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电影世界列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禽兽父亲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还有一更,求推荐票!

    连续穿梭两个电影世界,还是第一次回到现实世界。

    在《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世界停留了三个多月,在《赌圣》世界停留了近三个月,由于两个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现实世界也不过一个月过去而已。

    回到出租屋内,窗户被打开,地板干干净净,屋内干净明亮,张沫蹲在地上用抹布擦着地板,凭空出现的林易并没有惊动到她。

    林易玩心一起,悄悄走到张沫背后,朝她肩膀一拍:“小沫沫,又来帮哥哥做家务了!”

    受到惊吓的张沫往后一缩,待看清是林易之后,脸上又喜又怒:“林易哥哥,你怎么能吓人!”

    “林易哥哥,你这一个月又去哪里了,不工作吗?”

    林易随口胡诌了一个借口:“最近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快递员的工作已经辞掉了。”

    “等一等!”林易上前用双手固定住张沫闪躲的脑袋。

    只见张沫脸上淤青一片,眼眶呈紫色,非常明显的伤痕,像是被人故意打的。

    “又是他打的?”

    显然张沫脸上的伤痕,是她的烂酒鬼、烂赌鬼父亲造成的,纯粹就是一个烂人,整日不是泡在赌场耍钱,就是喝醉酒回家打女儿。

    “不是……”

    场面一阵沉默。

    “我要走了。”最终还是林易开口打破了沉默的局面。

    张沫心里一紧,追问道:“这里不好吗,林易哥哥,你要去哪里?”

    “我找到了新的房子,马上就要搬走,小沫沫多多保重。”

    “哦……”张沫又低下头。

    林易看着一副柔弱模样的张沫,心中一软,想到张沫这两个月一直帮他干家务活,而且张沫对他的情谊,林易心里也十分明白。

    可惜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林易打算在走之前帮帮张沫。

    “小沫沫,带我去看看你得母亲。”林易拉着张沫的手,走出了房门。

    来到张沫家,屋内的布置比林易的出租屋还要清贫,破旧、落后,一张四方桌,两条木板凳外加两个水壶,一件现代化的电器都看不到,全部被张沫的父亲张根变卖了,变成赌本消耗在赌桌上。

    进入一间卧室,张沫的母亲秦春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就连心跳也弱不可闻,因为秦春兰是个植物人!

    五年前,在外地当人家保姆的秦春兰突然晕倒,这一晕倒,就再也没醒过来,送到医院去检查,结果秦春兰成了植物人。

    植物人是一种与植物相似的人体状态,一种恶疾,医院说要想唤醒张沫的母亲,必须经过长时间的药物治疗,治疗费用保守估计都需要五十万。

    而且植物人的治疗以现代科技来说,都是一个医学难题,张沫的母亲又属于植物人之中的罕见病例,身上还带有其它疾病,就算治疗费用充足,治疗成功的概率也只有百分之一十。

    五十万对于一个贫穷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压得这个贫穷的家庭喘不过气来。

    最后母亲秦春兰只好被张沫带回家,听天由命。

    这五年来,秦春兰之所以能撑到现在,全靠女儿张沫细心照料,通过营养液与流质食物吊着一口气。

    ‘苟延残喘’四个字,不仅可以形容秦春兰,也足以形容这个破败的家庭。

    用张沫的话说,她不能放弃妈妈,爸爸已经放弃了她,如果她自己再将妈妈放弃,她就变成一个没人要的孤儿了!

    “林易哥哥,你干什么?”张沫羞红着脸挣开林易的手。

    “治病!”

    撂下一句话,林易坐在床边,看着形容枯槁的秦春兰,但秦春兰的轮廓,与张沫有三分相似,想来年轻时也是个受人追捧的漂亮女人。

    将手搭在秦春兰脉博上,开始为秦春兰把脉。

    “林易哥哥,你懂医术,你不是医生怎么会治病?”看着林易专注的模样,张沫不由问道。

    “懂一点。”林易转身吩咐道:“小丫头,易哥哥要治好你妈妈,你在外面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打扰。”

    “嗯!”虽然事情莫名其妙,但张沫还是下意识选择相信林易,一双眼睛,鼓得大大的,紧张的瞪着门口。

    林易又再次用九阳内力在秦春兰体内探查了一番,秦春兰的病情确实很奇怪。

    就连林易也不知道秦春兰的病症,因为医术传自华佗的《青囊医经》,华佗是两千年前的人,现代社会的怪病数不胜数,华佗也不可能预知两千多年后的事情。

    不清楚秦春兰的病症,并不代表林易没有治疗的办法。

    秦春兰昏迷不醒的原因,是有一块淤血堵在了秦春兰颅内,淤血是造成秦春兰昏迷的元凶,只要清除淤血,秦春兰便会醒来。

    淤血很好清楚,只需针灸加上九阳内力,假以时日,足以清除秦春兰颅内淤血,至于其它怪病,通过补药加上经常锻炼,秦春兰的身体应该会自己调节好。

    确定治疗方法之后,从魂沌空间取出银针,林易刚想为秦春兰施以针灸,然而,张沫的父亲张根突然醉醺醺的闯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大汉。

    “小杂种,你在啊,那就好办。”

    张根先是骂了张沫一句,又转身小心翼翼对两个大汉陪笑道:“蛇哥,我家丫头可是个十足的美人,有料!怎么样,五十万?除去我欠赌场的三十万,你再给我二十万?”

    蛇哥,脸上有道疤痕的大汉,用手摸着下巴,从头到脚打量着张沫,“还行!四十万!”

    “蛇哥,不对啊,说好的满意就给五十万!”

    蛇哥一怒,打了张根一巴掌,大骂道:“操!只有四十万,不愿意就算了,不过张根我提醒你,你还欠赌场二十万,如果今天不还,就剁掉一只手,明天再剁掉另一只手,接着是剁双脚,还有……”

    说着,蛇哥淫@笑着,看向张根的裆部。

    张根下意识用手一挡裆部,哆嗦不停:“好,四十万就四十万!”

    看着与陌生人讨价还价的张根,张沫心中隐隐生出一股忧虑,不解问道:“爸,你们在做什么?”

    张根立刻凶狠的骂道:“闭嘴,小杂种,老子给你找了个好工作,跟着蛇哥赶紧去‘天上人间’上班!”

    “天上人间!”张沫脸色一片惨白,她就是再不谙世事,也知道‘天上人’是青云市著名的****她一个弱女子去那里‘上班’,可想而知是做什么。

    “父亲,我可是你亲生女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张沫上伤心欲绝,内流满面。

    “啪!”张根上前扇了张沫一巴掌,似要把在蛇哥那里受的气发泄到张沫身上,骂道:“你这个小杂种,是不是亲生的还不一定,说不准是你妈出去偷情生下来的孽种,贱……”

    “嘭!”张根贱字还没说完,被林易一脚踢到墙上,从那轻微的骨头碎裂声可以判定,张根至少断了三根肋骨。

    “禽兽!”林易朝张根吐了一口唾沫,拍拍手,看向两个大汉:“你们是自己走,还是我送你们?”

    面对一脚将张根踢飞的林易,蛇哥额头上一阵冷汗,哆嗦道:“小子,别嚣张,我们可是道哥的人,你自己掂量掂量,为了一个女人得罪道哥值得吗?”

    “道哥?”林易皱眉,随即快速在两个大汉身上穴道一点,两个大汉软倒在地上,如虾米一样痛苦的缩成一团。

    林易转身拍了拍张沫的手,安慰道:“这种父亲不要也罢,快收拾一下,带上母亲,去易哥哥家里住一阵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