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多灵(一)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温柔的晨光逐渐变得炽烈刺目,逐渐燥热起来的空气更增添了一份令人作呕的腥气与恶臭,梅蜜拉紧了身上的长袍,从房屋投下的阴影里向着城门的位置张望。

    对于梅蜜,多灵是一座陌生的城市,但她曾走过许多座这样的小城,它们的规划可以说是大同小异——城市的中央必定是中心广场与执政官的官邸,围绕着它们的是神祗们的圣堂神殿(某些对朝向与位置有着特殊要求的例外),在它们的外侧是城中子民的住宅,一般而言,越靠近中心,居民的身份就越显赫,身家就越富有,手工业者与仆役只能住在靠近城墙的边缘地带,农民被限制在城外的庄园周围,而奴隶们就只能在荒郊野地里找寻一席栖身之地了。

    那座不祥的宅邸面朝着一条宽阔的街道,站在街道上,向前望去就能看到一座有着低矮城墙护卫的堡垒式建筑——高高的尖塔上飘扬着旗,表明这座城市正在遭受疫病的侵袭,好让人们尽快地远离这里——她看得很清楚,所以从伯德温,还有那些怪异的克蓝沃牧师身边逃开后,她毫不犹豫地朝着与之相反的方向奔去。

    梅蜜不知道那些带着鸟嘴面具的死亡之神的牧师会不会追赶自己,她所能做的就是用尽自己的最后一点力气,虽然它残留的并不多。她昨晚和伯德温在一起,他需要尽情地放纵一番而作为一个弗罗的牧师,梅蜜最为擅长的莫过于此,当凯瑞本的姬鴞抽打着伯德温的耳光让他醒过来时,他们只睡了那么一小会儿——大家都知道,这种情况比根本没睡着更难以忍受——梅蜜只希望他们的新住所能有一张宽大柔软的床铺。

    她的愿望实现了,以一种不能再糟糕的方式,他们可以得到上百张宽大柔软的床铺,如果不在意上面沾满了携带着疫病的血和污渍的话。

    梅蜜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选择了逃走,她是弗罗的牧师,不是伊尔摩特或是克蓝沃的。;;;;;;;;;;;;;;;;;;;;;;;;;泰尔与罗萨达和她也没关系,她珍惜自己的生命胜过一切——虽然在想起伯德温的时候她的心脏会情不自禁地抽痛,她在逃走的时候甚至没敢去看伯德温的神情,他会失望吗。还是悲伤,又或是会理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只是被如斯接近的死亡惊吓到了,她祈求弗罗,祈求她能够帮助自己继续紧抓住那个男人的心。让他不要就此忘记或是放弃了她。

    但他可能会死在这里,另一个声音对梅蜜说,梅蜜知道它来自于哪儿,那是她的灵魂,弗罗牧师的灵魂,冷酷而又现实。

    那就让他死在这里,梅蜜对自己说,别让我见到他,如果他对我只剩下了憎恶与冷漠。

    她一路狂奔,气喘吁吁。她的心脏疼的就像是被人绞紧扭捏,她的喉咙里充满了血液的甜腥气,而她的脚就像是被某人施放了一个石化术。

    没有人追踪她,伯德温、葛兰、克蓝沃的牧师,以及精灵与法师,都没有,他们被梅蜜抛在了身后,若是说梅蜜最初还对此有些茫然不解的话,在她看到了被乱石碎木堵塞的城门时,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无尽深渊在下!

    所以他们不会追来。因为没有必要,梅蜜是不可能推开这些沉重的堵塞物,打开城门走出去的——她也不可能靠攀爬或是飞行越过城墙,多灵的城墙只有诺曼王都的一半高度。但这也不是梅蜜能够靠着自身的力量与女神的眷顾能够跨跃的障碍。

    她又是忿怒,又是绝望,在看到一个有着长长弯嘴的投影从一处拐角转过来时,弗罗的牧师跌跌撞撞地推开了一扇就在身边的木门。感谢克蓝沃的牧师吧,因为他们要收敛死者与救治生者的关系,这里的门几乎都是敞开着的。为梅蜜提供了一个藏身之处的是一座两层小楼。被几户人家居住着,与其他地方一样,这里随处可见肮脏的血,甚至没有经过草木灰的遮掩,几处混杂着内脏碎片的地方都已经生出了白色的虫子——弗罗牧师掩住自己的嘴,寻找着厨房——这几户人家可能都是手工业者,他们秉承着手工业者的习惯,不在自己的作坊里煮汤或是烤面包,最后梅蜜只在一个密封的陶罐里找到了一些清水,她抱着陶罐迟疑了很久,因为她不知道这些水有没有被患了疫病的人污染过。

    “喝吧。”一个声音说,梅蜜在最初还以为这个声音又是来自于她本身,但她随即发现这是一个男性在说话,虽然它听起来又甜美又温柔,但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梅蜜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喝吧。”那个声音重复了一次:“那是金匠打磨宝石用的水,比他们自己喝的水还要干净——也不会有人喝它,因为它几乎没有杂质,所以就这么一陶罐也要近一个银币的价钱——这里的男主人,就算是自己的儿子快要死了也没让他碰一碰这个罐子,更别提别人了。”

    梅蜜找寻到了声音的主人,结果让她差点吃惊地丢掉了捧在手里的陶罐。因为端端正正地坐在简陋的木桌上和她说话的不是别的,正是一只色的,毛茸茸的仓鼠。

    “有那么吃惊吗?”仓鼠说:“不应该啊,你是一个牧师,呃,哪怕只是个弗罗的牧师,但你应该听说过小魔怪的存在,我们很聪明,人类的语言也不是那么地难以掌握——喝口水,亲爱的,你看起来很需要它。”

    梅蜜下意识地按照它的话去做了,直至水进入喉咙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她本能地闭上嘴巴,却因为过于急促,水流进入了气管而狼狈地咳嗽了起来,但正如那只仓鼠又或是说小魔怪所说的,陶罐里的水一点也不像是保存了很久的,它既清又甜,凉爽极了,一下子就将在梅蜜的肺腑间熊熊燃烧的火焰熄灭了。

    “我……有听说过,”但没见过:“而且,吟游诗人们常说小魔怪更加类似于人类,有着四肢和手指。”

    “你觉得他们已经见过了所有的小魔怪吗?”仓鼠。小魔怪,当然,最正确的答案,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说:“小魔怪各式各样。有像人的,也有像仓鼠的,还有像鱼或是像鸟儿的呢,他们只见到了其中的一种,却狂妄无知地信口开河起来了。”

    它甩了甩尾巴:“坐下。”它继续用甜蜜的声音说道:“坐下,亲爱的,你该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再来说说话儿——你大概还得有点吃的。”一块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乳酪掉进了梅蜜的丝袍里,她手忙脚乱地接住它,亟不可待地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你真是只小魔怪?”

    “当然,”阿斯摩代欧斯面无惭色地说:“难道还会是只小魔鬼吗?小魔鬼只会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可不会给你找吃的还有喝的,只有小魔怪才会这么做。”

    梅蜜略略放松了点,她抱着陶罐和奶酪。找了个还算干净的角落做了下来,她的鞋子跑掉了,双脚沾满尘土,密布细小的伤口,但也正是因为有着灰尘的关系,那些伤口没有流太多的血。

    “我是有听说过——”她勉强地微笑了一下:“小魔怪,是吗?”

    “没错儿,”阿斯摩代欧斯挥动了一下尾巴,还有翅膀,梅蜜的眼神变得更加迷惑了。显而易见,她正在努力回忆她从同伴与情人那儿获得的讯息——但小魔鬼一点也不担心她会察觉出什么。

    假如站在这儿的是那个臭烘烘的精灵游侠,或是巫妖,又或是伯德温。小魔鬼是绝对不会说出这么一个荒谬到可笑的谎言的——小魔鬼与小魔怪听上去非常的相似,但他们之间的区别有着一个位面那么大——小魔怪是自然的结晶,它们体型细小,智力不高,有些性情温和而有些性情暴戾,很喜欢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但就如阿斯摩代欧斯所说的,它们也很愿意向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与由劣魔转化而来,充满邪恶,卑鄙残忍的小魔鬼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

    但梅蜜只是个愚蠢自私,见识浅薄的弗罗牧师,所以阿斯摩代欧斯尽可以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如果不是它的毛太,而它的翅膀又是肉翼,而他又懒得掩饰,他或许还能说自己是莫须有的光元素生物呢。

    “你是被这家主人收养的吗?”梅蜜看了看四周,这里的主人或许不是出于自愿离开的,但这个小作坊显然被精心地收拾过,这个陶罐上原先还蒙着一块质地粗劣的亚麻布。

    “不算是,”阿斯摩代欧斯耸耸肩,虽然它的体型注定了这个动作根本无法被梅蜜看见:“我和这儿的主人是朋友关系,”它加重语气:“平等的朋友关系,”它做作地叹了口气,“可怜的老家伙,他本来还能活上好几年的。”它顿了顿:“对啦,我可以问一句吗?亲爱的女士,您好像不是多灵的人——您太美啦,如果我有看见过您一定不会忘记——但我已经在多灵生活了好几十年了,对您却没有一点印象。”

    “我是……”梅蜜说:“我是跟着同伴来的。”

    “哦,”阿斯摩代欧斯说:“看来他们没把您照顾好——您看起来很不好——他们是感染上了疫病所以力有不逮吗?”

    “不……他们只是和我有点,意见不一致。”

    “那可算不得是个理由。”小魔鬼说。

    “我想离开这儿。”梅蜜说:“但他们不愿意。”

    “这可真奇怪,”小魔鬼假惺惺地说:“所有的人都想要离开这儿,他们也应该离开这儿,总不能守在这儿等死啊。倘若不是我不会受到疫病的侵害,我也会走的。”

    梅蜜感激地望了它一眼,她现在太需要有个人来说她没做错:“但我失败了,”她说:“他们封堵了城门。”

    “我看见了,”小魔鬼说:“人类的想法有时候真奇怪。那么,您现在该怎么办呢?城里的食物不多了,又被那些白袍拿走了一大部分,那块奶酪是我仅存的食物了。”

    梅蜜低下头,那块奶酪还剩下不足手指头大的一块,被她紧紧地捏着,已经变了形。

    “您为什么不会去找他们呢?”小魔鬼问。

    “……离开的时候,”梅蜜说:“我的做法不太……嗯,温和……”

    “但您是个女人啊,”小魔鬼真诚地说:“而且又那么地美……他们应该会原谅您的。”

    梅蜜笑了笑,“或许。”小魔鬼的话确实让她振奋了些,对,伯德温,她至少还有伯德温。

    &&&

    伯德温躺在床上,那是一张相当舒适的床,伊尔摩特的牧师从无主的住宅里搬来的,这里的每一个病人都可能随时死去,在未能取得治疗这种疫病的方法时,他们只能给予这些不幸的人诸如此类的少许安慰。

    他之前并未想到,这种疫病竟然会那么地可怕,他受过伤,以为疼痛于他而言,不过是一道司空见惯的餐点,但他错了,这不是刀剑能够导致的疼痛,也不是烙铁能够导致的疼痛,更不是绞索或是毒药那种能够让你痛痛快快离开这个尘世的疼痛。这种疼痛如同跗骨之蛆,无所不在,它像是从骨头里而来的,有像是从血肉中而来的,或者说,更像是从灵魂中而来的,它时时刻刻都在,不曾留下一丝喘息的机会——他疼得昏迷过去,又因为疼痛而清醒过来。

    最让伯德温痛苦的是,他知道自己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他看到了那些已经无法救治的人,他们从身体里面融化,血混合着内脏的碎片从每个孔洞中流出来,就像是被装在皮囊里的腐烂到半降解的肉,克蓝沃的牧师在搬动他们的时候,伯德温几乎能够听到他们发出的晃荡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