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追索(1)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那个精灵游侠与他的同伴成功驱逐了庞大而嗜血的蝙蝠群后,“凹角”这个小村庄几乎就没再发生过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伊尔摩特的圣堂为他们重新派遣了一个新的牧师,而原先的老牧师被埋葬在树林的边缘,人们在他的葬身之所移植了好几十株洋葱,这几天洋葱开花了,白色的花,又小又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现在正值深夜,“凹角”的村民正在安睡,肥滚滚的三线鼠卷缩在洋葱丛里,心旷神怡地大吃大嚼,洋葱是这种啮齿动物最为喜欢的食物之一,长期食用洋葱以及其他带有各种异味的植物让它们散发出强烈的刺激性气味,许多掠食者会因为受不了这种恶心的味儿而放弃追捕它们但也有例外,譬如某只口味特殊的兔狲,一身灰白色的条纹成了最好的保护色,只不过一眨眼,那只傻乎乎的三线鼠就落进了它的爪子。

    洋葱的气味让兔狲恶狠狠地打了好几个喷嚏,爪子下的三线鼠还在挣扎个不停,毛绒绒的猎手不耐烦地上去反复挠了几爪子,它的猎物才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在它想要衔起三线鼠离开这儿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让它警惕地拉直了耳朵。

    空气中首先出现的是一个光点,蓝色的光点,光点向左右展开,在达到一个成年男性手臂张开的宽度后向下延伸至一个半成年男性那么高,最后两根线条向内合拢,形成了一个如同覆盖着透明水膜的门,一个身着色长袍的男性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脚奇妙地没有踏在地面上,而是悬浮着,他在行动的时候就像是一道影子或是幽魂,就连草尖上的露水也未触动。

    兔狲竖起了浑身的毛,它张开嘴想要发出一声色厉内荏的喵叫,但在此之前,一股细微的魔法力量击中了它,它昏了过去。

    “为什么不让我杀死它呢?”阿尼莫斯遗憾地说,“我的毒液还很充足。”而小魔鬼从来就是不惮于夺取一条生命的。

    “我不想在这儿留下什么痕迹。”奥斯塔尔说。

    小魔鬼啧了一声,它知道这将会一个极其无聊的夜晚。

    奥斯塔尔为了获得这个线索拿出了他在上一个冬季获得的全部。人类的奴隶,兽人的辉石、宝石与黄金,还有兽人与人类的尸体,尤其是那些服用过药水的兽人,他甚至还悄悄藏起了一个祭司的躯体,这很危险,卡乌奢可不是一心胸宽大的神祗他从一个魔鬼那儿知晓这本法术原本属于一个巫妖,但那个不死者并无巨龙的血脉,他之所以拥有这本可能只是为了研究;而后他又从另一个性情古怪的死灵法师那儿得知这个巫妖已经被那些多管闲事的白袍净化了,这让他感到焦急,因为他知道白袍们会销毁或是夺走巫妖的收藏,如果这本法术被粉碎,又或是被封禁在罗萨达或泰尔的主圣堂里,想要把它弄出来可就真要费上一番力气了,白袍们的阻扰倒还在其次,问题是其他同样接受到了这个任务的人也一定在窥视着彼此的踪迹与行动,一旦他开始动作,就根本无法将他所知的隐瞒下去,最后很有可能是他辛辛苦苦地摘下了这枚诱人的果实,却被别人一口吞下了肚子。

    死灵法师没有告诉他是哪个善神的白袍净化了法术的所有者,但奥斯塔尔知道,白袍们有个坏习惯,那就是他们有着吟游诗人般的爱好他们巨细靡遗地记下每一个任务的细节,并放在一个房间里完全公开任人阅读;奥斯塔尔用魔法器具伪装成了一个普通的战士,翻遍了附近所有圣堂的记录,终于在一本厚重的牛犊皮卷中找到了与之相关的内容上面并未记载着他们有得到一本纯金封面,镶嵌宝石的法术,也没有提到它有被毁掉。

    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的是上面居然还有着新的记录日期与他查阅的那天之间的距离短得令人咋舌。

    ※※※

    以下内容一个小时后换过来哈。;;;;;;;;;;;;;;;;;;;;;;;;;

    自从那个精灵游侠与他的同伴成功驱逐了庞大而嗜血的蝙蝠群后,“凹角”这个小村庄几乎就没再发生过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伊尔摩特的圣堂为他们重新派遣了一个新的牧师,而原先的老牧师被埋葬在树林的边缘,人们在他的葬身之所移植了好几十株洋葱,这几天洋葱开花了,白色的花,又小又密。

    现在正值深夜,“凹角”的村民正在安睡,肥滚滚的三线鼠卷缩在洋葱丛里,心旷神怡地大吃大嚼,洋葱是这种啮齿动物最为喜欢的食物之一,长期食用洋葱以及其他带有各种异味的植物让它们散发出强烈的刺激性气味,许多掠食者会因为受不了这种恶心的味儿而放弃追捕它们但也有例外,譬如某只口味特殊的兔狲,一身灰白色的条纹成了最好的保护色,只不过一眨眼,那只傻乎乎的三线鼠就落进了它的爪子。

    洋葱的气味让兔狲恶狠狠地打了好几个喷嚏,爪子下的三线鼠还在挣扎个不停,毛绒绒的猎手不耐烦地上去反复挠了几爪子,它的猎物才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在它想要衔起三线鼠离开这儿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让它警惕地拉直了耳朵。

    空气中首先出现的是一个光点,蓝色的光点,光点向左右展开,在达到一个成年男性手臂张开的宽度后向下延伸至一个半成年男性那么高,最后两根线条向内合拢,形成了一个如同覆盖着透明水膜的门,一个身着色长袍的男性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脚奇妙地没有踏在地面上,而是悬浮着,他在行动的时候就像是一道影子或是幽魂,就连草尖上的露水也未触动。

    兔狲竖起了浑身的毛,它张开嘴想要发出一声色厉内荏的喵叫,但在此之前,一股细微的魔法力量击中了它,它昏了过去。

    “为什么不让我杀死它呢?”阿尼莫斯遗憾地说,“我的毒液还很充足。”而小魔鬼从来就是不惮于夺取一条生命的。

    “我不想在这儿留下什么痕迹。”奥斯塔尔说。

    小魔鬼啧了一声,它知道这将会一个极其无聊的夜晚。

    奥斯塔尔为了获得这个线索拿出了他在上一个冬季获得的全部。人类的奴隶,兽人的辉石、宝石与黄金,还有兽人与人类的尸体,尤其是那些服用过药水的兽人,他甚至还悄悄藏起了一个祭司的躯体,这很危险,卡乌奢可不是一心胸宽大的神祗他从一个魔鬼那儿知晓这本法术原本属于一个巫妖,但那个不死者并无巨龙的血脉,他之所以拥有这本可能只是为了研究;而后他又从另一个性情古怪的死灵法师那儿得知这个巫妖已经被那些多管闲事的白袍净化了,这让他感到焦急,因为他知道白袍们会销毁或是夺走巫妖的收藏,如果这本法术被粉碎,又或是被封禁在罗萨达或泰尔的主圣堂里,想要把它弄出来可就真要费上一番力气了,白袍们的阻扰倒还在其次,问题是其他同样接受到了这个任务的人也一定在窥视着彼此的踪迹与行动,一旦他开始动作,就根本无法将他所知的隐瞒下去,最后很有可能是他辛辛苦苦地摘下了这枚诱人的果实,却被别人一口吞下了肚子。

    死灵法师没有告诉他是哪个善神的白袍净化了法术的所有者,但奥斯塔尔知道,白袍们有个坏习惯,那就是他们有着吟游诗人般的爱好他们巨细靡遗地记下每一个任务的细节,并放在一个房间里完全公开任人阅读;奥斯塔尔用魔法器具伪装成了一个普通的战士,翻遍了附近所有圣堂的记录,终于在一本厚重的牛犊皮卷中找到了与之相关的内容上面并未记载着他们有得到一本纯金封面,镶嵌宝石的法术,也没有提到它有被毁掉。

    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的是上面居然还有着新的记录日期与他查阅的那天之间的距离短得令人咋舌。

    ※※※

    自从那个精灵游侠与他的同伴成功驱逐了庞大而嗜血的蝙蝠群后,“凹角”这个小村庄几乎就没再发生过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伊尔摩特的圣堂为他们重新派遣了一个新的牧师,而原先的老牧师被埋葬在树林的边缘,人们在他的葬身之所移植了好几十株洋葱,这几天洋葱开花了,白色的花,又小又密。

    现在正值深夜,“凹角”的村民正在安睡,肥滚滚的三线鼠卷缩在洋葱丛里,心旷神怡地大吃大嚼,洋葱是这种啮齿动物最为喜欢的食物之一,长期食用洋葱以及其他带有各种异味的植物让它们散发出强烈的刺激性气味,许多掠食者会因为受不了这种恶心的味儿而放弃追捕它们但也有例外,譬如某只口味特殊的兔狲,一身灰白色的条纹成了最好的保护色,只不过一眨眼,那只傻乎乎的三线鼠就落进了它的爪子。

    洋葱的气味让兔狲恶狠狠地打了好几个喷嚏,爪子下的三线鼠还在挣扎个不停,毛绒绒的猎手不耐烦地上去反复挠了几爪子,它的猎物才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在它想要衔起三线鼠离开这儿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让它警惕地拉直了耳朵。

    空气中首先出现的是一个光点,蓝色的光点,光点向左右展开,在达到一个成年男性手臂张开的宽度后向下延伸至一个半成年男性那么高,最后两根线条向内合拢,形成了一个如同覆盖着透明水膜的门,一个身着色长袍的男性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脚奇妙地没有踏在地面上,而是悬浮着,他在行动的时候就像是一道影子或是幽魂,就连草尖上的露水也未触动。

    兔狲竖起了浑身的毛,它张开嘴想要发出一声色厉内荏的喵叫,但在此之前,一股细微的魔法力量击中了它,它昏了过去。

    “为什么不让我杀死它呢?”阿尼莫斯遗憾地说,“我的毒液还很充足。”而小魔鬼从来就是不惮于夺取一条生命的。

    “我不想在这儿留下什么痕迹。”奥斯塔尔说。

    小魔鬼啧了一声,它知道这将会一个极其无聊的夜晚。

    奥斯塔尔为了获得这个线索拿出了他在上一个冬季获得的全部。人类的奴隶,兽人的辉石、宝石与黄金,还有兽人与人类的尸体,尤其是那些服用过药水的兽人,他甚至还悄悄藏起了一个祭司的躯体,这很危险,卡乌奢可不是一心胸宽大的神祗他从一个魔鬼那儿知晓这本法术原本属于一个巫妖,但那个不死者并无巨龙的血脉,他之所以拥有这本可能只是为了研究;而后他又从另一个性情古怪的死灵法师那儿得知这个巫妖已经被那些多管闲事的白袍净化了,这让他感到焦急,因为他知道白袍们会销毁或是夺走巫妖的收藏,如果这本法术被粉碎,又或是被封禁在罗萨达或泰尔的主圣堂里,想要把它弄出来可就真要费上一番力气了,白袍们的阻扰倒还在其次,问题是其他同样接受到了这个任务的人也一定在窥视着彼此的踪迹与行动,一旦他开始动作,就根本无法将他所知的隐瞒下去,最后很有可能是他辛辛苦苦地摘下了这枚诱人的果实,却被别人一口吞下了肚子。

    死灵法师没有告诉他是哪个善神的白袍净化了法术的所有者,但奥斯塔尔知道,白袍们有个坏习惯,那就是他们有着吟游诗人般的爱好他们巨细靡遗地记下每一个任务的细节,并放在一个房间里完全公开任人阅读;奥斯塔尔用魔法器具伪装成了一个普通的战士,翻遍了附近所有圣堂的记录,终于在一本厚重的牛犊皮卷中找到了与之相关的内容上面并未记载着他们有得到一本纯金封面,镶嵌宝石的法术,也没有提到它有被毁掉。

    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的是上面居然还有着新的记录日期与他查阅的那天之间的距离短得令人咋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