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多灵(四)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说牧师们依然对这座吞噬了如此之多生命的宅邸毫无了解也是很不公平的,滞留在此的伊尔摩特与克蓝沃的牧师们虽然无法离开多灵,但外面的人仍旧可以送进他们需要的讯息——几乎所有善神的追随者都被惊动了,白袍们几乎翻阅了所有神殿、圣堂、大图馆的记载,除了伊尔摩特、克蓝沃、罗萨达、泰尔之外还有游侠的保护者苏纶与知识之神欧格玛的追随者们都伸出了自己的援助之手,有些游侠与骑士想要进入多灵,但被拒绝了,在疫病尚未被扫荡干净之前,任何一个多余的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隐藏的祸端。

    他们找到的有关记录,再综合多灵执政官邸里被保存妥当的文件,他们几乎已经能够推测出这座看似普通的宅邸会被选为这场可怕瘟疫的——这座宅邸原属于一个冒险者,以凡人的眼光来看,他不是个平庸之人,但他的同伴都委实过于出色了,以至于他常常被埋没在朋友的耀眼光辉中,吟游诗人只会在诗篇每一章最后结尾时,唱出每一个人的名字时才会提到他,所以,虽然他和他的同伴所建立的显赫功绩为无数贵人所知,最后还是只有他的同伴们获得了爵位与领地,而他只是拿到了一笔对于普通人来说相当可观,但对于一个杰出的战士来说却着实有点微薄的钱财。

    这是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了,这位冒险者并未因为自己遭遇到的不公平的对待而愤愤不平,他回到了他的故乡,一座叫做多灵的小镇,为自己与自己的家人建造起一座有着十五个房间的房屋,就这样平和快乐地度过了他的后半生——他的孩子并未继承到他的勇敢与智慧,但他们有着他购置下来的庄园与土地,每年都有着固定的收入,所以在多灵中,他们也能算得上是有身份与身家的体面人物。随着时间流逝。他们,还有多灵的其他人都几乎忘记了这里还有着一个曾经敢于与魔鬼、巨人以及不死者们战斗的英雄。

    他们忘记了,魔鬼没有。

    牧师们翻到的记载中,就有吟游诗人应国王的要求为他们谱写的长诗。还有他们完成任务后从神殿与圣堂领取的奖赏与面记载——记载不如吟游诗人的精彩有趣,胜在真实譬如说,因为相貌丑陋,出身平平,在队伍中又很不巧地与另一个有着英俊相貌与高贵出身的同伴同一职业——他们都是战士。从而经常被吟游诗人们忽略不计的“配角”,他的同伴们却给了他极其公正的评价,在一份由队伍中的法师亲自手的记录中,清楚地写明,他们这个憨厚朴实的同伴,曾经亲手将一个欲魔送回了无尽深渊。

    巫妖一听到这个故事就已经推测出来后面的发展——魔鬼与恶魔是无法被凡人彻底杀死的,他们如果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只会被遣送回无尽深渊,并在无尽深渊的最底部遭受到如同劣魔一般的残忍对待,他将会有一百年的时间无法重返主物质面。;;;;;;;;;;;;;;;;;;;;;;;;;另外,如果他是中阶或是高阶魔鬼,可能会有其他魔鬼或者恶魔乘着他虚弱的时候将其真正地杀死,以博取他体内的魔法能量,财富与地位;又或是他的上级,更高一阶的魔鬼会对他进行降阶的惩罚,对于魔鬼,这两种结局都是无法忍受并且值得他诅咒并策划报复始作俑者一万次的。

    如果是前者,那么将他遣返回无尽深渊的人类可以说是幸运的,但如果是后者。那么那个人类就是最好的复仇目标。

    或许有人会产生疑问,一百年的时间,除了一些深受神祗宠爱与眷顾的追随者外,只要是人类。只怕都难逃一死,那么魔鬼又如何报复呢?

    魔鬼会将他的仇恨与愤怒倾泻在此人的子孙,以及所有与此人相关的事物上。

    多灵遭到的劫难很可能就是一个魔鬼的手笔,充满耐心与恶意,并且在复仇的同时不忘记从中获得利益,巫妖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疫病的恐吓与身体的虚弱中听取了魔鬼的诱导。有意或是无意地走向了邪恶,但肯定为数不少,那将是一笔颇为令人心动的财富——每个因某个魔鬼的策划而堕落的灵魂上都会留下那个魔鬼的印记,无尽深渊中有着相关的魔鬼做统计——比主物质界最为精明与锱铢必较的人类都要敏锐,聪慧,心明眼亮的那些。

    还有那些牧师们,魔鬼最爱令得纯洁无暇的灵魂堕落,而且只要是施法者,他们灵魂内所含有的魔法能量就会大大地超过凡人。

    这座宅邸在浩劫来临之前一共有着将近二十个人居住在这里,七个主人与十二个仆人,现在他们都已经在哀悼荒原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了,魔鬼的手段必然会让他们在死去之前签下契约或是做下邪恶的事情,这点幸存者们提供了一点情报——一个惯于搬弄是非,玩弄口舌的妇人告诉牧师们,这些人中有三个兄弟,长子已经与一个好女孩缔结婚约长达十年,有着一个可爱的孩子,幼子年仅十三岁,却都迷恋上了一个外来的娼妇,为了这个他们不止一次地争吵与相互殴打,并争先恐后地拿出家中所有的钱财来换取佳人的青睐。

    他们的父母为之忧心忡忡,长子的妻子更是日夜以泪洗面,但他们就像是被什么迷惑了似的,直到染上了可怕的瘟疫,浑身疼痛,他们家的长子还挣扎着想要将整座宅邸赠送给那个女人。

    而那个女人,竟然真的在主人的邀请下,光明正大地踏进了这座府邸的大门。而从第二天开始,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就从大门搬运了出来。

    “那么那个女人呢?”

    “他们没有看到她出来。”牧师说,注视着敞开的大门,大门是深褐色的碳化橡木制作而成的,镶嵌着铁的固定条,铰链脱落了一只,所以它的一半是耷拉着的,悬挂在大门上的洋葱球腐烂殆尽,那是种奇异的腐烂,就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水分,球茎发白。干缩,虫子在上面咬出大大小小,色的洞穴,猛地一眼。就像是这扇门上悬挂了无数萎缩的骷髅头骨。

    “不要离开我太远。”他警告他年轻的兄弟。

    第一个走进大门的是克蓝沃的牧师,他们对于生者与死者都极为敏感,而且死亡之神所赋予他们的特殊法术也能让他们比其他的牧师更为强大,而后是凯瑞本,伊尔摩特的牧师。盗贼与克瑞玛尔。

    “我以为你不会想要加入他们,”巫妖轻声说道:“你只是个凡人,盗贼。”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他们,还有你,会提供一张卷轴让我离开吗?或许,但我知道狄伦唐克雷带来了他的法师团,”盗贼讥讽地说:“或是去和梅蜜一起照看伯德温?算了吧,我还是宁愿去面对一条巨龙。”

    “放心,”曾经的不死者意味深长地看了盗贼一眼:“你不会去面对一条巨龙的。”

    多灵是属于高地诺曼的,就像这个国土辽阔的国家其他的城市那样。它所有的房屋都很高大,并且多半被建造成一个空心的正方形体,也就是四面都是房屋,而中间有个小小的庭院,面朝着街道的房屋是门厅、厨房、餐厅与会客区域,两翼是客房,而最内的才是主人与其子女坐卧起居的地方。

    吊灯上的蜡烛早已熄灭,再也没人会去为它更换蜡烛以及点亮它们,他们只能凭借着从门窗处射进来的微弱光线来观察室内的情况——真难以想象,就在这短短十几天里。房屋里的灰尘已经积累了厚厚的一层,就像是已经荒废了好几年,盗贼低下头去看着地面:“没有脚印,”他用细若游丝的声音说(这也是盗贼的技巧之一):“之前的那些牧师是什么时候进入到这里的?”

    “六天之前。”凯瑞本回答他。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你有没有觉得……异界的灵魂说,他刚从识海的最底层游上来,在巫妖的要求下,他按捺下好奇心,美美地睡了一觉,现在他觉得很舒服——有没有觉得。他继续问道,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什么地方?

    ——好像隔了一层什么,异界的灵魂说,他之前在巫妖掌控身体的时候也常常会浮上来东张西望,透过巫妖的眼睛,他看到的东西虽然不够真实但颜色与清晰度都没有太大的变动,但这次他看出去,所有的东西,楼梯,拼花石材,门扉,穹顶,还有精灵,牧师与盗贼,都像是蒙着一层透明的色胶片,他将自己的记忆分出一部分给巫妖看,虽然他知道他的同居人可能早就看过了。

    ——还有,异界的灵魂说,这个门厅有那么大吗,我们居然直到现在也没能走到楼梯。

    走在最前面的克蓝沃牧师骤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他急促地用他的眼睛点数了一下人数,而后严厉地命令道:“所有人立刻牵起手!”

    其他人不解其意,除了巫妖和凯瑞本,但他们还是遵从了克蓝沃牧师的指令——这位牧师在死亡之神的追随者中其能力仅次于主任牧师,在外游历长达十五年,在对抗不死者与魔鬼等深渊生物方面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巫妖撇嘴),所以在这支临时队伍中,他有着近似于首领与指挥的地位。

    “加文!”伊尔摩特的年轻牧师突然惊慌地喊道:“加文不见了,刚才他还在我身边。”

    “握住同伴的手!”克蓝沃牧师不得不再次运用自己的舌头,“我们正站在阴影位面里!”

    “握住我的手,”凯瑞本说:“别惊慌,你的兄弟或许还是能够回来的。”

    伊尔摩特的年轻牧师跑过去,握住了精灵的手,“真的吗?”他满怀希望地问。

    精灵游侠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这时候盗贼恰到好处地提出了他的疑问。“什么是阴影位面?”他问,葛兰在他的工会里有着一个不错的地位,但还没到能让一个施法者对他言无不尽的地步,事实上,有许多学徒甚至与他一样对阴影位面一无所知。

    “一个倾向于邪恶的位面。”精灵简短地说:“你可以把它当做主物质位面的影子,在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扭曲的,距离会被不定时不定地点地拉长,我们跨出一步可能就越过了好几十尺,所以请握住身边人的手,不然在一转眼间,我们就会被迫分散了。”

    “但两只手都被抓住了我们遇到危险时怎么反击?”葛兰说,随即微微鞠了个躬:“当然,我不是想要反对您,可敬的游侠——我只是想要问一下,有更好的办法吗?”

    “用这个如何?”巫妖说,而后一根盗贼相当熟悉的细绳就像条灵活的小蛇那样快快乐乐地爬上了葛兰的脖子。

    “很好。”盗贼说,一边朝天翻了一个白眼,他就不该忘记凯瑞本身边总有个克瑞玛尔。

    “只是暂时的,”精灵说:“保证你和你身边的人都还在,尽量彼此靠拢,这个法术不是由我们当中某人施展的,否则我们只要保证施法者还在我们的视线内就可以保证不会失去联系——现在我们只能这么做,幸而这里只是阴影位面的起始点,危险的猎手几乎都潜伏在更为暗的地方。”

    “这里不是阴影位面。”巫妖说:“只是有人——不,正确点来说,我几乎可以确定这是一个魔鬼,他或许不那么强大,但他还是将阴影位面的一部分本质拖进了主物质位面。”

    “请您简单地说,尊敬的法师。”葛兰说:“是好些,还是坏些?”

    “很遗憾,”巫妖说:“这种被损坏的本质比起真正的阴影位面更为混乱不堪,难以揣测。”

    &&&

    李奥娜原本想要守护在被疫病折磨着的爱人身边,如果不是这里有着更需要她的人。

    在伊尔摩特的牧师确认了她的尊贵身份后,那些死气沉沉的人们就像是在经历了数百个的漫长暗的严冬后终于再次看到了绚丽的阳光,他们低声嚷嚷着,推搡着,满怀希望地看着李奥娜,在那头如同火焰般灿烂的红发与李奥娜的手、衣服与胸针上反复打量。

    李奥娜的短袍又被拉了拉,她低下头,那个询问她名字的小女孩高高兴兴地问:“你是公主殿下吗?”

    “是的。”李奥娜说。

    “那么。”小女孩的母亲说:“我们不会被烧死了,对吗?”(未完待续。)

    ps:鞠躬感谢xiaoheizi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一个人漫跑打赏九鱼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万年死宅打赏九鱼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万年死宅打赏九鱼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千金散尽还复来,都说了不差钱,看赏!

    万年死宅打赏九鱼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鞠躬感谢johnwinter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夜月翼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欧阳默默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黄昏与暗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chh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一个人漫跑打赏九鱼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

    鞠躬感谢fanf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suphul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viannee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柯林杨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