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命运(二) 两更合一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他在监禁着他的房间里变成了一具骨架,”亲王的心腹骑士提醒道:“他会从窗户里爬出去的。”

    “那么我们就找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来关他。”伯德温说。

    “我觉得他更适合一座坟墓,它没有窗户也没有门。”装束华丽的骑士这么说。

    ***

    巫妖对于一个人类生死与否漠不关心,虽然他确实有点想要那个盗贼——他想要研究一下盗贼身上的诅咒,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相类似的诅咒了。

    新的死亡之神克兰莫是个寡言少语的神祗,他从未贪慕过主物质界的虚荣,他的神庙高大却空旷简陋,他的侍奉者们过得犹如一个苦行僧,他并不向人们要求祭品与黄金,如果你想要向这位象征着生命末途的神祗祈求些什么的话,只需要带上一些香料、油脂与石蒜(石蒜是克兰莫的圣花)。

    但这并不是说克兰莫的牧师会像弗罗的祭司那样虚弱无能,他们在人类的社会中占有着一个沉默但不可或缺的位置——牧师们负责主持葬礼,处理各种与死亡相关的事务,应人们(多半是贵族或是执政官)的要求监督遗嘱的执行过程与结果——本来巫妖以为他在白塔接受比维斯的“遗产”时就能见到一个死亡之神的牧师,但没有,或许是因为比维斯并未立下真正的遗嘱以及无人对此有所争议的关系,又或者是因为矗立在白塔的罗萨达的圣所——虽然作为晨光、活力与复兴之神的罗萨达并不怎么敌视死亡之神克兰莫(后者确实是个公正的中立神祗),但因为两者的神职从某方面来说确有冲突的关系,他们的牧师几乎很难心平气和地待在同一个如白塔般细微的小城里。

    而且他们的人数确实不多,死亡之神的侍奉者无不经历过一次或更多次的死亡——他们自己的,或是至亲好友的,通往哀悼荒原的大门曾在距离他们仅有咫尺之遥的地方打开过,他们的鼻子里充满着由阴冷的衰败之风吹来的骨灰般的尘埃,他们见过灰色的,没有星辰也没有太阳与月亮的天空,呼吸过那儿干燥的空气。

    在巫妖的导师仍在这片大陆上四处漫游的时候,死亡之神的王座上还坐着那个无所事事的老家伙,死亡之神的牧师可不像现在这么少,不管怎么说,成为死亡之神的侍奉者是有利可图的,诸神在上,那可真是一群贪婪下流而又无知无畏的斑鬣狗!比起祈祷与施法,他们更为擅长的就是借着死亡的力量恐吓与勒索生者——他们时常与一个不死的施法者合作,后者派遣他的不死生物去攻打一个城镇或城市,而死亡之神的牧师们则要等到领主和他的子民们奉上足够多的金币、土地、奴隶与祭品之后才会伸出他们尊贵的手,施放死亡之神赐予的神术——他们会毁灭一部分不死生物,但将更多的放走,抑是留为己用——而那个不死的施法者将会得到一部分金币与充足的实验材料。

    那时死亡之神的牧师与不死的施法者之间的关系就像掺糖的蜜那样甜,死亡之神的诅咒常被牧师们用在一些顽固的人类身上,他们也从不介意卖出其中的一两个,巫妖就曾在他的导师那儿瞧见过一个——但自打那个凡人克兰莫从前一任死亡之神那儿接过他的权责之后,不死者们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新任的死亡之神憎恨这些凭借着自己的智慧与力量摆脱了死亡羁绊的施法者,他认为这是对死亡的亵渎与危害,他的牧师致力于令得每一个他所见到的不死生物重归死亡的怀抱,杀死那些大量制造死亡的恶人,或是创造不死生物的施法者,有时候他们为此不惜发动所谓的“圣战”,借助世俗间的力量与冒险者来达成他们的目的。

    对于巫妖来说,克兰莫的牧师,也就是会在白袍外系上一根灰色的细绳,活像是个半伪装的死灵法师样的混蛋,甚至要比安格瑞思或是罗萨达的牧师还要令人讨厌,因为他们原本是一国的,他们曾坐在一起,从金杯中啜饮凡人甜美的鲜血与苦涩的泪水,品味其中的恐惧与悲伤,如今呢?他们中的一半人向曾经的猎物与祭品屈膝逢迎,并乐在其中。

    曾经的不死者在回到自己房间的一路上想的很多,多到如果你愿意把它写成一本,那么这本的厚度可能会超过一尺,但他在回到他们的塔里的那一刻,他就中断了所有的思考与模拟——模拟他该如何弄到那个盗贼的尸体,最好是完整的。

    凯瑞本醒了,即便是巫妖,也无法从精灵平静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他没有过多的道谢,没有询问克瑞玛尔究竟用了这么方法救了他的命,没有露出任何能够被人称之为怀疑与疏远的迹象。但他们也没能交谈得很久,伯德温和他的侍从走进了游侠的房间,雷霆堡主人的面孔上挂满了如同冰霜般厚重的忧虑与不安。

    “看来我的族人给你带来了不太好的消息,”凯瑞本说,几乎令他死去的毒素与腐蚀性已经被那些有着旺盛生命力的血祛除了,但他还需要时间休养以便真正的痊愈,伯德温做了个手势让他继续待在他的枕头与靠垫之间:“是的,”泰尔的骑士承认到,“他们证实了我的推测,我们将要面对一万个以上的兽人士兵。”

    凯瑞本收紧了他的肩膀和他的脊背,他没有说不该有这么多之类的,这没有意义并对眼下的困境毫无帮助,“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精灵将不参与正面对抗,”伯德温说:“你们已经牺牲了太多人,抱歉,凯瑞本,但我需要你们的战士与法师——至于他们才能让战争依照我们的步调行进。”

    凯瑞本投去疑虑的一瞥:“你正在做出一个危险的决定——我以为在你会将这个秘密转交给雷霆堡的下一个主人。”

    “武器的意义在于使用。”

    “你知道那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不会比兽人造成的伤害更多。”伯德温说,他的视线落在了克瑞玛尔身上:“另外,我还需要两个法师。”

    “克瑞玛尔和瑞雯。”凯瑞本不带一丝犹豫地说。

    ***

    “他要我们去做什么?”伯德温离开之后,巫妖问道。

    “雷霆堡的人类需要尽快撤离这儿——鉴于此地即将成为一个血腥与危险的战场。”凯瑞本说。

    “离开?”巫妖说:“从哪儿?”

    一条隐秘而又宽阔的地下通道。

    龙腹隘口外是一片广袤的平原,生长着人类的小麦、麦、番薯与生机勃勃的荒草,荒草能够长到人类的腰那么高,携家带口的人类在其间行走,一天能够走出四十里就很不错了,而兽人即便不靠坐骑(巨狼、马匹与角鹿),凭着他们强壮的四肢也能在一格(一小时)内跑出六十里到九十里。

    高地诺曼的第一个国王在建造雷霆堡时从未考虑过撤离,在他眼中,雷霆堡是一座孤独而又冰冷的军事要塞,士兵和将领们在里面生活与作战,顶多加上他们的妻子儿女,如果他们抵挡住了兽人的进攻,他们大可以安安稳稳地继续自己的生活,如果不能,那么死人是不需要逃跑的——他并没有留下除铁匠、厨师之外的手工艺人与商人的位置——但在雷霆堡建立起来的五十年后,敢于走出雷霆堡,与兽人们做交易的商人们越来越多,呼啸平原并不丰饶,但它有最厚软的毛皮,最精纯的黄金,最璀璨的宝石与能够发热的辉石——商人们最为青睐的货物之一——毫不夸张地说,每个贵族女性的小手炉里燃烧的辉石里有三分之二来自于呼啸平原。

    商人们需要仓库、需要住宅,需要作坊——兽人们只经过了简单的刮除脂肪血肉,风干的皮毛需要进一步的鞣制,黄金与宝石需要打造琢磨,辉石需要从伴生矿石里分解出来,磨碎装盒……还有角鹿、野牛、巨狼,牧师与施法者会感兴趣的小生物、昆虫、植物、粪便与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用布匹、盐、奴隶和铜器来换取它们,偶尔还会走私一些兽人们最为亟需的武器与盔甲。

    雷霆堡的主人不止一次地想要拒绝在一张张的特许状上签字,但没有了这些沃金的忠实信徒,他也没有了收入(该诅咒的他还欠着矮人一大笔钱),他的士兵没有了酒,没有了马匹,没有了盔甲、没有了武器,他们的妻子没有了衣服而他们的孩子吃不到哪怕一小粒粗劣的糖,所以最后他只能做出退让,所以就有了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内城区以及内城区以外的单城墙。

    内城区的人们被召集起来,传令官宣读了伯德温的命令——这并不是第一次,也并非毫无预兆,所有的人都尽其可能地保持着镇定,没有质疑,也没有犹豫,强壮的年轻男性与女性都被留下,储存的食物被分发下去,孩子、老人与受伤的士兵可以乘坐马车或牛车(但如果你是牛车或是马车的主人,那么你可以继续保有它二分之一的所有权),没有牛车或马车的人被获准带上一个不影响别人与自己行动的背囊,里面装着食物与他们认为最宝贵的财产。

    巫妖站在高处俯瞰他们聚集在一起,地下通道的端口是个造型奇特的洞穴,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的开口处看上去狭窄的就像是只能容纳下一个松鼠之家,但只要你走进去,你会发现一个可供上百个巨人使用的宏伟厅堂与允许四辆马车并排行走的通道。

    通道的地面算不得非常平坦,墙壁与顶面更是保持着开凿时的原状,凿子与锤子的印记在巫妖的眼睛里清晰的就像是昨天刚留下的:“这不像是矮人的作品。”他说,虽然矮人不会像精灵那样攀上穹顶雕刻忍冬、铁线莲或是常春藤,但他们留下的痕迹不会那么杂乱无章。

    “是人类开凿的,”瑞雯说,“人类在勘察地下水的时候偶尔发现了它,这条通道原本非常狭窄,某些地方还是堵塞的,他们挖掘了整整一百二十年,在这儿死去的人几乎能够与一场战役中死去的人相等。”

    巫妖转过身去凝视着她的脸,与另一个灵魂所认为的相反,曾经的不死者认为她与伊尔妲并不相像,精灵法师的发色偏向于玫瑰金,也就是那种加了百分之十五的黄铜的金,她的眼睛也不是湖水那样的碧蓝色,而是灰蓝色,微光时刻的天空颜色。

    “他们使用了几次?”巫妖问:“我是说,这条通道?”

    “这是第二次。”

    太多了,巫妖在心里说,然后他转回身去,专注地看着那些人类,他们非常嘈杂,当然,他们已经尽量忍耐了,但总有些不可理喻的蠢东西——固执的老人,任性的孩子和肮脏的牲畜,喃喃怀念着自己的作坊与仓库的商人,一个女孩想要跑回去找寻自己的情人,她的父亲打了她,受伤的士兵无法忍耐地呻*吟与咒骂——这里聚集着成千上万的人类,伯德温将他的军队分出了一部分保护他们,其中包括几个有着特殊身份的骑士——譬如那个盔甲上刻满了花儿的骑士,他的盔甲如今都放在一匹褐色斑点的白色摩尔马身上,一个扈从正在检查箱袋的束带,他的主人裹着一件灰白色的巨狼皮斗篷,略带烦躁的反复检查着他的武器,宽剑,短剑与匕首。

    士兵们从马车上拿下绳索,命令人们抓着它排成一列,每列约有五十个人,前后都有一个拿着火把的士兵负责照明与维持秩序。

    凯瑞本以及其他三个受伤因而无法作战的精灵们也在撤离之列——一个多愁善感并且富有的年轻寡妇在看到这些美丽的像是发光的精灵时,只觉得她的心都要碎了,她毫不犹豫地捐献出了一辆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能以奢华形容的旅行四轮车,这辆车是人类仿造着侏儒的作品制作的,有着包铁的车轮,由皮带悬挂在车架上的厢体,黄铜的双辕杆,以及两匹温顺的摩尔马,它们一前一后地站着,时不时地打着响鼻,马蹄上敲着带铁钉的“鞋子”,鬓毛被编织成可爱的小辫子。

    如果不是她的尊严与未亡人的身份使然,她或许还会去充任一个暂时的侍女,嗯,毕竟他们是那么地……虚弱……这个当然不行,但那些平民女孩可以,她们跟着马车走,但凯瑞本只允许一个怀孕的年轻女性上车,与其说是需要一个侍女倒不如说是在照顾一个未来的母亲,然后他们又接受了两个婴儿。

    一个老人曾经走过这条被埋藏在山脉中的道路,他告诉他的孙子,那次他们是在星河显现之时进入通道的,而走出通道后迎接他们的是绚丽的晨光。

    “那么这次呢?”

    “我想会是夜,”老人说:“一个平静而安详的夜。”

    居住在这个洞穴里的蝙蝠、蛇与虫子可不这么认为,它们安宁寂静的生活被人类惊扰了,作为报复,虫子冲向火把,而蝙蝠冲向虫子,士兵们随意挥动一下短柄梭镖都能打中一两只蝙蝠,当然,他们不可能突然之间就有了如精灵般的敏捷身手与锐利眼神——蝙蝠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你张开手掌就能抓住一只。不止一个人踩到了蛇,蜥蜴、大甲虫,幸而在蝙蝠粪便中慵懒度日的大部分都是无毒的圆头蛇,能够对人类造成威胁仅有毒性不是那么强烈的锦蛇与巨蟒,当一条巨蟒从洞穴的缝隙中探出头来时,凯瑞本的姬鴞发出尖叫。瑞雯投出一个法术,缝隙上方的石块被击碎,克瑞玛尔只看到鲜黄色的斑点在暗中一晃就消失了,而其他人,尤其是人类,根本就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只要稍一停顿就会被后面的人踩到脚跟,还会被士兵呵斥,所以他们只能安静地走走走——这是件好事,这儿可是拥挤着几千人,还有马、驴子骡子和牛。

    巫妖向瑞雯做了一个法师间通用的手势,无声无息地落在一个金匠或是抄写员身边,他徒步行走,衣着整洁,皮肤白皙,总是有点跌跌撞撞,因为他的眼睛不像其他人那样适应暗,他的手紧紧地抓着绳索,食指、中指与大拇指没有在抄写员身上常见的扭曲变形,但指头有着茧子,手掌密布灼伤与细小的刺伤,那么应该是个金匠?

    走在他身后的那个人才是个抄写员,他一直在喃喃自语,祈求知识之神给予他护佑,巫妖一点不觉得这会有用,用肚子在地上爬行的生物可不会介意吞进嘴里的是泥巴还是墨水,只要那个猎物足够肥嫩就行。

    在人群中行走着一辆用以载货的两轮马车,一个男孩正在和他的同伴抱怨这段路途可真是太无趣了,他想要捉住一只甲虫,或是飞虫也行,结果反而被螫了一口。

    巫妖倒不觉得这段路途很无趣——瞧瞧他找到了什么?反正要比一只大甲虫更可爱一些。

    ***

    一阵湿冷而又令人窒息的风弄熄了一个士兵的火把,当那个士兵在同伴的火把上重新点燃它,并且回到自己的位置后,他没发觉自己的队列里少了一个人——走在前面的人当然不会知道后面的人没有跟上,而走在后面的人也没法儿从一个模糊的背影上辨识出走在前面的还是不是原先那个人——他以为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放慢了脚步,所以飞快地跑了一步,填补了那个突然出现的空缺。

    ***

    “你令我感到惊讶,”巫妖说:“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葛兰?”

    ***

    作者的话:

    一分辛苦一分收获,打赏虽少,一番心意!

    紫式部公主打赏九鱼起点币依然爱你九鱼大~

    一分辛苦一分收获,打赏虽少,一番心意!

    jiff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字是风霜傲骨赏是痛快淋漓,怎一个好字了得

    bnss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好!看好!赏!打赏!快打赏!

    神的学院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看您写的小说真的是一种很愉悦的享受!

    少女jump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一诺许他人,千金双错刀,该赏该赏!

    买菜排队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真是相见恨晚,这么好的怎么能不打赏呢!

    从心所行之路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