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队伍(二十三)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诺曼王都外城有着整个北方城市中最为宽大的一条街道,那条街道之宽允许十匹骏马以及它们的驭手并肩疾驰,即便如此,它还是被前来观看与参与祭典游行的人们占据了每一个角落,在他们的簇拥下,象牙与玫瑰石的弗罗神像行进缓慢,弗罗的牧师们每走出一步都需要耗费以往双倍的力气,不过她们可不会为此抱怨——正如异界的灵魂在尖颚港看到的,承载着神像的无篷轮车上同样堆积着如同冰雹般的钱币,又因为诺曼王都的外城居民几乎都是贵族与富商的关系,钱币中的一大半都是金币,还有一些珍贵的首饰,它们多半来自于娼妇以及情人,她们争先恐后地跳上轮车亲吻与触摸神像的隐私部位,祈求自己能够得到恩客长久不衰的宠爱。

    “诺曼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黛安长公主如是说,她靠坐在窗边,一边俯瞰着下方的景色,一边懒洋洋地摇动自己的孔雀毛羽扇,扇坠上的蓝宝石与坚石在阳光下闪耀着如同涟漪般的光。

    “老王已死,”她的儿子,狄伦.唐克雷说,像是没有注意到黛安公主视不久前的凯旋式于无物:“新王万岁。”

    “说的真是对极了,”黛安长公主在羽扇后轻轻地说:“他们需要的也就是这个——长久地怀念一块在泥土中腐朽的坏肉可算不得是什么好主意——陛下很聪明,啊,或许褒奖的应该是富凯,即便他没有插手其中,最起码的,那座新的神像,还有围绕在神像边的弗罗牧师,那些新鲜漂亮的面孔,都应该是从他的货物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你知道这件事情吗?”

    “这几天我都在忙于整合我的队伍。”狄伦说:“为了缉捕那个胆大妄为的罪人,那个弑杀了老王的狂徒。”

    这次黛安长公主终于愿意大发慈悲地给了她儿子一个正眼:“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狄伦,在我的记忆里。你不久之前还是个光屁股的小婴儿,我记得你有一次坚持要藏在我的裙子里,还有一次把糖藏在枕头里,结果召来了一床的蚂蚁,又及。你还和小狗打架结果输到满脸牙印的事儿……我是你母亲,不是你的下属或是富凯。;;;;;;;;;;;;;;;;;;;;;;;;;”

    狄伦露出了个无可奈何的神情:“没什么,妈妈。”他亲密地说:“只是我们不想让你为了这件事儿伤神——我和陛下想要筹建一个法师团。”

    “有所耳闻,”黛安长公主说:“那么说那杂种不过是个遮掩。你们想要隐瞒谁——精灵?”

    “雷霆堡是人类的关隘,”狄伦说:“高地诺曼是人类的领地。”

    “你们……想要用法师团来取代精灵,”黛安长公主思索着:“还有,高地诺曼与银冠密林盟约……”

    “这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狄伦打断了她的话:“这不是一二十年就能完成的事情。”

    “确实,”黛安长公主说,然后她将这个话题放到了内心深处:“……之后你准备去哪儿,”她说:“或许你该和其他的年轻人一起。去投上一两枚金币,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人,狄伦,你已经成年了,哪怕你并不准备马上与某人缔结婚约,那么你也该有几个情人……”

    狄伦后退了一步。

    “我突然想起我的导师还有一份任务要给我做我必须马上去否则导师会很不高兴他并不准备在诺曼待上很久我还有许多问题想要得到他的知道很抱歉我的母亲我想我得走了。”

    “富凯也是这么认为的!”黛安长公主毫无仪态地冲着打开的房门嚷嚷:“我会和他商讨此事!”

    年轻的法师以在他身上相当难得一见的急迫姿态逃离了他母亲的房间,直到脱离了那座华丽行宫的阴影他才得以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黛安长公主是狄伦.唐克雷在这个大陆上局指可数不愿伤害的几个人之一,而且排位还极为靠前,他一点也不愿意让她伤心。但他现在所亟需完成的事务里可不包括妻子或是情人。

    他打响手指,施展了一个戏法,好让自己不那么引人注目——而后他策马前往他导师的法师塔,名义上狄伦是这座塔的主人。但实质上,狄伦的导师才是它真正的使用者——红袍奥斯塔尔的塔。

    法师塔矗立在外城的边缘,说起来并不是非常喧闹的地方,但一些妆扮成弗罗的娼妇正在和几个忘乎所以的浪荡子弟正在距离高塔约有数百尺的地方嬉闹玩耍,也许是他们觉得两者之间的距离已经足够远了,但狄伦可不那么认为。他将双手藏进宽大的袖子,念动咒语,一群老鼠突然从灌木丛与草皮下跳了出来,疯狂地撕咬每个人,那些人立即带着鲜血淋漓的伤口哭号着逃走了。

    有个近乎于约定俗成的说法是,法师塔投下的阴影所到的位置就是该塔的主人的领地,也是他可以任意投掷法术驱赶或是杀死侵入者的地方,但也有人说是站立在法师塔的塔顶,法师视力所及的地方——狄伦的导师奥斯塔尔,以及其他审慎的红袍当然属于后一种。但奥斯塔尔很少行驶自己的权力,他总是来去匆匆,忙完自己的事情就会使用法术悄无声息地离开。

    在狄伦走进高塔周围约有一百尺的时候,那些看似平常的荆棘与地爬藤不易令人察觉地轻微地震颤着,它们的触须稍稍抬起,就像毒蛇吐出芯子品尝着空气里的气味,仔细地反复确认来人的身份——狄伦的气息是熟悉的,被允许进入的,它们垂下枝条,温顺地监视着他来到法师塔距离地面有着一个人那么高的门前,做出手势施展法术让自己漂浮起来,好正对那扇铁铸就,填充着秘银符文的大门,他打出导师的魔法印记,片刻后,那扇大门打开,容许狄伦入内,塔底有着四尊金属魔像,当名义上的主人走入它们中间时,它们睁开原先紧闭着的眼睛。并且高举起手中的武器。

    狄伦毫不惊慌地伸出双手,高声念诵起一段十分兀长拗口的咒语(就和他导师的名字一样讳莫如深),这段咒语中包含有上百个音节,只要有一个错了。那些有着美丽的紫翠玉宝石眼睛的魔像就会将来人当做入侵的敌人对待——红袍奥斯塔尔的弟子当然不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魔像得到了正确的咒语,其中之一为狄伦打开了通往旋转楼梯的门,这扇门在狄伦的印象中似乎从未处于同一个位置。

    一个怨魂为狄伦引路,它的身体里点燃着一撮飘忽不定的负能量之火。为狄伦照亮了脚下的台阶,一阶,最多两阶,其他的阶梯都隐藏在铅色的浓雾里。怨魂将狄伦引导到一扇散发着柔和光芒的银色门扇前,狄伦轻轻推开,里面的房间正是他的导师最喜欢和最为注重的,它是一整个开阔的房间,一面墙壁是整排的架,而另一面墙壁也是架子,摆放着数以百计的水晶与玻璃瓶罐。第三面墙壁则如同别的施法者那样放置着两侧有着钢尺的抄写台与卷轴、魔杖架,但又与普通的法师不同,房间的中央还有着由一整块曜石雕琢而成的方形祭台,之所以它一眼就能被人们认出这是一个祭台而不是一张桌子,因为它的四周都预留有血槽,血槽的漏斗处被琢刻成魔鬼大张的嘴,祭品的血就从那张嘴里流淌而下,落进祭台四角翻卷而上的龙爪杯——杯子是血玉髓的,玉髓是深灰绿色的,中间夹杂着的。那种艳丽的深红瘢点很难说是原先就有的还是被血液浸染而成的。

    “有点吵。”红袍术士说,他端着一个杯子,不是血玉髓而是孔雀石——里面盛放着数个还未出生的婴儿体内取出的心脏,它们只有花生那么大。挤挤挨挨地鼓弄在一起,在魔法药水的驱使下,每个都在活泼健康地跳动着,就像它们还在主人温暖的身体里,而它们的主人也还在母亲的肚子里安然沉睡。

    “我去命令他们散开。”狄伦恭敬地说。

    “不了,”红袍术士说:“今天毕竟是弗罗祭典的第一日。而且我不准备在诺曼待得太久——来帮我把心脏弄干净。”

    狄伦低声念诵了一个咒语,保证自己双手干净,垂落的长袖也随之被无形的仆役挽起并用别针固定,他端详着盘子里的婴儿心脏,“是要抽取纤维吗?导师。”他从一旁预备妥当的银盘里取出纤小,瘦长,尖端不是如同鱼刺般柔韧就是如同鸟喙般坚硬的钩针、笔刀、剪子与另外一些必要的工具。

    “一半抽取纤维,一半制作饵料。”红袍术士说。

    “是的,导师。”狄伦说,随即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投注到了眼前的工作上去——无论是抽取纤维(编织富有魔力的布料)还是制作饵料(为了引诱劣魔与小恶魔用),深埋在心脏里的血管与神经都需要抽除干净,凝结的血块更是不能有,想当然耳的,心脏越小这个工作就越困难,尤其魔法药水保存了它们的活力,摸上去它们还是光滑的,有力的,甚至会从不熟练的学徒手里蹦跳着逃走。

    “伯德温还在你的视线以内吗?”狄伦的导师问,他回到架前面,打开一本有着宝石与黄金装帧的大(他施展了一个法术让它漂浮着),狄伦小心翼翼地移开视线,这个架子上所有的法术都附有魔法,不经允许想要窥视其中秘密的人会被夺去眼睛甚至生命,早在十年前狄伦就亲眼目睹过一个心怀妄想的半兽人仆役被中喷射而出的火焰活生生地烧成焦腥臭的灰烬。

    虽然狄伦非常渴望得到其中一本,他的导师是个红袍,一个凭借着血脉施法的术士,但狄伦知道,他所拥有的学识超过了他所见到的任何一个法师,这也是为什么作为一个术士,他仍旧能够教导狄伦以及白塔的德蒙成为法师的原因。

    “国王的骑士与军队追踪着他们。”

    红袍术士嗤笑了一声:“据我所知,那个卑贱的人类在诺曼的军队中有着很高的威望,而且许多人都认为他是冤屈的,哪怕他的神祗已经将他弃置于门外——还是有很多人这么认为,你觉得他们会真心实意地完成新王交给他们的任务吗?”

    “这是新王应该做的事情,”狄伦用他灵巧的手指捏住一个蹦跶个不停的小小的心脏,用大的钩针拉开心房,小的钩针拉出血管,再用笔刀剥离它们:“如果他对此漫不经心,会有人认为他与老王的死不无干系,又或者认为他至少是乐见此事的——反正还有我和法师们。”

    “你能确信你得到的消息吗?”

    “他们没有进入城市,”狄伦说:“只要一进入城市,或者有村民来向领主告密……”

    “太慢了,”奥斯塔尔说,一边顺手将他的魔宠,双头毒蛇阿尼莫斯的脑袋按下去,“它会灼伤你的眼睛,”他警告想要一窥中内容的小魔鬼,倒不是他不想让它吃个应有的教训,只是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它去做,就像狄伦:“我来帮你找到他们,”他说,“这件事情还是尽快了解的比较好。”

    “不尽感激,我的导师。”狄伦说。

    “因为我有更要紧的事情给你做。”奥斯塔尔柔声说道,他闭合上那本大,让它回到原来的位置:“非常重要——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他走到曜石的祭台旁边,欣赏着还在微弱跳动的鲜红色的小片肌肉,“你总是能做的很好,狄伦,我的弟子,”他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狄伦的脊背:“很可惜你只流着凡人的血,我的孩子,否则的话,我很愿意看到你是如何成为一个高贵而强大的术士的——就像我一样。”(未完待续。)

    ps:  感谢诸位大人的打赏与月票!

    鞠躬感谢italily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bnss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太棒啦!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bnss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bnss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下一章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一个人漫跑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鞠躬感谢suphul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小饕一枚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鞠躬感谢爆燥一下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爆燥一下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鞠躬感谢kalthas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不可知晓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钟离绝伦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