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七二章 英雄土地生英雄
    在荒夏军带领下,胡人被压制在各处街道废墟,为了减小荒夏军的打击面,连马都不敢上,一切似乎都在朝着有利于夏军的一面。

    突地从北面涌来大群难民,这些难民都是被胡人抓住的俘虏。这些日子以来,他们遭受的待遇已经不能用灾难来形容。亲眼看到胡人将人,如同牛羊一般宰杀,然后融化雪水,淋在皮肉之上,退去毛发,放上火堆烧烤。不一会就会化作一缕‘肉香’。大伙亲眼看到那些畜生,将自己的兄弟姐妹以如此方式吃掉。

    本以为必死的难民,今日突然得到胡人的‘开恩’,胡首下令,只要这些人能够跑到南边,就可以活命,如若不然今天全部宰杀。

    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的难民们,哪里去想其中缘由,胡人拉来了栅栏。难民们施出自己身上所剩不多的力气,全部向南涌去。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一些包着头巾,蒙着面孔的男人,悄悄汇入了他们的队伍之中。“跑啊,只要跑到南边,就可以摆脱这些恶魔,就可以活下来。”

    “队长,前面发现大量难民。”荒夏军已经和楚军混合,不少荒夏士兵都升了官。听到下属汇报,原来的荒夏士兵,现在的小队长,想都没想。“快迎上去,疏导难民往南。”

    年轻的队长,放下手中的单兵弩,带着士兵快熟迎接了上去。“大家不要乱,有我们在…啊。”士兵以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眼前蒙面的男人,满是冻疮的手掌,紧紧拽住对方手臂。流失血液带走了他的体力。“为什么?”士兵不明白,为什么这些难民要对自己动手。“我们是荒夏军,我们是…呃。”对方手上再次大力一送,这一下直接从腹部斜上刺破了肺部。

    “噗。”士兵胸口如同卸了气的气球,快速焉下,口中一口鲜血喷出,手上力气消失。无力的在身前晃动。偷袭的蒙面人,用力一抽。隐秘的将荒夏士兵的尸体撑住。再次走了两步,当看到这处的小队夏军士兵,全部被偷袭。这才将尸体往前一丢,又汇入了难民之中。

    这股难民潮,一下将荒夏军攻击节奏打乱。不少小队更是在偷袭之下死伤惨重。胡人大军重新组织起来,卷土重来,战局再变。

    站在一处三层房舍之上的罗川亲眼看见了前方的变化,“难民当中有问题,不能继续让难民这样乱冲。”话虽如此,可是罗川并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这些难民是被人有组织,有预谋的冲击。除非将其全部杀死,不然一定会被胡人用作冲击攻击阵型的工具,可是如果真的屠杀了平民,后果是什么,罗川不敢想。

    突击靠前的小队,几乎全军覆没,哪里可是一千多人啊,这些人每一个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负责本次攻击的鱼启,心痛的咬牙切齿。还好鱼启反应快速,这些老兵也是令行禁止。主攻的荒夏大军,放弃攻击,集结在大道处。看到难民一副如临大敌,比先前面对胡人大军还要紧张。

    “难民就地卧倒,胆敢上前格杀勿论。”鱼启声色俱厉。想用这种方式阻止难民潮冲击军阵。

    “不要相信他,他们和胡人一样的混蛋,我们被抓的时候他们去哪里了?胡人屠杀我们的时候他们去哪里了?他们就是要让我们死,大家冲啊。冲到南边就能活下来。”本就蠢蠢欲动的难民们,突然听到蛊惑,顿时再次准备往南涌。

    “全军准备。”大冷天,鱼启满头热汗,这群难民一旦冲过来。冲乱队形是小,后面如同毒蛇一般静静守候的胡人大军,根本不会给大家重新组织的机会。战争打到现在,竟然会被同样身为夏人的难民,影响胜负的天平。

    “冲啊!”“各就各位。”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突然一道身影如同从天而降。“都给我停下。”身影落地,一声暴喝,声若雷霆,风雪倒卷,正是罗川。

    “太祖!”“太祖!”不论是难民,还是联军,全部被当中的那个男人震住了。

    “你是什么人?大家别管他。”一个胡人死士,见到队伍突然停了,大叫一声。不料,身边夏人难民,看向他眼神都变了。没有注意,蒙面巾上,一撇泛青的胡子露了出来。“他是胡人,杀了他。”

    队伍中一小处骚乱之后,反而越发平静,大伙静静的看着当中的那个男人。“列为老乡,不要受胡人胁迫…”

    “嗖!”部分潜伏的胡人,认出了罗川,正是当日天幕之上的那个夏人。只要杀了他,就可以扭转战局。手中短刀,变成一柄飞刀,对着罗川呼啸而来。罗川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到人群中冒起的杀机,其后一道寒光朝着自己飞来。“当!”刀出鞘,一下披飞。

    “吾向大家保证…”“嗖嗖嗖!”这一次三把武器飞来。“当当当!”罗川连连劈出格挡。

    “只要大家…”“嗖嗖嗖!嗖嗖嗖!”潜伏在队伍当中的胡人狂暴了,不止扔出飞刀,一些人直接冲出人群,朝着罗川扑来。

    攻击面积太宽,罗川手中只有一把长刀,无法全部格挡,手臂处一下带起一道血花。“保护太祖。”鱼启脸色大变,不少荒夏士兵,再也不顾是否会刺激难民,手中弩炮对准难民,一部门手持单兵弩,快速冲向罗川方向。

    “喝啊!”罗川接连砍死两名死士,将尸体当做盾牌,格挡前方的飞刀。“保持原地,不要动。大夏的士兵,一定会保护大夏的人民。”

    “杀啊!”罗川离难名近的多,死士一个又一个从难民中冲出。死士与士兵不同,他们的打发完全是以命搏命,只要能给对方照成伤害,根本不在乎自己是否能够活命。这样一来,罗川虽然战力强悍,却不敢大开大合杀敌,一下没有发觉,周身上下多了好几道伤口。

    “有胡人混在队伍里面,大家退后,留下来的就是胡人。”队伍中一个中年男人大喊一声,话音刚刚落下,身旁一个死士,一刀捅入了他的后心。中年男子虽然已死,却让大家反应过来。准备往后退去,离开罗川。

    “胡人杀过来了!”坏消息接踵而至,眼看前方难民不再继续南涌,胡人也不准备等待,大军压境。

    后面的难民不知道前面的场景,疯狂南涌,南面的难民看到他们的祖,在为了大家浴血混战。应为拥挤不少人跌倒在地,手忙脚乱想要爬起,却看到雪堆之下,一个手持长刀,身穿青袍的老人,看穿着死去的就是一个先生。

    难民受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灾难,可是他们的同胞,同样为了自己家园浴血混战,京城的积雪已经下的很厚了。积雪下边,到底有多少如同这个老先生一样的勇士?与这些人比起来,难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为什么我们要任人宰割?为什么我们不能像积雪下面的尸体那样,拿起武器去战斗?

    这些无数死去的人,好不容易换来反攻的机会,就被自己这些人破坏?自己真该死。跌倒的这个人醒悟了,心头的热血被点燃。从积雪中扣起长刀。“太祖就在后面,有胡人混在我们里面要杀太祖。”

    “太祖在后面?我们当中有胡人?”不少人听到喊声,面色激动,很快变得决绝。没有人想到小小一颗石头,竟然迫使河流倒卷。难民潮动向变了,反向朝着北面扑去。

    队伍中依旧有死士,想要影响难民动向,结果发现,根本无能为力。相反难民潮,裹挟着这些死士往胡人大军撞去。

    在已经赶来的荒夏士兵帮助下,几十名死士尽数付诛,其后看到倒卷的难民潮,罗川脸色大变,这些赤手空拳,饥肠辘辘的难民迎接胡人大军冲击,无疑与送死。“回来!”声音出后,很快被难民的呐喊声淹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