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脱逃(6)(双更合一)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作者的话:昨天电脑出了点问题……

    还有一章,正在码……

    &&&

    凯瑞本被电流击中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在他长达两百多年里的游历生涯中,游侠不止一次地遇到过邪恶的术士与法师,又或是在误解中与施法者们有所冲突,而雷电与火焰是施法者们最常使用的两种自然元素——他对被电流击中并不陌生,但这也是很难预防与在短时间内降低损害的一种攻击,尤其是在奔腾的河水里——电流击中的是他的右肩,那里瞬间如同被烙铁灼烫般的刺痛滚热,继而产生了一阵强烈的麻木,他的颈部,右侧的手臂肌肉都开始明显地抽搐,痛苦与麻木感在一霎那间传至全身。

    他的右手张开着,里面空空如也,精灵记得在堕入河流前他还握着克瑞玛尔的手臂。

    凯瑞本努力睁开眼睛,但看到的只有昏一片,湍急的水流中夹杂着的细小碎片摩擦与刺激着他的眼睛,他发现自己正被卷向更深与更的地方——没有反光,黯沉一片,那不是星光河的深处而是礁石或是星光河两岸的峭壁——这正是你为什么在星光河里看不到大些的漂流物的原因,星光河充沛的水量、悬殊的落差与势若奔马的流速,让它能够轻而易举地裹挟起如同房屋那么大的巨石与数人环抱的大树,它们被暴躁的水流一次又一次地推搡在狰狞的礁石与河岸、河床之间,不过数日就会被碾磨成细碎的小颗粒。

    精灵的身体要比人类更为卓越,强壮,虽然对魔法敏感,但魔法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往往要比人类来得小的多,如果能给凯瑞本一点时间,不需要很多,也就是星光河流过五百尺左右的时间,他就能勉强恢复一点力量,至少不会就这么看着自己被猛地掷向沉沉的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侧过身体,避免头部与重要的器官在第一次撞击中就遭到无法挽救的损伤,但他知道这只是聊胜于无,在一天前白银瀑布的咆哮就让他们需要大声叫嚷才能让别人听见自己的话语。而在飞翼船飞至顶点时掌舵的精灵已经能够看见青蓝色的海洋。

    即便他能够在星光河中逃脱死亡之神的追捕,白银瀑布的重压与打击也会让之前所有的挣扎付诸东流——凯瑞本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身躯能够比秘银精金更柔韧坚硬一些。

    这是他第一次距离生命的终点如此之近,凯瑞本并不惧怕死亡,也并不贪求生存,精灵与人类最大的不同或许就在这里。他的心湖一片宁静,若说有什么眷恋惋惜的地方,那或许就是他没能再回一次银冠密林——精灵们时常在生命之神安格瑞思的诞生日前后举办庆典与宴会,他们聚拢在生命之泉的周围,在银冠树稠密的枝叶下弹奏西塔拉琴,放声歌唱,尽情舞蹈;大口地啜饮松树枝与椴树糖酿造的淡酒,在如同阳光般的长发间插上横七竖八的银冠树叶以示庆祝,偶尔也会玩些有趣的游戏,像是射箭、掷筛或是小小的较量一番——这也是密林之王在挚爱的妻子死去之后唯一会为之现身的盛筵。←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因为它所关联的是信仰而不是个人的喜好,但它会令得一些失去了配偶与爱人的精灵为之黯然神伤,因为彼此情投意合的精灵们常会选择在安格瑞思的庆典上缔结婚约。

    精灵们只可能有一个爱人,一个妻子或是丈夫,即便一方死亡,他们的形象与声音也会永远地停留在伴侣的灵魂之中,虽然说在安格瑞思的殿堂里他们终将重聚,但在此之前,长达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的折磨仍然会令得失去配偶的精灵陷入无止尽的焦虑与彷徨之中,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一般而言,他们会将身上的职责与工作转交给其他人,自己回到密林深处的王庭进入休眠性的沉睡,用漫长的时间来治疗自己的创伤——这样的睡眠可能维持上好几年,或是十几年,几十年的也不再少数。

    问题是,密林之王无法选择这样的方式以消磨掉心中强烈的痛楚,作为银冠密林的主宰,他的存在就犹如一柄最为锐利的宽剑或是最为坚实的盾牌,又犹如旗帜与堡垒,他身后是密林与他的族人。没有懈怠与疏忽的机会和可能——在凯瑞本的母亲死去之后,他时常彻夜不眠,不是倘佯在“万维林”(精灵的立体库)翻阅与查找忽而在他的脑海中灵光一现的魔法或是记载,就是回到他的房里继续白昼时分遗留下来。永远也不可能做完的工作,但有时他也会像条银色的巨龙一般,盘踞在王庭的最高处,倾听北方的风穿过银冠树稠密的枝叶时发出的如同海涛般的呼啸声。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幼小的凯瑞本能够赤着脚在地上跑来跑去为止,因为他若是无法在父亲的卧室里找到他,他就会跑到其他地方去找。找到了如果他觉得累了就会直接睡在父亲宽大的袍子里。

    等到凯瑞本也能穿起那件宽大的袍子(事实上袍子还是会长到让他踩脚)的时候,他们之间的交流就变成了谈话与饮酒。精灵们不仅仅有松树枝与椴树糖混合在一起形成的淡酒,还有蜂蜜酒,真正的蜂蜜酒,用纯净的雪蜜加以生命之泉的水稀释后,任其自然发酵酿造而成的烈酒,透明浑厚,有着细微的气泡,提纯后会变得如同阳光下的树脂般金黄透亮,粘稠柔滑——如果不是有无法交托的重要事务,四五月份凯瑞本都会回到银冠密林,在每个夜晚不请自来地分享密林之王亲手酿造的蜂蜜酒。

    可能明年密林之王就要独自一人啜饮蜜酒了,凯瑞本想,他在雷霆堡的战役中受了重伤,但他没有清晰的记忆,他甚至不记得克瑞玛尔是如何治疗自己的——但这一次,死亡与他近在咫尺,而他的神智又是那么的清晰,在撞击造成的第一波痛苦传来时,他都能明确地嗅见冰冷刺骨的寒风——据说哀悼平原上日日夜夜都在刮着这种风。;;;;;;;;;;;;;;;;;;;;;;;;;

    永恒的安格瑞思……

    凯瑞本以为自己很快就会遭遇到第二次撞击,的确。但这次他撞上了一块柔软的屏障,有一股难以与之对抗的力量将他推向水面——清澈的水在他眼前分开,四处泼洒,耀眼的光与新鲜的空气扑向他的面孔。精灵这才发现他已经濒临窒息,他贪婪而本能地深吸一口气,不得不说,这个动作相当及时,他的身体在短暂地飞起后重新落入水中。随后他看见了一条巨大的鲶鱼。

    它或许没有雪盖沼泽中的那条鳗鲡那么长,但最少也有数十尺那么长,它的头颅不像鳗鲡那么窄小,相反的,非常的长与宽,迎着精灵张开时就像是个生满了锐利牙齿的杏仁色小帐篷,一下子就将凯瑞本整个儿地吞了进去。

    凯瑞本的左手已经握住了他的“星光”,但在刺入鲶鱼舌头的时候他停下了动作,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克瑞玛尔?”

    鲶鱼的舌头轻微地波动了一下,但没有把他吞下去或是吐出去。凯瑞本知道自己猜对了,喜悦涌上他的心头,他的身体已经从麻痹中逐渐恢复了过来,精灵在鲶鱼的嘴里翻了一个身,半跪在丰厚润湿的舌头上,单手抓住它的牙齿,但随之而来的又一次颠簸让他差点撞上了那些细密的刀网——阳光与空气从鲶鱼的腮裂与微微张开的嘴唇中透了进来,精灵知道这是鲶鱼又一次浮上水面——鲶鱼可以在水里呼吸,精灵不能,带着腥味的风穿过鲶鱼的腮裂。夹杂着微细的水沫,精灵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屏住了呼吸。

    巫妖变化而成的鲶鱼只在水面上停留了不到一次呼吸的时间,毕竟他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法师或是“魔眼”盯着他们,幸而鲶鱼深灰色的皮肤能够很好地隐没在奔腾的星光河里。他们没有遇到更多的攻击或是阻扰,又或是追击者们已经把他们完全地交给了星光河与白银瀑布。

    鲶鱼的视力不佳,但听觉异常灵敏,人类在距离瀑布如此之近的地方或许会因为这种如同持续不断的雷霆般的轰鸣声而导致感官麻木,鲶鱼不会,曾经的不死者能够清楚地分辨出它们的不同之处——他们正在迅速地逼近星光河的端头。河水咆哮着奋力奔腾向前,只等着从数千尺的高空一跃而下,投入大海。

    如果在这里的只是一条普通的巨型鲶鱼,他们终将难逃一死,但曾经的不死者当然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他选择变形的是一条同样在沼泽中恶名昭彰的怪物,虽然它也可以被称之为鲶鱼,但它可要比那些人们热衷于拿来烤和煮的鲶鱼强得多了,巫妖操纵着他的新身体潜入水中——凭借着鱼类的天赋感应着水流的方向,寻找着最强的那一支——在嗅见人类的血腥味儿时他想他得承认那真是一群幸运的家伙。

    在看见那团粘稠的触手团时他摆动了一下自己的“尾巴”,向它靠近,他发现这些人得以幸存并非偶然,高地诺曼王的内库果然有些值得谋划一番的好东西,半透明的膜包裹着李奥娜等人,他们满脸惶恐,但还能够呼吸,在看到一条巨大的鲶鱼向他们游过来的时候梅蜜还能有那个空隙尖叫。

    不过这个保护了他们的魔法用具可能坚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就算是鲶鱼的糟糕视力,巫妖也能看清上面的魔法光芒正在不祥地闪烁,他也不觉得这个保护能够坚持到他们从白银瀑布的底端爬出来。

    有什么东西敲了敲他的牙齿,巫妖张开嘴,而后李奥娜等人就看到精灵像是一条小鲶鱼那样被这条巨型鲶鱼含在嘴里。

    精灵焦急地做出在冒险者与盗贼间通用的手势,盗贼葛兰半侧着身,他只有一只眼睛能够勉强看到外面,还有一只手,但对于盗贼来说,一只手也已经足够了,谁也不知道那根细细的银绳是什么时候溜到他手上的,他犹豫了一个瞬间,而后就向精灵伸出了他的手——绳子倏地窜了出去,撞在保护了他们的半透明屏障上面。

    梅蜜在喊着什么,但盗贼不太想听也听不到,他又试了一次,再一次的失败后绳子愤怒地支起上半截身体,像条蛇那样来回摆动——巫妖瞥了一眼,鲶鱼的尾巴抄起那只圆球,将它甩向空中——魔法几乎与之同时失效了。被触须死死纠缠着的众人睁大了眼睛——他们下方不再是河水,而是更令他们恐惧的虚空。

    最糟糕的是,一直死死地纠缠着他们也在最初的撞击中保护了他们的触须正在重新化为稀薄的,无法依仗的阴影。在突入其来的变故中,活化的银绳及时地缠住了他们,而后迫不及待地跳向了主人,鲶鱼一甩脑袋,用那些细密的牙齿咬住了绳索。它的身躯在呼吸间变得扁平,并向两侧膨胀,看上去就像是异界灵魂的位面中极其常见的一种女性用品,但这不太雅观的外貌暂时性地拯救了他们所有人——鲶鱼在下坠,也在滑翔,径直而准确地冲向瀑布的外缘,带着一个精灵与四个人类重重地跌入几乎能够与一座高塔尖端齐平的的白色飞沫里——鲶鱼能够越过的距离并不能说远,但已经足够了,星光河的水流在坠落后产生的庞大力量将他们远远地推开而不是将他们拖入死亡的深渊。

    一入水凯瑞本就被鲶鱼吐了出来,精灵从水里爬出来。爬到鲶鱼光滑的脊背上,然后拽着银绳把其他人一个个地拽上来,四个人中情况最坏的是李奥娜,她的头在飞翼船解体的时候被打一颗秘银钉打中了,在他们遇到第一次撞击的时候王女醒了过来并捏碎了一枚符文纹章,里面蕴藏着的魔法拯救了他们的性命,但一通剧烈的颠簸后,李奥娜不断地呕吐并且再次陷入昏迷;伯德温是因为最初的时候脑袋露在了外面而被礁石挂了一下,撕裂了半只耳朵和磨伤了一侧面颊,但只要得到治疗就能很快痊愈。比较令人担心的是他竭力想要抓住李奥娜的时候被触须紧紧束缚后折断的两根肋骨;盗贼与梅蜜算是在巫妖的魔法中最为得益的两个人,触须是从盗贼脚下的阴影中衍生出来的,触须球把他们纠缠并包裹起来的时候也自然而然地以盗贼与梅蜜为中心,虽然触须上带着的粘液让梅蜜没有衣服覆盖着的皮肤全都起了小疹子。而盗贼除了些许擦痕以外,只有一颗深藏在口腔内部的臼齿有些松动。

    李奥娜被放在鲶鱼的脊背上,凯瑞本拿出一瓶治疗药水倒进她的嘴里,然后是伯德温,梅蜜与葛兰分享一瓶。

    “克瑞玛尔大人呢?”盗贼问,一边轻微地喘息着。他确实没受什么伤。但在星光河的短短一刻已经耗光了他的力量。

    “在这儿。”精灵拍了拍鲶鱼带着粘液的皮肤,好笑着看到盗贼露出一个古怪的神情,像是吃到了一勺被烤得又香又烫的椴树糖,他不太敢坐在鲶鱼的脊背上,但现在把他放进水里他肯定会笔直地沉下去。

    “不用太过在意,”精灵说:“克瑞玛尔是个好孩子。”

    盗贼从没这么觉得过,无论是好,还是孩子。

    “还有,”精灵继续说道:“如果克瑞玛尔愿意,以后你可以去掉大人这两个字。”这种无谓的称谓放在冒险者中更像是一种讽刺——他当然知道葛兰有点惧怕发的施法者,但大部分为非作歹的家伙都会无来由地对强大的人产生恐惧,即使他们知道有些秉性正直的强者并不会无缘无故地将力量施加在无辜的弱者身上,这或许是因为他们常会做出后一种行为,难免也会将其他人设想成他们以为的样子——而且这也没什么不好,葛兰终究是个盗贼,而一个盗贼,几乎就是卑劣与邪恶的结晶体。

    “我觉得,”梅蜜脸色苍白地说:“我们还是需要一条船。”

    她一边说着,一边支撑起身体四处张望,在看到一个亮点时她的眼睛也随之发亮:“一条船!”她高兴地喊道:“一条船!”这意味着他们很快就能有热水、面包、酒和柔软的床铺了。

    凯瑞本站起来,但他的神情告诉葛兰,他看到的东西并不怎么令人愉快。

    “船首黄金女性像,”精灵说:“你想起什么了吗?葛兰?”

    “该死!”葛兰说:“是德雷克的黄金夫人号!”

    盗贼一开始还抱着也许德雷克没有发现他们的奢望,但这个幻想很快就被无情的现实击破了,船首像是一尊鎏金女性全身像的三桅船飞快地驶向他们。

    更令人失望的是,在船只距离他们还有数百尺的时候,船只减速,开始围着他们打转,一个点自船上升起,向着他们飞了过来。

    那是一个法师,而且是葛兰颇为熟悉的人——尖颚港盗贼公会的法师,葛兰还从他那儿买过一尊魔像用以防御敌人。

    “哦~”公会的法师用他惯用的,矫揉做作的语调说道:“看看,看看,这是谁啊?”他比划了一个手势:“这不是我们最最杰出最最优秀……并且最最骄傲的小葛兰吗?”他滑稽地鞠了一躬,“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我亲爱的朋友。”

    “我也是。”葛兰涩声回答,诸多将他推入致命陷阱的手中也不缺乏法师的一双,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也不必深究,毕竟他不会再回到“银指”公会了,若有可能,他倒是很愿意在那张愚蠢的肥脸上戳上一刀,但他们现在处于绝对的劣势,他看了一眼凯瑞本,如果精灵有机会拿出他的长弓,或许能将这家伙一箭射下来,就像是射小鸟。

    但在他试图做些什么将法师的注意力吸引到别处时,一道魔法已经打在了鲶鱼身上,用于解除魔法的法术一生效,他们几个人就一起掉进了带着些许苦涩的河海混合水里。

    “我就觉得海里不该出现大口鲶鱼。”法师虚伪地嘀咕道,然后做出一个手势,手指头上发出闪亮的光芒,黄金夫人号在盗贼绝望的眼神徐徐绕了一个弯儿,驶近他们——温热的海水无法带给盗贼一点热量,他们现在全都浸在海水里,发的施法者引起了公会法师的警惕,他飞的远了些,并且做出施法手势,但在看到对方的施法者似乎处于虚弱状态,甚至需要精灵游侠扶持才能不被溺死时他放心了些,但他未曾掉以轻心,他撤掉了一个法术,改而念诵起另一个长而拗口的咒语。

    “抓住他们,但别杀死他们!”德雷克喊道:“他们值得上一座黄金岛!”

    法师点了点头,他释放出一个粘性十足的大球,将四个人类与一个精灵,一个半精灵全都黏在一起,然后将这只大球漂浮上船,船上德雷克的船员已经铺好了一张废弃的船帆,免得这只球黏在甲板上。

    可不是吗,葛兰苦中作乐地想,如今他还得感谢高地诺曼的新王,如果不是有他的悬赏,德雷克准会把他们卖到龙火列岛去,虽然他们原先的计划也是这样,但作为强悍的冒险者与作为羸弱的奴隶去只会得到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至于如何能将他们变得羸弱,德雷克有的是办法,只是不知道他的诅咒还能不能再救他一次。

    “真令我惊喜万分!”德雷克高喊道,他站在葛兰面前,摘下他缀着鸵鸟羽毛的帽子,上面缀着一颗珍贵的猫眼石,也有可能是块魔法宝石,因为它是诡异罕见的紫蓝色:“我的朋友,”他假惺惺地说:“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了?自从……你唆使一个恶劣的施法者毁掉我的法师之后?”

    “自从你和海魔号的女主人缔结良缘之后。”盗贼说,他知道现在不该卖弄他灵巧的唇舌,但有时候不是能够忍一下就能过去的事儿。

    德雷克毫不犹豫地抽了他一耳光。(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