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沼泽(5)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跑啊!”

    “快跑!快点,再快点!”

    精灵拉开了弓弦,眼角的余光瞥向左后方的另一条船,克瑞玛尔站在船尾,风将他的袍子拉得笔直,施法者做出手势,投出火焰,火焰在紧紧追在他们后面的双足侏儒龙群中散开,吞没了四五只侏儒龙,掀翻了十来只,但还有数百只依然在紧随不舍。

    这是他们在沼泽中度过的第四天,这一年的春季沼泽变换得格外剧烈,有些地方已经与精灵记忆中的完全不同,而且因为并不是一路都能在足以承载芦苇船的水沼上行走的关系,某段路程还需要学徒与佣兵们下来和多足蜥蜴一起拉着船只前行,幸好在精灵的指导下人类编制的芦苇船要比脚半身人的芦苇船来得结实牢靠,才没出现船只被猛力拉拽后出现漏水甚至部分散架的问题。

    还有一些水沼虽然广阔,但多足蟾蜍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踏入其中,就算人们用酸浆果诱惑也不行,在他们使用鞭子被精灵严厉地喝止了——在稍加查探后,诚如凯瑞本所想,那几处水沼根本就是极其险恶的陷阱——水沼的表面虽然平静无波,但被细绒绒的白色小花覆盖着的却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无数粘性极强的细腻淤泥围绕着一个方向缓慢地转动着,至于它们去了哪儿谁也不知道,一旦落入其中,不管是什么都会被飞快地吞噬,快得就像是一个饥饿的巨人——谁也不知道这些漩涡是怎么形成的,可能是出于自然,譬如说,崩塌的暗河;也有可能是魔法,他们在凹角村外遇到的那个半龙半魔的杂种就是使用了某个法术将一片沼泽搬运过来以封锁整个村庄。

    他们还亲眼看到了一个水沼漩涡形成时的奇异景象,在距离商队约有一百尺的地方——那儿原本是一个平缓的草丘,草丘上覆盖着丰厚的苔草,还生长着上百棵纤细的灰色树木,但就在那么一个瞬间。毫无征兆地,水面骤然升高,升高,升高。没过苔草与树干近地面约四分之一的地方(后来他们才发现不是水面升高而是草丘下沉),然后是更多,奇妙的是那些树木并未倾倒,而是一直保持着挺直的状态,直到浑浊的沼泽水吞没翠绿的树冠。←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周遭的水如同沸腾般地翻腾着,芦苇船上的人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但很快地,在他们不自觉地窒息而死前,沼泽似乎已经发泄完了,漂浮着的残枝枯叶无声无息地被吞没,水面重又恢复了平静,或许在罗萨达的荣光离开这片遭受无数人类诅咒的土地之前,细小的白绒花将会又一次完完整整地覆盖这片空出的水面,后来人永远也不会知道这片水沼下隐藏着何等的危险。

    也因为这样。商队的行程被拖慢了,但也只有两三天而已,精灵敏锐的感官能够捕捉到最轻微的风,芦苇船的走向——如果在这个位面也有着谷歌地图的话,那么人们能看到删除掉几个明显的圈儿后那条线几乎是笔直的。

    当然,想要在雪盖沼泽中平安无事地走完全程就算是巨龙也未必能做到,凯瑞本已经带着商队避让开了好几个他知道的巨兽的隐居场所,但去掉那些除两个可怜的小学徒之外没对商队造成任何损伤的枪鱼,他们也只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包括食腐鸟与沼泽鳄群。唯一不那么好应付的仅有一丛恐惧之藤与几团蔓生怪的组合——勉强可以称得上幸运的是,这丛恐惧之藤不是从一个恶魔或是魔鬼,又或是一个法师流出的血中衍生的,所以它没有施法能力。也没能与难以剿灭的巨魔厮混在一起——如果不是那个脸上还有着绒毛的年少(你甚至不能称为年轻)的法师蠢到施放出一个闪电束的话,他们之前的战斗还能结束的更早些。

    “电流只会增强蔓生怪与恐惧之藤的力量与治愈它们的创伤,”隐藏在生者躯壳中的巫妖在抛出一个法术,让精灵与佣兵们射出的箭上带上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后说,“你的导师没教过你吗?”

    他的声音轻微的几乎听不见,却令得那个法师遍体身寒。

    那一晚另一个法师来寻找克瑞玛尔。向他致歉,的确,那个过于年轻的小法师还只是个生手——这是他在脱离导师后的第一份工作,“我教过他在对付蔓生怪与恐惧之藤的时候不能用雷电类法术,”那个须发皆白的老法师歉疚地说:“他有点太过紧张,所以才会忘了。”他对克瑞玛尔眨了眨眼:“我已经命令他连抄一百遍‘不能对蔓生怪和恐惧之藤使用雷电类法术’了。”

    曾经的不死者一点也不觉得这是个理由,他觉得将这个小法师扔进恐惧之藤才是最好的教导方式,无论对谁而言。

    商队在蔓生怪和恐惧之藤那儿又损失了九个人,其中有三个是被拖进了沼泽深处,就连尸骨也找不回来,另外几个虽然被及时地连着包裹着他们的蔓生怪一起被拉了上来,但他们的身体已经被这些贪婪的食肉植物穿透,它们的中空触须刺入人类的身体,在骨头上生根,汲取丰美的血肉与骨髓,人们可以切掉留在体外的部分,却对体内的东西无可奈何——总不能把他切开了仔细翻找——遇到这种情况,即便有治疗药水与魔法也很难救出他们,还有就是被恐惧之藤活生生撕碎的,这丛恐惧之藤可能源自于某个兽人,在它身上你可以找到一些兽人的特征,譬如它的根须会生出獠牙利爪一般的倒刺。

    还有几个受伤的人,其中包括那位年长的法师,但不是因为他自己的缘故——在他们将要脱离恐惧之藤的辐射范围前,这个怪物无声地咆哮着向他们投来了一个被捏成球的蔓生怪,目标是依然悬浮在空中的法师们,让巫妖颇为无语的是,他们之中最为年少的一个居然只会像个弗罗的牧师那样挥舞着手臂大喊大叫,而无法做出有力的反击或是防御——最后是他的导师不得不付出一条胳膊的代价把他从蔓生怪的触须下捞出来。

    这让商队的主人很恼火。

    不过这种损失还在人们的容忍范围以内,他们虽然会为之感到悲伤,却不会因此沮丧或是惶恐不安,在摆脱了行动迟缓的藤蔓怪物后他们在精灵的指引下继续向前,在度过只有少数几条枪鱼骚扰的夜晚后。他们平安无事地奔驰了一整个早晨——但几个莽撞的佣兵在和水面下的裂鳃鳗鱼争夺一只红嘴鹤的时候惊动了一群双足侏儒龙。

    这种生物栖息在芦苇或是苔草里,大小如同一只健壮的雄性火鸡,但就名字来看就知道它们并不是什么人畜无害的小可爱,让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来看。电影侏罗纪公园中的迅猛龙缩小三倍左右之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它们的唾液中有毒,爪子锋利,口中满布倒钩状的细齿,暗绿色的皮肤覆盖着鳞甲。肌肉发达,后爪上也有着蹼,但最令人恐慌的是它们并不是一两只单独生存的——精灵凯瑞本形容它们的话让异界的灵魂想到了蟑螂——当你看到一只的时候,那么就代表周围有着一千只。

    而被佣兵们惊动的双足侏儒龙大约有两千只那么多,就算是火鸡,两千只也足以令人发悚,更别提这些火鸡有着鬣狗一样的习性与牙齿,它们没有领地的概念,只要体力允许,它们会追着猎物横穿整个沼泽。同样地,它们也没有饱足和挑食的想法,双足侏儒龙什么都吃,从健康的,受伤的,死亡的到腐烂的,虽然它们的胃容量比起无底深渊中的小魔鬼还差一些,但同样有着硫酸般的胃液,甚至连金属也能消化,一边吃一边排泄对它们来说也并非不可接受。最糟糕的是。它们有着类人的智慧,懂得使用战术——在遇到需要倾群追逐的大猎物时,它们只有一部分会紧追不舍,啄咬猎物的脚或是触须。而另一部分保持一个不疾不徐的速度远远缀着,如此轮换不停,只等猎物露出一丝破绽,它们才会一拥而上,撕开腹部,钻进肛门。眼窝,鼻子或是任何一个柔弱的地方。

    它们的跳跃能力很强,如果他们现在乘坐的是脚半身人的芦苇船,那么侏儒龙只需轻轻一跳就能跳入船里,现在的芦苇船要有一人多高,它们只能像是一只只长着鳄鱼脑袋的猴子那样爬上来,侏儒龙的首领——一只鳞片尤为闪亮,站立时身高约等同于人类腰部的侏儒龙啾啾地发出指令,一些侏儒龙开始转而啃咬芦苇船的底部,还有一些抢到前方,试图咬断多足蟾蜍牵拉着芦苇船的绳索——那只快要散架的芦苇船就是这样被抛下的。

    后续的侏儒龙立刻围拢上去,孤零零的船只看上去就像是被上百只火鸡包围着的鸡食盆——说起来也没差,对侏儒龙来说,里面确实装满了美味的食物。

    商队主人看了一眼凯瑞本,即便是他,也不能说停下其他的船只去救援他们。

    “那只船上有多少人?”凯瑞本问,一边射出一箭,贯穿了三只想要跳入船内的侏儒龙,它们带着箭支一头栽进了肮脏的沼泽水

    “十六人。”商队主人说,带着轻微的焦灼之色,那条船上的人几乎都是学徒——而且都是很快就要派上用处的那种,他悉心养育了他们近十年,不是为了给双足侏儒龙加菜的。

    这时候悬浮在空中的发施法者落了下来,“我去。”他说。

    “那条船上装着什么?”施法者问。

    商队主人短暂地迷惑了一下,但他随即明白了施法者在问什么:“还有辉石,”他说:“以及一部分毛皮,”他的头脑飞快地转动着,几乎都能听到呼呼的风声:“可以丢弃,如果你能……救回那些人,货物不要紧。”

    “有多少辉石?”

    “一千磅,而且都是些碎石,不是很值钱。”商队主人说:“……还有,我不是在怀疑您……但您是否需要一个帮手呢?”法师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会合作,尤其是面对许多敌人时,两双眼睛总比一双眼睛好。

    “他?不!”异界的灵魂斩钉截铁地说,他知道商队主人指的是那个年少的法师,他的导师需要等到明天才能施法,而就算是它,它也不想多个猪队友。

    他说完就重新飞向空中,在经过李奥娜与梅蜜的船时,他看到了伯德温,因为这条船上缺少强有力的男性的关系,在最初的时候它是最危险的,但现在船上的人几乎都已得到了保全,他们被集中在船只中央,缺少了一只手臂,却依然能将宽剑如同羽毛般挥舞的前圣骑士稳定地守护着后方与左右两侧——几个佣兵聪明地拉起了坚韧的渔网,这样即便侏儒龙爬上船只一时半会也无法突破他们的防御,但佣兵们的刀剑却是可以穿过渔网刺入它们腹部;李奥娜站在船首,抓着一张长弓——它出自于瑟里斯人之手,是商队主人的藏品,用以固定的弭是镀金的铜,弓身是一种据说会流下鲜血的树木制成的,比一般长弓更沉重,弦由丝绳绞成,箭矢装着三棱铜簇,有明显的逆刺。

    李奥娜所做的就是保证连接着船身与多足蟾蜍的绳索不会被蜂拥而上的双足侏儒龙咬断,她的箭技或许比不上精灵,但足以慑服大部分人类,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她能够左右开弓,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技术。

    异界的灵魂随手丢下一个法术,让绳索变得油腻,几只倒霉的侏儒龙立刻手舞足蹈地掉了下去,李奥娜大笑着向他做了个谢谢的手势。(未完待续。)

    ps:感谢您们的支持与打赏!拥抱!!!

    林婵意打赏九鱼起点币——感谢你的一贯支持!感动ing,拥抱……

    鞠躬感谢林婵意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否定hime打赏九鱼起点币

    一个人漫跑打赏九鱼起点币

    否定hime打赏九鱼起点币

    鞠躬感谢休假海贼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幻梦紫宸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猪头呆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yypzmm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暴雪之龙~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either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鞠躬感谢北弥明光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否定hime打赏九鱼起点币

    一分辛苦一分收获,打赏虽少,一番心意!

    球总打赏九鱼起点币

    如此佳文怎么能不支持呢,打赏奉上!

    否定hime打赏九鱼起点币

    鞠躬感谢血色琉璃同学投出宝贵的月票!

    一个人漫跑打赏九鱼起点币

    ...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