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电影世界列传 > 正文 第十八章 尾声(上)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写得太嗨了,不能十八章一卷,求推荐票!

    上千滴,上万滴,十万滴,百万滴……,数不清的献祭之血被巨龙从华夏各地牵引到襄阳城附近战场上空。

    献祭之血形成一团巨大的血球,巨龙在血球中翻滚,沐化在远古血脉中,力量得到不断增强,如化茧中的毛毛虫,进行生命的跃迁,巨狼缩在一旁,警惕的盯着血球中的巨龙,颇为忌惮。

    云海翻腾,天地争霸!

    “吼~”巨龙一声长啸,扶摇而上,血球无声无息散掉,血球中的精华已被巨龙一滴不剩吸收掉,这,是天下汉人的心血!

    此时,蜕变之后的巨龙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光体型就比之前大了一倍,龙身不再是通体金黄色,覆盖在血色下的龙鳞隐隐透着金光,金红交映,通红的一双龙眼俯视着大地众生,轻蔑的看向下方巨狼。

    “献祭!”八思巴终于坐不住,跳出轿子内,露出他的真面孔,一个老得不能在老的枯瘦老者,岁月流逝的痕迹在他身上显露无遗。

    还没等八思巴想出应对之策,巨龙一个扫尾,将巨狼扫出百米之外,从上而下,巨大的龙身欺压下去,缠绕住巨狼,让巨狼动弹不得。

    完虐!此时巨龙的力量超越巨狼太多了!

    然而,不管巨龙如何猛烈攻击巨狼,总是在巨狼虚弱,狼躯变得透明即将消散的时候,白驼毛立刻散出一道烟,快速修复着巨狼的伤势。

    根本都无法彻底杀死巨狼!

    “哈哈!神狼是无法被消灭的,蒙古帝国的国运永远不会输给你们汉人。”八思巴又恢复了以往得道高僧的从容。

    林易紧皱着眉头,向小鬼问道:“这巨狼怎么杀不死?”

    “大半个世界的气运,哪可能轻易被打散,除非……”小鬼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林易追问道。

    小鬼顿了顿,缓缓说道:“巨龙汇聚天下汉人宏愿,力量是够了,可惜没有神智,除非一个灵体甘愿魂飞魄散,抹去灵智,以身献祭,此战可胜!”

    一旁被召唤出来的霍去病听到了林易与小鬼的谈话,他一身戎甲,朝林易单膝跪下:“界主,刺奴愿以身饲龙!”

    “霍将军!”林易看着少年面孔上凝聚坚毅与铁血的霍去病,他十八岁封侯,勇冠三军,马踏阴山以北,他是所有心存青云之志的青年的偶像。

    “刺奴,你……”汉武帝刘彻眼眶湿润,冷酷无情的帝王也有了泪水,霍去病是刘彻一手提拔的最信任的将军,在他生前,替他统领大汉军队。

    “陛下!”霍去病朝刘彻磕了三个响头,“刺奴曾生为女奴私生子,地位卑贱,幸得陛下提拔,一时显赫,刺奴无以为报,陛下请受刺奴三拜!”

    “去吧。”林易闭上双眼,将所有痛苦藏在心底。

    霍去病解下火红色战袍,战袍上布满洞洞眼眼,是他最荣誉的勋章,见证过当年八百轻骑破匈奴万人营的奇迹。

    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霍去病魂身化作一道光,遁入巨龙体内,而底下诸人感触颇多。

    岳飞: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笔趣说

    文天祥: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笔趣说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笔趣说

    ……

    苍凉的悲歌一起,巨龙在融入霍去病魂身之后,血红色的一双龙眼好似有了灵性,龙身松开缠绕住的巨狼,盘踞在十丈之外,酝酿着最强的攻击。

    巨狼前肢略微弯曲,龇着利齿,同样酝酿最强的攻击。

    两头巨兽都在酝酿最强的攻击,最后一击决定胜负,地上所有汉人义军的心紧了起来,八思巴心里则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吼~”巨龙一声长啸,向巨狼撞了过去。

    “嗷~”巨狼四只狼蹄突然发力,同样向巨龙撞了过去。

    两头巨兽蕴含滔天力量的撞击,刚一碰撞,不亚于上百吨当量的原子弹爆炸发出耀眼到极致的光芒,所有人眼睛被光芒刺激,短暂失明,双耳失聪。

    装有白驼毛的盒子,白驼毛突然发红发烫,盒子一阵震动,似炸弹爆炸的前奏!

    “不~”八思巴脸上终于有了恐惧的表情,还没来及将盒子丢掉,白驼毛立马爆炸,蒙古大军中出现一大片空白,在爆炸之下,八思巴尸骨无存!

    “嗡~”耳鸣的感觉好一会才消失,林易连忙往天空望去,结果究竟如何?

    眼睛适应之后,发现天空中盘踞着巨龙,巨狼被打败了!

    “我们赢了!”三十万义军呼声连片。

    经过大战之后,天空上的巨龙,已经虚弱到极点,龙身近乎透明,即将消散。

    “吼~”

    云从龙,虎从风。消失的前一秒,巨龙翻腾在云海中,弄出一股大风席卷着枯叶与风沙刮向对面蒙古大军。

    风沙的作用下,蒙古士兵连眼睛都睁不开,更别提上阵杀敌。

    “好机会!”林易感激的望着巨龙消失的方向。

    天时、地利、人和齐聚,林易翻身上马,抽出刀,带领大军朝蒙古大军冲杀过去,抢占先机,打了蒙古大军一个措手不及。

    汝阳王心中悲凉,看着冲过来的汉人义军,痛苦的闭上双眼。

    “败了,大元要亡了!”

    但他作为一个军人,没理由不战而退,他再次睁开眼,用弯刀砍杀掉几个想偷跑的亲兵。

    “不准跑,给我冲!”

    地面上,一股红色的洪流与色的洪流碰撞在一起,然后融合,双方大军陷入厮杀之中,烈马嘶鸣,兵刃相交,血洒疆场。

    明教属火德,红色洪流自然是义军,色洪流则是蒙古大军。

    混战中,所有汉人共同演绎一曲悲歌,所有血性被激发。

    白眉鹰王殷天正一马当先,冲在阵前,一双鹰爪摘下一个蒙古兵头颅,又杀向另一个蒙古兵,他浑身淋漓着鲜血,如在血池中滚过一样,可他丝毫不觉得累,还在继续杀戮。

    殷天正为踏足江湖之前,出身一普通农家,有一天,蒙古兵来了,家中农田被侵占,他与老爹被迫离开家园,老爹一气之下,倒在了病床上。

    他还记得,老爹临死之前,一只手抓着他的手,一只手抓着一穗稻谷,将稻谷放在他眼前,就撒手而去。

    他明白,老爹想在告诉他,“田!我们殷家的田!一定要拿回那块田!”

    成名之后,殷天正买下过很多良田,收获过很多水稻,可他心里一直觉得,其它土地上收获的水稻,始终没有自家田里的水稻香!

    今天,殷天正要杀个痛快,发泄心中压抑几十年的怨气!

    可惜,他老了,今年六十多岁了,厮杀之中,渐渐赶到了虚弱,一个空隙,被一个蒙古兵弯刀砍中后背,踉跄的退了几步,又是一把弯刀砍中前胸,接连几把弯刀砍中腹部,砍断肋骨……

    殷天正的身躯无力倒下,绝了气息,死前瞪着的双眼充满不甘,他相信,即使他化成灰,死灰也有复燃的一天,他要赶走这些侵占他家乡的豺狼!

    “老哥哥!”青翼蝠王韦一笑一掌拍飞身前一个蒙古兵,眼泪盈眶,常听人传言,青翼蝠王韦一笑吸人血修练寒冰绵掌,冷酷无情,想不到也有至情至性的一面。

    “你怎么先走了?”韦一笑抱住殷天正的尸体,眼中满是决死之意:“在明教,我排名四大法王末梢,总是老哥哥罩着我,到了下面……老子还让你罩着我!”

    放下殷天正尸体,韦一笑飞身冲入一队蒙古骑兵之中,转瞬之间杀掉数十蒙古兵,可惜他不是真蝙蝠,不能飞天,气力一尽,便被乱刀砍死。

    青翼蝠王韦一笑,战死!

    厮杀还在继续,两个人的死亡不能让战争停下,义军还在与蒙古大军厮杀,并未注意到两人的死亡,他们被弯刀砍掉了腿,就用拳头砸,被砍掉了双臂,就用牙齿咬,越杀越凶残。

    渐渐地,蒙古士兵被杀怕了,开始出现第一个逃跑的士兵,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连锁反应一起,成片的蒙古士兵向后逃跑。

    战争其实就这么简单,特别是这种硬碰硬的战斗,比得是双方心理承受能力,意志力,只要任何一方怕了,开始怯弱,战争就输了。

    胜利的天平完全倾向义军,国运之战与军事之战的双重胜利下,义军士气高昂,在林易的带领下,追击着逃跑的蒙古大军。

    逃跑的蒙古兵,要么蹲下抱头投降,或者心里崩溃的蒙古兵,直接拔出弯刀朝脖子上抹。

    看着全线崩溃的大军,汝阳王心中一片惨淡,他知道,蒙古帝国完了,至少大元朝完了,他连连哀叹,抽出弯刀往脖子上一抹。

    一代枭雄,就此殒身战场……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