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电影世界列传 > 正文 第十一章 黑木崖之战(下)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好坏众论的一章,求推荐票!

    木崖上旌旗蔽空,战鼓擂动。

    三万大军已被东方不败调回木崖附近,整装待命,随时准备挥师北伐,一举覆灭大明朝廷。

    而东方不败则独自坐镇木崖,迎接任我行的到来,因为她有预感,任我行一定会在今天来报仇。

    “日月神教,文成武德,一统江湖,万岁万岁万万岁,东方教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着下方呼喊着口号的狂热教众,林易不由赞叹道:“东方姑娘,你还蛮得教众崇拜嘛,不过你真打算挥师北伐?”

    “挥师北伐?小女子没那么大野心,在我心中,皇帝宝座不及令狐冲万分之一。”东方不败手捏绣花针绣着一副锦绣,说道:“我只想为苗人讨回一个公道,给汉人皇帝一个教训,让他以后对苗人好一点,是时候,我会下令退兵。”

    林易摇摇头说道:“恐怕会适得其反,你这三万大军有一大半都是流落中土的扶桑武士,他们不会真心替你卖命,而大明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至少还有数十年的国运。”

    在林易看来,东方不败集结的三万大军之中,扶桑武士竟然占了一大半,实属奇怪,好像是有人故意安排一样,至于这背后是否隐藏阴谋,却是林易不能得知的。

    毕竟电影之中不能展现一个世界的全貌。

    当然,东方不败如果真打算挥师北伐,凭三万大军还真有可能灭掉明朝。

    大军中的扶桑武士大多都经历过东瀛的战国时代,久经战阵,不像新兵蛋子没见过血,还需要训练,随时都可拉上战场使用,而且此时的明朝正在高丽与丰臣秀吉死掐,北方的军队又需要防备鞑靼、女真人,所以与丰臣秀吉对阵的都是从南方调集的精锐部队。

    这导致明朝在南方军力空虚,大多都是一些战力低下的地方军队,倘若东方不败此时发兵,所遇抵抗几乎没有,不说覆灭明朝,打下一半江山是很有可能的。

    “任我行虽然被你幽禁导致武功下降,如果他集结一大批武林高手,你能抵挡住?”林易问道。

    东方不败依旧绣着锦绣:“区区守土之犬,不足挂齿,你要走,就请便!”

    林易笑了笑,或许东方不败能对任我行狠下杀手,但令狐冲呢?

    “报告教主,教匪任我行带领武林高手攻上木崖,哨站被一一击破,很快就要杀到。”林易离开没多久,一个教众带来了任我行杀到的消息。

    而此时任我行、令狐冲等人早已埋伏在城墙上,被仇恨充斥内心的令狐冲,不待看清东方不败的面容,直接一剑向东方不败刺去。

    “荡剑势,离剑势。”令狐冲接连两剑刺出,却都被东方不败用绣花针挡下。

    “独孤九剑?”东方不败轻咦一声。

    “诗诗,怎么是你?你是东方不败?”令狐冲很茫然,心中的滋味无法言明,如打翻的酱油瓶五味陈杂,他不敢相信眼前与他私定终身的女子会是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应该是个男人啊!

    任我行手拿一双夺命琵琶钩上前说道:“如假包换,盈盈,看见你长辈怎么不叫东方叔叔,不,应该叫东方阿姨,哈哈!”

    任我行手里的琵琶钩乃是东方不败幽禁他时,为禁止他运功而精心打造,用于锁住他的琵琶骨,他对此记忆深刻,对东方不败更是恨意滔天,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将一双夺命琵琶钩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锁在东方不败身上,再进行残酷的折磨。

    为此,任我行不顾武器的不适用,境界的跌落,强行用这双琵琶钩做武器。

    “东方叛贼,你本是神教风雷堂副香主,是我不顾教众反对破格提拔你为副教主,对你有天大恩情,你却恩将仇报,比畜生都不如!”任我行呵斥道。

    东方不败冷眼相对,说道:“任我行,你提拔我只是利用我,而你因为练功走火入魔,让我帮你对付教内长老,等反对你的势力被剪除得差不多,你就该对我下手了,为求自保,我必须夺得教权。”

    “咿咿呀呀!叛贼去死!”任我行大喝将琵琶钩掷向东方不败。

    琵琶钩重达百斤,加上铁链大概有三丈见长,通体由精铁打造,若是掷实了,非打得人重伤残废。

    奈何任我行长时间被米粒不沾地拘禁,武道修为不进而退,原本先天中期的他隐隐有跌落到先天初期的趋势,继而连琵琶钩都掷得后劲不足。

    而东方不败葵花宝典大成之后,半只脚踏入宗师境界,任我行与其差别可谓是天壤之别。

    只见东方不败身影如鬼魅闪过琵笆钩的攻击,娇躯一抖,一道葵花真气将任我行打得陷入城墙。

    “阿爹!”

    “任前辈!”

    令狐冲复杂的看着东方不败,他实在不愿意与东方不败动手,但必须为师弟报仇,大义所迫,独孤九剑最强一招总决式,心狠的一剑向东方不败刺去。

    东方不败却不忍心伤害令狐冲,出处手下留情,好几招之后才将令狐冲挡开,痛心的说道:“令狐冲,你为什么帮助外人干涉我们日月神教的事?”

    令狐冲心里一痛,强撑起冷漠的面孔:“我来是为同门师弟报仇,不过在了断之前,我想知道昨晚和我共度一宿的是不是你?”

    “共度一宿?”

    “两个大男人洞房?”

    “师兄?”

    “冲哥?”

    岳灵珊与任盈盈一左一右,睁大眼睛瞪向令狐冲。

    东方不败发自内心一笑,既然令狐冲当众如此一问,就代表令狐冲承认他们之间的感情。

    “东方叛贼,去死!”而此时,任我行从城墙脱困,一双琵琶钩砸向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连忙射出两根绣花针,挡住琵琶钩,任我行拉着铁链,东方不败拉着针线,双方陷入以力角力的角斗中。

    “你练了葵花宝典之后,出招狠辣,小心像黄蜂一样扎了人自己也没命。”比斗中,任我行不忘讽刺东方不败。

    “我的武功再怎么毒,也毒不过你的吸星大法。”东方不败反讽道。

    “是吗?我练武功是为取人狗命,而你却是为了男人,可惜令狐冲已经有了小师妹和盈盈,就算要你,你也只配做老三!”

    这下可真炸了马蜂窝,任我行最后一句话正好攻击到东方不败的弱点,想她心高气傲,怎么会和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或许之前东方不败没对任我行下杀手,但现在恨不得将任我行扒皮抽筋。

    “叛贼!”任盈盈见东方不败暂时被牵制住,一道夺命之鞭向东方不败的头顶抽去。

    “就是这个女人和我抢令狐冲!”东方不败眼神一冷,三根绣花针激射而去,分别攻向任盈盈的三道死穴,太阳、膻中、眉心。

    眼见任盈盈就要丧命在绣花针下,令狐冲大喝一声小心,飞向半空将任盈盈护在身后,同时用手中的剑格挡着绣花针,可他与东方不败修为相差过大,只挡住了两根绣花针,而最后一根致命的绣花针向他眉心激射而去。

    姑娘,我叫令狐冲,敢问贵庚芳龄笔趣说

    我本来不是来找你的,却又想来找你,现在找到你,以后就可以来找你。笔趣说

    也许你永远听不懂我说什么,那我们永远都不会有恩怨……笔趣说

    看着半空中挥剑的令狐冲,东方不败脑海中与令狐冲相识、相知的一幕幕如电影画面一样闪过,她连忙将致命的绣花针收回,以免伤到爱慕之人。

    见东方不败愣神,令狐冲使出荡剑势,又是一剑向东方不败刺去,眼见要刺到东方不败,而东方不败却不躲不闪。

    “啊!”令狐冲赶紧将剑势一收,剑尖一偏,手上力道收回七八成,刺中东方不败的左肩。

    当剑尖刺进去的时候,令狐冲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滋味,是后悔,是惭愧?

    东方不败万分痛心,令狐冲竟然为了任盈盈伤害她,即便这种情况,她也不忍心对令狐冲下杀手,而是委屈的一巴掌将令狐冲扇飞。

    “吸星大法!”任我行趁机使出吸星大法,从东方不败伤口吸出大量鲜血。

    生死之际东方不败打出数根绣花针将任我行钉在墙上,她并没有立即报复给她更大伤害的任我行,而是手捂着伤口,伤情的凝望着令狐冲:“令狐冲,枉我对你一片痴情,处处手下留情,你却为了两个女人对我下如此狠手?”

    似是质问,但更多的却是心痛,“难道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东方不败在心里问道。

    不甘失败的她,飞身将任盈盈与岳灵珊掠走,“令狐冲,既然你如此在意两个女人,我就让你一个都得不到!”

    来到悬崖边,东方不败抱着任盈盈与岳灵珊,毫不犹豫的跳下,此刻她心已死,人活着还有什么用。

    千钧一发之际,令狐冲追到悬崖边,解下腰间的布袋,将任盈盈与岳灵珊救上,见东方不败还在下坠,奋不顾身的跃下万丈高崖,在他决定跳下去的时候,他要和她一同赴死。

    当抱紧东方不败的时候,令狐冲双眼注视着她:“告诉我,你是诗诗。”

    令狐冲在逼东方不败自认诗诗,他已经动了情,并且伤了心,只是在找最后的理由。

    东方不败柔情的望着令狐冲,这一刻,从令狐冲为她奋不顾身跳下悬崖的时候,她的心完全打开,因为在令狐冲心中她还是最重要的。

    她不舍得望了令狐冲最后一眼,一掌反将令狐冲推上悬崖,自身坠落的速度猛然加快,她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到临。

    坠地的感觉并没有产生,悬崖底一道身影将她接住。

    “真傻……”

    ……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