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沼泽(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九十三章 沼泽()

    精灵游侠一言不发,伸出了他的一只手,伯德温将手放在他的剑上,而克瑞玛尔将手指对在一起,这个手势将会施放出一个法术,将他所需要的东西禁锢起来。;;;;;;;;;;;;;;;;;;;;;;;;;

    弗罗的牧师一动不动。

    “梅蜜!”葛兰阴沉地喊着她的名字。

    梅蜜颤动了一下,不自觉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满心不情愿地将手伸进长袍,将毛茸茸热乎乎的一团掏出来精灵没等她把这个来历不明的生物放在他的手里,他轻轻一翻手掌,改用两根手指的指尖捏住了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的颈脖,把它提在空中。

    “啊……”克瑞玛尔说。

    “怎么?”凯瑞本问:“你认识这个?”

    “据它自己所说,”发的施法者说:“它是一个术士制作出来的小魔怪,在多灵的时候它曾希望能够成为我的魔宠。”

    “它一直跟着我们?”葛兰警惕地问。

    “我一直带着它。”梅蜜急忙说。

    凯瑞本没有去看梅蜜,他转而注视着克瑞玛尔:“它能够说话,用人类的语言?”

    “非常流利。”克瑞玛尔说:“不比葛兰差。”或许还比梅蜜更强些。

    “这可不太像是小魔怪所能拥有的。”凯瑞本能够从这只像是小仓鼠般的生物身上感觉到非自然的气息,在他长达两三百年的游历生活中,他不止一次地嗅到过这种气味这种意味着扭曲与变异的气味会令他们作呕,而制造它们的不是红袍就是灰袍他们有些会在逃离或是死亡时毁掉自己的得意之作,而有些会故意将它们留下来,因为他们知道任何一个有着良知与恻隐之心的人都会为了它们而愤怒与悲伤。

    凯瑞本曾与有着他所熟悉的纹身的尸块魔像战斗,也曾砍下那些留着眼泪的畸形头颅,更是不止一次地将那些已经失去了本性与理智的动物与人类投入熊熊燃烧的火焰他也见到过红袍们捕捉到的小魔怪,小魔怪是自然的造物,或许稍有那么一点恶劣,就像是那些是非不分的幼儿,但它们的本性注定了这个族群不会倾向于邪恶的一方,但如果它们落到了最为擅长折磨与改造的红袍手里,很快地,它们将会丧失原有的天性,而成为他们危险而又卑劣的工具。

    “等等等等……”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不得不喊叫起来,它已经从精灵愈发紧绷的手指上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它当然可以逃走,但之前所做的一切都要白费了:“请别,请别,仁慈的大人,”它悬挂在精灵指尖,可怜兮兮地哀求道:“请别赶我走我是一只好小魔怪,真的,以我主人的灵魂发誓,虽然他是一个术士,但可敬的游侠,您应该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术士都是邪恶的红袍哪。”

    “但我们要一个魔宠干什么?”葛兰说。

    “不是您要,”阿斯摩代欧斯将两只后爪抬起用前爪抓住,这样它看起来就更像是一颗毫无威胁的毛球了:“您们都很强大,”它恭维道:“但这位女士我们得承认,她是这条链子上最弱的一环,但她也是您们的同伴呀,您们难道不愿意让她多个保护者吗,就算只是一个小魔怪?”

    “你不太像是个小魔怪,”精灵说,他顺手将小魔怪抛开,它炫耀般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稳稳地落在梅蜜及时伸出的手里。←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他在它身上找不到源自于深渊的阴冷气息,也没有魔鬼身上常有的硫磺与腐臭的气味,但它的智慧让游侠心惊:“我还没有见到过像你这样能言善道的小魔怪。”

    “我的主人……前主人,”阿斯摩代欧斯说:“他是个非常杰出的施法者他很爱我,就像是爱着一个真正的人类孩子,”它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它谦恭地蹲在湿漉漉的芦苇上,两只爪子彼此抓在一起,“很多,很多,你们会发现我会很有用的。”

    “你不该对我们有所隐瞒。”伯德温严厉地指出。

    “只是一只宠物,”弗罗的牧师怒气冲冲地说:“它不会对你们造成妨害的。而且,”她补充道:“我只是没有说而已我并没有隐瞒,看,我只是让它做了一些小事儿,一些能让我们处境更好的小事儿,你们却表现的就像是它会等你们睡着了再一个个地咬断你们的喉咙。”

    说不定还真会这样呢,阿斯摩代欧斯想,只要我能。

    梅蜜把它抓的很紧,小魔鬼拨弄着挂在脖子上的小袋子,这个袋子里不但装着梅蜜看的如同生命般贵重的魔鬼手指,它的灵魂石,还有一块符文纹章,这块纹章出自于奥斯塔尔之手,能够模糊精灵敏锐的感知,免得它在想要做些什么之前就被精灵一箭送回了无底深渊。

    “梅蜜……”伯德温说,向她投去了一个责备的眼神。

    “大人,”弗罗的牧师露出了一个酸楚的微笑:“我知道您会保护我,我也相信您是不会说谎的,但我永远都不会是第一个,对吗,永远都不会……有太多比我重要的人了既然如此,您就容许我留下它吧,我太弱小了,”她轻声说:“弱小,并且什么也没有,所以,对我来说,哪怕只是一点点力量也很重要……抱歉,我不想放弃它,它是我的……大人,只是我的。”

    “也许我们可以给它套个项圈什么的。”盗贼说,一边漫不经心地用手指去逗弄那只活像是个米饭团的小东西,随即嘶了一声,他的手指被咬破了:“……该死!今晚谁想吃烤老鼠吗?”他大声恐吓道。

    “不,我可不要吃那个。”李奥娜说:“我这里还有点盐腌鱼籽,谁想要吗?”

    发的施法者第一个举起了他的手。

    (事实上,阿斯摩代欧斯,你如果说你有着一手人人称赞的好厨艺的话,这个圈子也许就不必兜得那么大了)

    ※※※

    阿斯摩代欧斯勤勤恳恳地履行了它的义务。

    不单只有小虫,就连一些长着鳞片,肚皮紧贴着地面爬行,和一些生着尖牙利齿,不介意猎物种类的小东西也都被它赶走了,夜晚的昏暗光线对它构不成什么障碍,它找来了比精灵更多的浆果,还为两个女性摘来了白色与蓝色的条叶银莲花与深紫色的龙胆花,它说起话来声音稚嫩,会哼唱短小的童谣,还会说些有趣的故事和小笑话,向她们巨细靡遗地描述自己是如何恶作剧术士的学徒们的,不夸张地说,如果你闭上眼睛,你会以为你身边正坐着一个淘气而又天真无暇的孩子。

    最后梅蜜和李奥娜都被它逗笑了。

    “让我看看你的手。”克瑞玛尔对盗贼说,葛兰正坐在屋子外面,专注地盯着一只单足卷缩在芦苇顶端沉睡的灰色水鸟。

    “已经好了。”葛兰说,一边伸出他的手,那两只针孔般的小伤口已经不再出血了,就是还有点肿胀。

    小魔怪这种生物异界的灵魂还了解得不够多,但出于谨慎这家伙可不是宠物店养在玻璃箱子里的小可爱,所以他最后还是给了葛兰一瓶治疗药水,盗贼当然不会拒绝这个。

    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在梅蜜的丝袍里遗憾地叹了口气。

    精灵游侠凯瑞本负责后半夜的警戒,在第一缕晨光点亮水泊时,他走进屋子,意外地看到克瑞玛尔正在将那本纯金封面的法术放回他的次元袋里,要知道自从发的施法者说过他无法读懂龙语后,这本法术就再也没在出现过,凯瑞本做了个代表询问的手势。

    克瑞玛尔以一个微小的幅度摇摇头,拿出他的法术,开始记忆上面的法术。

    其他的人陆续醒来,但没人会蠢到去打搅正在记忆法术的施法者,等克瑞玛尔记忆完所需的法术,凯瑞本递过来一个芦苇叶子卷成的杯子,里面盛着温热洁净的水进入沼泽后,克瑞玛尔的净水球就交给了凯瑞本保管,他们今天的早餐是芦苇根和蘑菇,梅蜜的“小魔怪”殷勤地为他们弄来了几枚鳄鱼蛋,但它们都快孵化了,被精灵勒令送回原处,结果被愤怒的雌性鳄鱼追咬出了很远作为一个小魔鬼,它当然不会畏惧一条愚蠢的鳄鱼,但在精灵的注视下,阿斯摩代欧斯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了。

    它带回了一个消息一群可怜的人类连带他们的货物被困在了几个荒凉的草丘上。

    精灵毫不惊讶,可能他的尖耳朵早就告诉他了,但他显然更看重自己的同伴,小魔鬼充满恶意地想,看来精灵也不是那么纯洁无私的生物。

    凯瑞本确实听到了风传送来的,模糊不清而又低微凌乱的讯息,但他的同伴,包括他自己也已经精疲力竭,他们需要休息,才能继续前行或是向他人伸出援手他们在午后遇到了那些人,他们是一个大商队,有着十几辆四轮篷车,近一百个人,神情疲惫,但面色还不算太苍白,看来被围困的时间并不长。

    一个佣兵首领被派来与他们交谈,在看到他们身边也没有脚半身人的踪迹后他显得十分死亡:“这些该被诅咒上万年的蛤蟆!”他忍不住抱怨道:“一条巨蛇就把他们吓跑了我真该往他们的脖子上栓上一根铁链!”

    “这可不太好。”精灵平和地回答:“你们是迷路了吗?”

    “可不是,”佣兵首领说:“我们好不容易杀了那条巨蛇,但一回头就发现除了那个被巨蛇吞下肚子的半身人,其他的都跑光了,我们在原地等了两天两夜也没能看到他们的影子,”他指着一条半沉没的芦苇船,“我们只能推着芦苇船按照原先的方向走,但走了好几天都没能看见沼泽的边缘,后来我在这里找回了自己的刀鞘,才发现我们又转回来了”他大声骂了一句不太好听的粗话:“这个地方可真够见鬼的,罗盘上的指针一个劲儿的打转就连星河都变得不可信任,我们找不到一点能指示方向的东西。”

    “你们的脚半身人是什么时候跑走的?”他满怀希冀地问道:“如果只是刚才。我和我的下属可以帮助你们把他们抓回来我们可以共用他们,我想商队的主人也不会吝啬些许酬劳的。”

    “我们没有雇佣向导。”凯瑞本说,然后及时地补充说:“但我能够辨认方向,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

    佣兵首领怀疑地晃晃脑袋:“你们真是疯了,”他咕哝道:“只有脚半身人才能在这片沼泽中来去自如,谁都知道。”

    ※※※

    “可不是,”佣兵首领说:“我们好不容易杀了那条巨蛇,但一回头就发现除了那个被巨蛇吞下肚子的半身人,其他的都跑光了,我们在原地等了两天两夜也没能看到他们的影子,”他指着一条半沉没的芦苇船,“我们只能推着芦苇船按照原先的方向走,但走了好几天都没能看见沼泽的边缘,后来我在这里找回了自己的刀鞘,才发现我们又转回来了”他大声骂了一句不太好听的粗话:“这个地方可真够见鬼的,罗盘上的指针一个劲儿的打转就连星河都变得不可信任,我们找不到一点能指示方向的东西。”

    “你们的脚半身人是什么时候跑走的?”他满怀希冀地问道:“如果只是刚才。我和我的下属可以帮助你们把他们抓回来我们可以共用他们,我想商队的主人也不会吝啬些许酬劳的。”

    “我们没有雇佣向导。”凯瑞本说,然后及时地补充说:“但我能够辨认方向,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

    佣兵首领怀疑地晃晃脑袋:“你们真是疯了,”他咕哝道:“只有脚半身人才能在这片沼泽中来去自如,谁都知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