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多灵(六)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可不这么认为。;;;;;;;;;;;;;;;;;;;;;;;;;”一个因为尖刻所以听起来格外刺耳的声音说:“如果她真的这么爱伯德温,那么她就该留下,守护在他的床前,而不是为了博取一个好名声抛下他和那些贱民在一起。”

    伯德温与伊尔摩特的牧师同时皱了皱眉。伊尔摩特的牧师转而注视着另一位神祗的追随者,弗罗是个很难被归为善神或是恶神的神祗,她太弱小,神职又偏向令许多人难以启齿的一方——倒不是说正常的欲求是种罪孽,除了少数对追随者有特殊要求的神祗,一般而言,牧师与祭司可能不被允许与凡人缔结婚约,但他们还是可以拥有一个情人的——但会去祭拜弗罗的几乎都是一些不安于室的妇人或是娼妓,而弗罗的牧师根本就是前两者兼而有之。

    在伊尔摩特圣堂陈列的卷记载着弗罗曾经的教义,她曾是那样的仁爱而又可敬。谁也无法想象得到在短短百年之间弗罗的牧师们就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她们不再是爱情与婚姻的保护者,反而成了它们的刽子手——有多少儿子整日整夜地沉湎在弗罗牧师的手臂中忘却了等待在家中的老母亲;又有多少丈夫为了夺得她们的一吻而轻易抛弃了本应与自己长相厮守的妻子;更别提有多少父亲为了博取她们的微微一笑而不惜卖掉自己的孩子……这些都是伊尔摩特的牧师亲眼看到与亲耳听到的,他曾伸出他的双手想要帮助他们,但除了拿出银币买下几个孩子免得他们成为奴隶或是沦落到更为凄惨的地步之外,他能够做到的事情堪称微乎其微——他不能去责罚那些给亲人们带来灾祸的人——那是他们的儿子、丈夫与父亲,也无法强迫他们离开堕落的诱因,他们迷恋着她们,就像中了毒或是遭受了诅咒。

    伊尔摩特要求他们背负起人们的苦难,但在这一方面,他们却无能为力。←百度搜索→x?阅ぁ屋这一点令所有的伊尔摩特的追随者们感到痛苦,尤其是发觉弗罗的牧师甚至与盗贼们勾结在一起。谋害那些无辜者的性命以求得钱财之后,他们的怒火或可烧毁整座城市——问题在于,哪怕是资历最为浅薄的学徒也知道,在涉及一个神祗。哪怕只是个弗罗这样的神祗,即便最小的事情也可能会造成极其可怕的后果;而且无可辩驳的,男性们喜爱这样的弗罗牧师,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城市(无论大小)看见弗罗的神殿。而弗罗的野牧师们(那些被她们的母亲、姐妹驱赶出弗罗神殿的女孩)也时常出现在一些较为富庶的村镇与定居点里——可笑的是,在弗罗的追随者尚未如此堕落时。弗罗的神殿也只有现今的三分之一,也许还要少。

    百年前,人们祭拜弗罗,只需要麦穗与香豌豆花,为了他们纯洁的爱情与随之结出的丰硕果实;而现在人们祭拜弗罗用的是同样金黄的金子,香豌豆花,与花一般色彩纷呈的宝石,为的却是肮脏的私情,卑鄙的交易与下作的阴谋——如果一个妇人想要孩子,她会去拜祭格瑞第。一个新的女神。

    他们唯有缄口不言。值得庆幸的,确实有那么一两个深受伊尔摩特以及其他善神眷顾的领主或是执政官愿意考虑限制弗罗神殿的扩张,这或许得等上十几年或更久,但他们必需小心翼翼,因为有太多人纠缠其中,民众有时很宽容,有时又很苛刻。

    所以,别指望一个伊尔摩特的牧师会对一个弗罗的牧师有多少好感。

    “请慎言,”伊尔摩特的牧师冷淡地说:“或许您无法理解,但以您的思想来揣测一个无私的。可敬而高贵的人是一种极其无礼的行为。”他紧紧地盯着梅蜜:“我们容许你留在这里,是因为有人为你做了担保,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无法将你再一次地驱逐出去,弗罗的追随者。在你信口雌黄地侮辱他人的时候,还请多多观望自身——切记,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和你一样愿意站在腐臭的泥沼中的。”

    伯德温感到有点头疼,他很感谢梅蜜,在他最需要旁人支持时,是她坚持回到他身边并留了下来。虽然他也考虑过她是否是因为无法离开多灵所以不得不返回——但毕竟还是被她一直照顾着,至于弗罗牧师的那些话,他完全不以为然:“我代她道歉,仁善的伊尔摩特的追随者,”他温和地说:“不过我认为李奥娜是不会计较此事的——虽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之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的表情,“我不认为您的想法是正确的,有关于李奥娜对我的感情——我差不多可以做她的父亲。不,但我相信,她是个一个能够将高地诺曼带向仁善之路的君主,她的血统,以及她的思想都注定了她是能够做到的,她原本就是个纯洁而又高尚的人,哪怕那时她还只是一个孩子……”他轻轻地喘了口气,牧师的药水让他暂时脱离了疼痛的折磨,但也有着相应的副作用,那就是精神很难集中:“她是会这么做的,她一定会这么做,那些是她的子民,她王冠上最为璀璨的宝石,她最珍爱的那些人——我一点也不奇怪。而梅蜜……”他眼睛中闪烁着细小的光,一边微笑着说:“她并没有那样深远的眼光,也没有那么宽厚的心胸,”他看向伊尔摩特的牧师:“您看,她站在那儿,只能看到她眼前的一些东西,而李奥娜却站在高塔之上——他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谁也无法苛求她们能有这相同的想法,如果那样,李奥娜就不是李奥娜,梅蜜也不是梅蜜了。”

    伊尔摩特勉强地扫视了梅蜜一眼,他的神情会让不知情的人以为看到了一具腐尸:“也许,”他说:“但我还是认为,她应该更为谨言慎行一些。”

    “当然,”伯德温说,他很累了:“当然,是吗,梅蜜?”

    梅蜜知道葛兰已经跟着法师、游侠还有牧师们去了一个危险的地方,他不可能躲藏在房间的阴影里,倾听他们的谈话并发出讥讽的笑声,但她还是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又或者它正是来自于她的内心深处。她的嘴唇与舌头就像是融化在了一起,怎么也张不开,但伯德温看着她,她的爱人等待着她的回答。所以她还是张开了嘴——就像是拿着一把无形的刀子割开了它们,鲜血淋漓,疼痛难忍。

    “是的,”她说,那声音像是从无尽深渊里发出来的。;;;;;;;;;;;;;;;;;;;;;;;;;带着致命的毒气,“是的,我很抱歉,我……再也不会那么说了。”

    &&&

    异界的灵魂几乎是在即刻之间就发觉他的同居者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很信任曾经的不死者,看,后者原本就是这儿的土著,而且还是个凶悍的法师,施法与作战经验同样丰富,学识渊博,反应机敏。还有着精灵血统,除了那身骨头架子以外简直就是个杰克苏,异界灵魂从未想到过他也会有混乱恐惧到无法行动,无法言喻甚至无法思考的时候。

    别人或许没法儿一下子发觉,但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当一个灵魂控制着这具身体时,另一个灵魂是能够通过他的感官来了解外界的情况的……能嗅到他能嗅到的,能感受到他碰触到的,能听到他能听到的,也能看见他能看到的——异界的灵魂就是因为巫妖的视线始终未能脱离一个固定的区域而发现他出了问题——作为一个施法者。随时随地地观测周围的情况是最重要的,巫妖常因为它会被某样稀奇古怪的东西长时间地吸引住而用力的敲打它的脑袋来警告它,他自己当然更不可能犯下这种可笑的错误。

    它努力向上浮,这很不容易。在巫妖掌控这具身体的时候,识海的表面就像是覆盖着一层透明却厚重的冰层,异界的灵魂只要一接近,就能感觉到那层寒意能够直接沁入骨髓——哦,对了,它没有骨髓。总之就是很不舒服。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它用力地敲打着冰层,希望引起同居人的注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是几个心跳的时间,巫妖俯低身体,做出手势,冰层融化,异界的灵魂还是无法接触到他,但至少已经不必冻得像块豆腐布丁似的。

    ——不太妙。巫妖冷静地说。

    ——嗄?

    ——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巫妖委婉地说,我们的身体有着一些小小的麻烦……

    ——请说人话。异界的灵魂说。

    ——血脉反噬,巫妖干脆地说。

    ——哦,异界的灵魂干巴巴地说,我不是金鱼,我当然记得——好像上一次发作的时候是我在使用这个身体,它碎碎念的更加厉害了——等等,这还是在我们去王都之前的事儿,现在间隔了几天,总之不到三十天,这是怎么一回事?该死的,难道是有什么法术能将时间加快吗?

    ——时间没有差错,出差错的是这个身体,巫妖说,可能是某个法术的缘故——就像是让沉睡的狮子嗅到了血的味道。

    ——不管怎么说,异界的灵魂苦恼地说,它来的不是时候,对吗?它们总是来的不是时候——我记得你也说过不受它的影响。

    ——不受影响不代表没有影响,我只是能够忍受罢了,曾经的不死者说。

    他们之间的交谈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就在这段时间,那块曜石雕刻而成的巨龙再一次发生了变化,它悄无声息地碎裂成无数细小的碎块,剥离出灿若晨曦的核心——就算是在接受过成千上万次冲击的异界灵魂也有那么一刻处于根本无法思考的状态——那是一个女性,一个美丽,并且强大的女性。

    或许有人会说,美丽浮于表面,当然能够用眼睛与思想捕捉,但强大又如何能够看得出呢?

    异界的灵魂可以回答你,强大同样可以看得出,就像是远在难以计数的光年之外的星辰,在相似的距离上,越大,越明亮的星辰就表明它的体积与能量也同样地超乎同类之上——就像站立在他们之前的这个女性,她是那样的光辉,又是那样的威严,在她面前,或许不经允许的呼吸与心跳都会被列入亵渎行为的一种。

    “为什么不到我身边来,”那个女性突然说,她的声音就像是一首宏伟的乐章,“到我的身边来,克瑞玛尔,我的孩子,到妈妈这儿来。”

    如果异界的灵魂能在识海里幻想出一瓶可乐的话,他现在一定已经喷了。

    ——什么!?他喊道。

    ——别说话,巫妖说。

    他先是充满戒备地,深深地向那位女士鞠了一躬,“我并不想违逆您的意旨,”他说:“但如我这样的身份,是没有资格接近您的。”

    “谎话。”那个女性说,她身周的光辉减退了一些,但周围的压力却陡然加重了。

    巫妖的手在宽袖里抓住了一只卷轴,如果呼吸对于这具身体并不那么关键紧要,他现在可能已经处于一个相当危险的状态——他的手指在颤抖,对于曾经的不死者而言,这是一个极为新鲜的感受,他已经有超过一百年没有再颤抖过了——如同他的记忆一般根深蒂固的血脉威压,他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或是能够无视于它,但他知道这是个错误的想法——就像用魔鬼的血写在血红色的恶魔皮纸上的诅咒一样清晰的错误,所以即便已经离开了导师,他仍然会在每一刻远远地避开他父亲的宫殿与国度。

    那个形象——是的,那个强大的存在是不会降临于此的,如果她是真实的,那么多灵早就灰飞烟灭了——向巫妖伸出了她的手。

    “最后一次,”她说:“回到我的身边来,我的孩子。”

    巫妖冷冷地看着她,他靠着秘银法杖,像是这样才能堪堪站稳,“差多了。”他说。

    “什么?”

    “我说你的样子,”曾经的不死者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不过我更想知道,那位大人是否知道你是如何拙劣而卑鄙地使用了她的模样呢?”

    他恶毒地眨了眨眼睛:“或许她已经知道了——她总是无所不知。”(未完待续。)

    ps:  diicith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秒.晷针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月工火暴打赏九鱼 起点币求更tataaaa

    鞠躬感谢苍哲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辰伶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一个人漫跑打赏九鱼 起点币这本写的太好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精彩!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