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抉择(二)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你坚持吗?”狄伦.唐克雷再一次问道。

    “我坚持。”李奥娜说。

    狄伦转而看向凯瑞本与克瑞玛尔等人,他的视线只在他们身上略作停留:“伯德温呢?”

    “他病了。”伊尔摩特的牧师回答说。他犹豫了一下:“但我想,”他对李奥娜说,“如果您只是想要完成应有的仪式,他还是能够坚持下来的。“

    “当然。”李奥娜微笑着说:“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

    “那么说我是无法劝说您改变主意的喽,“狄伦神情莫测地说:”但请不要忘记,这个罪人身上的罪名可是很沉重的。“

    “我会证明他和我的无辜,狄伦,”李奥娜平静地说:“终有一日我们会回到高地诺曼,带着纯白无暇的名声。”

    狄伦笑了笑,笑容之中所蕴藏的东西驳杂不清:“好吧,”他干脆地说,李奥娜是老王的女儿,虽然在继承法变动之前她是被排除在外的,但作为老王的唯一留存的血脉,即便是新王约翰也要表现的慈爱有加,而狄伦作为她的表弟,更是无权对她的想法或是做法予以干涉:“悉听尊便。”他说,又鞠了一躬。

    正当他要带着他的法师离开时,李奥娜叫住了狄伦:“等一下,我亲爱的表弟,”她客客气气地说:“站在您身边的,既没有穿着袍也未穿着红袍的人是多灵的领主吗?”

    狄伦低头瞧了一眼,又矮又胖,两颗亮闪闪的上门牙就像是鼹鼠那样放在下唇外面的男人惶恐地捏紧了自己的手套——他的眼睛转来转去,在看见他的侄儿(面色苍白的少年正站立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

    “怎么,殿下,”他说:“有什么问题吗?”

    “把他留下吧,”李奥娜说:“我需要一个能够举行所需仪式的房间,还有一些必需预备妥当的物品,这些都还要请此地的主人予以帮组——或许他还可成为证明人之一,一个领主原应有此义务与荣誉。”

    啊呸。多灵的领主在心里说,我才不会拿出我的宝物和屋子,只为了一个满身罪孽的杂种呢。但这件事情并不是他想要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狄伦提起法杖。用锐利的尾端轻轻向着李奥娜的方向一指:“这是你的荣幸,”他说:“去吧,满足殿下所有的愿望,不要让我听闻你有所不恭。”

    多灵的领主不得不满心不快地向李奥娜走去,并且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您的意旨即是我的愿望,”他从鼻子里喷了一小口气:“请您随心所欲地吩咐吧,只要我能做到,”他狡猾地说:“我总是会去做的。”

    他说话的时候看也不看其他人,就像是狄伦走后这个房间里就没有别的什么值得他尊敬的人了——他尤其对牧师们感到不满,他们居然还将自己的侄儿救了回来,诸神在上,人类活在这个世上有多么的痛苦哪,你们为什么不让这孩子安安静静地离开这儿,到哀悼平原上去散散步呢。他发誓他会为侄儿举办一场盛大的葬礼,或者还有他的妻子与他的两个女儿,他并不厌恶他的妻子,问题是他的妻子是在他还是个领主次子,也就是说,一个平庸的骑士时与他缔结婚约的,她是多灵执政官的女儿之一,嫁妆微薄,容貌平凡,原本他还能忍受。但自从他的兄长那儿篡夺了他的领地与爵位,那个蠢女人又将他的侄儿保护起来之后,他对她的态度可谓一落千丈,如果她死了。他的侄儿死了,那么他就能稳稳当当地再娶一个有着高贵血统与丰厚嫁妆的女人了。

    她最好还能蠢点,不要太聪明,他的妻子就是太聪明了,但也不要太蠢,就像站在他身前的红发女人。他在心里大大的吐气,真难以想象,居然会有人对高地诺曼第一继承人的位置不屑一顾,若是他,不要说是一个粗劣肮脏的男人,就算是他的情人,女儿,他的儿子,又或是弗罗的化身,他也愿意舍弃啊,有了这个偌大王国的王冠,还有什么无法得到的吗,会有成千上万的诸侯、领主甚至是国王心甘情愿地跪在她的脚下,亲吻她的裙边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眼神,一根手指的,而她现在却要为了一个罪人将这些通通放弃,蠢,真是太愚蠢了,他摇着头。

    “封锁多灵的命令是你下的吗?”

    “是的。”矮胖的男人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他对年轻的红发女人完全无法拿出对着狄伦时所有的尊敬与畏惧,她很快就要成为一个一钱不值的罪人了,没有身份也没有权势,还没有一张漂亮的脸,他挑剔地思忖道,他不需要对这样的人有所忌惮。

    “你知道你的侄儿向我申诉,你用不光明的手段攫取了原应由他继承的爵位与领地吗?”

    多灵的领主裂开了嘴:“可不是嘛,老狗死了,还在吃奶的小狗只会汪汪叫,”他无所顾忌地说,就像站在他身前的不是一个尊贵的王女而是一个匍匐在地上的卑微农妇,“总得有个聪明人来洛伦诺斯的姓氏不至于沦落到尘埃中去——您看,我的手段或许不那么正当,但我的选择可真是再正确也没有了。”

    “您还企图杀死您的侄儿,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你雇佣了盗贼与刺客——在他得到您妻子的保护后,你还想要接着疫病的手夺走他们的性命。”

    多灵的领主抿着嘴唇,左右看了一眼,周围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似乎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执政官的祈祷室里,不过这个祈祷室更像是个小型的军械库,除了一座铁底座,秘银托盘的天平之外,装饰物几乎都是各式各样的武器与盔甲,其他人都被留在了隔壁的房间里,红发的王女背对着他站着,似乎正在欣赏一把式样独特的双手焰形剑——这种曲刃的利剑常为执法者所用,因为长度超过了几乎能够与一个普通男性的肩膀齐平,所以没有剑鞘,只是用光滑的羊皮包裹着平放在一张长桌上。

    “没错儿,“多灵的领主小小声地说:”虽然我已经成为了多灵以及附近土地的唯一的主人,但他可是个男孩儿。他对我的领地与爵位同样有着继承权,而我只有两个女儿,我一直很担心他会娶了她们中的一个,然后以此取得多灵执政官的拥护。直接威胁到我的儿子。”

    “可你还没有儿子呢。”

    “总会有的,”他愉快地笑着说,那张脸在堆积起肥肉之后更像是一只鼹鼠了:“我总会有儿子的。”

    “不,”李奥娜平和地说:“你不会有了。”她转过身来,手上提着那柄有着五尺长度的双手剑。她还只是个少女,但提着这柄剑的时候一点也看不出有疲累沉重的迹象,就像这柄剑不是钢铁铸就,而是用满是孔洞的松木雕刻出来的——矮胖的男性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位有着火焰般红发的女性向自己款步走开,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当他意识到她要做些什么之前便哀嚎了起来:“不,你不能这么做!”

    “我能。”李奥娜简短地回答说。

    多灵的领主抓起身边的一柄宽剑想要反抗,或是取得一个逃脱的机会,但李奥娜只是轻轻一拨。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挥出去的剑刃就沿着焰形剑的光滑剑背滑向一侧,并被它的金属护手格住,李奥娜转动手腕,一股强大的力量逼迫他不得不放了手,宽剑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敲击声,焰形剑则已紧压住他的肩膀,就像是他兄长的棺柩那么沉,压得他无法动弹——在他还没能发出一声濒死的悲鸣之前,弯曲的剑刃好似热刀划过油脂那样划开了他的脖子,他的眼睛就像青蛙那样突出。手忙脚乱地想要按住那个喷涌着鲜血的伤口,但它太大了,大的可以让他放进一只手,他的脑袋无能为力地向左后方耷拉。嘴里吐出粉红色的泡沫,双膝下坠,柔软地倒在被打磨光亮的石头地面上。

    李奥娜后退一步,免得被血迹溅中,如果只是作为李奥娜,她是不会那么做的——泰尔与希恩沃斯都不允许。前者需要一个公正的审判,而后者是贵族的保护者,一个肆意妄为的君王不是贵族们愿意遵从的主人;但作为王女,这个方法是最好的,她的父亲指导过她,在关键时刻,残暴与独断对于一个国王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今天,最晚明天,她就会失去王女的头衔,还有她的姓氏,军队与领地。她将一无所有,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平民生存在这个世上,与她的爱人并肩同行,她将面对无数的挫折与艰难,她甚至没有权力去为自己争取些什么,所以她无法对那个孩子做出承诺——但在她看到跟随着狄伦,与法师们格格不入的那个凡人时,她的想法有所改变——至少现在她还是高地诺曼的公主。

    她平静地凝视着那个卑劣之人,他的痛苦与绝望在她的心中掀不起一丝波澜。

    &&&

    “这可真是漫长的一天。”凯瑞本说,一缕头发从他的尖耳朵后面顽皮地逃了出来,在他的面颊边摇来晃去,但精灵看上去就连把它送回原来位置的力气都没了。

    异界的灵魂表示同意,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接踵而至,他们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什么时候举行仪式?”

    “晚餐前。”凯瑞本回答,原本这种仪式会持续三天到三周那么久,因为被保护人需要斋戒一日,数次清洁自己的身体,并向泰尔祈祷,请求他为自己的誓言佐证,就像伯德温与诺曼的老王所执行的仪式那样,但现在伯德温已被泰尔厌弃,其他善神也不会接纳一个被抛弃的圣骑士,所以他只需要沐浴三次,然后换上白色**,红色外衣与色的外袍就行了,伊尔摩特的牧师给他拿去了治疗药水,保证仪式不会因为被保护人突然昏迷而中断。

    “有点急促。”异界的灵魂说——他总觉得这更像是为了崇高的目的而举行的,一场速战速决的形式婚礼。

    “狄伦.唐克雷与他的法师就在门外等着呢。”

    “李奥娜如果放弃了继承权对他们不是更好吗?”异界的灵魂好奇地问:“新王尚未与任何一个女性缔结婚约,他没有婚生子,狄伦是他的外甥——外甥没有继承权?”

    “在继承法变动之前没有,”凯瑞本说:“好啦,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今后再讨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你难道想要带着一身炭灰和血污参与之后的仪式吗?”

    即便之前发的施法者已经成功地分化了树怪与贱魔,摧毁了它们共同编织的罗网,还让它们相互大打出手,但要把它们分别送回老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盗贼与牧师都受了不算轻的伤,凯瑞本与克瑞玛尔虽然不是那么严重,但因为在火焰里,泥灰里,以及树怪如同变质血水的汁液里滚来滚去的关系,看上去就像是刚从某个恶臭泥沼里冒出来的鲶鱼。

    他们各自得到了一个房间,克瑞玛尔得到的那个可能原本是执政官的女儿居住的,因为整个房间布置的异常典雅精巧,家具上甚至还镶嵌着贝壳与宝石,帐幔也是由轻纱与丝绒组合而成的,妆台上满是瓶瓶罐罐,独立的浴室连通着房间,墙壁与地面都是光洁明亮的雪花石,侍女们在浴室里放上了好几尊烛台,点燃了数十根鲸蜡蜡烛,浴桶里的水热气腾腾,施法者挽起袖子在水里一捞,就找出了一只和他带着的净水球相仿的魔法器具,它保证水永远是干净并且温热的。

    他脱下外袍,那件被他从混沌海一路穿到这儿来的白色外袍只需要简单地浸浸水就能摆脱那些肮脏的血迹和尘土,让异界的灵魂担心的是肩膀上被撕裂的那部分,那只怪物的牙齿锋利程度甚至超过了钢铁——他提起它仔细观察,发现损伤的情况不如他以为的那么严重,发的施法者满怀疑窦地伸出小手指,发现那个洞已经连指尖也伸不进去了——他将它移动到烛台下方,屏息静气地等待了一会,惊喜地发现它正在自我缝补弥合。

    异界的灵魂觉得泰尔可真是一个好人。

    浴桶里的水已经加了香油,表面覆盖着一层细腻的泡沫,施法者舒舒服服地躺了下去,当滚热的水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轻微颤抖与叹息,人类的享受与精灵的需求是完全不同的两样东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