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脱逃(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巴戟!”商队主人在狂怒中喊道,一边捏碎了胸前的一枚伪装成吊坠的符文纹章,脆弱的翡翠中蕴含的魔法能量从粉碎的宝石内喷涌而出,法术将攀附在商队主人脑袋的火元素生物远远地抛了出去,令卷轴的所有人有幸免于脑袋被烧成焦的厄运。

    一道灰白色的影子侵入了他的领域,商队主人将双手的食指对在一起,念诵咒语,狂乱的空气围绕着他形成了一个暴躁的漩涡,甚至让他的影像也变得模糊不清。克瑞玛尔的元素宠物,八只脚的蜘蛛不安地敲打着螯肢,发出摩擦钢铁般的嘶嘶声,它身上的火焰就像是被风卷走,又像是被水浸没,逐渐变得小而透明,发的年轻施法者看了它一眼,施放了一个火焰匕首,这个法术更多地被用在近战,但克瑞玛尔不是为了战斗才施放它的火元素生物在短暂的犹豫后,纵身一跃,跳入了刀刃般的火焰里一般的法术很难对元素生物造成威胁,但有些法术可能致命,一般而言,它们几乎只有两个结局,一个就是魔力耗尽而消散在主物质位面的某个角落,另一个就是他们的主人愿意释放一个与它们本质相同的法术,其中所蕴含的魔法本质与纯粹的元素能够在它们与它们诞生的元素位面产生一个通道,这样它们就能回家并且得到妥善的休养。

    术士们通常阴沉而自私,对他们来说,元素宠物虽然不可或缺,但并不是只有某一个才行,有些术士甚至会杀死他们觉得不够强大的宠物以便自己能够重新召唤更好的元素生物,还有的就是在战斗的时候,施法者们很难愿意放弃一个攻击敌人或是逃走的机会来施放一个法术让自己的小宠物先行离开,但这不是克瑞玛尔,更正确地来说,不是掌控着这具身体,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所能做出的事情。虽然放弃先攻的机会而将能够再次召唤的元素宠物送走,这种做法确实有点蠢商队主人与那个带着弟子的老法师,也就是老巴戟认为那不是有一点蠢,而是非常蠢。

    如果克瑞玛尔刚才施放的是一个其他的,针对施法者的法术,他所面临的局面或许不会那么糟他现在要面对两个敌人,而这两个敌人都是法师。

    “一万个对不起,”老巴戟飞了上来,带着种令人恶心的,虚伪的气喘吁吁地说:“我已经用掉了我的飞行术,亲爱的,而我差点就没找到我的卷轴。”

    “闭嘴。”商队主人气恼地说:“把它放在更有用的地方吧。”

    老巴戟耸了耸肩,一边咕哝着“老了”之类的话一边摇摇晃晃地从自己的袋子里寻找着所谓的施法材料,商队主人不免有些后悔,因为这次任务由他主导(你可以把这当做一种抚慰),所以他有权选择他需要的人,“恶刺”公会中既不缺少法师也不缺少术士,甚至还有着几个祭司,但他在考虑再三后,还是选择了老巴戟。老巴戟在公会里的风评并不怎么样,因为他太胆小并且懒惰,他从来不去看那些昂贵的悬赏,只在些无伤大雅的小任务中找活儿干,不是没有高层干部或是首领想要将他除掉,更换又或是别的诸如此类等等等等,问题是他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有所表现,而且谋求的也不过是些叮当作响的金币,他的眼睛没有瞄着上位者的椅子,也没有瞄着同辈的次元袋,就算是欺凌那些刚入公会的新手也是偶尔为之(同时也能确保对他有所怨念的新手永远都无法成为老手),所以人人都不太喜欢他但又懒得去对付他,他就这么慢悠悠地在如同无尽深渊般危机重重的“恶刺”里存活了下来,并厚颜不惭地宣称他是公会的元老之一。

    商队主人有很多人可以挑选,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老巴戟和他的弟子,就因为老巴戟已经过了贪图功劳与意欲谋杀同僚与上司并以此晋升的年纪,他就像是一点奄奄一息的烛火,随时可能化为一缕青烟就算是谋求到了更高的位置他也坐不了几年,他的外貌也能降低不少人的警惕心,尤其对于那些总是心存善念的人来说,皱纹和白发简直就是一个卓有成效的魅惑法术。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老巴戟固然不会威胁到他,但也不会威胁到他的敌人,该死的,他早就该想到老巴戟是怎么能够活到现在的这个下作的老家伙根本就是靠着敷衍与拖沓来解决每一个任务的吧!

    “找到他们!”商队主人阴沉地命令道就在他们相互交错的一瞬间,发的施法者猛然下坠,与精灵一起消失在了芦苇里,老巴戟向他鞠了一躬,“遵命,我的主人,”他说,一边做出一个古怪的手势。一道火焰凝聚而成的箭矢刺入芦苇中,芦苇迅猛地燃烧起来。

    “你的弟子呢?”商队主人问。

    “我让他去捕捉那两只毛色艳丽的小鸟了。”老巴戟表面恭顺实则无所谓地回答,他知道他的上司很恼火,但在他做出选择的时候就该想到老巴戟不会是个能干的人。

    “是吗,”商队主人用一种不祥的语调说,“我看到那两只小鸟了,很明显,它们可自由的很呢。”

    老巴戟煞有其事地顿了顿,就像是他不觉得他的弟子会犯下如此浅显的错误。但事实上,他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意外。老巴戟的弟子所拥有的天赋比他还要好些他甚至威胁过他的导师,要求收回他们之间的契约,也就是那张导师用以制约弟子的契约他曾隐晦地告诉过老巴戟,他已经在公会里找到了一个真正的靠山,如果老巴戟固执地不愿意交出契约,又或者想用这张契约做些什么的话,他的新主人会教训老巴戟的,他信誓旦旦地保证老巴戟所受的苦将是他的一百倍一千倍。

    对此老巴戟的反应一如既往的萎靡胆怯,他只恳求他的弟子与他完成商队主人交给他们的工作,并同意将这份工作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与最温和无害的部分交给他的弟子来完成“这样你就有更好的内容来回报你的新主人啦.”老巴戟说:“我也会交出那份契约的……或许你会愿意多给我几个金币?我要的不多,你知道的。;;;;;;;;;;;;;;;;;;;;;;;;;”他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李奥娜与梅蜜无疑是猎物中最为孱弱可怜的两个,想要捕捉她们简直就像是穿裤子那样简单不过老巴戟似乎忘记了,他的弟子有个很少人知道的坏毛病,那就是他太喜欢女人了,特别是弗罗的牧师还有的就是,他有着一般男性的通病,那就是总爱将所有的女人都当做傻子。

    老巴戟在看到梅蜜与李奥娜毫发无伤地与伯德温、葛兰回合时就知道他的弟子已经死了。

    但那又怎么样呢?谁也挑不出老巴戟的错儿,何况“恶刺”公会中可没那种会为了一个死人去为难一个活人的白痴,他还会回去的,在公会给他的房间里舒舒服服地过他的日子,不太好,也不太坏。

    商队主人和老巴戟先后落下,前者做出手势,一团深灰色的污浊云雾在伯德温等人的头上成型。

    “闭住呼吸!”首先发现不对的葛兰喊道。

    商队主人露出一个施法者的微笑,这些人不会知道这团有毒的云雾即便你用铅水封堵住耳朵和鼻孔也一样能渗入你的皮肤,并在几个呼吸间让你的神经处于深度麻痹状态而后如他所想,一个闪耀着璀璨光芒的墙壁从猎物的脚下升起,将云雾一分不差地阻隔在外,而在此之前,老巴戟的法术已经投掷了出去。

    他们知道这些人的同伴不会抛下他们自己逃走,而且只要他们遇到了危险,那个发的施法者克瑞玛尔与精灵游侠凯瑞本一定会设法援救老巴戟的目标就是克瑞玛尔,他所投掷出的法术是他记忆的最为强大的一个,如果克瑞玛尔被这个法术击中,他会被撕裂成无数小块。

    这个法术击中了发的施法者,老巴戟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这个笑容与他的外貌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面,令所有看到它们的人为之毛骨悚然,现在在这个老法师的身上,你再也找不到一点由于年龄的增长而产生的和善与从容,他就像是个被弃置了数百年的诅咒偶人,每个裂纹与斑点都昭示着邪恶与不祥,他咧嘴大笑,白发在火焰带动的热风中飞散,他就是一只因为年老而不再强壮,却更加狡猾卑劣的鬣狗,他无法捕捉到充满活力的猎物,却更加善于寻觅那些受伤与病弱的单体。

    但他的笑容在下一刻就凝固了,因为他也感受到了剧烈的痛楚,他挥动着双手,投下一个卷轴将自己隐藏起来,但他没能在自己身上找到被刀剑割开或是被法术击中的痕迹他确定猎物中只有一个法师,是那个弗罗的牧师?还是他的弟子还活着?无尽深渊在下!他早该料到,女人们总是会心慈手软他听到商队主人在喊着他的名字,天啊噜,亲爱的,他在心里抱怨道,您就这么离不开我吗?我已经杀死了那个法师,另外还有五十名以上的士兵和你一起作战,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老巴戟应该听一听商队主人究竟在喊些什么的,因为他的法术虽然击中了克瑞玛尔,却只是损毁了他的外袍,造成了一定的伤害,当然,以及深刻的疼痛,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不得不感谢曾经的不死者对他做出的恶劣行为,那种叫做指导实为折磨的事儿让他已经不像初来乍到时对疼痛过于敏感他不但能够忍受还能准确无误地依照巫妖的指示连续释放两个法术,一个是识破隐形的敌人,而另一个是使用念力冲撞以及擒抱目标。

    狼狈不堪的老巴戟就这么被暂时性将尊老爱幼扔到另一位面的施法者拖出了隐形状态,他仰面躺在地上,双脚奇异地扭曲在一起,胸部下方隐约作痛他肯定是被撞断了几根肋骨,而他还没能找到那个冲撞他的人,但老巴戟毕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手,他在跌倒的同时就开始屈起手指施放又一个法术。虽然当他看到发白袍的敌人时不由地睁大了眼睛,他之前可是整整休息了一天,恢复了精神还记忆了所有能够记忆的法术,而这个发的年轻施法者,他不但没能得到休息,施法和双足侏儒龙争斗了近半个白昼,还辛辛苦苦地补上了老巴戟的弟子故意捅出来的诸多漏洞他究竟到达了怎样的一个高度才能拥有如此之多的法术位?又或是他并不如他所说的只有十九岁,而是一百一十九岁?肯定是后者,否则的话他不可能如此机敏沉稳,该诅咒的,他所记忆的每个法术都是极其有效与富有针对性的,老巴戟都怀疑他是不是曾经钻到他的思想里窥视过灰色皮层中的每一块褶皱。

    但不管怎么说,老巴戟投出了他的法术,这个法术不是最强大的,但同样致命,但他失望地看到它没能发挥任何效用,因为它打到了一片柔亮黏腻的皮肤上,那片皮肤大的就像是一片水沼。

    顶开草丘,从淤泥里钻出来的巨型花斑鳗鲡不高兴地扭了扭身体,正如精灵所说,雷电束甚至无法穿透它的皮肤,但带来的麻痒还是让它张开了那张嘴,那张巨大的嘴,就算是一个巨人站在里面也是绰绰有余,或许还能扛上他的妻子老巴戟疯狂的叫嚷着,在那张嘴在他的腰部合拢前撕开了卷轴,他被一股狂风甩了出去,落在水沼的边缘,他忙不迭地从水里爬起来,戴着一只红颈灰鹤的巢,然后,在他能够做出任何动作之前,克瑞玛尔的法术就在他身边撕开了一道缝隙,他挣扎着,手舞足蹈,不情愿地被传送进一个未知的异位面。

    商队主人想要出手挽留时已经来不及了,这时李奥娜劈碎了一个小符文盘,从中溢流而出的魔法能量将她身边的敌人凝结成了雪白透亮的冰雕,伯德温提起宽剑轻轻一拍,他们就化作无数晶亮的碎片堆落了一地碎片中还能看得出人类的毛发,五官与脏腑,“恶刺”的士兵们无法控制地后退了一步。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