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臭地精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要进去吗?”葛兰问,他瞪着那个不断地冒出缕缕烟雾的洞穴,或许是因为火焰猛烈地灼烧了所有能够被引燃的东西,那股令人作呕的恶臭似乎已经消散了不少,施法者的小蜘蛛从洞穴中爬出来,得意地敲了敲自己的螯肢,出人类听不见的声音,克瑞玛尔倾听了一会,告诉他们说:“通道里什么也没有。;;;;;;;;;;;;;;;;;;;;;;;;;”

    伯德温说:“我们总得弄清楚那些羊到哪去了——一百多头羊,就算是那些地精有了巨人一般的胃口,也不可能在几天内把它们都吃光。”

    “它们可能把羊卖给行商吗?”李奥娜问,她的眼睛闪着光,虽然那股臭味让她感觉颇为不适,但她正在尝试着亲身参与到以往只能从吟游诗人的歌谣中听来的故事里去。

    “如果真有这么个愚蠢的行商想要接近地精,他只会被袭击,货物和钱都会被抢走,而他会被剥光了架在火堆上烤。”葛兰说,并且习惯性地做了一个下作的手势,在伯德温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他咧嘴而笑,并夸张地鞠了一躬。

    “葛兰,我和克瑞玛尔进洞穴,”凯瑞本说,“伯德温和两位女士留在外面。”

    “让法师留在外面。”伯德温说。

    “这可不行,”凯瑞本温和地说:“看看那个通道,我、克瑞玛尔和葛兰只需要弯腰就能前进,而你可能得双膝着地才能艰难通行,伯德温,而且我怕你会卡在某个地方。”

    李奥娜大笑,而伯德温只好摇着头,接受了游侠的安排。

    &&&

    盗贼确实希望过他们的冒险故事能够从地精开始,但他无论如何也没能想到这会是怎样一个恶劣肮脏的开头。

    被火焰灼烧过后,狭窄低矮的通道不复原先的泥泞潮湿,取而代之的是稀薄燥热的空气与滚烫的地面与墙面,直到施法者做出手势,风从他的手指间穿过。带来了外界新鲜的空气,盗贼才感觉略微好一点,问题是很快地,他又嗅到了更为新鲜的恶臭味——重又开始循环的气流带来了别处的气味。

    “果然还有其他的洞穴。”精灵游侠说。施法者的火元素灵仆咔咔咔地走在他们前面,照亮与温暖了这个阴森曲折的通道,凯瑞本细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被火焰舔抿过的泥土呈现出焦的色泽,但还是能够看得出它们原本就像是酵的面包内部那样有着大大小小。难以计数的椭圆形空隙,他修长的手指伸出其中一个挖了挖,里面扑簌簌地掉出一些红褐色的碎片,精灵把它们捏着手里,搓了搓,表皮被搓掉之后露出了半透明的灰白色内在,异界的灵魂好奇地转过身去看,觉得它很像是一块凝固的硅胶。

    “这是什么?”他问。

    “白蚁的唾液。”游侠说:“这儿曾经属于一群黄胸巨白蚁,地精们常这么做,它们惯于掠夺而不是创造。”

    “喔噢。”法师说。

    “我真不想知道这些白蚁会有多大。”葛兰瞪着像是永远走不到头的通道说:“无尽深渊在下。我全身都在痒痒。”

    “有成年男性的手臂那么长,”凯瑞本说:“放心吧,既然地精已经成为了这个洞穴的主人,它们是不会放过这些营养丰富且肥美多汁的食物的,尤其是蚁后,一旦蚁后被杀死,残存的白蚁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去。”

    “地精吃它们?”异界的灵魂好奇地说:“怎么吃?”

    “直接放在嘴里咬,”凯瑞本说:“但我也有听闻过矮人或是侏儒会把它们放在火上烤,如果有条件,放在鲸鱼油里炸也可以。他们说吃起来很像是花生和鸡肉,配上淡酒滋味更是绝妙无比。”

    “啊……”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意味深长地说:“你尝过吗?”

    “很遗憾,”精灵说:“没有。”

    走在他们前面的盗贼做了个鬼脸,他现在能想到的只有粪便:“就连尖颚港的小地精身上的气味都要比这儿好。”他抱怨道。要知道,那些小地精是以各类尸体为食的,并且长着满身肿胀腐烂的脓包。

    “地精们喜欢臭味。”凯瑞本说:“我在阿尔瓦法师的籍中看到过,地精们往身上泼洒粪便就像人类的贵妇往身上泼洒香料,它们甚至会在阳光下晒干身上的粪便然后再裹上一层,就这样重复上好几次。但只有它们的领有资格在粪便中混入血液,当一个雄性地精想要求得雌性地精的青睐时,它会挖掘一个泥坑,泥坑里储存上各种肉和内脏,等着它们臭再拿去献殷勤。”

    “恶。”葛兰说。

    前方的火元素灵仆突然停下了脚步,嘎啦嘎啦地拍了两下螯肢。

    “我们好像已经走完这一段了。”葛兰说。

    “但并没有,“的施法者说,他从次元袋中拈出一根绒毛,放开后绒毛不是垂直地落到地上而是偏斜了一个角度。

    “黄胸巨白蚁的巢穴不会那么小。”精灵举起自己的胸针,让氟石照亮墙壁,“一般而言,它们的巢穴会有好几十层,而我们只经过了三层。”

    &&&

    “我们要进去吗?”葛兰问,他瞪着那个不断地冒出缕缕烟雾的洞穴,或许是因为火焰猛烈地灼烧了所有能够被引燃的东西,那股令人作呕的恶臭似乎已经消散了不少,施法者的小蜘蛛从洞穴中爬出来,得意地敲了敲自己的螯肢,出人类听不见的声音,克瑞玛尔倾听了一会,告诉他们说:“通道里什么也没有。”

    伯德温说:“我们总得弄清楚那些羊到哪去了——一百多头羊,就算是那些地精有了巨人一般的胃口,也不可能在几天内把它们都吃光。”

    “它们可能把羊卖给行商吗?”李奥娜问,她的眼睛闪着光,虽然那股臭味让她感觉颇为不适,但她正在尝试着亲身参与到以往只能从吟游诗人的歌谣中听来的故事里去。

    “如果真有这么个愚蠢的行商想要接近地精,他只会被袭击,货物和钱都会被抢走,而他会被剥光了架在火堆上烤。”葛兰说,并且习惯性地做了一个下作的手势。在伯德温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他咧嘴而笑,并夸张地鞠了一躬。

    “葛兰,我和克瑞玛尔进洞穴,”凯瑞本说。“伯德温和两位女士留在外面。”

    “让法师留在外面。”伯德温说。

    “这可不行,”凯瑞本温和地说:“看看那个通道,我、克瑞玛尔和葛兰只需要弯腰就能前进,而你可能得双膝着地才能艰难通行,伯德温。而且我怕你会卡在某个地方。”

    李奥娜大笑,而伯德温只好摇着头,接受了游侠的安排。

    &&&

    盗贼确实希望过他们的冒险故事能够从地精开始,但他无论如何也没能想到这会是怎样一个恶劣肮脏的开头。

    被火焰灼烧过后,狭窄低矮的通道不复原先的泥泞潮湿,取而代之的是稀薄燥热的空气与滚烫的地面与墙面,直到施法者做出手势,风从他的手指间穿过,带来了外界新鲜的空气,盗贼才感觉略微好一点。问题是很快地,他又嗅到了更为新鲜的恶臭味——重又开始循环的气流带来了别处的气味。

    “果然还有其他的洞穴。”精灵游侠说,施法者的火元素灵仆咔咔咔地走在他们前面,照亮与温暖了这个阴森曲折的通道,凯瑞本细细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被火焰舔抿过的泥土呈现出焦的色泽,但还是能够看得出它们原本就像是酵的面包内部那样有着大大小小,难以计数的椭圆形空隙,他修长的手指伸出其中一个挖了挖,里面扑簌簌地掉出一些红褐色的碎片。精灵把它们捏着手里,搓了搓,表皮被搓掉之后露出了半透明的灰白色内在,异界的灵魂好奇地转过身去看。觉得它很像是一块凝固的硅胶。

    “这是什么?”他问。

    “白蚁的唾液。”游侠说:“这儿曾经属于一群黄胸巨白蚁,地精们常这么做,它们惯于掠夺而不是创造。”

    “喔噢。”法师说。

    “我真不想知道这些白蚁会有多大。”葛兰瞪着像是永远走不到头的通道说:“无尽深渊在下,我全身都在痒痒。”

    “有成年男性的手臂那么长,”凯瑞本说:“放心吧,既然地精已经成为了这个洞穴的主人。它们是不会放过这些营养丰富且肥美多汁的食物的,尤其是蚁后,一旦蚁后被杀死,残存的白蚁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去。”

    “地精吃它们?”异界的灵魂好奇地说:“怎么吃?”

    “直接放在嘴里咬,”凯瑞本说:“但我也有听闻过矮人或是侏儒会把它们放在火上烤,如果有条件,放在鲸鱼油里炸也可以,他们说吃起来很像是花生和鸡肉,配上淡酒滋味更是绝妙无比。”

    “啊……”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意味深长地说:“你尝过吗?”

    “很遗憾,”精灵说:“没有。”

    走在他们前面的盗贼做了个鬼脸,他现在能想到的只有粪便:“就连尖颚港的小地精身上的气味都要比这儿好。”他抱怨道,要知道,那些小地精是以各类尸体为食的,并且长着满身肿胀腐烂的脓包。

    “地精们喜欢臭味。”凯瑞本说:“我在阿尔瓦法师的籍中看到过,地精们往身上泼洒粪便就像人类的贵妇往身上泼洒香料,它们甚至会在阳光下晒干身上的粪便然后再裹上一层,就这样重复上好几次,但只有它们的领有资格在粪便中混入血液,当一个雄性地精想要求得雌性地精的青睐时,它会挖掘一个泥坑,泥坑里储存上各种肉和内脏,等着它们臭再拿去献殷勤。”

    “恶。”葛兰说。

    前方的火元素灵仆突然停下了脚步,嘎啦嘎啦地拍了两下螯肢。

    “我们好像已经走完这一段了。”葛兰说。

    “但并没有,“的施法者说,他从次元袋中拈出一根绒毛,放开后绒毛不是垂直地落到地上而是偏斜了一个角度。

    “黄胸巨白蚁的巢穴不会那么小。”精灵举起自己的胸针,让氟石照亮墙壁,“一般而言,它们的巢穴会有好几十层,而我们只经过了三层。”

    “地精吃它们?”异界的灵魂好奇地说:“怎么吃?”

    “直接放在嘴里咬,”凯瑞本说:“但我也有听闻过矮人或是侏儒会把它们放在火上烤,如果有条件,放在鲸鱼油里炸也可以,他们说吃起来很像是花生和鸡肉,配上淡酒滋味更是绝妙无比。”

    “啊……”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意味深长地说:“你尝过吗?”

    “很遗憾,”精灵说:“没有。”

    走在他们前面的盗贼做了个鬼脸,他现在能想到的只有粪便:“就连尖颚港的小地精身上的气味都要比这儿好。”他抱怨道,要知道,那些小地精是以各类尸体为食的,并且长着满身肿胀腐烂的脓包。

    “地精们喜欢臭味。”凯瑞本说:“我在阿尔瓦法师的籍中看到过,地精们往身上泼洒粪便就像人类的贵妇往身上泼洒香料,它们甚至会在阳光下晒干身上的粪便然后再裹上一层,就这样重复上好几次,但只有它们的领有资格在粪便中混入血液,当一个雄性地精想要求得雌性地精的青睐时,它会挖掘一个泥坑,泥坑里储存上各种肉和内脏,等着它们臭再拿去献殷勤。”

    “恶。”葛兰说。

    前方的火元素灵仆突然停下了脚步,嘎啦嘎啦地拍了两下螯肢。

    “我们好像已经走完这一段了。”葛兰说。

    “但并没有,“的施法者说,他从次元袋中拈出一根绒毛,放开后绒毛不是垂直地落到地上而是偏斜了一个角度。

    “黄胸巨白蚁的巢穴不会那么小。”精灵举起自己的胸针,让氟石照亮墙壁,“一般而言,它们的巢穴会有好几十层,而我们只经过了三层。(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