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多灵(二)
    一秒记住↘↗阅÷屋→.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伊尔摩特的牧师为伯德温施加了一个治疗术,白色的光点如同雨滴一般降落到前圣骑士的身体上,当他们发现治疗术完全无法对伯德温起到应有的效用时,他们颇为惊讶不解——但很快地,一个克蓝沃的牧师将一柄铁质的尖头锤交到伯德温的手里,当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锈蚀后,无需言语伊尔摩特的牧师也知道躺卧在他们面前,奄奄一息的病人是个被他曾信仰过的神祗驱逐与放弃的罪人,为此他们发生了一场小小的争执——治疗术与治疗药水都是有限的,治疗术已经被证明无用,那么是否要为这个渎神的罪人耗费珍贵的药水呢,要知道,圣堂里,有着更多高贵而无辜的人值得拯救。;;;;;;;;;;;;;;;;;;;;;;;;;

    “但他是精灵游侠凯瑞本的好友,”一个伊尔摩特的牧师坚持道:“精灵是不会与恶人为伍的。”

    “那么他有可能是被蒙蔽了。”较为年轻的牧师说。

    “这个人是个战士,”伊尔摩特的牧师说:“他不可能不去碰触使用刀剑。”

    “不用争论了。”正好到达这里的,伊尔摩特的主任牧师说,“游侠已经向我说明了此人的情况。”他简略地重复了一遍伯德温的身份以及他所遭遇到的不幸。

    “他的堕落是真的。”

    “但情有可原,”认为精灵的同伴不可能是个心思歹毒之人的牧师说:“他可能是被冤屈的。”

    “快停止,”伊尔摩特的主任牧师严厉地说:“你正在质疑一个神祗。”

    被斥责的牧师立即低下头来,双手放到肩上,深深地鞠躬以对自己的失言致歉。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他们之中较为年轻的一个说,他并不认为自己在争论中获得了胜利,与他的同伴一样,他也对这个濒临死亡的男性产生了几分怜悯之情。

    “治疗他吧,”主任牧师说:“既然治疗术不可用,那么就用我们调制的药水吧——我们要尽可能地延缓他的死亡,与其他人一样。”他注视着伯德温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孔,做了一个祈祷的手势:“仁善的伊尔摩特要求我们救助所有的伤者,为他人承担苦难,这就是我们该做的。”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眼睛下面刺着一滴灰色泪滴的主任牧师想,在三分之一个白昼后,这个人类男性的三个同伴,一个精灵游侠,一个半精灵法师。还有一个人类的盗贼,就要为了拯救这个圣堂中以及更多的人们去执行一个危险异常的任务,他们很有可能无法安然返回,但如果他们回来了,他并不希望所来迎接他们的是一具挚友的尸体。

    但他不会说,发生了争执的两个兄弟与他相比较还太年轻了,他们的信念或许会因此产生动摇。

    治疗药水在蜡烛尚未滴下一滴新的蜡油时就被取来了,伊尔摩特的牧师小心翼翼地托着伯德温的头,将药水倒进他干裂的嘴唇里——还没有看到熟悉的血,他想。这个人还能坚持一下。

    药水发挥了作用,疼痛减轻了,他们看到伯德温的眉头渐渐舒缓,陷入了安详的睡眠中,就退出了他的房间——圣堂中还有其他人需要他们照顾呢。

    他们所不知道的,他们一离开,痛苦就再次回到了前圣骑士的脸上,但这次不是因为身体上的,而是因为心灵上的——自从逃离了诺曼的王都,伯德温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楚地感受到他已经被他的神祗抛弃了——他是个罪人。一个堕落的圣骑士,他的罪孽就像刀剑上锈蚀的斑那样鲜明深刻。在逃亡的路途中,他没有时间去想,而在偏僻的凹角村里。与外界几乎完全隔绝的境况导致村民与他们的牧师们对发生在王都的事情一无所知,而他向凯瑞本借用的那些昂贵的非凡武器也巧妙地帮着他躲过了可能有的疑惑与惊恐,他满怀豪情地与怪物、怨魂、半龙战斗,几乎忘记了自己已经不再是泰尔认可的追随者了。

    但它没有离开,它就像是一条隐藏在影子中的毒蛇,在他最脆弱。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候给了他猝不及防的一击,它的毒液渗到了他的心里,有那么一瞬间,前圣骑士希望自己能够就此死去,以免在今后长达数十年的生活中遭受到必然会有的相类似的折磨,但他旋即就否认了这个想法,他不甘愿就这么怀抱着罪孽死去,他想要活下去,想要赎清自己的罪孽,想要重新称颂泰尔的名字,重新踏入他的圣堂,向他敬献出自己的剑与忠诚。

    他断断续续地祈祷着,每当他吐出泰尔的圣名时,这两个字就像是烙铁一样烙着他的舌头,没有光,没有暖流,没有任何表明那道铜墙铁壁有着一丝松动的迹象,他泪流满面,他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只手能够紧握着他的手,给他一点鼓励与勇气啊,但暗污浊的房间里只有他的声音反复回荡,空虚的就像是他的心。

    所以当真有那么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时,伯德温惊讶地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如果他能),他艰难地握住那只手,那只手既柔软又小巧,绝不可能是凯瑞本、克瑞玛尔或是无论哪一个男人的,而且伯德温对它还有那么一点熟悉,毕竟前一晚它们才刚刚亲密地触摸过他。

    “梅蜜?”

    “是的,”梅蜜说,亲吻并用自己的面颊摩挲着那只手:“是的,大人,是我,我回来了,回到您的身边来了。”

    &&&

    一只乌鸦飞了过来,落在李奥娜的手上。

    “哦,不,”李奥娜恼火地大叫道:“不,你不能。”

    乌鸦就像是个人那样可爱地歪了歪脑袋,它的眼睛是红色的,看上去非常的邪恶,而它接下来做的事情也不那么良善——它狠狠地啄了李奥娜的手。

    那只手支持着李奥娜大半的重量,乌鸦的这一啄几乎啄穿了她的手背,她痛楚地尖叫了一声,从城墙上掉了下来。

    多灵的城墙当然没有诺曼王都的城墙高大宽厚,但它至少也有着后者的一半,从数十尺的地方失去平衡,高高地掉了下来。如果不是一只突如其来的虚幻的手托起了她,高地诺曼的公主不是摔死就是将要在床上度过她的下半生了——那只手把她轻柔地放在了地上,然后城墙的垛口露出了一只巨大的鸟喙,一个克蓝沃的牧师出现在城墙上。

    他向李奥娜公主挥动双手。不用学习寂语,李奥娜也知道他正在催促她离开。

    “这种劝说方式也太粗暴了!”李奥娜抬起那只完好的手放在嘴边,向着城墙顶端大喊道,一边拿出一瓶治疗药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她的手很快痊愈了。但用不上多少力气,还有些隐隐作痛。

    “告诉我,”李奥娜继续喊道:“伯德温.唐克雷是否在多灵城里?”事实上无需牧师回答,她也知道伯德温已经近在咫尺,她都快被紧贴在胸口的挂坠烫伤了。

    克蓝沃的牧师又往下瞧了瞧,等了一会,看李奥娜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就缩回头去,换了一个灰袍的伊尔摩特牧师来,李奥娜抬着头。意外地发现她认识他。

    “诺曼的公主殿下!”伊尔摩特的牧师无可奈何地嚷道:“您不该出现在这儿!”

    “我来找寻我的朋友,”公主回应道:“伯德温.唐克雷与他的同伴——他们在这儿,对吗?”

    伊尔摩特的牧师卡了一下,没有回答公主的问题:“这座城市正被可怕的疫病控制着,”他苦口婆心地说道:“无论是谁,都不能进入这里,也不能离开这儿。”

    “我知道你们要保证疫病不再向外传播,”李奥娜说:“但我有着与您们同样坚定的信念与理由,它们告诉我我必须进入城里,与我的朋友在一起。”

    “是什么样的理由呢?”伊尔摩特的牧师问。

    李奥娜露出一个笑容。它是那么的纯洁,又是那么的灿烂,能与此时的阳光相媲美:“那就是我爱着伯德温.唐克雷,我爱他。就像爱着我的生命那样地爱他!”

    伊尔摩特的牧师沉默了。

    “很遗憾……”过了一会,他说,声音几乎无法被远处的李奥娜捕捉到:“如果您所说的就是那个不幸的人,公主殿下,请放弃您原有的打算吧。”

    李奥娜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抬起头。屏息静气地倾听着。

    “他感染了疫病,”伊尔摩特的牧师说:“他快要死了。”

    李奥娜平静地闭上了眼睛。在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时,她不懂得吟游诗人为何总是在他们的作品中哀叹命运的残酷,但她在她的父亲突然死去,而她倾慕的人被指为杀死他的凶手后就已经真切地品尝到了那份苦涩,而现在,也只不过是另一份苦涩罢了,她甚至不会为此哭泣。

    她随身携带着符文盘,来自于诺曼的王家内库,每一个都储存着一个或者几个强大无匹的法术,只要她愿意,她就能击碎多灵的城墙,好让它裂出一个足够李奥娜走进去的缝隙,她的心强烈地鼓动着她去这么做,肆无忌惮地,不去考虑任何后果,但她的理智拒绝了——她终究还是诺曼的公主,如果疫病因此扩散出去,死去的将会是她的子民。

    但她也知道,牧师们不会允许她进入多灵,哪怕她现在只是站在这儿,都足够让他们为之焦虑不安的了。

    “李奥娜公主……”伊尔摩特的牧师刚想要继续劝说几句,就被从远处飞奔而来的骑士打断了。

    那名骑士在距离李奥娜还有数十尺的地方跳下马匹,向她行了一个鞠躬礼,他似乎还想对李奥娜说些什么,但又因为不知道如何措辞而选择了放弃。

    他转而看到伊尔摩特的牧师时,可以说是非常高兴的:“紧急事务!”他高声叫道:“仁善的伊尔摩特的追随者,请赶快通知您的主任牧师,我们的主人,多灵的领主刚刚接待了一个高贵而强大的客人——狄伦.唐克雷下,他听闻了多灵的事情,并慷慨地决定予以援手。”

    “什么样的援手?”李奥娜问,她可不觉得她的表兄会突然蜕变为伊尔摩特的信徒。

    “他要烧了多灵,”骑士喘息着说,他一路奔来,丝毫不敢有所耽误:“他要焚毁整个多灵,”他大声对着伊尔摩特的牧师喊道:“我们的主人让我来询问您们,是否已经有了对抗疫病的方法,不然的话,就请尽快离开吧。”

    “病人呢?!”

    “只有您们可以离开。”骑士嚷道:“那位尊敬的大人带来了一打法师,还有好几位术士,他们正在封锁这里。”

    “还有您,”骑士对李奥娜说:“请您跟着我走吧,狄伦.唐克雷想要立即见到您。”

    李奥娜的回答是一个微笑,虽然站在他面前的年轻女性并不漂亮,但她的笑容中有着不容置疑的权威与庄严:“请转告狄伦.唐克雷,高地诺曼的公主李奥娜,他的血亲正在多灵城内,无论他想要做什么,还请等待一二。”

    “但是,”骑士傻乎乎地说:“您并不在城内啊。”

    紧接着,他就被势若雷电的一击击中了小腹,略偏下的位置——为了减轻重量,尽快到达,他就连贴身的链甲都脱掉了,这一下顿时让他眼前发,猛地跌倒在地。

    “现在您么可以让我进去了吧,”李奥娜对着目瞪口呆的伊尔摩特的追随者说,或许还要加上一个克蓝沃的牧师,他和他的乌鸦一直没离开过:“狄伦.唐克雷是个糟糕的家伙,但还没糟糕到会将他的血亲连着一座城市一起烧掉呢。”

    &&&

    巫妖等到房门外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后,才回到了那张桌前,他并不需要休息,但他同样需要时间,接下来的任务既不可测又危险,他得抄写一些卷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