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电影世界列传 > 正文 第十九章 苏醒(下)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第三更,头疼欲裂,来点奖励吧!

    石像周身的裂纹在逐步扩大,透射出的白光越来越浓郁。

    所有人下意识远离石像一段距离,三十年代兵马俑还没被发现,更不用提活人俑,石像的变化,带给了人心巨大的震撼!

    那些名流、权贵、洋人,心里既害怕,又兴奋,坐在座位上紧盯着石像的变化。

    碎裂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一块块碎片从石像身上掉落,白光散尽,展现出来的是一具身穿古代甲的将军,一个活生生的人!

    “上帝啊!”皮尔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他竟然找到了一具活生生的古董!

    所有的人心脏被一只无形大手紧捏,屏住呼吸,目光分毫不离的盯着石像里的人。

    这,超出了人们的思维极限!

    林易醒了,他闭上眼,又睁开,目光蕴含无尽的沧桑,那双眼睛如录影机或电影胶片,记载了华夏两千年的沧海变迁。

    他经历了两千年的岁月,寂寞过、伤心过、高兴过、泪流过、怅惘过……

    曾今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对于身处陌生地方,林易并不惊讶,因为他的思维一直存在,一直在见证!

    醒来之后,林易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单膝跪下,面向咸阳方向。

    “恭送始皇陛下!”

    站起身后,林易一指击出,无形的剑气洞穿了亨利的头颅,他又走下拍卖台,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皮尔身边。

    林易又取出青铜剑,轻轻的擦拭剑身,两千年过去,宝剑依旧那么锋利、冰寒,散发着噬人的光芒。

    “华夏历史上,南朝有一位叛乱的将军侯景,他杀了万人,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林易淡淡的问道。

    “不知道。”皮尔下意识摇摇头,额头上冷汗直流。

    “哎~”林易轻叹一声,眼神中带着回忆,“他被部下杀死,双手被砍下送人,尸体被人分食,连妻子也吃他的肉,他的骨灰也被人掺酒喝下,头颅被上漆做成收藏品,死无全尸!”

    “不!魔鬼!”皮尔失声叫道。

    林易手中的剑动了,剑光闪过,响起几道唰唰的削骨剔肉声,皮尔直接被大卸八块,掉落的头颅滚到了角落里。

    拍卖会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特别是那些洋人,动都不敢动一下。

    像是做了一件小事而已,林易若无其事回到拍卖台上。

    方问东装着胆子,哆哆嗦嗦靠过来,“将军大人,你真是秦朝人?”

    “嗯!”林易点点头,他对这个老头颇有好感,而且按照辈分计算,他称得上这个老头的祖宗,活祖宗!

    他又看向另一个老头,宋忠。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老家伙,刚才是你在舔我?”

    “对不起!”作为宋家族老的宋忠,老脸不可思议一红,心里暗道:“叫我老家伙?你才是真正的老家伙!活祖宗!”

    林易又看向台下的所有人,“你们想听故事吗?”

    华夏人统统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就连所有的洋人,也压下心中的恐惧,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几个考古教授如乖宝宝一样,紧紧将林易围住。

    林易又陷入了回忆之中,一刻钟后,才缓缓开口。

    “我是大秦虎威将军,始皇陛下的近身内臣,郎中令的副官,原本奉命为始皇帝求取长生不老药……”

    “真的有长生不老药?”方青突然问道。

    方问东扇了儿子一巴掌,骂道:“小王八犊子,别打岔!”

    “哎~”林易一声轻叹,缓缓说道:“有是有,可惜始皇陛下与长生不老无缘。”

    “当年匈奴人突然南下,始皇陛下紧急将我调到上郡,我在上郡一待便是整整三年,直到化身成石像,度过了两千年。”

    “两千年来,我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无数个春夏秋冬,曾三次流泪。”

    “第一次落泪,是化身石像的第七个年头,两个路人带来了大秦灭亡、始皇陛下殡天的消息,我亲眼目睹岁月流逝,大秦帝国由鼎盛到终结,落下了第一滴不甘的眼泪。”

    “可时间不会因为眼泪驻而足,我见证了新生的大汉帝国的朝气,又见证了大汉帝国的屈辱与无奈,高祖皇帝刘邦曾在我眼前叹息,张良对我施过后辈之礼。”

    “直到几十年后,一颗将星冉冉升起,有一位少年将军打垮了不可一世的匈奴人,解决了大汉帝国的边患。”

    “我知道,是霍去病!”方青又突然说道,结果,方问东又扇了他一巴掌。

    “是!是霍去病,他在我背后留下了誓灭匈奴的誓言,可惜,匈奴人被打跑了,没过多久,霍去病也不幸去世,蒸蒸日上的大汉帝国,开始走下坡路了。”

    “又是几十年后,我迎来了一位新的陪伴者,一位绝世的女子,她很美丽,却又哀怨,她送了我两样礼物。”

    “她为我弹了一首曲子,在我胸口上流下了三滴泪水,这三滴泪水,至今还留在我心中。”

    林易手一摊开,三滴被魂沌特制成水晶的泪水,出现在手中。

    方问东呼吸变得急促,他竭力用鼻子去嗅,想嗅到王昭君残留在上面的气息。

    “她又走了,走向草原深处,她在床上与匈奴单于作战,为衰落的大汉帝国赢得喘息之机。”

    “我想阻止她,更想保护她,却又无能为力,只能任由时间流转,历史的齿轮继续转动。”

    “东汉建立,平稳的度过了两百年,直到三国时代。”

    “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暗与死亡杂糅的时代,我原本以为这应该是最血腥的时代,可当历史齿轮转动到五胡乱华时期,我意识到,我错了!”

    “我亲眼见证了最暗、血腥的时代,我看着长大的一个小孩,他的后辈在我眼前上吊,那一次,是我第二次流泪……”

    ‘哎~’林易叹息一声,那颗历经两千年逐渐变得古井无波的心,也出现了一丝波动。

    “北魏成立,木兰为我跳了一支舞,在我身上留下‘但愿千里一日还’的字迹,又继续杀进草原……”

    “唐朝把尊严硬生生抢了回来,宋朝又把尊严丢了出去,那一天,好像是年,我又落下了泪水,没有人见证的泪水~”

    “年?好像是蒙古灭宋!”方青不禁出了声,又挨了一巴掌。

    “之后,我度过了明、清,直到被你们当做古董,带到拍卖会。”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

    林易收回了眼中的怅惘,却见拍卖会场内,所有人都沉浸在故事中,沉浸在流逝的岁月中,没有一个人出声,包括方青。

    ‘轰’的一声,林易一掌轰向屋顶,将会场顶部打出一个大洞,召唤出筋斗云,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天际……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