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队伍(七)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一百三十九章 队伍(七)

    珠宝行会的首领最小的那个儿子,极其荣幸地成为了一个公会成员的学徒,正在接受他的训练,听说还相当的有相关的天赋。他的父亲与母亲一点也不想知道那是种什么天赋——在他们的计划中,他们最小的儿子是要成为一个罗萨达的牧师的,为此他们已经向罗萨达的圣所连续奉献了一匣子红宝石,一匣子蛋白石,一匣子日光石,原本如果没有盗贼公会的插手,这个今年刚满十周岁的孩子本来是要进入罗萨达的圣所,穿上白色的短袍,向晨光之神献上他的青春与忠诚。

    既然如此,他的父亲又如何能让他成为一个受人鄙视与轻蔑,更有可能随时被送上处刑台的盗贼呢,他筹集了赎金,想要赎买回自己的儿子,他曾担忧过盗贼公会会无休止地勒索他,就像是他们对别人做的那样;但没有,他们令人心惊地拒绝了金币,因为他的儿子被一个高层公会成员看中了。

    “你的儿子是双巧手。”索要了五百枚金币才愿吐露一丁点儿消息的盗贼比划着手势给他看:“双巧手,”他加重读音:“明白吗?他的两只手一样灵活。”他向空中抛去六枚金币,让它们在空中咕噜噜地打转,然后闭上眼睛,伸出双手,轻而易举地将每只金币夹进自己的指缝,把它展示给商人看:“那时候的我花费了三个月去练习才能做到这个,而你的儿子只需要三天,所以他被大人看中了,这是一件好事。”他以那种阴郁不祥的眼神看了看商人和他的妻子,就像是野狗那样拉扯着嘴唇微微一笑,“我们对自己人是相当爱护的。”

    正如他所说,公会对他简直可以说是十分宽容,商人甚至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但令他绝望的是,他的儿子也认为做个盗贼要比做罗萨达的牧师更有趣。更刺激,他只在公会的羽翼下待了十来天,穿着做派已经与盗贼们没有太大区别了——他在见他父亲的时候还在不断地翻转着一枚银币,不客气地抢夺了他父亲的钱袋。对他母亲的哭泣视若无睹:“我会让你们骄傲的,”他说,“我的名字将会被吟游诗人传唱,每个人在夜晚想起我的时候都会颤抖,”他不耐烦地看了他母亲一眼。伸出拇指擦掉了她的眼泪:“不用很长时间,我会回来的。”他保证,而后就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暗的甬道。

    商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有个长子,但他身体羸弱,而且据他的妻子说,他正迷恋着一个弗罗的牧师,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消磨在了她身上,而他和他的妻子还没有孩子,说起这个的时候。那个消瘦苍白的女人看起来比她的母亲还要苍老。

    而买卖着白塔四成酒水的行会首领,他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孑然一身,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毫无烦恼,无论那个盗贼都会走进他的仓库里随意里拿走一瓶酒,就像他们从酒馆与旅店里面干的那样,而且公会还开出了单子,要求他依照单子上给他们供应酒和蜜水,其中不乏贵重的蜜酒、腐甜酒、冬酒,当然喽。以上货物是没法儿换来哪怕一枚铜币的。

    他的仓库空的好比被鼠群侵袭过的面粉桶,而那些人还在向他索要,并威胁他说如果他拿不出他们要的酒,就将他的血混在酒里喝。

    他们一个个地。急切地向安芮述说各种苦楚,倒泻烦恼。白塔与鹧鸪山丘名义上的主人认真地倾听着,微蹙双眉,面带忧虑,在听到某个严重的罪行时还会愤怒地拍打椅子的手臂,在男人们描述他们的妻女的哀恸与恐惧时。她心有戚戚地眼角微红,频频用丝帕擦拭着微薄的泪水。

    她的心有一半是真的,精灵的血让她本能地憎恶邪恶,怜悯弱者;但另一半人类的血却要比精灵的血浓稠与强硬得多,掩藏在一层薄纱后面,真实的面孔充满了快意与喜悦,眼睛中更是带着遗传自她人类父亲的冷酷与精明。

    站在她面前的这三个人可以说是罪有应得,安芮对那一半善良的血说——他们从未支持过安芮,即便他们向自己的领主发过誓要尽所有能力令后者幼小的女儿成为白塔与鹧鸪山丘真正的主人,但随着他们所敬畏的那个人被泥土覆盖,他们的誓言也随他的宽剑一起埋入了暗的地下——他们先是趁着安芮陷入悲痛时半骗半劝地逼迫她签署了好几样货物的专卖权证,又偷取了几百份老领主在生前签署的自由证——这个在白塔与鹧鸪山丘能够卖到十个金币一份;他们围拢在安芮身边,整日整夜,煞有其事地献上无需成本的恭维阿谀——但在安芮摆脱了哀伤,连续否认了好几份在清醒时绝对不会签署的文件时,他们的不满爆发了,转眼间,这三个人又偷偷地与白塔的前执政官来往,向他奉上金币与忠诚。

    但前执政官是个固执的老人,他不愿意夺走他曾经放弃的位置,他令行会的首领失望,于是他们选择了野心勃勃的德蒙。

    多么可笑啊,他们痛苦于现在的处境,但这个处境正是由他们自己费尽心力缔造的。

    还有白塔的前警备队长,他并不是一个坏人,所以在他察觉到一个盗贼公会在他的辖区内隐然成型时,他去追查和深究了,结果他成为了“细网”继前执政官的又一祭品——他不喜欢安芮,原因倒是很简单,与他的主人一样,他是个长子继承法的拥护者,他从不觉得一个女人能够管理好一个城市,一个地区,他见到安芮就会深深地皱起眉头。

    至于现任的警备队长,他是安芮的倾慕者,所以当安芮要求他前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没有伪装成女人,只是在某个危险的行动中折断了自己的手臂,这个理由足够他从容不迫地踏进圣所的雪花石大门了——新的弗罗牧师妙不可言,问题是她们的治疗术只适合用在她们自己身上,她们能让伤疤或是皱纹消失,皮肤皎白有光泽,让秃子重新长出头发。;;;;;;;;;;;;;;;;;;;;;;;;;可没办法弄好一条折成了曲尺形状的手臂。

    安芮的视线轻轻扫过仍在喋喋不休的商人,她的爱慕者,落在罗萨达的追随者身上,没有那个晨光之神的信徒会高兴与一群邪恶的盗贼比邻而居。他们的坚实无需怀疑——特别是他们得知德蒙很有可能杀了他的父亲,诬陷与谋害了他的两个兄弟才得到了执政官的位置后更是如此。

    从这件事情里将自己剔除出来不太容易,但安芮终究还是让他们相信了自己也是个无辜的,受蒙骗的被害者——她坦然地接受了考验,事实如此。她之前确实不知道前执政官与其长子的死与德蒙有关,虽然她怀疑过。

    安东尼奥法师,他是最先相信安芮的,安芮是他看着长大的小姑娘,虽然她有时候非常的执拗,以及略有点愚笨,但在年老的法师的眼里,她不失为一个好孩子。

    最后还是新的警备队长打断了三个行会首领的话,或是说,两个现任的行会首领与一个前任的行会首领。绸布行会首领的位置早就被一个与“细网”联系紧密的商人夺去了。“我们的时间非常宝贵,”警备队长说:“现在的白塔除了罗萨达的圣所之外,每个地方都密布着细网公会的眼睛、鼻子与耳朵,领主和我都不能在这儿待上太久。”

    “真是可悲,”珠宝行会的首领低声嚷嚷道:“你还是白塔的警备队长呢。”

    “还有安东尼奥法师大人的高塔呢。”酒类行会的首领说。

    “我那儿也不太安宁,”安东尼奥法师说,他的眉毛焦虑地并拢:“一个学徒想要偷走我的法杖与卷轴,实验材料也有所短缺。”

    “我想我们已经知道外面的情况有多么糟糕了。”罗萨达的新主任牧师说,他是掌堂牧师特意挑选出来的佼佼者,强大而虔诚。不管怎么说,他必须在短时间内重新在白塔矗立起罗萨达光辉的圣像,无论是雪花石的还是在人们心里的,但他真没料到德蒙竟然会疯狂到纵容一个盗贼公会在自己的城市里为所欲为——同时他又有些自己也未察觉到的欣喜。这是个巨大的障碍与危险,也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如果他能够将这些盗贼驱逐出去,让白塔的执政官恢复理智,毫无疑问,罗萨达的圣名将会再一次地在白塔被赞颂。被流传。

    “是的,我们需要一个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法,而不是在这里无休止地抱怨。”安芮烦恼地揉揉额头。

    “我们无法动作,”警备队长说:“我们被监视着与限制着——德蒙才是白塔的执政官,他不允许我们任意行动,哪怕是去剿灭地精,也要送上一份文让他签字,不然我们就会被视作试图谋害领主的罪人。”

    “是我的错,”安芮疲倦地说:“我不该将太多的权柄交在他的手里。”

    “这可不能怪您。”警备队长说:“谁也想不到——德蒙还是个法师学徒时,我还和他一起护送白塔的商队呢,他是有点阴沉,但并不特别难以接近,也会向别人伸出援手,我们还……那个……呃,总之,他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只怕是他的父亲也认不出他来了。”

    “我没能在哀悼荒原上找到前执政官,”安东尼奥法师说,“不然我还真想要狠狠地责备他,他是怎么养育和教导德蒙的呢?”

    “是个人的问题,”珠宝行会的首领插嘴道:“就像一蓬鲜美的蘑菇里必然会有一只含有剧毒,他的灵魂就是坏的。”

    “我们不能剥夺他的权力,将他囚禁起来吗?”前任的绸布行会首领说——如果可能,他更愿意德蒙死或被流放,但他知道德蒙还是领主的丈夫,下一个继承人的父亲:“白塔和鹧鸪山丘原本就是您的,”他注视着安芮说:“您有权这么做。”

    “细网。”安芮说。

    这两个字一下子就让房间安静了下来。

    “我之前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公会,”警备队长说:“那么隐秘,那么强大,那么邪恶,它就像是从无底深渊冒出来的。”

    “他们是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的,”安东尼奥法师说:“我们必须一击即中,否则他们可能会先杀死安芮。”

    “能够将她先转移出去吗?”警备队长说。

    “能啊,”安东尼奥法师说:“但我可没法转移整个白塔的人。”警备队长沉默不语,他们之前顾忌着德蒙,没能在第一时间根除这颗顽固的毒瘤,而是放任它成长,直至根深蒂固,你可以将它连根拔起,但那样或许会毁了整座白塔——又或者,他们现在已经做不到了。

    “他们会那么做吗?”商人之一畏怯地问道,自从有了白塔就有了他们的家族,他们无法想象离开这里会是个什么境况。

    “有人给我出了一个主意,”安芮说:“也许你们愿意听听。”

    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德蒙以为他完全控制了这个来自于无底深渊,心不甘情不愿,狂妄暴躁的仆人——安芮对这方面了解的不是很多,不是每个法师都能弄到一只小魔鬼来做魔宠的,但就她看到的,阿斯摩代欧斯并未有如德蒙在她面前夸耀过的,被拔去了所有的利爪与尖牙——它仍旧能掌握德蒙的行踪,它知道他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它会在她面前消失上一段时间,给她弄来外界的讯息,秘密与一些证据,德蒙一次也没有发现过。

    这只小魔鬼可比站在她面前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有用,安芮决定尝试一下它的建议,但并不完全,更正确点说,是扭曲与逆反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