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豺狼人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八十一章 豺狼人

    空气中的热量正在逐渐散去,外来的风吹散了浓郁的臭气地精的巢穴位于一个荒芜的丘陵群落正中,或许是因为它们就像搜集金币那样搜集粪便腐肉的关系,环绕着巢穴的细草虽然枯黄干瘪,只略有一点泛青,却要比其他地方的细草来的更为茂盛,李奥娜走动的时候,都能感觉自己的膝盖被轻轻地推着,还要提高脚尖,免得被细草坚韧发达的根系绊倒。…≦。…≦

    他们在法师焚烧地精巢穴的时候就开辟出了一个宽阔的防火带,现在倒不必担心蔓生的火焰会将整个丘陵烧光,李奥娜将系在脊背上的焰形剑取下,插入地面。对于李奥娜来说,这柄沉重的大剑算不得是个负担,但在可能遇到敌人的时候,一柄插在地上而不是卡在脊背上的焰形剑能够节约使用者更多的时间她抱着双臂,环顾四周,精灵游侠虽然已经指出了巢穴的其他出口,但由于地精有着老鼠与兔子般的天性,它们的出口只会更多以及出人意料高地诺曼的王女在此之前只在图画与吟游诗人的描述中见过地精,丑陋的就像是无毛的老鼠,但对于它们的臭味倒是没有太多提及,凯瑞本还提醒过他们,最好不要让地精距离自己过近,地精的牙齿和爪子都藏着能让人浑身腐烂的剧毒,被抓或是被咬都会导致难以忍受的剧痛与连续的高热,如果得不到药水或是及时的治疗,一道小伤口也会导致死亡。

    梅蜜跪在一棵孤零零的乔木下面,闭着眼睛,向她的女神虔诚的祈祷,淡紫色的花朵从树上落下,掉落在她的外袍与面颊上,而弗罗的牧师恍然无觉,在祈祷前,她以为自己可能无法太快进入冥想。伯德温的拒绝令得她的心就像撕裂一般的疼痛,但恰恰相反,她几乎一开始祈祷就立即陷入了那种微妙的专注状态,她仍然能够听见风吹过细草的细索声、嗅见浑浊的气息、感觉得到花朵落在皮肤上。但它们不是真的,或者说,不像是真的,一切都像是罂粟、乌头与曼陀罗花造成的幻觉,只要她睁开眼睛。她就会发觉自己仍在阿索罗城的神殿里,还是个不足十五岁的孩子,还未成为弗罗的追随者,和她的几个姐妹挤在一个房间里,轮番充当母亲的侍女,只能吃到干硬的面包和清水,但那时的她是纯洁的,与走在神殿外的任何一个少女那样天真快乐。

    伯德温同样想要跪下,向他的神祗泰尔祈祷,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他向泰尔祈祷,祈求这位公正的神祗能够注视着他与他的同伴,帮助他们得到胜利与荣耀,但如今,他不敢将这个名字吐出双唇,否则他的舌头就会被看不见的炭火灼烧,他只有屈下膝盖,将额头抵在交叠的双手上,短暂地向冥冥中意志申明自己的冤屈与决心他屏息静气,期待着自己能够获得一丝回应。但他失望了,除了地精散发出来的恶臭他什么也没能得到,虽然伯德温知道自己不会那么轻易地获得宽恕,却仍然觉得痛苦正在啮咬着他的精神。

    他尽力不让自己的沮丧形之于外。当李奥娜关切地看向他的时候,他向她微微一笑,然后回过头去,梅蜜仍在紧握着双手,朝着那枚纯金的铃铛祈祷,一股无法控制的嫉妒忽而涌起。曾经的圣骑士狼狈地转开视线,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棵硕果仅存的大树上地精是一种贪婪并且不那么讲究的生物,饥饿的时候它们连钢铁都会啃一啃,当然,它们最喜欢的是腐烂的血肉,但它们的牙齿会像老鼠那样不断长长,长到能戳穿它们的上颚与下颚,所以地精也会借着啃咬树木来磨掉多余的部分,顺便也将牙齿打磨的更为锋利一点,所以一般而言,在地精的巢穴周围,你看不到高大的乔木,这棵树木之所以能够从地精的牙齿里幸存下来,大概是因为它是一棵苦楝,这种树的树皮苦得就像是情人永别时流下的泪水,还有着一定的毒性,在食物充足的时候,地精自然不会去自讨苦吃。

    “你闻到什么没有?”李奥娜突然问。

    “臭味?”

    “不太一样的臭味。”李奥娜说,然后她看到伯德温的神色变得凝重:“警戒!”他对李奥娜说,一边跑向梅蜜,“到树上去。”他喊道,一边伸出手臂,粗暴地唤醒了正处于冥想状态的牧师,梅蜜略带茫然地站了起来,虽然她不太明白发生了些什么,但她知道伯德温或许会抛弃她,但不会欺骗或是耍弄她,她毫不犹豫地攀住伯德温的手臂,踏在他的膝盖上,借着他的力量攀上了苦楝横生的第一根树枝。

    “伯德温!”李奥娜大叫道,而梅蜜也发出了同样的尖叫,伯德温下意识地侧身提剑,一条黄褐色的影子从他的耳边掠过他猛地转过身去,背靠着苦楝宽大的树干袭击他的生物蓬地一声落进了细草丛里,它的身体就像得了寒病那样颤抖着,从宽剑开出的裂口里流出肥硕的肝脏。那是一条鬣狗,它低下头去嗅了嗅,竟然大吃起自己的内脏来。

    更多的鬣狗隐伏在半黄不青的草丛里,几乎与细草完全一致的毛色让它们看上去就像是隐形了,其中最为狡猾的两只一前一后地扑向了李奥娜这个人类女性与她身边的男性不同,她的身上并没有很浓郁的血腥味儿,是个容易对付的好猎物它们没能想到的是这个容易对付的好猎物居然会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它们头对头地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愤怒的哀鸣。

    李奥娜跳了起来,双足如同一只羽鹤那样轻盈地落在了焰形剑的金属护手上,焰形剑被她的重量向下压了一压,稳稳地立住,高地诺曼的王女从腰带上取下了十字弩,对准了那两只还有些昏头昏脑的鬣狗扣动扳机,精钢箭头的弩箭准确地射入了它们的眼睛,深深地贯入大脑,鬣狗们来不及呜咽一声就彻底地死去了接着李奥娜射光了所有的弩箭,她并不能如精灵那样百发百中,但有时一个小小的干扰就能让伯德温的宽剑斩断一只鬣狗的脊背或是颈脖。

    “结束了吗?”当那些讨厌的毛皮生物死伤殆尽后。李奥娜大声喊道。

    “我希望,但没有!”伯德温奔回到李奥娜身边,与她背靠着背,“那股臭气不是地精是豺狼人。”

    难怪他会觉得熟悉。兽人们经常饲养豺狼人,就像人类驯养小狗,在攻城战中豺狼人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很少出现,但在雷霆堡外巡逻的骑士经常会遇到集群的豺狼人。它们是偷袭的好手,经常伴着鬣狗一起出现,鬣狗会撕咬马腿,或从马的肛门中掏出肠子,当骑士从马上跌下时,豺狼人就会一拥而上,它们会吃掉骑士的身体,将骑士的头颅带回去讨好它们的主人。

    但不是说它们只会在荒原上出现,它们是恶魔的前锋,只要有着邪恶的地方就能看见它们的踪影。

    &&&稍后。一小时内修改回来。

    伯德温同样想要跪下,向他的神祗泰尔祈祷,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他向泰尔祈祷,祈求这位公正的神祗能够注视着他与他的同伴,帮助他们得到胜利与荣耀,但如今,他不敢将这个名字吐出双唇,否则他的舌头就会被看不见的炭火灼烧,他只有屈下膝盖。将额头抵在交叠的双手上,短暂地向冥冥中意志申明自己的冤屈与决心他屏息静气,期待着自己能够获得一丝回应,但他失望了。除了地精散发出来的恶臭他什么也没能得到,虽然伯德温知道自己不会那么轻易地获得宽恕,却仍然觉得痛苦正在啮咬着他的精神。

    他尽力不让自己的沮丧形之于外,当李奥娜关切地看向他的时候,他向她微微一笑,然后回过头去。梅蜜仍在紧握着双手,朝着那枚纯金的铃铛祈祷,一股无法控制的嫉妒忽而涌起,曾经的圣骑士狼狈地转开视线,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棵硕果仅存的大树上地精是一种贪婪并且不那么讲究的生物,饥饿的时候它们连钢铁都会啃一啃,当然,它们最喜欢的是腐烂的血肉,但它们的牙齿会像老鼠那样不断长长,长到能戳穿它们的上颚与下颚,所以地精也会借着啃咬树木来磨掉多余的部分,顺便也将牙齿打磨的更为锋利一点,所以一般而言,在地精的巢穴周围,你看不到高大的乔木,这棵树木之所以能够从地精的牙齿里幸存下来,大概是因为它是一棵苦楝,这种树的树皮苦得就像是情人永别时流下的泪水,还有着一定的毒性,在食物充足的时候,地精自然不会去自讨苦吃。

    “你闻到什么没有?”李奥娜突然问。

    “臭味?”

    “不太一样的臭味。”李奥娜说,然后她看到伯德温的神色变得凝重:“警戒!”他对李奥娜说,一边跑向梅蜜,“到树上去。”他喊道,一边伸出手臂,粗暴地唤醒了正处于冥想状态的牧师,梅蜜略带茫然地站了起来,虽然她不太明白发生了些什么,但她知道伯德温或许会抛弃她,但不会欺骗或是耍弄她,她毫不犹豫地攀住伯德温的手臂,踏在他的膝盖上,借着他的力量攀上了苦楝横生的第一根树枝。

    “伯德温!”李奥娜大叫道,而梅蜜也发出了同样的尖叫,伯德温下意识地侧身提剑,一条黄褐色的影子从他的耳边掠过他猛地转过身去,背靠着苦楝宽大的树干袭击他的生物蓬地一声落进了细草丛里,它的身体就像得了寒病那样颤抖着,从宽剑开出的裂口里流出肥硕的肝脏。那是一条鬣狗,它低下头去嗅了嗅,竟然大吃起自己的内脏来。

    更多的鬣狗隐伏在半黄不青的草丛里,几乎与细草完全一致的毛色让它们看上去就像是隐形了,其中最为狡猾的两只一前一后地扑向了李奥娜这个人类女性与她身边的男性不同,她的身上并没有很浓郁的血腥味儿,是个容易对付的好猎物它们没能想到的是这个容易对付的好猎物居然会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它们头对头地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愤怒的哀鸣。

    李奥娜跳了起来,双足如同一只羽鹤那样轻盈地落在了焰形剑的金属护手上,焰形剑被她的重量向下压了一压,稳稳地立住,高地诺曼的王女从腰带上取下了十字弩,对准了那两只还有些昏头昏脑的鬣狗扣动扳机,精钢箭头的弩箭准确地射入了它们的眼睛,深深地贯入大脑,鬣狗们来不及呜咽一声就彻底地死去了接着李奥娜射光了所有的弩箭,她并不能如精灵那样百发百中,但有时一个小小的干扰就能让伯德温的宽剑斩断一只鬣狗的脊背或是颈脖。

    “结束了吗?”当那些讨厌的毛皮生物死伤殆尽后,李奥娜大声喊道。

    “我希望,但没有!”伯德温奔回到李奥娜身边,与她背靠着背,“那股臭气不是地精是豺狼人。”

    难怪他会觉得熟悉,兽人们经常饲养豺狼人,就像人类驯养小狗,在攻城战中豺狼人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很少出现,但在雷霆堡外巡逻的骑士经常会遇到集群的豺狼人,它们是偷袭的好手,经常伴着鬣狗一起出现,鬣狗会撕咬马腿,或从马的肛门中掏出肠子,当骑士从马上跌下时,豺狼人就会一拥而上,它们会吃掉骑士的身体,将骑士的头颅带回去讨好它们的主人。

    但不是说它们只会在荒原上出现,它们是恶魔的前锋,只要有着邪恶的地方就能看见它们的踪影。(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