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抉择(七)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人们想要斥责或是打走这个胆大妄为的弗罗牧师之前,她微微晃动了一下身体,毫无预兆地跌倒在王女的脚下。

    一个扈从厌憎地上前去拉开梅蜜的手臂,她的手臂浑圆,皮肤光滑,若是放在之前的任何一天,这个小家伙或许都会为之神迷心醉的,但如今在他的心中,除了他的母亲,没有哪个女性再能够与尊贵的公主殿下相比拟。她是个生来便头戴冠冕的人,本不该出现在疫病横生的多灵,更不应留在这里但她还是来到这里并留了下来,正因为如此,那些想要将多灵城中死去的人与活着的人一并全部焚烧殆尽的施法者们投鼠忌器,不敢往城里投掷哪怕一个火球而她的臣子,雷霆堡的领主伯德温的朋友,又与魔鬼战斗,祛除了瘟疫的根源,好让那些侥幸得以苟延残喘至今的病人们得以痊愈而在这个过程中,她就像她承诺的那样,端坐在每个人只要抬头就能看见的窗前,以她无私的爱与赤诚的目光抚慰着被死亡与哀痛折磨着的民众。

    如果说死亡之神的色斗篷就像冬日的乌云,那么李奥娜公主对于多灵的人们来说,就像是一缕纯净的火焰,给他们带来了温暖,也带来了光明。

    所以说,在他们的新领主,马伦.洛伦诺斯下询问骑士的扈从们(他很清楚在伯德温的罪名尚未洗脱前是不会有骑士愿意与之为伍的)是否愿意为曾经的雷霆堡的主人在仪式中穿盔戴甲时,他可以说是欣欣然地走了出来,表示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在他的同伴还有些迟疑不决的时候,后者担忧着在仪式中作为一个弑君者与堕落骑士的副手或许会影响到他们的名声,而前者则坚定不移地认为,作为能被高地诺曼的王女所看重、信任与倾慕着的人不会是个如斯卑劣的恶棍,他身上的罪名迟早有一天会被洗清,并取得比现在更为伟大而崇高的荣誉,而到了那时,他也可以将这个故事作为记忆的一部分写进自己的家谱里,或讲给自己的小孙子听。

    而令他为之欢欣鼓舞的是,他居然提前得到了报偿在仪式结束后,李奥娜公主询问了他的名字,并真诚地感谢了他,还脱下一枚戒指作为赏赐那枚戒指现在正被他牢牢地套在右手的中指上,有点不恭敬地说,李奥娜公主殿下不仅仅在面容上更近似于一个年轻男性,就连手指的长度与关节粗细都与男性相差无几,但那又如何呢,在小扈从的心里,她就如夏日的晨光那般具有澄澈洁净的美。

    而那个倒在地上的弗罗牧师,就像是包裹在丝绸衣服里的一堆污泥。他屈下膝盖,抽出匕首,放在梅蜜的鼻子下面,匕首的表面顿时蒙上了一层稀薄的雾气,“她活着,”扈从说,他是满心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武器去碰触这么一个无礼并且恶毒的女人的,但总不能让公主、领主或是施法者来做这件事情:“她只是昏过去了我这就把她带到监牢里去。”

    “不,”他的公主殿下及时地阻止道:“不,”她说,语气坚决,以免被误解了其中的意思:“把她搀扶起来,送到一个干净的房间里,叫伊尔摩特的牧师来看看她的情况,”她说:“如果她生病了,就给她治疗,如果是因为别的缘故,给她酒和糖果,让她好好地休息。”

    “可是她侮辱了您啊。”小扈从气恼地说。

    李奥娜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想她只是一时间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所以才会做出这种有悖常情的行为。”

    “嫉妒?!”马伦的叔母吃惊地说:“可她是个弗罗的牧师。”她迷惑地从墙上取下一支火把,将它移近,那枚纯金的铃铛连着细细的链子滚落在玫瑰色的长袍之间,闪耀着迷人的光芒:“难道她只是为了有趣才将弗罗牧师的象征挂在自己的腰带上吗?”

    “她的确是个弗罗牧师。”伯德温说,他突然感到有些尴尬,虽然他在容许梅蜜与他共享一个帐篷并尽情欢愉的时候并不觉得这会是一件令人难为情的事情,谁都知道,弗罗的牧师最常与最喜欢使用的手段也是她们最擅长的,人类与类人最原始的欲求之一是她们的钱袋子,是她们的镣铐,她们的刀剑,是她们的毒药也是她们的蜜糖。一个弗罗的野牧师,也就是那种无法在一个固定的神殿中栖身,只能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的尤物们,当她们需要丝绸脂粉的时候,就同商人调情;在她们需要住宿吃喝的时候,就与农夫同床;在她们走在路上,需要保护免得被地精捉去吃掉的时候,她们就和佣兵勾搭;有时候遇上了两手空空的小伙子,而他即便不是那么英俊也足够强壮的话,她们也不介意与之度过一个热烈狂野的夜晚。;;;;;;;;;;;;;;;;;;;;;;;;;

    所以当梅蜜悄悄地潜入他的斗篷时,伯德温没有拒绝,男女之间的事情对于弗罗牧师来说,就像是呼吸心跳那样自然而寻常,而且他也很清楚,梅蜜也不过是为了博得更多的筹码,在这个队伍中,最没用,最可能被放弃的大概就是她了,当然,她是个牧师,但她的力量并不稳定,而且他们之中还有一个施法者,他的法术与卷轴同样能够履行牧师的部分职责。

    伯德温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他必须感谢梅蜜,在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房间里的时候,是她一直服侍着他,但她……

    “但一个弗罗牧师是不会,也不应该嫉妒的,”一个声音帮他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伯德温吓了一跳,随即发现是马伦的叔母,一个刻板的贵妇人在说话:“就连一个妻子嫉妒弗罗的牧师也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情,”她绞着两条浅褐色的眉毛:“她们只是神祗的器具,没有家庭,没有父亲,没有丈夫,没有儿子,这是弗罗定下的规矩一个牧师不能违背她所追随的神祗的教义,除非,”年长的夫人语义不祥地说:“她是个无信者,还是个伪信者?”

    “她只是一时冲动。”李奥娜说。

    “她是一个祸端,”马伦的叔母说:“殿下。但我愿意遵从你的旨意,”她对她的侍女说道:“将她搀扶起来,送到我丈夫的房间里,就是那个他从未进去过的房间,我想那个地方准会合适她请伊尔摩特的牧师给她看一看,无论她想要吃些什么喝些什么都满足她,反正城里的食物还很充足。;;;;;;;;;;;;;;;;;;;;;;;;;”

    她的侍女很快地完成了主人交付的任务,梅蜜被带走,火把被重新插回墙面,原本走在李奥娜身后的伯德温被马伦的叔母有意无意地推开,被迫让出了自己的位置,曾令无数兽人暴怒胆寒的领主抚摸了一下发麻的面颊,聪明地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举动。

    “可敬的殿下,”马伦的叔母恭谨地说:“请恕我无礼,但我是否能知晓一下您的打算呢?”

    “如果可以,”李奥娜说:“我想要在多灵停留几天,直到我的叔父高地诺曼的新王所给予的惩罚降临到我身上为止,也免得他的骑士与法师为了搜寻我的踪迹而疯狂地惊扰整个高地诺曼。”

    马伦的叔母沉默了一会:“那之后呢?”

    “我会和伯德温一起离开,寻找证明其清白或是赎清其罪孽的方法。”

    “那或许会用上很长的时间。”

    “所有善神的眼睛都会注视着我们,”李奥娜说:“我们会让他们看见我们的心与灵魂。”

    “你会回到高地诺曼吗?”

    “会的,”李奥娜斩钉截铁地说:“会的,我们会回到高地诺曼。”

    马伦的叔母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那么,”她紧接着说:“需要我做些什么吗我知道您不需要金币或是宝石,但譬如说,那个弗罗的牧师……”

    这次轮到李奥娜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

    “您不觉得她需要好好地,安静地,长时间的休养吗,我亲爱的殿下?让一个得了疯病,身体又虚弱的牧师跟着你们到处奔走实在是有点过分了下,是的,我是在对您说话,马伦的叔母放慢一步,与伯德温并肩而行,一本正经地问道:“我觉得她需要休息上一个月,哦,不,或许一年会更好我在多灵的城郊有着一座幽静而富足的庄园,非常适合病人休养,我保证她会得到最好的治疗与照顾。”

    伯德温有点迟疑,毕竟梅蜜还是一个证人,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份证言,而且梅蜜只是一个弗罗牧师,不要说法师或是术士,一个盗贼,一个佣兵都有可能将她置于万劫不复之地而他也曾经承诺过梅蜜,他会接纳她,保护她。

    “等她痊愈了,”马伦的叔母仿佛看见了他的想法:“我会雇佣一队可靠的佣兵,将她送到无论哪一个她愿意去的地方。”

    “我会设法联系您们的,”伯德温决定退让,他并不是想要抛弃梅蜜,问题在于梅蜜的行为太过失礼,而且接下来李奥娜必定会成为队伍中不可或缺的一员,如果那时梅蜜还在,她们之间的情形将会十分尴尬,“如果她愿意去到别的地方,就让她去到那儿,如果……她愿意继续跟随我们,也请您将她带给我们。”只希望时间能够抹消掉这份不那么愉快的记忆至少能淡化掉最为恶劣的那部分,又或许那时他们已经抵达龙火列岛,那么他只需要找一个弗罗神殿把她塞进去就行了。

    “当然,”马伦的叔母微笑着说:“我保证,您如果能再一次看到她,她准会是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

    “你在看什么?”凯瑞本低声问,从梅蜜倒在地上开始,发的施法者就开始兴致盎然地睁大眼睛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耳朵也虽然他的耳朵既不长也不尖,但精灵仍然能感觉到它们是高高地,笔直地竖着,说不定还会转来转去,不放过一星半点的声响。

    “宅斗。”

    “什么?”

    “一种一般而言只会发生在女人之间,偶尔也会发生在男人,又或是男女之间的利用各种巧合、药物、权威以及舆论对其敌人造成颜面、肢体、名誉与生命等等轻微或是重大损害的争斗方式。”

    “听起来很可怕。”

    “毫无疑问,“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心有戚戚地重复了一次:“毫无疑问。”

    ※※※

    他们在多灵停留了整整十二天,不知为何,高地诺曼新王此次的旨意来的格外缓慢,但正如狄伦所预料的,李奥娜被剥夺了姓氏,继承权与领地,除了从王庭中带出来的珍宝,她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但老王的长女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便她的心还是会为此刺痛,但她的意志就像她的外表那样坚毅顽强。

    “我希望您能接受这个,”多灵的主人,年少的马伦.洛伦诺斯说,“殿下。”

    “我已经不是高地诺曼的公主了,”李奥娜说:“不要再称我为殿下,马伦,你可以叫我李奥娜就像朋友那样,对吗,我们是朋友,而帮助一个朋友是不需要报偿的。”

    “您永远是我的殿下,还有,这不是报偿。”马伦说,一边从袋子里取出几枚精巧的珠宝:“这是礼物,给朋友的礼物请仔细瞧瞧,他们来自于多灵的民众,它们的价值或许还不如您身上的一枚别针,我们希望您带着它们,这是个纪念,也是个信物与标志。”

    李奥娜取过那些珠宝,马伦并未说谎,那些首饰底座几乎都是纯银或是镀金,以及混有杂质的金,镶嵌的宝石也是不那么昂贵的红玛瑙、煤精、月光石等等,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它们的底座上分别刻着不一样的名字,“是的,”她轻声说:“我很高兴能够得到这份礼物。”

    “在您需要的时候,”马伦说:“您可以呼唤每一个名字每一个,他们的心是属于您的。”

    “马伦?!”

    “还有一些卷轴与魔杖。”马伦平静地说,好像刚才不过是给出了几份农奴的身契。

    “这个不行,”李奥娜说:“多灵失去了力量,却仍旧保有财富,盗贼的鼻子是很灵敏的。”

    “请别为我们担心,”马伦愉快地说:“我的骑士们正在自银冠密林返回,带着以品脱(半升)计的雪蜜。而只要有雪蜜,我总是能够招募得到强大的法师的。”

    “而您们,”他继续说道,眼中掠过一丝隐忧:“您们的前路必将崎岖难行。”

    最后李奥娜还是收下了那些卷轴与魔杖,她知道马伦的想法是正确的,新王业已收回了他的通缉与悬赏,但她的黛安姑姑不但没有收回悬赏,还将悬赏的金额翻了一番,反正她不但有个很会赚钱的情人,还有个很会赚钱的儿子。

    他们在第十一天的黎明时分离开了多灵,为他们送别的仅有马伦和他的叔母,还有他的堂姐妹,其中的姐姐将在一年后成为马伦的妻子。

    “他们会是一对好夫妻的。”李奥娜说。

    “绝对。”伯德温说。

    而克瑞玛尔则在心里赞叹马伦叔母的手段,自打那一天,梅蜜就没再出现过,甚至没人提起她的名字,她就像是从未出现过。

    他们策马前行,第一缕晨光投下来的时候,一行人已经将多灵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在凯瑞本的指引下,他们一直奔驰到阳光灼热,路面也随之变得刺眼才转向了一条细窄的小径。

    这条小径高低起伏不平,他们没法骑在马上,只能跳下来牵着马走,小径穿过一座稀疏的树林时,精灵决定在这里略作休息。

    “我可以知道我们要往哪儿走吗?”葛兰问。

    “依照原先的计划,”精灵说:“往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