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电影世界列传 > 正文 第十五章 我有热血满腔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地上一滩滩醒目血迹,数不清无法辨识的残肢断臂,六大派退走之后,明教教众默默舔着伤口,将死难教众残缺的尸体拼接,予以厚葬。

    休息片刻,殷天正与韦一笑稍稍恢复之后,林易带着两人,赶回密室与杨逍等人会和。

    密室内,谢逊独自坐在角落沉默不言,杨逍、五散人等明教高层还在盘膝疗伤,地上有一具浑身焦不成人样的尸体,不出意外,应该是被谢逊蹂躏死的成昆。

    大仇得报,谢逊心里说不上高兴,反而有种淡淡的失落,他再次体验到初入江湖时的迷茫。

    而殷天正与杨逍等人会和后,得知一切后,杨逍等人强撑着身体,站起来,朝林易与张无忌一拜。

    “林兄弟,无忌,明教大难,你们两人力挽狂澜,恩同再造,请受明教一拜!”

    “杨左使不用客气!”林易连忙扶起杨逍:“刚才我们在来的路上,发现一间密室,里面好像有一封阳教主留下的遗。”

    “遗!”

    听到‘遗’这两个字,明教高层心思又活络起来,阳顶天失踪之前,没确定下一任教主人选,导致多年来明教四分五裂,难道这次有结果了?

    众人进入密室内,从阳顶天骷髅前拿起一张牛皮纸,上面正是阳顶天遗言。

    “鄙人阳顶天明教三十三代教主,潜心修练乾坤大挪移神功,然遭奸贼成昆袭扰,走火入魔,无力回天,然明教不可一日无主,本教主遗言:令谢逊暂摄副教主之职,今鞑子占我中土,明教誓与周旋到底,光明左右使、五散人、五行旗使谨遵,无论何人寻回圣火令,为明教三十四代教主,不服者杀无赦!”

    读完阳顶天遗,明教高层才知道阳顶天早在三十年前身亡,眼前这具骷髅竟是阳顶天本人,所有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三十年前,杨教主莫名失踪,原来是遭成昆这个奸贼暗算,明教自阳教主失踪后,四分五裂,人心不齐,杨逍也加入争权夺利之中,险些让圣教覆灭,实乃杨逍之罪过。”杨逍叹道。

    五散人、五行旗使沉默不言,显然都在反思。

    “不过……”杨逍将遗放回远处,“既然阳教主有遗命,让谢狮王暂摄副教主之职,我等自当遵从,光明左使杨晓拜见副教主!”

    杨逍突然朝谢逊单膝跪下。

    “五散人、周癫、布袋和尚、五行旗使拜见副教主!”剩余的明教高层随之单膝朝谢逊跪下。

    谢逊摇摇头,又摆摆手:“不可。”

    “谢某没有资格担当教主,多年来,谢某被仇恨蒙蔽双眼,丧失心智,置圣教兴亡不顾,是圣教的罪人。”

    “这……”明教高层又陷入为难之中,倘若有阳教主遗命,让谢逊担当副教主,他们自然服气,可如果谢逊不肯担任,要从他们中间选一人担当教主之职,无论谁担当,其余的人都不会服气。

    难道明教依旧无法终结四分五裂的局面?

    明教高层各怀心思的看了看周围的人,既不想明教四分五裂,又不甘让身边的人成为教主。

    杨逍心思一转,看了看林易与张无忌,暗道:“看来,想从明教中选一人担当教主是不可能,不如让一个新面孔担任教主?”

    “这两人武功高强,又在明教危难之时力挽狂澜,对明教有大恩,资格是够了,若选择他们,五散人、布袋和尚等人应该会服气,何不从他们之中选一人担当教主?”

    特别是张无忌,身怀九阳神功,内力深厚,义父是金毛狮王谢逊,外公又是明教法王殷天正,一出生就是半个明教之人,如果选择张无忌,分裂出去的天鹰教也会回归明教。

    可以说,在林易与张无忌两人之间,杨逍最满意的人选是张无忌。

    “何不让无忌担任明教三十四代教主?”杨逍将心中想法说了出来。

    “不行!”谢逊连忙将挡在身后:“无忌年龄太小,不适合担任教主。”

    对于张无忌的性格,谢逊是一清二楚,优柔寡断,实在不适合做一个杀伐果断的一教之主,让张无忌做教主,稍不注意,结局非常凄惨。

    张无忌也拒绝道:“无忌是武当的人,没有经过太师父同意,不能加入别的门派。”

    “对,无忌不能做教主,总之你们随便选一个人也好,让林小子当教主也好,就是不能选无忌。”

    谢逊眼睛瞎了,心里可明亮得很,他比杨逍看得跟清楚,除了林易,明教之中,无论谁做教主,都不合适。

    见谢逊提到自己,林易心里一阵激动,三条任务他都完成了,最后一条推翻元朝的任务,必须借助明教力量,他当然想当上明教教主,只是这个时候不宜表露任何情绪,摆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

    杨逍见谢逊一脸固执,心中叹了叹,打算附和谢逊的提议。

    “他不是明教的人,怎么能做教主?”韦一笑此时突然在一旁小声嘀咕道。

    经韦一笑提醒,明教高层恍然大悟,走到一旁窃窃私语的商量起来。

    大约商量了一个时辰,明教派出杨逍找到林易,请林易担任明教第三十四代教主,林易自是一口应允。

    不过在林易担任教主之前,杨逍有两个条件,一是要林易加入明教,而是收张无忌为关门弟子,林易死后,教主之位必须传给张无忌。

    让林易加入明教,是为了给林易正名,收张无忌为关门弟子,防止明教落入旁人之手,反正在明教高层心中,教主之位传过去传过来,最后还是落在自己人手中。

    这两个条件,林易并不觉得过分,自然一口答允。

    随后,明教高层开始为林易举行一个短暂的入教仪式,入教仪式完成后,又是一场明教历史上最低调、短暂的教主登位大典。

    彻底登上教主宝座之后,林易发布了当上明教教主以来的第一条命令,让教众收拾好残局,全部躲入密道,修养伤势,防止六大派去而复返。

    一个月后,待教众身上伤势痊愈之后,众人才出了密道,一个月的不设防,光明顶竟然遭人搬空了!

    空荡荡的大典内,林易召集齐教众,召开了自当上明教教主以来,第一次大会。

    “杨左使,这是怎么回事?”坐在教主宝座上,林易指了指周围空荡荡的一切。

    “启禀教主,六大派退走之后,巨鲸帮、海沙派一些小帮派,趁机返回光明顶,搬空了一切。”

    杨逍苦笑两下,想不到,这些平时不起眼的小帮派比六大派还凶残,竟然如蝗虫一样搬空光明顶,连一张纸都没留下。

    林易心中的感受与杨晓差不了多少,他说道:“算了,杨左使,钱财可以去而复得,只要人没事就好,林某初任教主,教内的事务还不太清楚,有劳杨左使介绍一二。”

    “是,教主!”

    “明教自波斯传入中土,以推翻蒙元朝廷残暴统治光复汉人江山为己任,教徒散布天下,多达数百万,各地分坛五十余座,领导汉人接连起义,反抗蒙古人的统治,天下烽烟四起,大势明朗,实乃圣教新气象。”

    “可战义军有多少人?”林易问道。

    “精锐带甲兵士十万!”杨逍说道。

    林易沉思了片刻,在教众的注视下,缓缓说道:“杨左使,我明教虽然以推翻蒙元朝廷为主要任务,但恩怨分明,这次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导致教众死伤惨重,这口恶气,一定要出!”

    “通知各地分坛,围剿六大派,除武当、峨眉之外,其余门派,要么臣服明教,要么死!”

    林易见杨逍想出言阻止,决绝道:“此事不容商议!”

    “紧遵教主圣令!”杨逍无奈将嘴里的话憋了回去,他确实想提醒林易,六大派高手众多,剿灭六大派所付出的代价不小,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之所以选择闭口,实在是杨逍想到林易才坐上教主位置,若林易提出的第一件事都被他呛了回去,岂不是惹林易心里不痛快。

    然而林易有自己的想法,他现在主要目的是为了推翻元朝,不想在与蒙古人对抗的时候,被江湖上所谓的正道人士扯后腿,他的战略步骤,先将那些容易对付的潜在隐患消除掉,再集中兵力,与蒙古人一决胜负。

    命令下达之后,教众依照林易命令执行,明教这部庞大的机器由此运转起来……

    两个月之后,各地分坛传来消息,昆仑、崆峒、华山在明教大军的压迫下,选择归附明教,少林则负隅顽抗,被大军踏平少室山,寺中僧人一个不留,被斩杀一空。

    就连隐身在少室山后山的三位‘渡’子辈老怪,即便武功盖世,也在大军的围攻下,明教以死伤上千军士的代价,将其活活耗死。

    消息传来之后,林易心中感叹这些烦人的苍蝇终于消失不见,随后命令各地分坛将精锐军士聚集到光明顶附近。

    又是一个月过去,林易正在光明顶密道中参悟乾坤大挪移神功,杨逍突然到来,带来了军士已聚集的消息。

    走出密道,杨晓正在外面等候,一见面,林易立刻问道:“到了多少军士?”

    “八万!”杨逍说道:“本来有两处分坛摊主以各种理由,百般推辞,杨逍为杜绝后患,已派高手将其斩杀,坛下军队也收编打散,重新分配。”

    “好!”

    在杨逍带领下,林易来到了光明顶附近,最近修建的一处练武场。

    沙场秋点兵!

    十万军士漫山遍野,旌旗蔽空,区区练武场根本容不下十万人,大多数军士遍及练武场外的山岭、沙丘。

    这些士兵,都是明教遍布天下的义军中的精锐军士,身经百战,身上自发带着一股剽悍气息。

    第一次面对如此多的人,林易心里难免有些紧张,他轻咳两声,掩饰心中紧张的情绪。

    “你们受够了吗?”

    林易所说的第一句话,包含内力,让每一个士兵都能清晰听见,但却满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场面有些骚动,直到林易再次出声,所有士兵将目光聚集在他身上,他继续说道:

    “一百年前,我们的祖先在蒙古人的利刃下选择了苟活,开启了汉人一百年的猪狗不如的生活,这一百年来,我们做蒙古人的奴才,四等人,妻子被****父母被残杀,我们却无能为力,还要被蒙古人如牲口一样标上编号,请问,你们受够了吗?”

    最后一句,林易用上所有内力,震动着所有军士的心,场面离奇的安静下来,鸦雀无声。

    “受够了!”随后呼声震天,响彻寰宇,好似空气都被震动一样!

    情绪立马被调动起来,士兵们的目光紧盯着林易,在林易压压手之后,立即安静下来,军纪严明,可见一般。

    “自炎黄有降以来,汉人就无时不为保护民族的生存与发展而斗争,有国母出征伐,商妇好战犬戎,有霍去病,有岳飞,还有文天祥,我们的祖先用胡人的鲜血告诉他们什么叫犯汉必诛,也教导我们什么叫名族大义!”

    林易又缓了下来,突然高喊道:

    “驱逐鞑虏,光复河山!”

    “驱逐鞑虏,光复河山!”十万军士齐齐喊道,场面顿时沸腾了!

    血与火的激情被点燃,他们不是第一批为民族自由而奋斗的人,但却不是最后一批,正如林易所说,他们自生下来,就没有名字,如猪狗一样被标记编号,没有尊严,因为统治他们的蒙古人拥有他们的全部财产,包括生命!

    他们,受够了!

    看着被点燃的复仇之火,林易眺望着远方,西域的黄沙下,残阳如血,受到感染的林易低声念道:

    “我有热血满腔……”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