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七四章 胜利属于我们
    罗川在死士攻击下虽说受了些伤,被荒夏士兵保护住,说什么也不让上前线。开什么玩笑,咱还没死绝呢?哪能再让你受危险。前面战事逐渐明朗,罗川折中之下选择先回皇城。

    “太祖,是太祖。”皇城中士兵出击了部分,另外一部分继续在墙头警惕。当看到被荒夏士兵簇拥夏,往皇城走来的罗川,整个城头发出震天欢呼。果然是太祖创造了奇迹,太祖亲兵天兵下凡,杀的胡人鬼哭狼嚎。

    “太祖,老臣不辱使命?”文卿听到欢呼声,最先敢来。罗川紧紧离开了一夜,皇城守卫却经历了莫大的压力。没有皇城守卫坚守,没有奇军赶到。两者缺其一,整个皇城将是另外一副场景。

    皇城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貌,外围房舍倒塌了一片。四处都是死尸,处处都是鲜血。每一个疲惫的脸庞上双眼都包含着激动。

    “北部战事已经明朗,我军大破胡人。剩下的就是围杀,还有清剿城中胡人。”在此处守卫了近十天的罗川,知道大伙心头都在期待什么,带着激动,告知了大伙战局。

    罗川说完,全城静了,没有欢呼,没有数不清的赞美。全场如同时间静止,只有众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偶尔吹过的寒风,告诉罗川,时间还在流动。

    “哇。我们赢了。”哭泣声打破了临近。跟着全城守军撕心裂肺的痛苦,滚烫的泪水,落在雪地上,一下将积雪融化。雪堆之中,依稀可以看到被冻出冰雕的死尸。

    “我们赢了,终于赢了。儿啊,我们打赢了。”这失去儿子的中年老汉。

    “我的兄弟,家还在。”这是失去兄弟的年轻人。

    “父亲,儿子没有给你丢脸。”这是失去父亲的少年。

    罗川还有荒夏士兵,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这场战斗太惨了,几乎每一个家庭都失去了自己的亲人,比起他们荒夏军在新城所面临的巨大伤亡根本不值一提。

    “谢谢太祖,谢谢太祖。”哭泣中的人们,感觉找到了他们的英雄,包含热泪,对着罗川扑通跪下。秦人不乏血性,但是需要一个能够站在墙头上的人引导,而罗川就是这个人。是他让大家举起手中的大刀,如同一个明亮的灯塔,在黑暗中告诉大家,战斗,只要拿起刀战斗,我们就能赢。

    罗川自觉当不起这一跪,他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当太祖这个称号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当所有人知道他是太祖发自内心的崇敬的时候,罗川必须站出来。这是他对他第二故乡的责任。

    “都起来,从今天起,夏人只跪天,只跪地,只跪生吾养吾之父母。其余没有人有资格让你们跪。”罗川没有办法作假,发出的声音带着怒火。

    “可是你是太祖啊。”离他最近的老人,见到罗川突然发怒,不明所以,想也没想发出了自己的疑问,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疑问。

    “都站起来。”罗川语气平和了很多,“有了你们,吾是太祖,没有你们吾一文不值。”

    起立的人们错愕中,罗川表情坚毅,身躯打得笔直,握紧拳头锤在心口。最标准的军力,“吾以你们为荣。”挺直的脊梁,告诉天地,吾等乃是堂堂正正的热血男儿。拳头握紧,我们是五指凝聚的拳头。锤心,以心头之血发誓,不忘本分。

    “哗!”许多人都没有学过军礼,动作千奇百怪,但是他们内心的想法感觉得到,天底下没有比他们更标准的军礼了。

    罗川别了守卫军,往皇宫内部走去,越走越是面色难过。偏地的孤儿寡母,所有人用着热忱的目光盯着缓缓走来的数人,没一次看到罗川都少不了跪拜。罗川不打算引起太大骚动,只得登上一处视野较好高楼望向下方。

    前方突然传出一声婴儿啼哭,一下吸引了罗川的目光。一个老人将婴儿举向头顶,大声欢呼着。“我老杨家有后拉。”其后一个老妇连忙将婴儿夺下,“丫头,看看是个白胖小子,取个啥名字?”

    “娘,他就叫杨破胡吧…”

    “不成,以后你这娃长大不打我家三娃子啊,他爹姓胡呢。”

    “啊,那叫什么?”

    “叫杨守城吧,跟我三娃子一样。”

    “婶子谢了,还是叫杨破虏吧。”

    “好好!”

    在婴儿的啼哭下,城内迎来了一阵朝气。“破虏,守城…”许多带有这次京夏保卫战色彩的名字出现。许多年后,这些孩童长大,在各各领域绽放了属于他们的光芒…

    城内战斗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鲜卑人破不开城门,转道向东门,结果遇到鱼东的守卫队,丢下大量尸体,又折回北面。最后被围困在北面一脚顽抗,只是荒夏军从城头,到街道打击下根本没有办法还手余地,失败只是早晚的问题。

    “你受伤了?”还在听军报的罗川,突然闯入一人。此人一身戎装,却是没有半分污迹,清秀的脸庞满是担忧,不是木子兰又是谁。

    “啊,没有啊?”罗川皮糙肉厚,那等小伤,估计就是两三天就可以痊愈,根本用不着大惊小怪。看到满是紧张神态的木子兰,连忙否认。当话刚一出口,罗川就后悔了,立刻捂住胸口。“啊,受伤了,好重。”

    本来还紧张的木子兰,看到罗川这幅样子,反而不信了。将罗川从头到脚,大量了一番,冷哼一声,就要离开。

    “媳妇,别走!”罗川一下跳了起来,战地热恋想想都激动哇,要是现在来个吻,简直了。

    “你干什么?”罗川手脚之快,一下窜到前面关上房门,逼得木子兰连连后退。

    “媳妇,你紧张我?”罗川哪里还有当日在天幕上威严的样子,完全一副猪哥形象。木子兰越是后退,罗川靠的越紧,最后木子兰退到柱上,两人相聚不足一公分。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日两人初次见面的状态。

    唯一不同的是,那日是还是鹰素素的木子兰,为了利益引诱罗川。这一次罗川化被动为主动。

    “你给我退开。”木子兰头枕木柱,面色微红怒斥道。

    “干嘛退开?你可以自己走啊。”罗川双手都撑着木柱,完全是耍赖之语。

    “你,我的要求你还没有完成…”木子兰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感觉唇间多了一丝温热。

    “迟早的事,先收点利息。”说完罗川将手臂放开,退开半步,凝重道。“女子就别穿军装了,回荒夏吧。等完成你的要求,我就娶你。”

    罗川前后差距之大,让木子兰错愕,这个男人每一次见面,都会给自己带来别样的感觉。到了现在突然不想再做过多要求,“等我把虎贲带回魏国。我就回荒夏…”说完木子兰颜料盖不住双颊微红,飞快跑出房门。

    过来汇报的云典,一脸不解。“木子将军脸怎么这么红?”嘀咕完,推开房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