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脱逃(5)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真可惜。”在船只的速度尚未达到最高,话语还不至于被风撕碎的时候,精灵游侠言若有憾地说:“之后的速度太快了,不然的话,我们还能玩儿一下上次的游戏,我想,这次我也可以可以试试——那看上去似乎相当地富于趣味。”

    巫妖的额角不自觉地一跳,凯瑞本的语气让他想起了一些很不好的东西,他想起迄今为止他也没从精灵嘴里探知的一件事情……在他们第一次乘坐灰岭的飞翼船时,使用这具身体的白痴究竟干了些什么?他几乎敢确保那是件前所未有,甚至可以说是旷古烁今的蠢事,因为直到现在凯瑞本的微笑还是那么地微妙及富有内涵,他不止一次地旁敲侧击,想要弄个明白,他至少要知道自己还是不是将一个施法者所应有的,最低限度的尊严维持下去。

    但他不能傻乎乎地去问他们那时候自己干了什么,精灵们会感到担忧——有关于他为什么会连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会忘得一干二净——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曾经的不死者是绝对不想让人们怀疑到他的身体里实际上有着两个灵魂,他的身份实际上经不起太过详细与深刻的调查,正义与善良的人会质疑他的立场个和来历,而邪恶的人,或是非人以及不死者,会蜂拥而来设法把他弄走,整个大陆上,一个躯体内有两个住民还是非常罕见的事情,就算克瑞玛尔并不是一个赎罪巫妖,他也足够奇货可居的了。

    面对精灵调侃的眼神,巫妖只能干巴巴地附和:“是的,凯瑞本,是的,真是太可惜了。”然后他就垂下眼睛,将手指伸入他的次元袋,做出正在整理施法材料的样子。

    幸好或许会令凯瑞本感到奇怪的沉默并未持续很久,飞翼船的飞翼已经完全张开。与船身形成一个钝角,它们向两侧延伸,长度超过了整条船身,风让船帆鼓胀。托起向前微微倾斜的飞翼,小飞翼船没有船舱,除了精灵与法师,其他的人只能将自己与桅杆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凯瑞本提醒过他们。他们在固定自己的时候,面朝船尾,这样风只会从他们的背后吹向他们的前方,而不是迎面而来,即便如此,伯德温与李奥娜仍然清晰地感受到了风的力量,它不像是无形的,倒像是一堵有形的墙壁,又或是峭壁;身体较为单薄的盗贼葛兰与弗罗的牧师梅蜜更是虚弱地弯下了脊背,将自己卷缩成一团。风将他们的头发与衣襟吹得笔直,梅蜜想要拉起外袍上的兜帽抵挡切割着她后颈的风,但她连举起手都会觉得艰难——她的“小魔怪”阿斯摩代欧斯从她的长袍里爬了出来,它的毛紧张地竖了起来,刺在梅蜜的脸上:“别!”弗罗的牧师大叫道,她的声音只停留了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呼啸而来的狂风里:“你……会被……吹走的!”

    “我会小心的,”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敷衍地答道,它的尖爪刺入弗罗牧师的肩膀,一边假装帮着梅蜜拉上兜帽,一边观察着船首的情况——精灵正在全神贯注于他的舵盘,而施法者站在他身边。两个人就像是钉在船板上的铁质长钉,风将施法者的白袍掀起,深色的次元袋忽隐忽现,就像大部分施法者那样。发半精灵法师的次元袋是用秘银链子系在腰带上的,毕竟里面装着太多施法者最紧要的私藏。

    它捏了捏爪子,盗贼葛兰在梅蜜的后方,他危险地盯着小魔怪,手放在精金匕首上。

    阿斯摩代欧斯向他咧嘴一笑。

    兜帽被拉起来后,梅蜜感觉好多了。“快回来,”她催促道:“外面太危险了!”她的魔鬼手指还装在“小魔怪”的小袋子里,她曾在深夜时分,李奥娜睡着的时候偷偷地拿出来称量过,这些经过干燥,只需磨粉就能使用的魔鬼手指可以为她换回的金币足以把她完全淹没,只要有着这么一袋子东西,想要在龙火列岛的弗罗神殿中占据一个主任牧师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阿斯摩代欧斯蹲在她的肩上,这个蠢女人对他的用处到此为止了,它只遗憾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它勾出她的眼珠,或是吮吸她舌头上的血,不过这些不是最重要的,它需要伪装到最后一刻,以免那位大人交代给它的工作在最后的紧要关头出差错。

    没有乘坐过飞翼船的人是不会懂得那种感受的,就算别人叙述或是描写得再详细,再精妙,再贴切也没用,但就高地诺曼的王女来说,她先是感觉到了一头有着五百磅重的野猪坐在她的背上,她几乎喘不过气,或许并不太久,但她可以说这是她二十年来最为漫长的一段时间,但紧接着,毫无预兆,也没有丝毫过度的,野猪飞了起来,不,应该说,它变成了一只硕大无朋的雪雕——在老王的宫室里有着一只雪雕的标本,据说是从兽人也难以生存的极北方由上百个施法者与冒险者协力捕捉到的,它被制成标本,眼睛是两枚珍贵的虹彩曜石,爪子和喙是纯金的,为了安置它,老王打通了三个房间,李奥娜被允许回到王庭后,不止一次地去过那个房间,她并不是个小巧的姑娘,但仍然要踮脚伸直手臂才能抚摸到雪雕的喙。

    它不该在那儿,李奥娜曾难过地想象过,它应该在极北方空旷而广阔的天穹下飞翔,即便终有一日,它会因为衰老与仇敌死去,那么也应该回归大地,而不是这样毫无尊严地被白白放置在人类的房间里,任凭灰尘将其一点点地湮没。

    而现在,她的想象似乎有那么一部分成为了现实,她被无形的飞禽捕捉到了,它的爪子穿过她的两肋,将她带上寒冷的高空。

    “等等……”梅蜜突然说:“……有人……知道……飞翼船……船……”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但还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为了确保不被甩出去,他们将自己固定在桅杆上,这艘飞翼船只有两根桅杆,三人之间的距离实际上只有十来尺。

    “怎么啦?”

    葛兰问,他顺着梅蜜的视线看过去:“哦!”他说:“爵爷,”他喉咙发紧地说:“我想知道……一下,这是……正常现象吗?”

    不用他指出。;;;;;;;;;;;;;;;;;;;;;;;;;伯德温也已经看到了——船尾有什么东西正在发光,光束从甲板中泄漏出来——完好的甲板密不透水,尤其是精灵的船,当然不可能容许如此之宽的光束出现。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甲板出现了缝隙,而且光束还在不断地拓展与扩增,不过转瞬之间,随着一声訇然巨响,船只的整个尾部分崩离析。碎片就像是刀剑一般呼啸而来,一枚秘银钉击中了李奥娜的额头,她一声不吭地昏了过去,伯德温反手一刀割断了自己的束缚,两个跨步就跑到李奥娜的身边,他到得很及时,因为又一波碎片击向他们,伯德温挥动宽剑,将碎片阻拦下来,而后转动手腕。将宽剑刺入甲板,抓住李奥娜而后迅速地割断了固定着她的绳索——她和梅蜜都将自己固定在副桅上,而随着尾部的碎裂,副桅摇摇欲坠。

    梅蜜放声大叫,葛兰甩出绳子——那根恒定了活化术的银色细绳,在登船之后它就从法师身边溜到了盗贼这儿,葛兰不知道它是不是被发的施法者派遣来的,不过他当然不会拒绝,这根绳子对他来说即是个恶毒的威胁也是个甜蜜的保障——在他暂时性还和这些人站在一块儿的时候,但他没想到居然是梅蜜先用到了它。

    细绳抓住了飞速下滑的梅蜜。糟糕的是,她把自己捆绑得太紧了,现在这根绳子上不但负担着她自身的重量还有一整根桅杆,绳子一下子就被拉得笔直。盗贼脸色发白,雪上加霜的是,碎裂的驱使正在向整条船蔓延,随着魔法符文的被破坏,船只开始疯狂而没有任何规则可言地摇晃起来,激烈的就像是酒馆的舞女飞速摆动的肥硕臀部上的那块遮羞布。

    绳子摩擦着鲨鱼牙齿般的甲板边缘。发出吱吱的声音,葛兰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握住绳子,它左右晃动个不停,而且盗贼也不觉得自己有这个力量,就算加上了伯德温也不行。

    “克瑞玛尔!”葛兰绝望地喊道,幸而发的施法者没让他失望,他的法术降临到他们身上,一团粘稠恶心的触须从甲板上爬上来,它先裹住了李奥娜,再抓住了葛兰与伯德温,最后延长的触须从星光河里捞起了湿漉漉的梅蜜。而后他们被胡乱包成了一团。

    “我的小魔怪!”梅蜜含糊不清地喊道,她的脸被黏腻的触须包裹着,一说话就有腥臭的汁液流进她的嘴里,但她必须得找到它。

    “别提那个了!”葛兰挣扎着,试图将自己的左手从伯德温的双腿之间拔出来,无底深渊在下,这真是太恶心了,但他一回肘就撞在了梅蜜的胸脯上,让她发出一声尖锐的抗议:“难道你关心的就只有这个吗!——哦,”盗贼咬牙切齿地喊道:“该死,梅蜜,那只该被诅咒一万次的小杂种!”他的左脚疼的厉害,他担心它已经被折断了。

    “深吸气!”伯德温喊道,“我们要掉进水里了!”

    他有幸将自己的脑袋露在外面,也正是这个原因,他看见他们的船已经彻底地完了,克瑞玛尔带着凯瑞本浮在空中,星光河耀眼的光芒冲向他们的眼睛。

    他们连着触须球掉进了星光河,令人惊骇的巨大水流到了这里已经完全不受任何外在力量的操控,它们裹挟着这个硕大的触须球,一路奔腾向下。

    “你还有卷轴吗?”凯瑞本问。

    “没有了。”巫妖平静地说,一边缀着魔法能量留下的些许蛛丝马迹追寻而去,他总不能就这么飞到白银瀑布的末端去等着那群倒霉家伙的尸骨碎片。“我的次元袋被梅蜜的小魔宠偷走了。”正确点说,是被抢走的,就在他施法的时候,在他不能说话也不能做出其他的动作的关键时刻,不得不说,掌握的十分巧妙,那只小魔鬼简直就是从他的身上撕下那只次元袋的。

    凯瑞本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下一刻他的瞳孔骤然收缩成了一个色的小孔,他猛地抓住施法者,逼迫他侧过身体,但那道法术还是准确地击中了克瑞玛尔。

    那是一道解除魔法效果的法术,他们一起掉进了星光河。

    奥斯塔尔补上了一道闪电类法术,闪电窜入河流,紫色与红色的光芒甚至超过了阳光赐予星光河的亮度,普通人或许会因为这一瞬间的闪光而导致双眼失明,但奥斯塔尔继续漫不经心地俯瞰着星光河——刚才的法术只能说是聊胜于无,星光河与白银瀑布会为他们完成接下来的工作,虽然没能看到尸体总让人有点放心不下,但如果有必要,他还是能弥补这个小缺漏的。

    阿斯摩代欧斯扑打着翅膀,在距离红袍术士约有一臂远的地方送上了发施法者的次元袋,次元袋上有着主人的法术以避免别人打开它,但对于奥斯塔尔来说解开这个法术就像是解开宽松的系带一样方便,他将次元袋打开,里面的东西十分丰富,金币、宝石、卷轴,施法材料,还有两本法术。

    一本法术是用普通的防水羊皮纸抄录的,奥斯塔尔简单地看了看,发现里面的法术可以说是不值一提,想到那个发施法者据说是比维斯的弟子——可能就是比维斯给他的;第二本就是奥斯塔尔要的那本法术,也是他的任务,纯金的封面,镶嵌宝石与符文,里面抄写着珍贵的龙语法术。

    这个任务完成的很容易,简直就是有点无聊了,奥斯塔尔想:“你确定那个法师没能看懂里面的东西?”

    “确定,”阿斯摩代欧斯谄媚地拍拍爪子:“他是个蠢货,根本看不懂龙语——他还说里面的文字都是鸡爪印出来的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