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援救(完)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呃,”一直低声咕咕哝哝,向她的女神祈求一个治疗术的梅蜜突然发出了一个古怪的音节,在所有人看向她的时候,弗罗的牧师本能地向后退了退,但很显然地,她不再那么紧张,或说终于让她的好奇心越过了忌惮之心,在短暂的犹豫后,她还是决定提出自己的疑问——再次说话前,她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但您之前有说过想要成为一个铁匠,”她诚实地指出:“但如果真像您所说,只要经过您的手,普通的钢铁就会生锈,那么您又如何借着这个职业谋生呢?”

    伯德温愣住了。;;;;;;;;;;;;;;;;;;;;;;;;;

    曾经的泰尔骑士发誓他从未想到过这个问题——因为一个能够获得泰尔眷顾的骑士,不是被领主青睐就是被国王看重,很少会落得需要靠着自己的力气与双手谋生的凄凉下场——一般来说,会有此需求的只会是普通骑士,他们经常会在比武大会或是战争中失去以他的土地与财产作为抵押换来的盔甲与马,如果他们没能从别人身上获得一点补偿的话,那么迎接他的就只有一贫如洗的悲惨境地,他们必须从事另一种不需要盔甲和马的职业来充填自己与家人空荡荡的肠胃,而他们最常选择的就是去做一个铁匠。

    铁匠最重要的收入并不如我们所误解的,来自于农夫的锄头与锅子,很少有农夫买得起一柄铁锄,犁头或是耙子,铁锅也只会在那些管事的炉灶上看见,贫民与奴隶可以使用石锅或是陶罐。所以说,铁匠最大的顾客不是别的,就是骑士与士兵——士兵的矛尖是铁的,马的四只蹄子也要打上铁掌,遑论骑士身上的锁甲与铠甲,头盔当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弩弓上的铁质配件,箭头呢?短剑呢?宽剑呢?哪怕是骑士们用来进餐的匕首。;;;;;;;;;;;;;;;;;;;;;;;;;也需要用最好的铁来打造,而又有哪一个铁匠能够比得上做过骑士的某人更为懂得他们的心意和需求呢?薄一点,厚一点,关节如何处理。铆钉与边缘的距离要留多少最合适?剑的长度与使用者手臂与身高的关系?斩刻的花纹要深至一毫还是二毫才能经得起长时间的磨损又不至于影响到甲胄的牢固程度?

    有人说一个好的骑士未必能成为一个好的铁匠,一个铁匠必将是一个好的骑士,这句话有点夸张,但伯德温知道,一些老铁匠对武器与盔甲的了解确实超过了许多骑士扈从与一些看重名头胜过实质的骑士。

    伯德温的朋友中就有一个英勇善战的好人。被百年难得一遇的严寒夺取了六只脚趾与三根手指后不得不退出军队——他有一片小如纽扣的封地,但因为他不愿意离开雷霆堡而托管给了别人,他在雷霆堡娶了妻子,生了孩子,然后开了一个铁匠铺,尤其擅长打造宽剑与三棱箭头……伯德温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还是已经死在了那个充满了恶臭与贪婪的隧洞里。

    没人知道是谁发出了第一声轻笑,但凯瑞本紧跟着笑了,然后是梅蜜,再来是伯德温自己。他一边笑着一边将被火焰烘烤干了的树枝投入火堆,最后是盗贼葛兰,他抱着手臂,盘着膝盖,那是个嘴角扭曲后产生的笑容,有点让人不适,但确实是个笑容没错。

    这可真是有点尴尬,尤其对伯德温而言,但这并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它暂时地驱走了那些无法言喻的悲哀、沉郁或说对不可测的未来产生的恐惧。

    他们在魔马的帮助下远远地将诺曼的王都与追兵抛在身后——大约奔出约有三百里的地方。凯瑞本示意他们停下,而克瑞玛尔撕开卷轴,施放了一个传送法术,将他们随机传送到一百里以内的任何地方。很幸运地,他们没被传往王都的方向,而是落在了一片人迹罕至的山谷中,然后他们再继续依照凯瑞本的指示驾驭魔马一路奔驰,直到蕴藏在曜石雕像中的魔力被消耗殆尽——因为有着能够查找传送方位的法术,这种行进方式看似繁琐无用却是最为安全稳妥。

    最后他们来到一条小溪边。小溪的尽头是一座村庄,像伯德温、梅蜜与葛兰现在的样子都不怎么适合突然出现在那儿,众人一致决定在这座小小的树林中整休一番再做安排。

    “我们可以进村庄吗?”梅蜜不安地问,抓紧了斗篷——精灵游侠从次元袋里找出的一条,精灵的斗篷在美观与强韧上都是无可挑剔的,就是不怎么保暖——精灵们能够敏锐地捕捉到一片羽毛或是一滴水珠带来的温暖与寒意,但他们同样能够抵御灼热的炎阳与锋锐的寒流,所以对这方面的要求就不是那么高,这条斗篷给梅蜜的安慰要比它的实用价值更高些。

    “不会那么快。”游侠说,作为一个苏纶的信徒,一个善良而强有力的游侠,凯瑞本曾经接到过许多份悬赏文,“悬赏文首先会被交到领主和执政官的手里,他们会派遣传令官向他们的骑士通报这个消息,之后骑士或是管事会骑着马,或是骡子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跑——向村民中宣读文中的内容,这个过程最起码也要十天或更久。”

    “悬赏文里会有谁?”葛兰问,他的眼睛在火光中闪着不可捉摸的光芒。

    “如果没有你,”梅蜜不假思索地说:“你就会独自一个人逃走了对不对?”

    盗贼打了她一耳光。

    伯德温站了起来,而凯瑞本不悦地将手放在了他的“星光”与“银冠”上,正在转动烤鱼的克瑞玛尔吓了一跳,鱼掉进了火堆,溅起一片赤红的火星。

    “别太紧张,”葛兰说,他轻蔑地微笑着,如同蛇盯着困守巢穴的鸟儿那样注视着梅蜜,“我对她没什么恶意,”他说:“相反地,我救过她,在你们之前——我打你,”他对梅蜜说:“只是为了提醒你,你并不聪明,所以别玩只有聪明人才能玩的小把戏——你尽可以用你的脑袋和别的去向……他,”他瞥了一眼伯德温。“或是他们献媚,但别想利用我,我是个盗贼公会分会的首领,我想要杀死你谁也阻止不了。又或者你以为他们之中的一个愿意永远地守护着一个弗罗的牧师?”

    梅蜜面色惨白,盗贼的那一下毫不留情,她的嘴里满是血腥味,还掉了一颗牙齿。

    “我会。”伯德温说。

    就连克瑞玛尔都惊讶地转过头去看着他。

    “我会,”伯德温平静地说:“我会把她置于我的保护下。盗贼,别让我见到第二次,否则我的宽剑会抢先一步砍下你的手。”

    “我得感谢您不是砍下我的头吗?”葛兰站起来,双手放在腰上,“您或许先得找到您能用的剑和刀子。”

    说完他就走了出去。

    “他会出卖我们吗?”梅蜜瑟缩着问,神经质地拉扯着斗篷边角:“他会不会去向这里的领主……说些什么?”

    “他不会的,”克瑞玛尔说,伯德温对葛兰有所不满,梅蜜却让克瑞玛尔感觉很不舒服:“我去找找他。”他说,拉上斗篷走出了洞穴。

    凯瑞本看着他走出去。叹着气从火堆里提起早就成了炭,发出焦臭味儿的鱼,“即便为了自己,”他温和地说:“葛兰也不会这么做的——悬赏文上必然有的两个人只会是他和伯德温,也许还有你,但我和克瑞玛尔?新王是不会那么做的——他也不会因为葛兰出卖了我们而宽恕他,事实上他也已经知道葛兰并不是杀死他儿子的凶手,只是他不想承认自己犯了错,愚蠢的被人骗了,虽然以后他可能会拿出数倍于此的金币来换取真正凶手的性命。但杀死他儿子的只会是葛兰,葛兰很清楚这点,他是不会自投罗网的。”

    ——真高兴你还不算太蠢,巫妖说。

    ——?

    ——那个贪婪又白痴的弗罗牧师。巫妖说,再和她共处一会儿我真担心你所剩无几的脑汁会被她吸光——毕竟她缺的就是这个。

    ——哈,异界的灵魂说。

    ——你察觉到了?她在不断地算计你们,她想要赶走葛兰,因为他对她来说只是个威胁。

    ——可是葛兰确实救了她,异界的灵魂难过地说。那时他们的注意力几乎都在伯德温身上。但他也看见了梅蜜和盗贼所处的位置,很明显,是为了躲避鬼怪蜥蜴,他从凯瑞本那儿知道这些吃腐肉的蜥蜴是能够在石中穿行,并且会用嘴里的毒液腐蚀活着的生物,好让它尽快死去以供它们大朵快颐——那个地方单凭牧师自己是绝对爬不上去的,她甚至没办法自己下来,而且在逃出王都的路途中,带着行动不便的她的不是别人,正是盗贼。

    ——弗罗牧师最擅长的就是忘恩负义,没准儿她还在抱怨盗贼毁了她的计划呢。

    ——计划?

    ——诸神在上,弗罗在上,巫妖讥讽地说,你没发觉吗?她对伯德温有着不同一般的想法呢。

    异界灵魂在识海里张大了自己的嘴巴。

    ——天啊,他认真地说,她是从哪儿找出的空闲和精力!?

    ——我也很奇怪,巫妖说,如果有机会,请记得帮我保留一下她的脑袋,我会把它剖开来看看它和别的脑袋究竟有什么不同。

    然后他们听见了盗贼的呼喊声。

    克瑞玛尔立即赶了过去,他在一头棕熊的屁股下面找到了盗贼。

    他们现在的住所就是这头棕熊让出来的,经过一个冬季的煎熬,这头带着小熊的母熊急需大量的食物,精灵游侠和它反复谈了很多次——他不是德鲁伊,共生是只姬鴞,在这方面只比人类好一点——在忍受了数次响亮的吼叫与笨拙的威胁后,他们总算达成了初步的妥协——棕熊带着小熊住到树林里去,精灵催发树枝与藤蔓,它们结出了香甜多汁的果子与浆果,还让一颗腐朽的松木生满了大如手掌的蘑菇与木耳,克瑞玛尔则施放法术,从一个漆冰冷的小湖里为它捞上了近百条肥壮的鱼——他们吃的鱼也是从这儿来的,伯德温借用了精灵的弓箭,为它射下了一个高悬在峭壁中央的蜂巢——而人类和精灵有了一个借用期仅为一天一夜的椭圆形洞穴。

    也许是因为整个过程中盗贼只是袖手旁观的关系,棕熊记住了这个人类,当他盯住了一群在溪边的蒲草里休憩的野鸭,想要给自己弄份油滋滋的烤鸭时母熊跟上了他,它认为这个人类所捕捉到的猎物也是它的房租之一,在盗贼预备带着几只鸭子往回走的时候,这个愤怒的母亲毫无预警地跳了出来,一掌将他挥倒在地,并坐在他的身上。

    紧接着在克瑞玛尔之后赶到的精灵简直哭笑不得,他把鸭子给了母熊,弄了一番功夫才总算是把盗贼弄出了它的屁股。

    盗贼面色铁青地接过了克瑞玛尔送过来的治疗药水,他的肋骨在愈合过程中吱嘎作响。

    “好啦,”发的施法者强忍着笑意说:“你还想要吃鸭子吗?我可以弄一只给你。”那些野鸭已经被惊走了,但一个施法者总是有点小手段的。

    “把它们留给那头熊吧!”盗贼恶狠狠地说,随后说了一句极为粗鲁恶劣的暗语,克瑞玛尔听不懂,精灵游侠则难得地翻了一个白眼。

    他们回到洞穴里,伯德温坐在火堆边,对盗贼的回归他倒是不那么吃惊,还给了盗贼一瓶冬酒——也是凯瑞本给他的,而肇事者,那个弗罗的牧师已经裹着斗篷躲到了伯德温的身后,她卷缩着身体,一动不动,克瑞玛尔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故意躲开。

    盗贼葛兰回到火堆边坐下,“谁来警备?”

    “我。”凯瑞本说。

    “我回来接替你的。”盗贼说。

    “还有我。”伯德温说。

    “还是别了,”盗贼说:“我可不想让一个想要砍掉我的手,或是头的人来保证我的安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