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将临(一)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脸儿的水獭直立着,两只像是戴着手套的小爪子举在胸前,清脆地“唧”了一声。^^阅^屋^.biqushuo.笔趣说

    克瑞玛尔立刻若无其事地将小鱼干转了个方向,塞进自己的嘴里,这些小鱼是他从河水积存的洞窟中捕捉到的,成鱼也只有手指那么长,薄薄的鳞片下是肥厚洁净的脂肪,抹上少量的盐和冬蜜后直接放在石板上就能烤得滋滋作响,香气四溢——无论是精灵、半精灵、姬鴞还是水獭都爱极了这种味儿特别的小零食。

    作为一个尊敬自然的德鲁伊,灰岭的管理者佩兰特不太赞同给动物们提供那些本不在它们食谱上的东西,问题是恐怕很难有人面对一个水獭家庭的“威胁”而无动于衷,它们的眼睛总是亮亮的,比打磨光滑的宝石更美,胖乎乎的身体,光滑的毛皮每时每刻都在诱惑人伸手去抚摸——它们也很聪明,如果克瑞玛尔张开双手表示没有携带食物,水獭丈夫会捉来鱼和蛇放到他面前——当然不是请他品尝刺身。

    “等你们的孩子长大,”克瑞玛尔给它们烤小鱼干的时候说:“可就没这个优惠了。”

    他觉得水獭,至少那条白脸儿的水獭是能够听懂他的话的,因为他刚说完就被咬了一口——自从发觉这个半精灵的皮肤厚度远超过蛇和硬骨鱼后,水獭就找到了一种新的抗议方式。

    克瑞玛尔停顿了一会儿,确保那条小鱼干已经不会妨碍自己说话后才缓慢地站起来,正如水獭警告的,他身后站着佩兰特,还有瑞雯,盘起的秀发在阳光下犹如玫瑰般柔润明艳,戴着银冠树的花冠,穿着一件深绿色的绢丝长袍——它就像是自盛夏的河流或是密林直接攫取的一捧净水或是一片叶子,她先行了一个简短的法师礼,而后上前温柔地拥抱了发的施法者。

    水獭看看他们,叽叽咕咕地与佩兰特交谈起来,他们谈了好一阵子,复杂程度让来自于异界的灵魂不由得生出了浓厚的好奇心。

    “你们在谈什么呢?”他问。

    “他在询问瑞雯是否是你的配偶,”佩兰特说,然后轻轻地握住瑞雯的手臂,让她回到自己身边:“我告诉他不,瑞雯是我的配偶。”

    水獭又唧唧叫了几声。

    “他问你有无配偶,”佩兰特说,他回以短短的唧啾叫声,“你没有配偶,对吗?”他问克瑞玛尔,不过他的神情说明他知道这个问题纯属多余。

    “我告诉他你还是个孩子呢。”佩兰特补充道。

    水獭转头看着克瑞玛尔,然后又低头瞧瞧自己的妻子。

    “唧唧!”它说,即便不是德鲁伊也能听得出其中的兴高采烈。

    “啊,”克瑞玛尔说:“这混蛋是在嘲笑我,是吗?”

    佩兰特笑了起来:“是的。”他说。

    ***

    “有什么事儿吗?”克瑞玛尔说,如果是一年前的他或许会以为佩兰特只是来随意走走的,但他注意到佩兰特和瑞雯实质上都可以说是身着正装。精灵们富有、聪敏、品味高雅无人可出其右,但他们从不会像人类那样无限制地在身上堆积黄金、宝石与刺绣,他们的着装总是既简单又优雅实用——只有遇到节庆、祭典或是面对值得重视的朋友与敌人时,他们才会如同穿戴盔甲一般穿戴起华服宝石。

    佩兰特选择了一件白腹蛛丝与秘银线交织而成的银灰色长袍,窄立领,没有刺绣与暗花,但这些只需织物原有的,如同融化的金属般的质感就足以弥补了,何况他还佩着一枚榛子大的海蓝宝石领针,其颜色正与他的眼睛,以及手上戴着的一枚宝石戒指保持一致。

    灰岭的管理者俯下身去朝水獭说了一句再见——是的,至少这句话克瑞玛尔还是能够记住的,虽然听起来它和别的唧唧声很难有所区别。

    “告诉我,”佩兰特问:“你对高地诺曼是否有所了解?”

    “……我们的盟友?”克瑞玛尔回答,一边揣测着佩兰特问话的根源所在。

    “高地诺曼的统治者派来了他的使者,”佩兰特说——带着珍贵的礼物和一个邀请:“他邀请我们前去参加即将在王都举行的凯旋式——为伯德温举办的凯旋式。^^阅^屋^.biqushuo.笔趣说”

    克瑞玛尔惊讶而犹疑地挑眉,几个月前的惨烈战役只能说是诺曼的人类侥幸逃过一劫而雷霆堡没有,它失去了数以千计的士兵、骑士与近乎半数的民众,伯德温.唐克雷固然有着上万具兽人尸体最为佐证的功绩,但他同样有着过错,并且是个很大的过错;另外,最终的胜利并非来自于他的勇猛或是智慧,顶多与他的果决能够带上那么一点点小小的连系。

    “我?”他问。

    “凯瑞本,”佩兰特说:“但没有你,我们觉得你应该再好好地休息上一段时间——比起人类,我想你更愿意看看小水獭。”

    “毫无疑问。”克瑞玛尔说。

    “但另一个使者坚持要将你加入出行者的名单——他是约翰公爵的人。”

    佩兰特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克瑞玛尔:“你还记得那个骑士吗?他为图恩亲王效力,图恩亲王,也就是约翰公爵,虽然他憎恶这个亲王的称号——他的非婚生子据说被盗贼葛兰刺杀,而你的证言让这个盗贼得以摆脱了酷刑与斩首台。”

    “秉持公正而已。”发的施法者平静地点点头:“好啊,我会去的。”

    ***

    凯瑞本与克瑞玛尔在王都外城见到了伯德温——他甚至还未能踏进距离他仅有六百尺的家,虽然他很想见到潘妮,但国王的使者与礼仪官严禁他这么做,他必须在次日的拂晓,在第一缕晨光落在王都城墙的垛口上时带着他的骑士与士兵进入王都。

    “我觉得我就像是个小丑或是玩杂耍的。”伯德温抱怨道:“但陛下警告我说如果我不那么做雷霆堡就得不到新的骑士和士兵。”

    他向凯瑞本与克瑞玛尔展示他进入王都时穿着的盔甲——昨晚国王赐给他的,他要费尽力气才能遏制住自己撇嘴的冲动,这具盔甲比亲王骑士曾穿着的那具还要华丽,一点也不夸张的说,它上面雕刻、蚀刻的花纹比女人裙子上的刺绣还要多和复杂,最令他无法忍受的是,为了让这具盔甲看起来历史悠久,饱经沧桑,工匠还用酸和泥土巧妙地进行了做旧处理,“如果有兽人敲上这么一斧子,”他说:“它准会像个瓷瓶那样被敲得粉碎。”

    与这套盔甲相媲美的还有一件海獭皮的斗篷,表层是纯色的厚缎,用金银线绣着唐克雷的纹章与伯德温的名字,当然也少不了珍珠与宝石,“太长了。”伯德温说:“在战场上它能绊倒一打以上的战马。”

    不管伯德温有多少不满,他终究是不能违抗国王的旨意的,而且他也知道他的挚友与为之效忠的主人真正目的所在——虽然他也觉得国王的想法有些古怪,但高地诺曼是他的国家,他有权决定将手中的权杖交给他的弟弟或是他的女儿。

    伯德温也不希望约翰公爵成为高地诺曼的新王,因为黛安公主与狄伦,约翰公爵对伯德温可从未抱有过一丝善意。

    ——进入王都需要经过一段长长的甬路,他们徒步前行,伯德温走在最前面,而凯瑞本与克瑞玛尔紧随其后,当他们来到阳光下时,王都的民众欢声雷动,钟声轰鸣中,白色、紫色、紫红色的丁香如同暴雪般倾泻而下,花瓣在金色的晨光中纷纷坠落,铺满道路。

    伯德温伸出戴着铁手套的手,接住了一支,愉快而小心地嗅了嗅。

    “你知道吗?”今天不轮值的异界灵魂说道:“这个场景我挺熟悉的。”

    “你们的世界也有凯旋式?”

    “没有这种——或许很久之前有,”异界灵魂说:“但我想,我看到的那个好像是某个游戏的动画——一个王子,嗯,一个好人,叫做阿斯、萨尔或是摩卡?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他也是在一个春天回到他的国家,他的王都……”黄褐色的石城墙、阳光、漫天飞舞的花瓣,灰色的盔甲,沉重的皮毛斗篷……

    “然后呢?”巫妖饶有兴致地追问。

    然后他杀了他的父亲,毁灭了他的国家,将死亡与绝望留给了他的人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