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多灵(三)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奥娜在两位主任牧师(克蓝沃与伊尔摩特)的护送下来到了伯德温的房间里,她穿戴着克蓝沃牧师的全套服饰,它和牧师的神术一同保证着她不会被疫病轻易侵入,但她也不能待上很久。←百度搜索→x?阅ぁ屋

    公主拿出一只镶嵌着氟石的戒指,它发出蓝色的幽光,照亮了那张沉睡着的脸,伯德温比李奥娜记忆中的要瘦削与苍白,但李奥娜无法确定这是否是因为卡在她的眼眶里,让她感觉很不舒服的水晶镜片所致众所周知,水晶镜片必须采用纯净无暇的就像是泉水或是空气那样的白水晶来做,而且又必须磨制的又大又薄,否则很容易令得你看到的事物扭曲变形,这是水晶的特性矮人,侏儒与老练的商人在缺乏检测器具的时候,常将水晶珠子放在写满了细密小字的羊皮纸上检查,字母在水晶珠子下面会出现双重影,而玻璃珠子则不能。

    她踏前一步,想要触摸伯德温,伊尔摩特的牧师立即拦住了她,并且摇了摇头。

    “他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伊尔摩特的牧师说:“虽然我们人手不足,尊敬的殿下,但还是有一个牧师时刻看着这儿还有他的一个同伴,她也是一个牧师,她一直照顾着他。”

    “牧师?”李奥娜疑惑地问,然后她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梅蜜:“哦,是你。”她恍然大悟地说,这可不怪李奥娜,实在是有太多人不将弗罗的牧师当做牧师看待了梅蜜站在那儿,警惕的就像是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猫,她手里还端着一个很大的铜盘,铜盘里盛着一只精致的银壶,干净的棉布以及一些柔软的碎毛皮。

    “我想我得好好地感谢你,弗罗的牧师,”公主语气和善地说:“真高兴伯德温有你这样的朋友……我一直很担心他无法得到应有的照顾。”

    梅蜜紧盯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伯德温房间里的女人。她身材高挑即便是克蓝沃牧师那种宽大的可以当做帐篷的色长袍也无法完全掩盖,举止优雅即便只能听到声音,也能知道她是一个与梅蜜截然不同的人,她理所当然地感谢自己,梅蜜愤恨地想,就像她是这个房间的女主人,而躺卧在床榻上的那个男人是她的丈夫。

    那些牧师称她为殿下,态度恭谨,与他们对梅蜜的态度可谓完全相反在牧师们发现了梅蜜躲藏在伯德温的房间里时,他们可是大喊大叫地想要将她拘禁起来。如果不是伯德温坚持,她就连走出房间的自由都没有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愿意和她说话,也不允许她走到这条走廊以外的地方去,幸好这里原本是执政官的宅邸,这条走廊中的房间本就是为客人预备的,其中许多都空着,梅蜜在里面找到了不少自己正需要的东西。

    “殿下……”伊尔摩特的牧师隐晦地催促道。

    “好的。”李奥娜说,在她转身走出房间之前。梅蜜动了动嘴唇,她想要问问这个女人,她是否还会回来,但克蓝沃的牧师适时地转身。给予她警告的一瞥。

    “凯瑞本与克瑞玛尔呢?”经过空旷的外庭时,李奥娜问。

    “他们正在休息。”或许是看到了李奥娜露出的惊异神情法师当然需要得到一间安静的房间休息或是冥想,但依照她对精灵游侠的了解,他不会距离自己受伤或是生病的友人太远伊尔摩特的主任牧师解释道:“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那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任务。我们或许会面对一个恶魔或是魔鬼……”他将整个情况简单地对这个身份尊贵的年轻女性讲述了一遍。

    “那么说,”李奥娜:“这种疫病是有根源的喽。”

    “应该是,”主任牧师说:“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证实我们的猜测。”

    “如果你们的猜测是错误的……”

    “那么,狄伦.唐克雷下的做法是正确的。”主任牧师说:“这正是为什么我不愿意让您进入多灵的原因。”

    但你还是让我进来了,李奥娜在心里说,她一点也不怀疑这是伊尔摩特以及克蓝沃的牧师为了保存自己生命而做出的自私之举,如果他们真的如同凡人那样珍惜自己的性命,那么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必要来到多灵:“有多少幸存者?”

    “多灵是座小城,”主任牧师回答:“在执政官这里登记的人只有三千七百二十名。”他向李奥娜行了一个鞠躬礼,“请宽恕我的无礼,”他说那套克蓝沃牧师的装束已经被拿走了,两个牧师端上了银杯,李奥娜用自己携带的小刀割破了手指,主任牧师拿过来观察里面的泉水它还是清澈的,只是染上了一丝血色,随后他集中思想,施放了一个神术。

    那是一个冷冽而纯净的法术,就像是在严酷的冬天,你拉开挂毯,推开紧闭了一夜的窗子后迎面而来的风。

    “净化术,”主任牧师微笑着说:“仁善的伊尔摩特赐予我们的。”

    多灵执政官的官邸原先只是一个正方形的堡垒式建筑一座高塔周围包围着狭窄的内城墙,随着多灵愈加富有,它被扩建成了现在的模样以原先的堡垒为主体,向外伸展出一对羽翼般的翼楼,羽翼之间就是外庭,也就是中央广场,在执政官以及他的副手一同死去,疫病扩展到无法轻易遏制的地步时,伊尔摩特的牧师要求人们将病人送到这里。

    后来疫病愈发猖狂,城内的死者已经多过了生者,伊尔摩特与克蓝沃的牧师发现城内唯一的净地居然只剩下了他们征用的执政官官邸,迫不得已,他们只有将那些可怜的人们护送到堡垒里,这里有伊尔摩特的牧师们调制的药水与他们的神术,以此来抵抗疫病的侵袭,但他们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牧师同样需要休息,而调制药水需要的药材也几乎要用尽了。

    “请看这里,”主任牧师静静地指给李奥娜看:“所有的。未曾被疫病感染的生者都在这里,总计三百六十七名,其中……只有二十三名年轻男性,正如您看到的……”

    李奥娜停住了脚步,他们站立在堡垒的城墙上,城墙狭窄的只容许两个人并肩而行那些失去了亲人,连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就会罹病死去的人茫然无措地被暂时安顿在被城墙围拢着的内庭里,牧师们从执政官的军械库里找到了几十座牛皮帐篷,他们倒很愿意让多灵的居民住到房间里,但经过净化与整理的房间只够给几个孕妇与身体孱弱的老人与幼儿居住。

    “食物和水都还足够吗?”

    “我们找到了未被污染的面粉和麦。还有一些腌制的肉类,”主任牧师说:“他们的身体能够得到饱足,无法得到慰藉的是他们的内心……他们只是些凡人,他们恐惧死亡。“

    “这才是您容许我进入多灵的原因,是吗?”

    “他们需要支持。”主任牧师说。“来自于一个值得他们尊敬与相信的人。”

    “我只是一个公主,”李奥娜说:“我无法继承王位,也没有权势与军队。”

    “王位、权势与军队也不是他们所需要的。”主任牧师轻轻地做了一个推的手势:“他们需要的是您的关爱与鼓励。”

    “我什么都做不到除了我的卷轴和符文盘,”李奥娜说:“你们可以从我的次元袋里拿走每一样你们需要的东西。”

    “您所能赐予的要比这更多。”

    “他们不会相信我的。”李奥娜喃喃地说,他们已经走到了人群之中。一个只有两三岁大的小女孩跌跌撞撞地奔过来,撞在李奥娜的腿上,李奥娜马上俯低身体,伸出手扶住她的小肩膀。她就像一朵糖丝拉扯成的云朵那样轻小女孩好奇地抬起头仰望着这个陌生人,将大拇指含在嘴里,又把它湿淋淋地拔了出来。

    “你是谁啊?”她问,舌头可爱地绕成一堆。

    “我是……我是。”李奥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是李奥娜.海德。”

    追着小女孩的妇人跑了过来,听到了这个名字她穿着丝绸的衣服。胸前挂着一枚银质的护身符,护身符上有着细小的纹章,表明她是一个贵族,她惊疑不定地看着李奥娜李奥娜缓慢地站直了身体,伸手拉下了短斗篷的兜帽,她在离开王都前将头发编成辫子,又将辫子盘了起来但就算是这样,那头令无数贵夫人为之羡慕的丰美秀发仍在正午的阳光下散发出最为艳丽的光芒,

    那个妇人注视着李奥娜,她只是一个男爵的女儿,从没去过诺曼的王都,更没机会谒见过国王、公爵与公主,但她的伯父是个伯爵,他最爱干的事儿就是在亲戚朋友面前一次又一次地叙述自己在王都中度过的那几个月,每一天,每个地方,每一个细节都被重复了上千次,令她印象深刻的事物中就有这么一项王室成员特有的奇异发色,她的伯父将它描绘成了凝固的熔,又说那是赤色的黄金,她反复思忖,怎么也想象不出那种颜色。

    直到她看到。

    还有海德,这个姓氏只有国王以及他的直系血亲才能使用,它在诺曼语中,是“首领”的意思。

    她无意识地抓紧了裙摆,慢慢地,慢慢地,跪了下去。

    &&&

    李奥娜的次元袋为即将踏入危险旅途的小队减轻了不少压力。

    他们静悄悄地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一个对这次行动一无所知的人仍旧生存着的人们不需要更大的压力与不确定的希望,如果一切顺利,那么他们就能挽救数百条无辜的生命,如果不能,那么后者或许能够得到一个安详平和的死亡伊尔摩特的牧师们已经调制好了可能需要用到的药水,主要成分是曼陀罗与乌头,还预备了许多蜂蜜与糖,好让药水变得甜蜜蜜的容易入口,毕竟这些人中有着那么多的孩子。

    “您觉得里面会是个怎样的魔鬼呢,导师,”一个年轻的牧师好奇地问道:“又或者是恶魔?”

    “很难说,”较为年长的牧师说,“疫病是很多魔鬼爱玩的把戏,但恶魔有时也会因为召唤者的要求拿出致命的药剂来。”

    “这种疫病能够带来什么好处呢?”牧师咕哝道:“难道还有人能将腐臭的尸骨转化成宝石与黄金吗?”

    疫病会令人陷入绝望与惊恐之中,为了求得一丝生存的机会,人类的堕落会比疫病的传播来得更快,而他们终将难免一死,死后他们的灵魂将不会被任何一个神祗接纳,他们将在哀悼平原上四处游荡,等待着被恶魔或是魔鬼收取,从他们的灵魂中压轧出来的能量是无尽深渊中的食物、货币以及装饰品,而抽取了灵魂能量之后留下的空洞躯壳丢入深渊,就能生成新的劣魔,也就是所有魔鬼的起源。

    巫妖在心里说,一边在袖子缓慢地活动手指,轻轻地抚过他的卷轴带,还有品种繁杂的药水,

    较为年长的牧师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身边的这个孩子还很年轻,还没到能够理解这种严酷事实的年龄以及,他们的目的地已经到了。

    这是座看似平凡的住宅,空荡荡的,与其他人家的房屋一样,到处可见乌的血迹。

    之前发生的情况伊尔摩特的牧师有详细地描述过,进入这座宅邸的人都没能走出来,主任牧师尝试过召唤他们的灵魂,但哀悼平原上完全无法找到他们的踪迹这种情形下,最好的情况是他们被囚禁或是被扔到了另一个位面,最坏的是他们已经死亡,并且被抽出了灵魂所以他们才会认为这座宅邸中可能有着魔鬼。

    当然啦,强大的术士以及法师,譬如巫妖也能做到,但大部分牧师都认为这不太可能是不死者们的手笔,不死者们总有很强的表演欲求,而魔鬼则不。(未完待续……)

    ps:太阳冲锋者打赏九鱼币

    友打赏九鱼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鞠躬感谢有爱之风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水冥鼠打赏九鱼币为了吱吱君!

    一个人漫跑打赏九鱼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风暴de中心打赏九鱼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腐蚀之心打赏九鱼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鞠躬感谢神罗之焰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友打赏九鱼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bnss打赏九鱼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