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八一章 送别虎贲
    三日之中木子兰数次前来请求通关文叠。虎贲军归心似箭,罗川不说没有办法阻拦。可是若是如此做法,必然让这些将士寒心。最终罗川在通关文之上重重盖上祖印。

    离开锁定在天还未亮的早晨,行走在京夏大道之上,木子兰不断侧目。战争的痕迹已经很难看到,倒塌的房舍已经从新搭建,形成一个个坚固的外框。破损的房舍也通过了修补。这里有许多许多都少不了虎贲曾经劳作过的影子。如果不是有的事情必须要做,虎贲舍不得离开,至少舍不得现在离开。

    张家大婶的房子还差瓦梁,周大叔的店堂还没有安装大门。对不起我们要走了…队伍动作很轻,大家不愿意打扰这些乡亲。

    乡亲这个词还是跟着荒夏军叫起来的,曾经并肩战斗过的兄弟,我们要走了,荒夏军旗就立在虎贲大营不远处,两面军旗一同随风飘扬,说不尽浓浓战友情。

    他们是太祖的亲兵,神奇的太祖,那个在城破之时,振臂高呼扭转乾坤的人,敬爱的太祖,我们要走了。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永远是你的兵,如你说的那样,没有秦魏之分,只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大夏人。”

    无声的队伍从大道一直走向南门,守关的是秦军破风军,木子兰跃马递上通关文谍。守卫只是例行公事略微一看,其后呈回文谍,招手间其余守卫动作迅速的拉开大门。“全体都有,敬礼。为友军送行。”京夏还能存在,少不了这支强大的友军,眉山忠烈魂,同样埋下了他们的尸骨。你们为这座城流过的血,我们忘不了,千言万语换成一个最标准的军礼。

    木子兰感情无疑是细腻的,他清楚这些日子以来,虎贲和这座城建立了一份如何的情感。这座城如同一个烙印,烙在了她和她的虎贲的内心。一句“出城”将不舍切开,带头除了城门。

    虎贲瞩目点头,拳头轻轻锤向胸口,声音很轻,不愿惊醒城中熟睡的人们。队伍踏出城门,走过连接通道,跨上京卫大桥…一回头许多虎贲战士脸色已经挂满了不舍。虎贲从来没有想过军和民之间,军和军之间,军和首领之间,可以拥有如此多的情怀。

    原来民可以把兵当做自己的亲人;原来和友军之间不止只会竞争;原来首领不止是高高在上。在京夏的日子虽短,但对每一名虎贲战士对世界的认知是颠覆的,原来当兵并不只是吃粮那么简单。这些虎贲如同一粒种子,会将军人的真正意义带到魏国。

    进入卫城,不怕吵闹到居民,虎贲战士开始加速,整齐的步伐踩在积雪上,吱呀作响。当队伍行进到京夏码头,数万虎贲战士愣住了。

    码头两旁,人山人海。有人宽大的风衣下,掏出一个大大的瓦罐。看到虎贲战士,高兴的举起瓦罐,解开盖子,一缕白烟从内升起。

    有人拿着晾干的鱼干,从夹道中伸出。姑娘将破旧的红布条剪成花朵,佩戴头顶,掂起脚尖,对着虎贲的人群细细张望。

    小孩藏了些未吃的干果,捧着手心,露出满嘴缺牙欢喜的笑着。

    看着眼前的场景,连同木子兰,所有人都愣住了。怪不得城里那么安静,原来好些人都到了卫城码头。虎贲无疑是极度具有纪律性的军队,队伍速度慢了少许,却是依旧保持着整齐的步伐前往码头。

    “兵娃子,拿着。路上饿了吃。”

    “三哥,三哥,我是喜儿。”

    “大哥哥早点回来。”

    士兵们聪耳不闻,昂扬这头颅,始终不做理会两侧的民众。只是这些士兵并不知道,他们的脸颊已经挂满了泪水。大夏诸国百姓有四灾,“水,旱,蝗,兵。”尤其兵灾为剧,任谁见到军队无不心生害怕,这种全民夹道欢迎的场景,从来没有见到过,从来没有想到过。只差一层窗户纸的士兵们,顿时捅破了这层隔阂,明白了当兵的意义。

    码头上罗川身后站着诸多将领,任风吹拂,不动如山。

    “来了。”罗川想过临别之时许多叮嘱,最终却是只能说出两字,便无法多言。

    “来了。”木子兰此刻最怕见到罗川,目前虽说对罗川已经心生好感。却无法提及情爱,她的身份是虎贲的将军,是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至少在脱下军装之前,她都无法直面罗川。两个字的回答,被生硬的憋出。

    “船已经准备好了,保重。”罗川带领重将移步退开,终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

    “王兵安排前军登船。”木子兰没有多做停顿,快速安排下属负责登船。期间几次想要看向罗川,几次止住…正当木子兰以为,会如此沉闷的全军渡河,码头巨大原木之上传出了怪异的声音。怪音没有持续太久,一段动人的旋律,从里面传出。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觚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来,

    来时莫徘徊。

    一曲落罢,汽轮发出刺耳的汽笛声,第一队虎贲已经离开了码头…

    送别总是太快,在汽轮来回奔走下,码头上的虎贲军越来越少,再是下一轮就可以尽数渡河。木子兰咬了咬下唇,在罗川瞩目下缓缓走来,在其余众将疑惑中,对着罗川问道。“你是送虎贲,还是送木子兰?”

    “都有,这个送给木子兰。”罗川手里拿出一物,为了这件物品,罗川找到史密斯磨了不少嘴皮。一把装了十发能量的女士晶石枪,罗川知道这一次虎贲回去恐怕会遇到战斗。正面作战罗川相信,这群经过血液洗礼的猛虎,没有人能挡的住,怕就怕对方的阴谋。一把自卫的武器,既是忠告,也是关怀。“把这个对准你的敌人,扣下它。”

    这把武器已经触及了史密斯的底线,多余的能量晶石罗川要不到,发射一次少一次。罗川只是做了简单演试,便镇重的放在了木子兰手里。“保重,遇事要冷静…”

    “你忘了我把一支孤军,从敌军重围带出来了吗?”木子兰语气很轻,同样一句话出口,与之前却是千差万别。

    “太祖…”

    “将军该上船了。”

    “呜…”汽笛长鸣,码头之上那个人影越来越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