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交易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等……我们为什么不能留下它们?”弗罗的牧师大胆地问,她的脑袋都快要被黄灿灿的金子给填满了:“有了它们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大人,”她看向伯德温,“这么多……哪怕是用来向高地诺曼的新王赎罪都足够了。”

    “我的罪孽不是高地诺曼的新王能够赦免的。”伯德温声音低沉地说道。

    “可是……我们总有用得到它的地方,这是金子!”梅蜜急切地看过每个人,她想要寻找她的支持者,但没人给出回应,就连盗贼也只是惋惜地看了一眼被摘在手里的菌菇,滑动戴着手套的手把它碾得粉碎,“葛兰,”她祈求道:“你有办法把它们换成金子的,对吗?”

    “有,”葛兰说,然后在梅蜜的笑容尚未消失前恶劣但不失诚实地回答:“但那很危险,敢于收买魔鬼手指的人多半都不那么好应付,而谁也不会觉得金子多。”如果他还在盗贼公会里充当他的分部首领,他也不敢将这么多的魔鬼手指纳入私囊最好的结果是他又能借此上升一阶,又或是得到一笔丰厚的赏金只有譬如“银指”(也就是葛兰的公会),“恶刺”这种大盗贼公会才有可能完整地吃掉这么大份的意外之财,其他人拿到了甚至知道了也只有一死而已。

    “很少的一点也不行吗?”梅蜜不甘心的追问道。

    “不行。”凯瑞本说,盗贼明智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事实上,如果不是精灵坚持,他也会想要拿走一点的,如果只是很少的一点点,他可以谎称他是从一个法师那儿偷到了一个装着施法材料的口袋。

    “既然您都这么决定了,”弗罗的牧师怨恨地拧着自己的手指:“那又为什么要让我们知道呢?您大可悄悄地将法师带到这儿来,我们什么也不会知道,当然也不会感到心痛。”

    “大部分毒尖都生长在森林深处的沼泽里,”凯瑞本说:“但因为需要大量腐化的血肉滋养,它们并不那么容易成活生长着毒尖的地方你多半可以见到凶猛的野兽或是怪物,像是食腐怪、蔓生怪、树绳妖又或是沼泽鳄,有时在森蚺的领地里也能找到毒尖,但就我见到的,它们之中最大的也不过一掌,一个地方的毒尖聚拢起来往往还不足一磅……”他看向弗罗的牧师,显然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意思。

    “我想我已经知道它有多珍贵了。”梅蜜不耐烦地说。

    葛兰摇摇头,弗罗牧师已经被金子迷惑了神智,她甚至连应有的伪装与畏惧都忘记了:“这片蘑菇不是自然形成的,”他代为解释说:“有人在养殖它们那些变形怪是它们的园丁和守卫,对吗?”

    “它们选择这儿是因为这个村子里的人原本就饲养着大量的山羊与绵羊,”李奥娜说:“它们可以大摇大摆地将羊群驱赶出去,交给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商人,只要他们的钱币仍旧叮当作响就不会有人注意到其中有何可疑之处,就连村里的牧师也未曾发觉实际上那些羊都成了培养魔鬼手指的基料。”

    “它们应该找一个荒僻的地方来做这事儿。”李奥娜说。

    “那样反而会引起白袍与骑士们的关注,”伯德温说,“谁会去注意一个如斯寻常的小村呢,假如不是突然来了这么一群地精。”伯德温补充说。

    “村长又雇佣了我们。”盗贼说:“所以他们有意诬陷,这样至少能够赶走我们,免得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怀疑牧师也是因此而死,”游侠说:“而不是因为村民们以为的地精或是意外。”

    “和我们一样。”梅蜜阴沉地说,她已经得到了答案。游侠固然可以谁也不告诉,只和法师两个人来将这片魔鬼手指全部毁掉,但对此一无所知的他们可能会因此毫无防备地遭到激烈的报复,显然凯瑞本还不准备把他的队友坑到如此凄惨的地步,虽然现在也不差。

    想到这儿弗罗的牧师愈发地想要拿走一些魔鬼手指,她不能只承担风险却一点好处都没能拿到,这不公平。

    “我们得先走开,是吗?”葛兰问。

    “焚烧的时候你们要到地面上去,”凯瑞本说,“魔鬼手指在灼烧时会产生对人体有害的烟雾,它的叫声也难听极了但现在男孩们可以先来帮帮忙。”

    想要处理掉这么一大块魔鬼手指并不容易,他们先要将它们一一挖掘出来,免得残留在湿润泥土中的菌丝长出新的毒尖,另外也免得毒尖焚烧后的灰烬渗入土层后融入地下水别忘记这种东西对于人类来说是入口封喉的剧毒,即便经过焚烧它的效力会降低,但惊人的数量可能会令它发挥出相同的效力。

    在法师隔断了烟雾与声音,并将它们焚烧殆尽后,对这件事情超乎寻常的谨慎的精灵游侠在暗的地穴中反复巡查了三次。

    “我真不知道凯瑞本为什么会对这种东西深恶痛绝。”盗贼说:“他表现的就像是要把这儿当做精灵幼儿的游乐场。”

    “精灵们一向都很讨厌这个,”克瑞玛尔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他就在追捕一个携带着魔鬼手指的佣兵。”

    “他有和你说过吗,关于这个?”葛兰像是不经意地问道。

    “没有,”发的施法者瞥了他一眼:“这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知道这个就行了。”

    葛兰向他鞠了一躬,以示接受到了他的警告,但这就是盗贼的本能与习惯,谁也不知道偶尔得到的一个小秘密会有多大的价值,它可能值你的一条命。

    他们回到村子里时已是近黄昏,烟囱里冒出的香气让梅蜜不停地揉着肚子。

    小村里的村长自从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儿子都已经成为了变形怪的一顿美餐后就病倒了,但为了表达自己的谢意,他挣扎着住到了他兄弟那儿,把自己的房子留给了冒险者们,不过也有可能他不想看到这幢能够让他不断地想起艾比与她哥哥的屋子村民们简单地打扫了一下先前变形怪将这个房间弄得乱七八糟,为他们换上了新的稻草,炉床里也升腾起了明亮的火焰,架在炉床上的铁锅里正煮着一整条羊腿,还有一只放在瓦罐里,加盐腌制过的肉馅羊肚。倒不是村民们一下子变得慷慨起来了,这些都是受了重伤,又没有痊愈的可能,随时都会死去的羊,既然如此,还不如尽快宰了拿来大快朵颐一番呢。

    他们合用三只盘子与三只木勺,轮流匆忙而满足地饱餐了一顿,村民们在屋角留了一桶水,他们喝了一点,又用剩下的水简单地洗漱后就倒下安安心心地睡了。

    梅蜜在接近黎明的时候醒来,她从麦秆上爬起来的时候觉得脖子和脊背都在尖叫,弗罗的牧师在屋子里借着炉床的微光小心翼翼地走了两步,推开门走了出去。

    葛兰稍稍睁开一只眼睛,暂时这里还是安全的,那些魔鬼手指也已经被烧的一干二净,就连它们的灰烬都被施法者藏进了自己的次元袋,他一点也不担心梅蜜还能找到那么一两株即便魔鬼手指既邪恶又可怕,但它终究还是一种植物,而只要是植物就不可能逃得过精灵的眼睛。

    弗罗的牧师离开了温暖的房屋,清冷的空气与微风令她精神为之一振她一直走到村庄的边缘才停了下来一只毛茸茸的长翅膀的色仓鼠轻轻地落在了她的肩膀靠近颈脖的位置,尖细的舌头舔了舔她的皮肤,那层薄薄的皮肤下面藏着一根大动脉,小魔鬼能够听见滚热的血液是怎么在里面流动的,“往前走,亲爱的,”它甜蜜地说,一边幻想着如果能一口撕开她的脖子吮吸里面的将会是件多么快慰的事儿:“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小礼物。”

    年轻的人类女性笑了,她不觉得这个失去主人的小魔怪能得到什么值得一看的东西,在她的认知里,小魔鬼只不过是一种比猫狗更聪明些的宠物罢了。

    “就在这儿。”小魔鬼说。

    梅蜜只看到了一蓬刺玫,开着白色与粉色的花儿。

    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从她的肩膀上跳下来,站在一朵很大的刺玫花上面,扯开了挂在它脖子上的小袋子,这只袋子是那么的小,即便将抽绳全部拉开,袋口也只允许放进梅蜜的一只大拇指,但里面竟然能够倒落出有一磅之多的东西一开始梅蜜没能认出那些红发皱的碎块是什么,但一丝灵光突然从她的头脑中一掠而过,她马上抬起手按住自己的嘴以免发出不自觉的欢呼声。

    “您想要这些是吗?”小魔鬼故作无知地说:“我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这些。”

    梅蜜放下自己的膝盖,跪在那儿一支支地捡起显然已经经过干燥处理的魔鬼手指,虽然光线暗淡,但她还是能找到属于魔鬼手指的那些特征,毕竟她在被迫走出地穴之前看了它很久。

    “是的,是的,”她欣喜若狂地说:“就是这个,”她一边将所有的魔鬼手指塞进她的袍子里,一边抓过小魔鬼,恶狠狠地亲吻了它一下:“你是怎么弄到的……那个箱子里还有吗?”

    “没有了。”小魔鬼嫌恶地用尾巴擦了擦被弗罗牧师的唾液沾到的地方:“只有这些,我找了好久。”

    “呃……没关系。”梅蜜有些遗憾,但那不管怎么说,总比一无所获来得好。

    “我想我得谢谢你。”她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敷衍地说:“你想要些什么?浆果、蜂蜜还是肉干?”

    “我能自己觅食。”比浆果和肉干更好的食物,小魔鬼在心里说:“我可以跟在你们身边吗?”

    “怎么说?”

    “你们中间有个施法者。”小魔鬼说。

    “克瑞玛尔。”梅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对,就是他,”小魔鬼说:“你知道我是个小魔怪,”它用诚恳温柔的声音说道:“我在那场瘟疫中失去了我的主人,而作为魔法造物的小魔怪是不能没有主人的我想要他做我的新主人,但他拒绝了。”

    “啊……那可真是太不幸了。”梅蜜急急忙忙地说,她差点将自己的真心话说了出来,弗罗在上,如果施法者愿意接受这只小魔怪作为宠物,那么今天这袋子魔鬼手指大概就不会落在她手里了,梅蜜思忖道,而他只会把它拿去给精灵凯瑞本,然后暴殄天物的烧掉:“真奇怪他为什么不愿意,”弗罗的牧师半真半假地说:“你是那么的可爱。”

    “他不但拒绝了,还揍了我呢。”

    “可不是,他就是这么个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坏家伙。”梅蜜附和道。

    “问题在于,”小魔鬼悲伤地说:“我还是挺喜欢他的。”

    “爱……感情总是那么不可理喻。”梅蜜说。“那么你想要怎么做呢?”

    “如果可以,”小魔鬼说:“我希望你能收容我一段时间,我想,如果我能表现出一些值得称道的长处的话我可是很能干的,他或许就会愿意接受我了。”

    “那么。”梅蜜向它展示了一下她鼓鼓囊囊的胸部:“这些算是雇佣我的费用?”

    “你还能得到更多,”小魔鬼说:“只要你愿意带着我。还有,”它说:“你可以把这些放回到这个小袋子里,我保证就算是精灵也没法儿用他的臭鼻子嗅出一丝一毫的味儿来。”

    梅蜜犹豫了一下,的确如此,如果被精灵发现,这些价值高昂的施法材料一定会被收缴毁掉。

    “好吧,那么,”她伸出手掌:“契约成立?”

    “成立。”小魔鬼伸出它的小爪子,在那只雪白的手掌上拍了一拍,而梅蜜甚至没注意到它连契约二字都没提起德蒙已经是小魔鬼恨不得拿块干面包擦掉的历史了,它当然不会愿意再让这个愚蠢的牧师再加上一笔,如果称这个女人为主人无论哪个魔鬼都会很愿意将它打回到劣魔甚至贱魔的等级,只因为它太给魔鬼丢脸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