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分合
    箭矢山峰。

    “有一个很有趣的传闻,”亚戴尔说:“一个吟游诗人从一群惊恐万分的农夫那里听说,有一座魔鬼的高塔被黏稠的藤蔓包裹着,从海里地移动到了陆地上,里面还囚禁着无数可怜的灵魂,他们的头从狭小的窗口伸出来,苍白的就像是刷了一层面粉。”

    就在他身边,捧着一杯滚热的蜜酒的精灵游侠顿时露出了一个愉快的微笑,“不想说些什么吗?克瑞玛尔,”他侧着头看向正在宽大的书桌上忙碌的法师or术士,“虽然之前你的奇思妙想确实惊讶了很多人。”凯瑞本指的是银冠密林中的精灵法术们,为了完善克瑞法,异界的灵魂请教的可不单单只有他的导师,半神巫妖埃戴尔那——在另一个位面的各种小说中,主角时常能够因为各种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思想与理论变得强大或是睿智,但事实上,相比起这个无论是法师,术士还是牧师都需要高智,并且充满了神使、选民、魔鬼的位面,另一个位面的人类在智商上——发自内心地说,并不占据优势,如果一定要说他们有什么值得嘉许的,大概就是另一个位面极其发达与普遍的讯息之海赋予他们的眼界与想象力。

    异界的灵魂并不妄自菲薄,也从未因为巫妖引导着它触碰到的力量而生出贪婪之心,但他也从不轻蔑与随意地看待这里的人类以及类人们,它可以说是真诚地认为,他们所接触到的大多数人都可以说是令人钦佩的强者(无论是从躯体还是从精神上来说),即便是先前只是一个弗罗野牧师的梅蜜,她也有着如同荒原野花一般强韧顽强的生命力,哪怕是被无数次地被践踏在泥沼中,只要有阳光,有微风与雨露,它就能在你也没能察觉到的时候,重新抬起头来,用艳丽而明亮的容颜迎接整个世界——他们的同伴对于葛兰居然会和梅蜜缔结婚约感到惊奇,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特别是作为弗罗牧师的梅蜜,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但异界的灵魂始终觉得,梅蜜与葛兰的灵魂,或许还是有着那么一点光的,虽然只是一点,犹如风中之烛,随时都会熄灭。

    相比起他们之间的爱情,伯德温.唐克雷与王女李奥娜之间的纠葛就只能令人唏嘘了,早在伯德温与李奥娜死去之前,他们的爱情就已经凋零了,剩下的只有一片死寂的茫然与深植于灵魂深处的痛楚,如果说,王女李奥娜在埋葬了自己的爱情之后,还能坚强地站起来,成为诺曼的幕后女王,扶持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成长为一个国王与一个公爵的话,那么伯德温的逃避显然就是一种除了懦弱之外无从解释的卑劣行径了,他唯一值得人们赞同的地方或许只有他没有在李奥娜为他举行了葬礼后重新以诺曼王的身份出现在高地诺曼,不然所有的一切都要成为一个笑话了,而高地诺曼人的精神支柱也毫无疑问地动摇和崩塌。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从一开始他就更加偏向于葛兰,乃至于曾经连同盗贼一起袭击过自己的梅蜜而不是伯德温的原因,异界的灵魂咬着羽毛笔的笔尖想到,矿物墨水在它的舌头上弥漫开,带来一阵苦涩——它拔出笔尖看了看,又把笔尖放回去,用牙齿重新咬整齐。对于精灵的问题,它只是懒洋洋地耸了耸肩,既然有了超级邮轮,怎么能够配备足够的救生艇呢,它在规划克瑞法的时候,就没打算让它成为异位面的泰坦尼克号。

    作为克瑞法的主人,克瑞玛尔要比任何人更早地知道暴风之神的牧师们犯下的暴行,他不意外,也不惊怒,站在异界的灵魂的角度,克瑞法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挽救奴隶们的性命而存在的,它的营建救下了不下三万条生命,而它能够在最后的时刻挽救所有克瑞法的居民以及龙火列岛上的诺曼人,可以说已经实现了超乎本身的价值,它只会感到欣慰;至于巫妖,他的资产从来就如同每个施法者那样,在他的高塔之内,黑塔安然无恙就足够了,至于克瑞法,在埃戴尔那与精灵们的帮助,以及另一个位面的理论与理念的指引下,对于相关的魔法与构造他已是了如指掌,克瑞法虽然已经沉没,但新的克瑞法重新出现在万顷碧波之上也就是时间的问题。

    最后一份文书被签上了克瑞玛尔现用的假名,不过作为凡人之间传递的文件,一个假名与一个徽章印记就足以敷衍过去,曾经有着一个执政官的儿子,与主任牧师候选人的亚戴尔展开文书看了看,就把它卷起来,塞进卷轴筒,然后和它的同伴们放在一个扁长的匣子里。接下来,它们会被送往四面八方,所有“法崙帝国”名义上的公侯与臣子,骑士们都将迎接来一个皇帝的使者——一个龙裔骑士——虽然人们都知道法崙的皇帝只是一个被掌控着的傀儡,但也正是因为他们需要竖立起他的旗帜,才能够毁坏掉已然持续了近千年的平衡,攻打自己的邻居与仇敌,反而无法如心中所想的那样随心所欲地嘲弄与漠视一个皇帝的使者,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带来了皇帝的旨意,当然,战争的成败主要还在于粮食,武器与士兵,但有着一纸敕令,他们可以杜绝许多双怀疑的眼睛与繁乱的口舌。

    这也是异界的灵魂深感安慰的地方,这个位面比起它的故土,无疑是危险而落后(在意识形态与政体上)的,又因为有神祗,恶魔与魔鬼的存在,宗教的力量几乎侵占了每个所能触及的角落,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这里的人们得以保持着一种相对的秩序与默契,没有陷入真正的混乱之中。

    至于这位皇帝陛下身后的人……emmmmmm,当然,如果他真愿意走出来……或是拿出更多的银龙蛋和时间……异界的灵魂顿时展现出了一个与巫妖非常相似的笑容,正所谓,建设是一件漫长而又艰难的事情,摧毁则要快和轻松的多,无论他推出来的是怎样一个人选,当他坐在箭矢之峰的最高处,坐在法崙皇帝的宝座上的时候,就不可能不去滋生野心,毕竟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摆在了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而能够制约他的人距离又是那样的遥远。

    亚戴尔看见了这个笑容,这让他下意识地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只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与自己年龄相当的朋友,虽然之后他知道克瑞玛尔可能比他的高祖父还要年长,但最初的影像总是拂之不去,而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才惊觉到这位黑发的法师也已经成长了起来——是的,成长。他知道用这个词语来描述对方的变化实在是有点可笑,但他自己也是从一个天真幼稚的孩子一路成长为一个可靠的长者的,哪怕罗萨达任性地让他保持着年轻人的外貌,不过年轻的外在并不代表他沧桑的内心也已经重新恢复青春,生机勃勃。

    当他在雷霆堡再一次遇到克瑞玛尔的时候,他仍然像是一个孩子,生存在精灵游侠凯瑞本的庇护之下,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半精灵的寿命要比人类悠长的多,为灰岭服役六十年与其说是增强灰岭的力量,倒不如说是为了让这些注定了要颠沛流离的孩子们更多地了解外界与磨练自身的剑刃——克瑞玛尔也会是其中的一个。但之后,他们又遇到了那么多的事情……不知道是否是自己思虑过甚,在克瑞玛尔的身上,总是缠绕着一层不容忽视的违和感——按理说,无论是时间,还是他们所遭遇到的诸多巨变,都足以让一个人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没有变化,那么至少也会留下一些痕迹,但黑发的龙裔却始终如一,亚戴尔不能说他冷酷残忍,但他很显然地一直置身事外,他几乎没有欲求,也没有想望,更没有野心,如果他是一个没有力量,没有容貌,没有血脉,没有姓氏,除了自己的生命与灵魂一无所有的流民,这种情况或许可以得到解释,但克瑞玛尔并不是。

    直到现今。

    假若一定要亚戴尔来描述的话,就像是一个曾经有意长眠的人突兀地醒来了,他之前虽然在沉睡,但仍然听,看与感受着,只是不愿意主动去做些什么,而现在,他做出了决定,开始了行动。

    ——————————————————————

    事实上,在行动之前,异界的灵魂与凯瑞本,还有亚戴尔都有过一次深刻的谈话。

    在凯瑞本与亚戴尔都在试图建立起对抗法崙皇帝的同盟,并且试图瓦解他的根基,也就是那些野心勃勃的小国松散的盟友关系时,异界的灵魂却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箴言,但在这里,也未必就是一句空话。是的,它的想法与前两者,甚至是巫妖都有所不同,如果说法崙的皇帝以及其名义上的臣子,是一柄利剑的话,那么比起对抗它,毫无疑问的设法令它偏转方向更轻易简单——让法崙重现在这个位面也许并非是件坏事。南方诸国在分裂的一千年中几乎都是相互敌对,彼此仇视的,让他们得以平静下来的不是善意与怜悯,而是一种令人难堪的平衡,每一个国家都有不下一个敌人,而他们的姻亲与盟友也随时会变成饿狼,他们战战兢兢,又贪婪暴躁,丰厚的产出永远无法满足他们的胃口,只会令得他们对别人的内库更为垂涎三尺,也许,阴谋之神希瑞克的策划也只是给了他们一个理由罢了。

    “但法崙是有奴隶的。”那时候亚戴尔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在所有人里,或许只有丑鸡之前的处境能够与他相比,他曾经是个被放逐的罪犯,地位与奴隶相差无几,他见过奴隶,也和他们一起生活过,他们深重的苦难是一个如二十岁之前的亚戴尔那样的年轻人根本无法想象的。

    “那就不要奴隶。”异界的灵魂说:“奴隶制度原本就是一个后退。”在它来到这个位面之前,奴隶制度已是强弩之末,除了龙火列岛,格瑞纳达以及一些偏僻的国家之外,有权势与地位的人已经不再蓄养奴隶——现在的法崙皇帝仍然想依靠着奴隶构筑起千年之前的辉煌根本不可能,已经看见过光明的人是绝对不会愿意回到黑暗中去的——在南方诸国中,因为奴隶而引发的,大大小小的暴乱此起彼伏,只是皇帝的耳目暂时性还被封闭着,看不见,也听不到,但他必须相信克瑞玛尔,因为也只有他们将他视作一个皇帝,而不是可笑的丑角。

    想要说服皇帝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或许这个脆弱的协议会在皇帝真正成为一个广大疆域的统治者的时候宣告破裂,但相信那个时候,会有诸侯与大臣们的刀剑让他清醒过来——即便是在巨龙统治人类的时代,巨龙们的死亡也同样有着人类徘徊其中的蛛丝马迹,这或许就是这种虽然不够聪慧,也不够强壮,也缺乏天赋的种类唯一所有的长处,凭借着这个,他们曾经在另一个位面攀爬上食物链的顶峰,在这个位面虽然不免遭到遏制,但同样不容小觑。

    曾经的大公,国王们或许愿意推举出一个皇帝以便结束混乱,但如果这个皇帝想要成为奴隶的主人,并且希望他们甘愿去做一个奴隶的话,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哪怕是他的先祖,埃戴尔那的父亲,古老的银龙再次回到这个位面也不可能。

    对啦,推举,这也是异界的灵魂提出的一个有趣的想法,它并不想创造出一个妄尊自大的独裁者,另外,在南方诸国中,固然有着一些不好的统治者,但也有秉持着中立,较为宽容与和善的大公或是国王,他们现在正站在对抗法崙的立场上,要让他们改变想法,当然不是一个皇帝的使者,双手空空,舌如莲花就能做到的——但如果可以成为推举皇帝的人,甚至更进一步,成为皇帝,只怕没人能够泰然处之。

    ——————————————————————————————————————————

    “那么?”凯瑞本问,“我们要选择几个?”

    第一个浮现在异界的灵魂心中的是个“七”,七在另一个位面的西方大陆上是个有魔力的数字,而且七位选帝侯也同时对应着宗教中的七种罪过,“九位如何,”它一边思考着一边说,“加上三位预备选帝侯。”

    “十二个吗?”亚戴尔沉吟道:“人数是不是多了些?”

    “一位戴冕,三居中心,四据八方。”

    “除去皇帝,选帝侯的人选就是单数,”凯瑞本沉吟道:“你并不准备给他们太多的时间彷徨迟疑。”如果选帝侯的人数是双数,那么很有可能出现两两相对的平局,推举的时间越长,产生的问题就会增多。

    “皇帝会愿意吗?”亚戴尔又问道,然后他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会。”他说:“否则等到那些人的目的达成,他就将默默无闻地死去,不会有人关心一面旗帜最终如何,即便在战场上它总是飘扬在人们的头顶。”

    “那么我们或许应该设法回避,”凯瑞本温和地提议道:“我,还有艾洛赫与露西厄,毕竟人们对于精灵还是有所忌惮的。”他没有说的是,如果让人们察觉到整个局势都有精灵暗中推动,他们所做的努力都将会如同拦截洪水的堤坝那样瞬间崩溃。

    “我怎么不知道这里还有精灵呢,”异界的灵魂一本正经地说:“这里只有有着魅魔血脉的半恶魔而已。”

    亚戴尔笑着附和道:“还有一个堕落牧师。”他做起这个倒是驾轻就熟,在格瑞纳达他就是以堕落牧师的身份伴随在克瑞玛尔身边的。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异界的灵魂诚恳地说道:“请看着我吧,在我即将走向错误的方向的时候提醒我。”即便在另一个位面,选帝侯的模式在历史中也只能说是惊鸿一现,它只是在破碎的记忆中找到了它的记载,谁也不能保证事情最后会变化成什么样子。

    但它想要试一试,试一试,是否能够以最快的速度与最小的损失结束这场殃及了半个大陆的战争,大地上到处都是黑烟,哀嚎与鲜血,瘟疫在黑暗中蠢蠢欲动,曾经的南方诸国有多么的美丽富足,现在的南方诸国就有多么的凄凉绝望……它们的动荡也直接影响到了其他国家,小麦、黑麦与稻谷的价格每天都在升高,有些地方却仍然有价无市,国王与大公不断地颁布新的法律,惩戒那些敢于在此刻囤积粮食的商人,商人们被剥掉衣服,投入站笼,装入钉满钉子的酒桶,又或是折断四肢固定在车轮上任凭乌鸦啄食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这意味着什么,也许一般的平民与奴隶不甚了了,但在这个房间里的精灵和人类都不会不清楚,如果南方诸国的战争超过了一年,或者只是误了耕作的时节,小麦以及其他谷物大幅度减产甚至无产出,就一定会有地方出现饥荒。商人们已经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哪怕刑罚再残酷,罪名再沉重,他们也要为今后数倍,数十倍,数百倍……的利润不惜一切——如果处置得当,他们不但能够攫取无法计数的金钱,更有可能成为爵爷或是大臣……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战争从来就是消耗,失败者如此,胜利者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