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追索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蓬火焰在奥斯塔尔的眼前炸开,他微微眯了眯眼睛。

    突如其来的光亮一霎那间便消失了,只留下了灰色的烟雾,烟雾在空中扭曲,逐渐形成了一个模糊的轮廓,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穿着长袍的人类。

    “牟路斯向您致意。”那个由烟雾组成的身影向红袍术士鞠了一躬说:“愿您的力量永如深海,而您的智慧永如星辰。”

    “省掉那些不必要的寒暄吧,”奥斯塔尔说,牟路斯曾经是个胆敢与他的主人相抗衡的法师,他的狂妄激怒了她的术士们,在他凄惨的死去后他们没有放过他的灵魂,现在他的灵魂每时每刻都被折磨、拘禁与奴役着,这种情况可能持续一千年或是更久所以红袍无需对他保持礼貌或是尊重:“说出你的来意,别让我知道你有遗漏或是扭曲。”

    “一个旨意。”牟路斯语气平平地说:“来自于最深黯处与最光明处去寻找一本法术,它用龙语写,有着镶嵌着宝石与符文的纯金封面,在任何人发现它的秘密之间找回它,所有接触过它的人都要被完全地掌控起来。”

    “给我看它的样子。”奥斯塔尔命令道。

    牟路斯做出手势,一部分烟雾脱离他的身体,凝结起来,呈现出金色与蓝色的柔和光芒但奥斯塔尔只能看到它的表面。

    “里面的内容呢?”

    “我所看到的只有这些。”牟路斯说。

    奥斯塔尔看了他一眼:“你还记得你的弟子吗?那个叫做比维斯的龙火列岛领主之子?”

    牟路斯漠然不语,早就有幸灾乐祸的术士向他描述过他弟子的妻子是如何痛苦地死去的许多人都以为那是个不幸的意外,只有牟路斯知道这完全是出于那位恶意的捉弄,每个与他有关的人都逃不过她的耳目他甚至无法找到比维斯的灵魂。

    “他好像也有了一个弟子。”奥斯塔尔盯着淡薄到几乎能够透过它看见墙面的灵魂说:“一个半精灵,他的名字是克瑞玛尔,你有听说过他吗?”

    “没有。”牟路斯说。

    “你或许该去见见他,”奥斯塔尔说:“据我那个不成器的学徒所说,他继承了比维斯的一切。”

    “你想要什么?”

    “除了我,还有几个人接受了这个任务?”

    牟路斯沉默了一会,慢吞吞地说出了几个名字,奥斯塔尔在心里反复权衡了一下:“我需要更多的讯息。”

    “只有那么多了。”

    “你会得到更多的。”奥斯塔尔说,他伸手弹了一下,做出驱逐的手势,“好吧,离开这里,牟路斯,我不需要你了。”

    “你还没有给我酬劳。”

    “没有酬劳。”奥斯塔尔说,或许会有那么一两个术士学徒会蠢到给牟路斯这种被拘役的灵魂一些酬劳一些魔法能量或是魔鬼、恶魔的血,但奥斯塔尔不会:“去吃哀悼荒原的泥土吧,”他恶劣地将一块经过魔法处理的辉石扔进火里,火焰猛地升高,牟路斯的灵魂发出了一声惨呼,本来就不那么稳定的身影摇晃了一下,就从曜石的火盘里消散了:“你只配吃到那个。;;;;;;;;;;;;;;;;;;;;;;;;;;;;;;;;;;;;;;;;”红袍说,对着星星点点的余烬。

    他等了一会,提起火盘,走出帐篷,把它倒转过来,任凭号叫的狂风将里面的灰烬一丝不剩地卷走。

    几个正处在下风处的兽人激烈地打起了喷嚏。

    “我没想到你还敢到这儿来。”一个像是猛兽打呼噜般的生意在红袍术士的身后说道。

    “为什么不呢?”奥斯塔尔说:“你们需要我格什首领,如果没有我,在漫长的寒冬中你们的数量还要掉落一半,而且不会有新的小崽子活下来。”

    “我们之所以会陷入这样的困境还不是因为你吗?红袍?”格什说,他要比攻打雷霆堡的时候更高一些,但也要瘦一些,毕竟整个冬季他都在忙于带领部落的勇士们为女人和小崽子们寻找足够多的食物盘羊、野牛、角鹿与其他部落的兽人他从一开始就不怎么信任人类,他们带来的药水他只用了很小一部分,不得不说,那时候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果在卡乌奢的护佑下,兽人们真的能够得到雷霆堡,那么出战人数最少的暴雪部落也只能得到最少的战利品,而他的勇士也会被耻笑与看轻,他们会感到忿怒并想要驱逐或是杀死他。

    事实上,即使是他们输掉了这场战役,也有人认为暴雪部落与它的兽人格什失去了兽人应有的勇气,他们抢掠不到人类就先要抢掠他们的同族,不过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兽人们原本就没有什么道德与法律可言,他们膜拜强者,崇敬祭司,却蔑视智慧与思考在那之后暴雪部落经受了一段时间的压力,但很快地,笼罩在他们头顶上的乌云飞到了他们敌人头上那些被药水催化长大的兽人有着一个像是永远也无法填满的肠胃,他们吃得比他们的父亲与叔叔加起来还要多,在吃光了部落里的牲畜与奴隶后,他们开始吃那些较弱的兽人,并逐渐将饥肠辘辘的视线落在了那些有着崇高位置的兽人身上,不管怎么说,后者可要比前者肥多了,一场又一场血腥地搏杀后,几个部落甚至只剩下了一两个兽人。

    如今暴雪是整个呼啸平原上最大,也是最强的部落,格什收拢了不少强壮的兽人战士与侥幸逃出的兽人女性,他的部落不但没有减少人数反而扩增了近三分之一。

    “我想我告诉过他们这些孩子会有个好胃口。”红袍术士满不在乎地说。

    “这不是正常的。”格什说。

    “让一个幼兽人在几个呼吸间长成一个兽人战士也不是正常的。”奥斯塔尔说,他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格什跟着他走进了那顶从外面看上去或许会逼迫格什将尾巴留在外面,实际上却容得下格什的四个妻子与十二个幼崽的帐篷。

    格什盘腿坐下,奥斯塔尔给他端来了一杯血红酒,兽人首领一口喝干了里面的液体,在魔法的作用下,酒里掺杂着的人类血液就像刚被榨出来的那样新鲜甘甜,格什伸出舌头舔了舔淋漓在毛发上的酒液,从身边掏出一个褐色的皮囊,拉开抽绳,倒出里面的东西。

    那只皮囊看似平平无奇,制作粗糙,但就倒出的宝石数量来看,它居然还是一只容量颇为可观的次元袋那些只是被简单地打磨过就能散发出璀璨光芒的小石头一下子就堆积起了一个高达术士膝盖的小丘陵。

    “您还想要些什么?”

    “牲畜、奴隶,”格什说:“还有马匹、武器,尤其是箭矢与弩弓,无论你拿出多少我都要。还有……”

    “请说。”

    “我要法师和术士。”

    奥斯塔尔终于正式地看了这个粗鲁肮脏的兽人一眼:“谁都知道呼啸平原不欢迎法师与术士。”

    “现在不了。”

    “你的祭司会认为你在蔑视他们,你会视为渎神者。”

    “只要奉上丰盛的祭品,强大的卡乌奢是不会在乎这些小问题的如果他们坚持,那么我也不介意送他们亲自去向卡乌奢神控诉我的罪过。”格什摸着下巴。

    “你在做一件危险至极的事情。”

    “一件能够比任何一个祭司取悦我神卡乌奢的事情,”格什说:“我会将整个雷霆堡敬献给他,或许还要多。”

    ※※※

    狄伦.唐克雷登上雷霆堡的双城墙。

    龙腹隘口的狭窄通道重又被茂盛的植物覆盖,兽人与人类的鲜血融化了冰雪,又滋润了下面的土地,草籽发芽,在一夜之间就能升高一掌来自于呼啸平原的风压过它们,激起碧绿色的涟漪,径直穿过耸立的箭塔,卷向新的内城即便是在这个季节,这里的风还是如同钢铁铸造的刀剑那样冰冷与锋利,每一口吸入体内的空气就像细碎的小刀那样切割着喉咙与肺部。

    这里就是他名义上的父亲,摩顿.唐克雷几乎驻守一生的地方,他不愿意交给狄伦.唐克雷,却愿意把它交给一个平凡的士兵,一个没有姓氏的卑贱之人。狄伦.唐克雷必须承认那时他在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确实感到了心在疼痛,他与摩顿.唐克雷相处的时间还不如他的母亲黛安公主来得长,但他听过他的故事与传说,一个孩子的孺慕之心是无法用时间的长短来估算的,他在没有父亲的庭院里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法师,满心以为能够获得他的承认,但最终结果,正如您们所看到的,他是摩顿.唐克雷的耻辱,而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摩顿.唐克雷痛痛快快地将这份侮辱摔回在了他和母亲的脸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狄伦没有太多犹豫就接受了约翰公爵的邀请,他也是黛安公主的兄弟,狄伦的舅舅,他坐在那个王座上要比老王合适得多虽然过程之简短连他们都没能想到。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提伯德温.唐克雷,伯德温给狄伦的感觉很难形容,狄伦并不爱他,更正确点说,他憎恨着这个得到了他不应得到的东西的窃贼,但狄伦却不想看着他就这样轻易而简单地死去就如他所希望的,前圣骑士正在滑向堕落的深渊而他本人却毫无察觉,而他名义上的弟弟正满怀喜悦地看着这一切,就像是在珍惜地啜饮着一杯世间仅存的美酒。

    狄伦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冰冷的石砖:“这是你不想给我的,”他像个小孩子那样悄悄地对着石砖说:“但我还是得到它了。”

    ※※※

    “一件能够比任何一个祭司取悦我神卡乌奢的事情,”格什说:“我会将整个雷霆堡敬献给他,或许还要多。”

    ※※※

    狄伦.唐克雷登上雷霆堡的双城墙。

    龙腹隘口的狭窄通道重又被茂盛的植物覆盖,兽人与人类的鲜血融化了冰雪,又滋润了下面的土地,草籽发芽,在一夜之间就能升高一掌来自于呼啸平原的风压过它们,激起碧绿色的涟漪,径直穿过耸立的箭塔,卷向新的内城即便是在这个季节,这里的风还是如同钢铁铸造的刀剑那样冰冷与锋利,每一口吸入体内的空气就像细碎的小刀那样切割着喉咙与肺部。

    这里就是他名义上的父亲,摩顿.唐克雷几乎驻守一生的地方,他不愿意交给狄伦.唐克雷,却愿意把它交给一个平凡的士兵,一个没有姓氏的卑贱之人。狄伦.唐克雷必须承认那时他在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确实感到了心在疼痛,他与摩顿.唐克雷相处的时间还不如他的母亲黛安公主来得长,但他听过他的故事与传说,一个孩子的孺慕之心是无法用时间的长短来估算的,他在没有父亲的庭院里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法师,满心以为能够获得他的承认,但最终结果,正如您们所看到的,他是摩顿.唐克雷的耻辱,而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摩顿.唐克雷痛痛快快地将这份侮辱摔回在了他和母亲的脸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狄伦没有太多犹豫就接受了约翰公爵的邀请,他也是黛安公主的兄弟,狄伦的舅舅,他坐在那个王座上要比老王合适得多虽然过程之简短连他们都没能想到。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一提伯德温.唐克雷,伯德温给狄伦的感觉很难形容,狄伦并不爱他,更正确点说,他憎恨着这个得到了他不应得到的东西的窃贼,但狄伦却不想看着他就这样轻易而简单地死去就如他所希望的,前圣骑士正在滑向堕落的深渊而他本人却毫无察觉,而他名义上的弟弟正满怀喜悦地看着这一切,就像是在珍惜地啜饮着一杯世间仅存的美酒。

    狄伦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冰冷的石砖:“这是你不想给我的,”他像个小孩子那样悄悄地对着石砖说:“但我还是得到它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