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电影世界列传 > 正文 第十六章 荐与天地炎黄!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求推荐票!

    聚得快,散得也快。

    光明顶附近聚集大量兵士,很容易引起蒙古人的察觉,在检阅完兵士之后,林易便让杨逍负责分编、安排十万兵士的住处,尽量保密。

    杨逍将十万兵士分为十数支队伍,八千步卒为一队,由一主将统制,座下分副将、先锋数人,骑兵因高机动性与冲锋陷阵的作用,隔离出来为单独兵种,剩余的兵士,化作斥候,先行而出,刺探蒙古人军情。

    打仗方面的事情,林易不是行家,放心的交给手下人来安排,他只负责制定大方面的战略,依靠超越这个时代几百年的眼光,基本上不会出现偏差。

    况且在林易手下,徐达、常遇春,哪个不是冲锋陷阵攻城略地的名将?甚至是朱元璋,他也敢用,只要能压住朱元璋的野心!

    因为明教义军的精锐部队此刻聚集在光明顶附近,战略上,分为三大步骤,林易打算从南到北解决蒙古人,先从南方打到北方,将黄河以南蒙古人的势力拔除干净,占据半壁江山,再集中兵力攻陷大都,最终解决来自蒙古草原的边患。

    这也是历史上朱元璋夺取天下的步骤,唯一一次从南到北统一华夏!

    华夏历史上,汉人每一次的统一,都是从北到南一统华夏,如秦皇南征百越,曹魏横渡长江,杨坚鲸吞弱陈,仅仅朱元璋例外,唯一一个从南到北统一华夏的皇帝。

    因为,从北到南都是汉人内部的统一,这次,是驱逐外族!

    犒劳军士三天三夜后,军士精力充沛,被紧急调动起来,一条条精密的战略、战术被制定完成,下达到各军主将。

    接到军令后,将士们擦亮手中的兵刃,锐利的双眼望向北方。

    山雨欲来风满楼!

    明教高层制定的战略,一个月后在大江南北爆发一次大起义,起义规模之庞大,前所未有。

    届时,明教各地分坛纷纷响应,勾起天下汉人心中怒火,只不过是雷声大雨点下,主要目的是吸引住蒙古主力军队,而义军这边,聚集在光明顶附近的十万军士,才是关键力量!

    根据十万精锐军士聚集在光明顶附近的现实情况,而光明顶又位于西域,林易打算攻取的第一片土地,乃是就近的川地!

    一个月后起义的时期如约而至,这一天,蒙古人残暴统治下的天下,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

    这一天,蒙古人还沉浸砸安逸享乐之中,如往常发生过千百次的起义一样突然爆发!

    这一天,华夏大地的原住居民,汉人们都遵循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这是一个腥风血雨的夜晚,数不清的汉人用手中菜刀看下蒙古保长头颅的景象在华夏大地一次次上演,从断裂的脖颈从喷洒的不仅是鲜血,更是一个崭新的时代!

    经过一个月养精蓄足,义军求战之心高昂,如满月的弓上的利箭,脱弦而出,一往无前。

    义军一路势若破竹,在蒙元朝廷反应不及的情况下,高歌猛进,竟然短短十天,便从光明顶打进川地!

    突然爆发的起义打了蒙元朝廷的一个措手不及,到处都在起义,到处都有义军,到底该如何平息这次起义?

    难道元朝的气数真的到头了?

    这是大多数汉人心中喜悦的想法,离奇的是蒙古人却不慌张,因为百年来汉人的起义次数实在太多了,每一次最终都被镇压下去,想来这一次也不例外。

    但不包括一个蒙古人,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多年的征战生涯,汝阳王以敏锐的军事眼光察觉出,这次起义非比寻常,其它地方的起义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有川地这一支义军,进展太快,严重到危及元朝的统治。

    汝阳王立刻展开一系列军事布置,立刻派儿子王保保率领一支三十万的军队去川地镇压义军,同时,他的潜在意思也是想试探一下川地的义军。

    说是三十万蒙古军队,其实只有少数蒙古人,大部分都是汉人仆从军,战力可想而知。

    蒙古军队很快来到了川地,即将与林易率领的义军碰上。

    王保保确实是一位猛将,但却不是一位名将,适合冲锋陷阵,不适合运筹帷幄,排兵布阵,而且从他也从心底轻视汉人。

    轻视敌人,兵家大忌!

    刚到川地,王保保刚愎自用,从心里看不起林易率领的义军,将其标成杂牌军,随意将军队交给了座下汉人将领李清君统领,让李清君去剿灭义军。

    三天后,双方军队在蓉城附近一处平原列阵相对。

    骑在战马之上的林易,望着对面的蒙元军队,此时心中感概万千。

    在现实世界中,他本是川地人,异世界的川地,可以说,也相当于他的故乡,想不到他在现实世界碌碌无为,如今将在异世界创出一片辉煌事业。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川地,是一片奇特的土地,川人更是一群复杂的人,百年前,在蒙古铁骑下,川人铮铮铁骨,以不屈的精神反抗蒙古人,在钓鱼台打出了辉煌的战绩,让蒙古大汗蒙哥克死川地,而在更早之前,面对赵匡胤的军队,蜀王孟旭竟然不战而降。

    为此花蕊夫人曾写出一首讽刺的诗:

    君王城头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十四万人齐卸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一群男人打不赢敌人,抵抗不了侵略者,竟然还让一个女人来讽刺,是多么的可悲!

    如今,川人是软弱还是铁血?

    想到这里,林易看了看义军打进川地之后,收编的一支川军,是一支独立出来的队伍,作为川人,他自然不希望家乡人给他丢脸。

    “对面大军主将是谁?”林易指了指对面蒙古大军,骑在高头大马之上,一身金色铠甲,金光闪闪,极其耀眼的李清君。

    无他,实在是李清君一身装扮太显眼,太会装逼了,难道他不知道,穿成这样,在两军之中就是活生生的靶子?

    真是作死的行为!

    “回禀教主,是蒙古大军的主将李清君,一个大汉奸。”杨晓说道:“此人是百年前灭宋的张弘范曾外甥,不过教主不用担心,此人草包一个,擅长溜须拍马,腹中无半点才能,我义军一个回合,便能将蒙古大军冲破。”

    其实不用杨逍说,对于对方主将的脑抽行为,林易也能猜中这次决战的结果,听杨逍述说完之后,他意兴阑珊,策马赶到大军后方,将军队指挥权交给了杨逍。

    战鼓擂动,义军气壮如山。

    当李清君还在疾风对面的‘杂牌军’时,心中甚至臆想这次要将义军统统杀光,好向蒙古人邀功,顺便在洗劫一次川地。

    而义军开始冲锋的时候,面对凶悍的义军,本身就不想为蒙古人卖命的汉人仆从军,纷纷丢下手中兵刃,或是抱头蹲下投降,或是向后奔逃。

    此种情况是李清君没有预料到的,“这是他率领的军队?到底谁才是杂牌军?”

    “不准跑,临阵退缩,杀无赦!”李清君顿时慌了神,抽出刀砍下两个汉人仆从军脑袋,大喝道。

    然而兵败如山倒,在大势面前个人的力量很难力挽狂澜,更何况李清君这种草包,

    就算蒙元大军中有少数的蒙古人,也起不到任何作用,自打下汉人花花江山后,百年时间沉迷享受,蒙古人早已没有他们祖先当年征服世界时的雄心壮志。

    从天空中望下去,崩溃的败军如蚂蚁,黝黝的一片向后退,十万义军化作一股股突袭部队,缓慢蚕食着三十万大军,而李清君也在乱军中被射杀,具体原因,还是他的一身金黄色铠甲太风骚,太显眼,太值钱了……

    战争快速打响,又很快终结,在击溃三十万大军后,义军趁胜追击,顺便俘获了在后方观战的王保保。

    王保保被俘获的消息伴随杨逍等人如何处置的询问。

    “杀。”林易只下达了一个‘字’的命令,就宣判了王保保的死刑。

    打扫战场,清除完溃败的剩余残军,义军加紧消化胜利果实……

    ……

    当王保保的死讯传到大都,被汝阳王得知后,他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他不光是心疼儿子的死,更惊惧义军的战斗力。

    在他心中,这次义军的起义规模超出他的想象,他强忍丧子的悲痛,立刻点起蒙元最精锐的军队,南下平乱。

    义军队伍的规模越打越大,越打越顺利,一路上,驻守当地的蒙古军队闻风而逃,一座座城池转眼之间被汉人光复。

    直到义军打到汉水附近,襄阳城,才停止了脚步,此时,义军已达整整三十万!

    看着眼前的襄阳城,一身戎装的林易翻身下马,怔怔的望着城墙,他并没有立即下令攻破襄阳城。

    眼前的千年古城,是汉人屈辱的生活的起始点,百年前,两位侠义夫妻以身殉国,在城墙上唱出了一曲悲歌,百年后的今天,林易要雪耻!

    大军休整三天后,正巧汝阳王率领的大军赶到,又是两军对阵,不讲战术,直接硬碰硬。

    汝阳王这次率领的大军,数量不多,只有十万,却非王保保率领的杂牌军可以相比,是真正的蒙古铁骑!

    十万蒙古大军都是从草原上选拔出来的蒙古人组成,和清朝不一样,即使占领了华夏大地,蒙古草原上依旧居住着不少蒙古人,不像清朝最后连后退的地方都没有。

    蒙古草原环境恶劣,蒙古人一出生所能依靠的仅有胯下的战马和手中的弯刀,生存与死亡的选择逼迫蒙古人去战斗,才会有如今占据大半个世界的蒙古帝国,所以,这十万大军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远远望去,都能看到十万蒙古大军汇聚的一股冲天煞气。

    但汉人义军也不差,一路打来,大小战争也经历过上百场,对生死早已麻木,如果说蒙古大军汇聚的是煞气,汉人义军汇聚的就是一股血腥味,滔天血气!

    两军对阵,阵势浩大,非蓉城之战能够相比。

    这是真正的大战,一场决定汉人兴衰荣辱的大战。

    林易策马来到阵前,闭上双眼,嗅着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从魂沌空间取出一方印玺。

    印玺是传国玉玺,从《精武英雄》世界获得的传国玉玺,蕴含华夏百年国运。

    传国玉玺一出现在林易手中,似乎感受到了汉人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逐渐变得发烫,发出一阵光晕,百年国运化作金黄色巨龙冲向天空。

    “龙!那是龙!”场面骚动起来。

    汉人自称龙的传人,看到神龙之后的反应,可想而知。

    义军沸腾了!身上每一滴血液都被燃烧起来,“我们……真的是龙的传人!”

    “吼~”苍茫的天空上,金色巨龙一声咆哮,回应着地上的义军。

    林易立在两军阵前,将传国玉玺举过头顶,大吼道:

    我有热血满腔,

    荐与天地炎黄!

    抛开一切哀伤,

    肃清世间魍魉。

    我又热泪盈眶,

    衣袍死在北疆。

    何惧战死沙场。

    只愁何日还乡!

    孤坟儿郎埋葬,

    哀曲长震山冈。

    苦了我的爹娘,

    浊泪沾满衣裳。

    辜负你的守望,

    夜夜思君怅惘。

    忠魂再塑戎装,

    又是饮马长江,

    一决千年兴亡!

    林易也浑身血液沸腾,在气势达到巅峰时,他用尽全身气力,向天地间怒吼道:“汉儿,不为奴!”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