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队伍(二十一)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在遭遇到那场莫大的变故之后,曾经的不死者在主物质位面挑选的第一个落足点就是尖颚港,那是个混乱而邪恶的地方,它留给异界灵魂的印象就是潮湿、暗、危险以及冰冷,唯一的亮色与暖意(虽然它很清楚这两者之下是些什么龌龊的玩意儿)就是那些穿着艳色的丝绸长袍,细细的腰带上挂着金铃,赤裸着双脚与肩膀,沿着尖颚港肮脏的道路与灰暗的建筑一路徐徐前行的弗罗牧师——她们都很年轻(至少看上去)并且美貌,各有特色,她们用结实光亮的缎子拉扯着一辆装有金轮的平板多轮车,轮车上运载着弗罗的神像,那座以一个娇媚的姿势端坐着的神像不比他后来在白塔看到的罗萨达神像巨大,大约只有两人那么高,而且只是用普通的白蜡木雕刻而成的,这种木材多半是白色或是浅褐色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刚被砍伐下来的时候还会带着柔润的粉红色,就像少女的面颊那么可爱,再加上精妙的雕刻手法,以至于整座神像就像是个真正的美人儿那样令人心神恍惚——确实有不少蠢货掀开堪堪披挂在神像上的薄纱,伸手去抚摸她的双腿与臀部。;;;;;;;;;;;;;;;;;;;;;;;;;

    弗罗的牧师并不禁止他们这么做,虽然这种行为放在其他任何一位神祗身上都可以构成亵渎的罪名,但对于象征着欲求与爱情的弗罗,只要你记得在伸手之前往轮车上投掷一两枚银币就行了,如果你投掷的是一枚金币,你还能跳上轮车去亲吻神像的嘴。

    异界的灵魂还清晰地记得弗罗的游行队伍经过他面前的情景,施法者将自己隐藏在一个窄小阴沉的小巷子里,灰色的斗篷在光线昏暗的地方就像褴褛的粗麻那样毫不显眼,他又将兜帽拉了下来,态度也不如其他男性那么热烈狂乱,虽然如此,还是有个年轻的弗罗牧师手持着白色的香豌豆花踮着脚尖围绕着他走了一圈,很难说那是不是一种舞蹈。因为它的动作幅度并不大,也没有固定的动作,仅仅着重于腰肢的快速扭摆与晃动,刻意地乃凸显与卖弄作为女性的部分——她轻声歌唱。可怜那时还对通用语半生不熟的异界灵魂只听懂了一丁点儿,它的个人想法——弗罗牧师的所吟唱的那些比起圣洁的颂祷来说更像是凡俗男女之间的呢喃纠缠。

    风暴不期而至,盘桓在弗罗神像周围的男男女女就像被聚拢在谷物周围的小鸟那样一下子就被冲散了,他们或是一个,或是几个地跑进了距离他们最近的房屋里。其中不乏一些已经在眨眼与微笑中确定了一段短暂关系的情人——弗罗的牧师匆忙地丢下了香豌豆花与拉扯着神像的缎子,即便主任牧师一再喝骂,她们也不愿意拖着神像在暴雨中艰难地返回弗罗的神殿,倒有不少心思灵巧的小家伙们乘着暴雨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的时候,从弗罗神像的脚下尽可能多地抓取钱币,藏进自己的长袍里,还有人将缎子也解开拿走了,最后主任牧师也无可奈何,只得和另外两个牧师敛拾了剩余的钱币后跟着残余的人群匆匆离开。

    克瑞玛尔目睹了整个过程,弗罗的神像就这么孤零零地被抛弃在街道正中。仍凭狂风暴雨肆意璀璨,木头在吸入太多的水分后变得晦暗,令她看起来就像是被无穷无尽的阴翳笼罩着,又或是凡俗间的污秽终于沁入到了神圣的躯体内部,她身上覆盖着的薄纱不知何时也被人或是风拉走,所有的一切一览无遗。

    ——真是一场闹剧,那时候巫妖说,而异界的灵魂也是这么认为的。

    哦,事实上,异界的灵魂最想说的就是。;;;;;;;;;;;;;;;;;;;;;;;;;他现在看到的,好像和尖颚港的有着很大的不同。

    “因为你现在看到的,”凯瑞本说:“是六十年前的范本。”

    克瑞玛尔露出恍然的神色:“所以她刚才去找你……就是为了这个。”之前梅蜜总是紧跟着伯德温,其他人——盗贼葛兰不必去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比毒蛇与鼬鼠来得好;而发的施法者已经记起梅蜜的脸了——尤其是她那只差点就能去cos“你知道的那个人”的鼻子,梅蜜更是一直牢记着他,虽然她知道这个行事近似于白袍的法师不会无缘无故地对她施以暴行,但在非必要的时候,她还是会绕着他走;至于凯瑞本呢,很多人都不敢过于随意地接近他。精灵就是这样,闪闪发光,令人嫉恨又自惭形愧,梅蜜一点也不想堕落到不是将一个男性当做情人而是当做敌人,所以她也会离凯瑞本远远的。

    但就在不久之前,他们再一次停下脚步,预备宿营的时候,梅蜜悄悄地跟上了凯瑞本的脚步——她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但所有人都发现了。

    “对,就是为了这个。”凯瑞本说:“我曾参与过她们的祭典……”

    这下子,不但是克瑞玛尔,就连伯德温与葛兰都看了过来。

    “不,”精灵游侠紧接着说:“不,不是你们所以为的,那时候弗罗的祭典还没有那么……”他思索了一会,最终还是放弃了去寻找一个不那么粗俗的形容词:“当时的弗罗牧师并不强求与每个男性有所关联……”

    “现在的弗罗牧师也是这样啊。”葛兰半玩笑半认真地说。

    “……与现在的不同,”凯瑞本说:“非常不同。”

    “我想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伯德温说:“她的舞蹈让我感到平静,甚于快乐。”

    异界的灵魂表示赞同。

    弗罗的年轻牧师换上了一件深褐色的亚麻长袍,是凯瑞本随身携带的衣物之一,不分男女的那种,异常宽大,长袍上没有刺绣也没有装饰,领口高于锁骨而下摆垂到了脚面,腰间的细带上也没有垂挂金铃——她紧握着一束颜色奇异的香豌豆花,它的蝶型瓣是近似于白色的浅粉色,有着血丝一般的脉络,而旗瓣是如同玫瑰般艳丽的深红色;与其他的弗罗牧师不同的,她的另一只手还握着一束刚刚开始抽穗扬花的野麦。

    “我记得弗罗的圣花里不包括野麦。”葛兰说。

    “曾经包括。”精灵游侠说。

    “这可真有点奇怪,“盗贼继续说道:”麦穗象征着丰产。它应该被供奉在格瑞第的神像前……”

    “六十年前并不。”凯瑞本轻声说,然后,就像是畏惧着些什么,他们陷入了一片暗中震颤不已的沉默之中。

    而几乎不受影响的。大概就只有对神祗没什么概念的异界的灵魂了,作为一个在无神论的环境中生活了近三十年的死宅,他还没能生长出一条对此足够敏感的神经来;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更多地将视线与注意力投注在梅蜜身上——弗罗牧师今天没有佩戴任何饰品,深褐色带有金色的长发也被梳成发辫后盘绕起来,用一根细小的树枝固定——树枝上还生长着翠绿的叶子。

    她的姿态与动作对现在的弗罗牧师来说偏向于刻板。甚至可以说是无趣。

    年轻牧师的宝石色眼睛直视前方,双臂交叉,左臂打开,右臂打开,向前,收拢右臂,左臂打开,再次重复,过程中她的肩膀没有一丝晃动,腰部挺直。脚尖提起时绷直,轻轻踢向前方,将深褐色的长袍踢起一小部分;而后屈下膝盖,低头,向无形的神祗肃穆地行礼,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地缓慢而庄严。

    这可真是愚蠢极了,盗贼想,神祗放弃的,她的追随者却又捡拾了回来——他可从未违背过他的神祗玛斯克的教义,即便葛兰并不是他的牧师。但他知道,许多时候,神祗的宽容要比在海水中飞翔的鸟儿更为难得,他们需要的是信徒绝对的忠诚与温顺。而不是自以为是的悖逆与阳奉阴违,这个问题就连以正义与公正为神职的泰尔也未必能够幸免,遑论弗罗——就盗贼在尖颚港这几年看到的,这个女性神祗越发的古怪与冷酷了,她或许不会高兴看到一个牧师依照六十年前的方法来完成她的祭典,就算这是一个小的只有五个人的祭典。

    但还有一点他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梅蜜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

    而紧接着,让盗贼更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向象征着弗罗的金铃(它被安置在一个小巧的木桩祭台上)敬献了香豌豆花与野麦后,弗罗的牧师将祭祀的仪式推向下一步,在这一步骤中,弗罗的牧师将与每个尚未衰老到失去能力的男性共舞,而她的手居然没有第一个伸向伯德温,而是选择了葛兰。

    盗贼警惕地将手放在弗罗牧师的手里,他发誓如果梅蜜胆敢诅咒他患上某些难以启齿的疾病,那么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把她找出来杀掉——他握住她的手,葛兰的手是冰冷的,自从遭到了死亡之神牧师的诅咒,他的体温就低得像是一个死人,但梅蜜的手却是温暖而柔软的。

    “你应该感到荣幸,”梅蜜轻声说:“弗罗牧师在祭典中选择的第一个男性将在本年里获得心仪异性的青睐。”

    “我可不觉得得到一个蠢货的青睐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盗贼用比她更小的声音说:“除非她能变得聪明点,不然我想我还是拒绝这份祝福的好。”

    “如果不是个蠢货又怎么会喜欢上你呢——知足点吧,盗贼。”梅蜜刻薄地说:“拒绝弗罗的祝福可能会导致你永远失去你的爱人,你会因此整日整夜地哭泣不休,就像个小婴儿那样。”

    盗贼的回答是捏疼了她的手,梅蜜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这还不至于让她忘记自己的职责,“呼喊这个名字,”她放声唱道,“弗罗!”花、果实或生命的名字;”她扭动手指,一边反过来握住盗贼的手腕,一边半强迫地令得彼此旋转三周,“起源于大地与最初的事物。”借着急剧旋转产生的力度与方向,弗罗的牧师从盗贼的怀抱中逃开,可以说是得意洋洋地丢给他一个胜利的眼神,改而将手伸向伯德温。

    “它的名字就是源泉的水流,涌过恋人焦渴的心脏。纯洁的双手,隐藏在纠缠的香豌豆中的名字。”

    虽然伯德温只有一只手,但他的手是那么的灼热,灼热得就如同浆与炭火,令弗罗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她能够感觉到血液涌入了她的面颊与她的眼睛,她的脚步是那样地轻盈,感官那么地敏锐,她能清晰地看见她所倾慕的人在微笑时刻下的每一条细小的纹路,听见他沉稳悠长的呼吸,嗅见钢铁与蜜酒的气味:“呼喊这个名字吧,呼喊弗罗的名字吧,展开芬芳的子房;”她低声喃喃道:“结下累累的果实;向她祈祷。”

    “向她祈祷。”伯德温温和地回应道。

    “你要记得这个名字,一如记得蜂蜜的甜美;你要记得这个名字,一如记得甘泉的清澈;你要记得这个名字,一如记得花朵的馥郁;呼喊这个名字,向她祈祷。呼喊弗罗的名字。”

    凯瑞本从伯德温的手上接过了弗罗的牧师,虽然他看得出来,梅蜜更愿意和伯德温共舞,或许整整一夜她都不会感觉疲累。所以精灵只是仪式般地与她旋转了一周……就把她顺理成章地转给了眼睛亮闪闪,满怀期待的发施法者。

    可怜的梅蜜顿时僵硬了,她甚至差点被自己绊倒,如果不是克瑞玛尔及时地拉住了她——在异界灵魂残缺的记忆中,除了幼儿园,四肢从来就不怎么协调的他似乎没和同龄的女孩共舞过。每当他在电视或是电影上看到其他人愉悦而轻快地一同翩翩起舞时,他的感受或许只能用羡慕嫉妒恨来形容。

    “哦,他们还挺相配的。”空闲下来的盗贼说。

    “克瑞玛尔还是个孩子呢。”凯瑞本立即说。

    盗贼看了一眼伯德温,伯德温神情平静地点了点头,看来相当赞同精灵的话。

    “哦,梅蜜。”盗贼说,没人发现他的话语中隐含的一丝怜悯。他大踏步地走向前,将梅蜜从克瑞玛尔的手里抢了出来:“我想你该换个伴儿了。”他说。(未完待续。)

    ps:  今天还有一章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