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命运(七)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吟游诗人在残存的火焰与烟雾中缓步前行,双手抱着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警觉。一些士兵看到了他,还以为这个胆大的吟游诗人正准备向新任的骑士首领献上一曲,他们既叹服于他的胆量又有些匪夷所思。

    “我需要一个,不,两个人回去向伯德温子爵求援,”王都骑士喊道:“他的子民正处于极大的危难之中!”

    一个骑士向他行了礼,回过身去执行这个命令。

    “伯德温爵爷那儿未必能够抽调得出更多的人,”他的扈从说道:“他们正在面对一万个以上的兽人。”

    “我知道,”王都骑士说,“但帮助他们并通知伯德温是我的职责,有权决定这些民众是否能够得到援助的是伯德温。”

    “事实上您并没有那个必要这么做,”他的扈从说,藏在面罩后的眼睛搜索着被火焰照亮的洞穴,人类、半兽人、精灵与蝙蝠的影子在凹凸不平的壁上形成了扭曲而斑驳的色图案:“您并未在雷霆堡服役。”

    “但我正面对着弱者,以及人类共同的敌人,”王都骑士说:“虽然我并不是泰尔的追随者,并时常沉溺于各种欲望之中,但我终究还是个骑士——所以我不会离开,直到伯德温或是伯德温指定的人前来接过这份职责。”

    “那么,我和您一起,”还只是个少年的扈从说:“如果我有幸得到这一殊荣的话。”

    王都骑士在面罩后微微一笑,虽然他的心还是沉重的——虽然他无法得知盗贼的正确数目,但他已经看到了兽人、半兽人与半食人魔,还有三个以上的施法者,并且训练有素,配合默契——而先前毫无防备的士兵与骑士们被他们杀死了……单就他所看到的,就有二十个以上,还有双倍乃至三倍数量的士兵死于火焰与民众的践踏之下。

    最主要的还是施法者,他不得不由衷地感谢起冥冥中的命运之神的指引,因为正是在他的指引下,伯德温才会将两名精灵法师派驻到这只庞大的队伍中来,他关注着不远处女性精灵法师与红袍的魔法争斗,他的扈从警惕地环绕在他的周围,他们甚至不允许普通士兵与民众太过靠近——但谁也没去在意一个瘦弱单薄的吟游法师,一个扈从甚至策马靠右走了一步,略微留下一道缝隙,好让那个装束奇特的吟游诗人更为清晰地看见他主人的一举一动,从而谱写出让整个王都的贵妇人为之感动流泪的诗篇来。

    而那个吟游诗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他在二十尺以外向扈从鞠了一躬,将他的琴举过肩膀,当那个扈从还在奇怪他为什么会用那么奇特的方式弹奏索尔特利琴时,那枚小如鸽羽的空心箭矢已经颤抖着穿过被火焰烫热的空气,射进了那道狭小扁长的孔洞——骑士盔甲上唯一的弱点,眼睛。

    完成了他之前的命令前来回复的骑士看到了这一幕,他大吼一声,拔出他的剑劈向那个吟游诗人,索尔特利琴,褐色的头巾、束腰外衣,由无数打结的小绳子编织而成的腰带被瞬间斩开,银币做成的头饰和挂饰叮叮当当地掉在地上,但没有血,也没有分裂的肢体。

    他消失了。

    骑士们的临时首领已经从马上摔了下来,他的扈从急切地拿下了他的头盔,那枚细小的弩箭并没有直接射中眼睛,只是擦过了他的眉骨,但它是有毒的,王都骑士的眼前一片暗。

    “……伯德温?”他喘息着问道。

    “求援的人已经离开了。”雷霆堡的骑士回答。

    “离开了,”巫妖说:“但并不意味能够抵达他们想要去的地方。”

    “什么意思?”骑士问。

    “你们捕捉雁群时会允许它们的警卫发出讯号吗?”巫妖说,一边撕开了一个医疗用的卷轴:“他们走不出一百尺。”

    骑士的脸色顿时变得很糟糕,他跳起来跑开了。

    “他们是盗贼,”一个扈从说:“他们只是想要金币和珠宝。”

    “那就给他们,”另一个扈从说:“我们的主人会愿意为他和我们支付赎金的。”

    “如果没有灰袍的话。”巫妖说,作为一个曾经的不死者,他太清楚一个灰袍出战会索取怎样的代价了。一个灰袍,也就是一个死灵法师很少会为某个公会长期服务,但他们接受短期聘用,并索要很高的酬劳,想要减少金币与珍贵的施法材料的损失办法并不多,其中之一就是将所有的尸体交给他们,死灵法师从来就不会拒绝尸体,尤其是新鲜的。

    另外,犯下这个罪行的人很有可能会被质疑与兽人有所干系(比贩卖药水或是奴隶更为可憎),毕竟这个时机掌握的太过巧妙了——这是一个大罪名,即便如同“恶刺”、“银指”这样的大的盗贼公会也无法直面与之相关的指控,但这笔生意所得的利润确实可能高过他们之前做的任何一个,毕竟这是一个城市的人们数十年来积累下来的所有财富。

    鉴于这两方面,雷霆堡的民众想要凭借金币与珠宝的威力逃脱死亡的威胁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盗贼们可以从他们的尸体上拿走自己想要的每一样东西。

    就在这当儿,那个骑士已经回来了,他什么都不必说,那张颜色灰败的面孔与鲜血淋漓的伤口已然说明了一切。

    “或者可以让我的人去试试。”巫妖说,骑士跟着他的视线看向一个角落,一个看上去并不怎么强壮的男人站在那儿,骑士皱了皱眉,他觉得他见过这个人,又觉得他很陌生。

    “他是谁?”骑士问:“他不像是个精灵?”

    “一个盗贼,”巫妖说:“一个出色的盗贼。”

    “让盗贼去对付盗贼,”眼前依然一片暗,但已经不那么痛苦的王都骑士说:“这也许是个好办法。告诉他,如果他能做到我们希望他能做到的事情,我会赐予他一笔丰厚的赏赐,多的足以让他成为一个爵士。”

    “我想他并不需要这个,”巫妖说:“是不是,葛兰?”

    “如果这是您的愿望。”葛兰谦卑地鞠了一躬。

    “他应该在监牢里。”王都骑士说,挣扎着在扈从的扶持下坐了起来。

    “假如他还在监牢里,就没人去给伯德温报信啦。”

    “他会逃走,就像之前那样,”王都骑士坚持说:“您呢,您是一个施法者,您应该有办法回去。”

    “是的,我可以,”巫妖说,“但我不能离开,我的朋友在这儿。”他做出最后一个手势,将自己的法术施展完毕,“我或许会因为这个短暂的旅途耗费掉所有的法术,然后看着我的朋友痛苦的死去却束手无策——这或许有点自私,但我的朋友是凯瑞本,他已经死了一次。”

    骑士抿起了嘴。

    “给葛兰想要的吧,”巫妖漫不经心地站起身来:“他要的不会太多。”

    ***

    “我以为我要的并不多,”年轻的伯爵说:“只是一个吻而已。”

    “但我发过誓,我的嘴唇是属于我丈夫的,只有他才能吻我的唇。”潘妮说。

    假如雷霆堡的主人,伯德温爵爷能够出现在此时此地,他准会大吃一惊,又或者他只会茫然四顾,因为他已经没法儿认出他的妻子了——短短的数十天里,潘妮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她用浸过醋的铅梳子梳理头发,好让它变,然后擦上玫瑰油,用火钳烫弯;她在脸上和裸露的肩膀和手臂上涂抹铅白***粉与奶油的混合物,又或是直接涂抹水银,好让皮肤变得白而有金属光泽;在晚上临睡前,她用驴奶洗澡,敷上用胎盘做的药膏;侍女们帮着她用醋擦洗指甲,然后用牛皮打磨光滑,力求如象牙般精致洁白;她还效仿男爵毒夫人用宝石粉与木炭描绘眼睛四周,又往眼睛里滴入含有颠茄的药水;她向弗罗献祭,珠宝、金币和新鲜的香豌豆花(以高昂的代价从法师那儿获得),以换取能够让私密之处娇艳柔嫩的药膏。

    她也已经习惯了阉人无微不至,细心周到的服侍,甚至在回到自己家里,失去了他的陪伴时会变得怅然若失,难以忍受,所以她越来越多地停驻在那个秘密的小窝里,与那些“贵夫人”一起在水烟与熏香中懒洋洋地消磨一个白天,一个夜晚,然后又是一个夜晚,一个白天……

    她的“朋友”们邀请她去参加一个聚会,她去了,并且异常尽兴,她第一次与伯德温以外的男性跳舞,起初她还有些紧张,但随即她好笑地发现那个年轻人比她还要紧张,他踩了她的裙子,还差点跌倒在她身上。

    性情和善的潘妮当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大发雷霆,她宽容地原谅了那个年轻人,但真没想到,这个腼腆温柔的男孩居然是一个伯爵,他甚至有着王位继承权,虽然要排到六十名之后。

    不知何时,他们的关系逐渐变得亲密起来,潘妮在此之前从未想过世上会有那么多快乐的事情——他们打猎,他们聚餐,他们四处游玩,在月光下跳舞,在日光下行船。

    他们有时会跑得很远,在一个农庄借宿时,农庄的女主人误认为他们是对夫妻,并且认为他们是相当般配的一对儿。

    “如果这是真的,”当他送潘妮回到她的房间时,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那该多好啊。”

    他的唇距离潘妮的耳朵那么近,又那么热,热的就像是一颗滚烫的心脏。

    潘妮闭上眼睛,她从未如此地想念过伯德温。

    她给伯德温写了一封信,但她始终没能得到回应。

    当伯爵再一次来邀请她时,她拒绝了——她连续拒绝了三次,然后男爵夫人邀请她来欣赏温室里的玫瑰花,她来了,看见了玫瑰,也看见了伯爵。

    “那么,”伯爵问:“我可以吻一吻你的手指吗?”

    潘妮的手指并不美,她曾经昼夜与一座破旧的纺车相伴,指头上结了厚厚的茧子,指甲又方又平,但伯爵把它们接过去,小心翼翼地吻着它们的时候,就像是在吻着一对价值连城的珍宝。

    “如果你把你的嘴唇留给你的丈夫,”伯爵最后请求道:“那么就把你的手指留给我吧。”

    ***作者的话,感谢诸位大人的打赏!真是相见恨晚,这么好的怎么能不打赏呢!言箭笔刀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言箭笔刀

    看您写的小说真的是一种很愉悦的享受!林婵意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林婵意

    如此佳文怎么能不支持呢,打赏奉上!红莲修罗柰打赏九鱼起点币加油吧,下回来本阳光点的吧。——会有阳光的……我保证……红莲修罗柰

    看您写的小说真的是一种很愉悦的享受!林婵意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看您写的小说真的是一种很愉悦的享受!广博仔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字是风霜傲骨赏是痛快淋漓,怎一个好字了得血之誓言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真是相见恨晚,这么好的怎么能不打赏呢!尼尔斯的旅行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一分辛苦一分收获,打赏虽少,一番心意!观川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看您写的小说真的是一种很愉悦的享受!bnss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字是风霜傲骨赏是痛快淋漓,怎一个好字了得言箭笔刀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言箭笔刀

    一诺许他人,千金双错刀,该赏该赏!狂野鈞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好!看好!赏!打赏!快打赏!林婵意打赏九鱼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