求。

    “我明白了。他是要全歼,好好好,我看你有什么本事全歼我军。”夏军的目的已经明朗,慕容光凶性爆发。“第一收集投石器,重新夺回北门。第二,释放口粮,逼迫他们往南,阻拦夏军攻势。第三,派出死士夹杂在口粮当中,但见夏军袭杀。第四,南部大军尾随口粮,只要口粮冲乱夏军阵型,当即突击。下去办。”

    “得令。”

    “大鲜卑不会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