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队伍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种情况持续有多久了?”凯瑞本问。←百度搜索→←の阅

    “四个月左右,”伊尔摩特的牧师说,“因为冬天没有草叶来喂养牲畜,所以除了牛之外,羊和鸡都被宰了,起初有一家人家被偷走了一只腌过的鸡,他家的主人来请我主持公道——不,我并不怎么擅长施放侦测类法术,但我有眼睛,有耳朵,还有着一些微不足道的权利,但偷走那只鸡的并不是人类——盗贼很快又来了,我带着人紧追了上去,从它们的爪子里抢回了肉。”

    他一边说,一边从供奉着神像的树桩边提起一个小桶,走出那间并不宽敞但足够明亮干净的房间。

    “我们射下这些蝙蝠是感到非常奇怪,因为这个冬天并不太冷,虽然浆果与嫩叶都没了,但没有覆盖住植物的大雪,这些蝙蝠能够靠吮吸树枝里的浆液为生——我们曾经看到过它们这么做——不过问题是,即便是过去,那几个格外漫长而又严酷的冬天里,也从未发生过蝙蝠偷窃肉类以及袭击人类的事情。”

    “袭击人类?”

    “后来我们把腌肉和蛋都藏在了地窖或是水缸里,它们找不到肉,就开始袭击人类……”牧师说,从他的草药园里拔起一把像是一把宽叶草的东西,那是长出叶子的洋葱,也是伊尔摩特的圣花,他将小桶里填满了土,又将洋葱埋进土里:“把它们放在仁善的伊尔摩特的眼皮底下,来日会长得格外的好。”牧师解释道:“个大,味儿甜,加点油煮吃起来就像是肥肉,啊,我刚才说到那儿了,对啦,蝙蝠开始袭击人类,”他说:“首先是个偷偷跑进树林摘浆果的孩子,他哭喊着跑回了家。少了一只耳朵,他的父母把他送到我这儿的路上,也被成群的蝙蝠抓咬了,一个被吸了血。一个被咬掉了手指。”

    “您驱散了蝙蝠吗?”

    “是的,”牧师拎着小桶往回走:“我的导师曾说过我除了虔诚一无所有,但我想我还总有点可用之处,我从他那儿学会了燃烧之手与惊恐术,还有修复轻伤。虽然最后一种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仁善的伊尔摩特赐予我草药,”他自豪地说:“它们能够治疗任何一种疾病——您的朋友喜欢洋葱汤吗?那是我所见过,和知道的最为美妙的一种灵药,不管你是受凉了,还是被晒晕了,又或是被蛇咬了,被镰刀刮伤了,只要有洋葱,就能万事大吉,如果不行。那就加点番茄。”

    他将那桶洋葱供奉到伊尔摩特的神像前,咕咕哝哝地祈祷了一阵子,又起身去了厨房——也是这座圣堂的前厅,在那儿有个炉床,和一些有幸保留部分收入的农民一样,炉床上悬挂着一个铁锅,他拨开炭火,让它们烧起来,从炉床边的一个大木桶里挖出面包和洋葱,还有一块坚硬发的油脂。“猪油,”牧师说:“是块好油,牛倌送给我的,你知道的。在猪的肚子里,有那么一块全是肥油的好地方,他就这么慷慨地割了一块给我——他也被蝙蝠祸害的不轻,某天下午他听见他的牛在叫唤,跑到牛圈里去看的时候发现他的牛整个儿地被蝙蝠覆盖住了,伊尔摩特护佑。也不知道是哪位神祗给了他勇气,他居然就这么挥舞着火把叫喊着扑了上去,结果他的牛没什么大碍,他的眼珠子却差点被挖了出来。”

    “那些蝙蝠即便白天也会出现吗?”在牧师试着从另一个大木桶里倒出淡酒的时候,凯瑞本帮了一把手。

    “随时随地。”牧师说,“而且越来越多了——您们昨天晚上只见到了一只吗?”

    “或许是落单了,”精灵游侠说:“它试着抓起了一只小熊。”

    “力大无穷,可不是吗,”牧师说:“就在几天,它们抓走了么么的婴儿,一个七岁的女孩也遭了秧,”他将木杯递给精灵,“这是我酿的淡酒,用的是树林里的野莓子,领主允许过的——也不要我的酒。”

    牧师的淡酒名副其实,它喝起来淡的就像是加了胆汁和醋的水,牧师看着精灵喝下去,笑着拿回杯子:“因为不好喝,但……”

    “是草药酒,”牧师高兴地说:“加了酸酢草和乌头,对受了伤的人有好处,别看我,我知道你身上也有伤,治疗药水很好,但草药能够弥补它不足的地方,”他又倒了满满的几杯,“给你的同伴带去。←百度搜索→←の阅”他说:“连着喝上三天,他们就能够像没受伤前那样活蹦活跳了。”

    “还有面包,我没有托盘,但那儿有个写字板,我来煮点洋葱汤,”牧师继续说道:“加上肉,你们会需要这个的,可惜的是管事送我的猪蹄已经被我吃掉了,据瑟里斯人说,吃哪儿补哪儿,我们可以把它煮给那位战士吃——或者我们可以去试试看能不能从野鸭那儿弄到点爪子,如果它们还没被那些该死的有翅膀的老鼠抢走。”

    精灵端着三杯满满的淡酒穿过伊尔摩特的圣堂,时近黄昏,淡薄的阳光已经偏移了位置,照在那桶洋葱上,或许确实有着伊尔摩特的荣光笼罩,它是那么的翠绿欲滴,生机勃勃,伊尔摩特隐藏在兜帽下的面孔凝视着它。

    伯德温已经在梅蜜的坚持下躺在了床上,他也确实快要到极限了,不管怎么说,他流了太多的血,又失去了自己的手臂,治疗药水不是精力药水,无法取代睡眠与食物——他们一行人自从老王为伯德温举行的宴会后就再也没吃过东西——那条从熊掌下偷出来的鱼烤焦了,之后的鸭子又全归了那对毛茸茸的母子,唯一让他们的肠胃稍感慰藉的只有凯瑞本的一小瓶冬蜜,每人只分到了浅浅的一小口。

    精灵将面包和淡酒分给了他们,面包很粗,夹杂着砂砾,幸而不论是梅蜜还是盗贼,又或是伯德温,他们的生命中都有这么一段时间与这种面包,或更糟的食物为伴,而且他们都很饿,凯瑞本也不会在意这个。他是个四处漂泊的游侠,只有克瑞玛尔拿了一小块,一是食物于他并非不可或缺,二是他不想无谓地折磨自己——巫妖小小地咬了一口面包。在把它浸入淡酒之后,发现它并不难吃,就是有点像那个异界灵魂记忆里木屑和塑胶泡沫伪造成的影视剧道具。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报酬最为微薄的赏金了。”盗贼说,即便拿着一只能够盖住他整张面孔的木杯,他仍旧像是从房屋的阴翳里分解出来的一个影子。

    “悬赏?”梅蜜惊疑不定地看向精灵。纤细的眉毛皱在一起。她坐在床尾,鉴于整个房间只有一把椅子,而这把椅子正被施法者占据着,而她肯定要比四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要累,弗罗牧师选择的位置倒也无可厚非。

    盗贼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恶毒而不屑地做了个手势。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够那么简单而轻易地进入这个村庄,并获得殷勤款待的原因。”精灵镇定地说。

    “可是我们都受了伤啊。”梅蜜说。

    “放心,”盗贼说:“不会有你,”他轻蔑地说:“一头死掉的野猪也会比你更有用些。”

    “那么,”伯德温问:“是不是与那些蝙蝠有关?”他向精灵展示他略有些肿胀的拇指:“我之前不小心碰到了它的牙齿。”在得到精灵肯定的答复后。他弯了弯那根拇指:“他们知道那些蝙蝠是从哪儿来的吗?”

    “应该知道。”凯瑞本说。

    伯德温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明天。”他说。

    “还有我。”施法者说,曾经的不死者从那些蝙蝠那儿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就像是鹧鸪山丘上的那些兔子——他计划着,如果那些蝙蝠身后真的是个红袍,他就设法离开,他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引起一个红袍的注意——当然,最少也要带着凯瑞本,这有些难,不过他可以让那些愚蠢的村民们认为他们与这场灾祸有关。这样他们就会挥舞着草叉和棍棒驱走他们。

    梅蜜一下子惊慌起来,她可不想和葛兰单独相处。

    “我也可以,”梅蜜说:“我是个牧师,而且至少要比伊尔摩特的牧师强些。”

    “这话倒是说的不错。就是有点不公平,伊尔摩特的仆人是个男人,”盗贼讽刺地说,喝掉最后一点淡酒:“还有,梅蜜,想要说些不怎么动听的话时。最好能先听听外面的动静。”

    他提着杯子,大步地走过去径直将虚掩的木门拉开:“我闻到肉汤的味儿了,”他说:“加了洋葱?”

    “是的。”伊尔摩特的牧师从容地回答,他的手裹着厚厚的亚麻布,提着陶罐的两只耳朵,所以他才没能及时地敲开门。

    他把陶罐放在那张小桌子上,葛兰抓起里面的木勺,把热气腾腾的肉汤舀进自己的木杯里。

    “我很抱歉,”伊尔摩特的牧师平静地说,“我确实存有请您们帮助这个村子的意愿——而且正如这位先生所说的,我们没有很多钱,这儿的大部分人连银币是个什么样子都没见过,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就连我也没有办法控制的地步了。”他卷起袖子,向这些陌生人展示那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疤:“当我看到您的时候。”他对凯瑞本说:“又见到了您的同伴,我就在对自己说,伊尔摩特回应了你的祈求,他把您们送到了这儿,我恳切地请求您们的帮助——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

    “我不明白……”伯德温说,但他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声可怕的叫喊。

    凯瑞本立即冲出了房间——一个怀孕的妇人,身边倾翻着木桶,像是正要去井里取水,几只灰白色的蝙蝠围绕着她,个头比昨天晚上精灵看到的那只要大上一倍,看上去就像是只凶猛的鸟儿。它们发出尖锐的声音,又用同样尖锐的爪子抓住那个妇人防护着头部和腹部的手臂,从上面抓下鲜血淋漓的肉——比妇人更为危险的是她带着的孩子,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本来提水是他一个人的活儿,或许就是因为已经出过蝙蝠袭击孩子的事情,所以他的母亲也跟着来了。

    少年被蝙蝠掀翻在地,它们激烈地拍打着翅膀,撕开他的衣服,伸出嘴来吸吮他的血。

    凯瑞本射出了第一箭,而伯德温射出了第二箭,后者不是精灵,但他的准头也差不到哪儿去,并且更为强劲凶狠——精灵游侠的箭贯穿过蝙蝠的眼睛,而伯德温的箭则是将它们钉在了地上,或是穿在一起,就像是准备送进烤炉的云雀。

    &&&

    而在遥远的,泰尔的殿堂里,铭刻着伯德温.唐克雷名字的天平一侧洒下了像是凝结的阳光一般的结晶粉末。

    一个牧师紧张地看着那架天平,天平是铁铸就的,用秘银镶嵌着名字,在泰尔的殿堂里,这样的天平有成千上万架——它们基本都保持着平衡,既不向右倾倒,也不向左倾倒——有些天平有着轻微的倾侧,上面的名字随之变得暗淡,表示这架天平所代表着的圣骑士正在走向危险的歧途,一般而言,掌堂牧师将会及时地提出警告。

    伯德温.唐克雷的的天平倾翻只在一夜之间,之前毫无预兆,没人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即便是有恶魔诱惑,圣骑士的天平通常也是逐渐变化的,在掌堂牧师长达数百年的记忆中,从未见到过这种情况。

    “为什么,”年轻的牧师疑惑不解地问道:“我看到了,那些光……伯德温做下了善事,为什么他的天平依然一动不动?”

    其他的圣骑士都可以的,在他们为善的时候,他们的罪恶也会被赎去。

    掌堂牧师靠近那架名字已经沉暗到几乎与铁同色的天平,仔细地看了看它:“他确实有行善事。但他的罪孽也在增加。”他说,然后在年轻的牧师眼睛里看到了不信任。(未完待续。)

    ps:  字是风霜傲骨赏是痛快淋漓,怎一个好字了得

    林婵意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一诺许他人,千金双错刀,该赏该赏!

    索拉利斯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千金散尽还复来,都说了不差钱,看赏!

    italily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千金散尽还复来,都说了不差钱,看赏!

    林婵意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谢谢啊,亲,您的支持我都记在心里了!

    有钱难买金镶玉,打赏只给有才人!

    雨歌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