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脱逃(完)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如果说有什么是如德雷克这种人也不想回忆的,莫过于他使用魔符逃回尖颚港后还是被海魔号主人抓住并且带回船上的事儿——海魔号的主人是个年约三十如许,丰满而健硕的半兽人女性,皮肤黝,下巴突出,鼻子宽大,下方是两颗翻出嘴唇的獠牙,她有着超乎寻常人类(包括男性)的力量,恶魔般的奸诈,秃鹫般的敏锐,还有着即便用整个海洋的水来浇灌也未必能够熄灭得了的欲求之火,她对德雷克可以说是见鬼的一见钟情,不止一次地对黄金夫人号的主人发出了或明或暗的邀请,但都被德雷克巧妙地摆脱了,这次他甚至直截了当地选择了逃走,这令自以为美如弗罗的海魔号主人暴跳如雷,在德雷克尚未寻找到他的帮手与仆佣之前,他就被抓住了,之后直到亚速尔群岛的领主出面,他才得以用与他身体同等重量的黄金给自己赎了身。←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这个损失算不得很大,因为在短短几天内,德雷克就在那扇大如磨盘的屁股下面被磨去了近二十磅。

    这对德雷克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耻辱,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憎恨将引来了这个祸端的葛兰,虽然他是因为本身的贪婪才与葛兰达成了协议,但如果他知道那个看似无害的“旅人”实际上是个施法者,那么他就不会打上这家伙的注意,又或者会更谨慎一些,而不是贸贸然地带着他登船,任由他的法师不带一丝防备地,醉醺醺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以至于那个发施法者施放法术的时候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可怜的宾果,他死的毫无价值。

    他拔出镀金的三棱剑,把它放在葛兰的肩膀上,割下他的一小块肉,“我应该砍掉你的一只手,”在盗贼疼得发出喊叫时。←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德雷克说:“又或是挖出你的一只眼睛,但高地诺曼的新王给出了一份令人无法拒绝也令人无法疏忽大意的悬赏,我记得你杀了他的儿子?我不希望他因为失去了一点本属于他的小乐趣而扣除部分悬赏,一百金币。十个金币,不,一个金币也不能少,葛兰,虽然你就是一堆臭不可闻的垃圾。但我不想再因为你有任何损失。”

    他用剑尖拍了拍葛兰的面颊,转向另一个人。

    “您好,尊敬的施法者。”德雷克说,“您应该提前告知我这一荣耀的身份,这样我们之间的误会就会少很多,或是根本不可能有。”

    “那么现在呢?”巫妖问。

    “有点迟了”德雷克说:“记得那时候你把我的法师,就是那个叫做宾果的可怜虫直接扔进了尖颚港的港口时我是怎么说的吗,我恳求您留下来成为我的法师,我向您许诺过,每次交易你都能从中提取百分之一的佣金。别觉得少,亲爱的,你不知道我做了多么大的买卖。还有你的施法材料与其他一些您要用到的东西,还有美食、酒、女人……或许更长一段时间之后,您还能有一所宽敞明亮,装饰华美的宅邸,”德雷克用三棱剑的剑身轻轻地打了一下自己的手心:“但您拒绝了。”

    就因为他拒绝了,还把宾果扔进了水里,德雷克把他捞上来的时候不无遗憾地发现他的法师已经早早走在了前往哀悼荒原的路上,只好把他又扔了回去。;;;;;;;;;;;;;;;;;;;;;;;;;看,如果没有他,德雷克就不会失去他的船上法师,也不会在不幸遇上了一群该死的大鱼做不出及时有效的反击。那些大鱼也不会毁了他的船,他更不会在借助符文纹章逃跑后又落入了海魔号女主人的手里,哦,打住,别再想下去了,这个不值得再三回忆。

    但他确实因为这个发的半精灵法师倒了大霉。遑论他还放走了他船上所有的货物,包括一个同样有着发的精灵。

    “你要知道,施法者,”德雷克说:“高地诺曼的新王给出的悬赏名单上并没有你的名字,也没有我们亲爱的游侠,更别提尊贵的王女,但我想,慈爱的叔叔准会愿意花上一笔小钱接回自己的侄女,但是你……还有凯瑞本呢?哦,对啦,”他恍然大悟般地说道:“您,银冠密林之子,安格瑞思的眷属,苏纶的信徒,伟大的游侠,您的身上也是有着悬赏的,还有您的父亲……当然啦,如果他吝啬到不愿意为他的独生子付出一些代价的话,兽人的祭司们也会很高兴得到像您这样一个尊贵的祭品的……诸神在上,您也相当地有价值。”

    “现在看起来,”他用剑柄碰了碰自己的帽檐,朝克瑞玛尔嘲弄地笑了笑:“您像是最不值钱的一个——但龙火列岛上曾有一个领主向我订购过一个发的精灵,本来这笔交易能在数年前完成,如果不是您——或许这就叫做谁欠债谁偿还,虽然说您少了一双尖耳朵,但您还有您的双手,半精灵,我想我至少可以拿到一半的钱,你说呢?万幸的是那位慷慨的主人并不在乎货物的性别。”

    “德雷克船长,克瑞玛尔是我的族人。”凯瑞本低声警告道。

    “可是他欠我的!”德雷克高声回答,同时挥动三棱剑,在精灵的腰肋位置狠狠地抽了一道——三棱剑多用于刺,而不是斩和劈砍,剑棱并不十分锋利,无法穿透蛛丝与秘银丝交织的衬衫,但即便如此,它仍然让凯瑞本发出一声痛苦而沉闷的短促喊叫:“您也是,游侠!我可记得您给我找了不少麻烦!相信我,如果您的父亲拿不出令我满意的报偿,您的下场不比您的族人好到哪儿去!”

    “还有你,”德雷克陡然转身,再次面对巫妖:“你肯定挺得意的,是不是?一个施法者,一个从血脉和天赋上天生就高人一等的家伙,但同样的,一个法术,一根刺入你头颅的锐利的针,就能把你变成一个白痴!你将一无所有,头脑空空地作为一个玩物活着,一天,一个月,一年……亲爱的,直到有人觉得你作为食物比玩物更合适。哈,你,你,你!终将成为一堆肮脏有毒的粪便!就连最饿最渴的狗也不会去闻闻的那种!”

    他紧盯着发的施法者。嘴角因为甜腻的臆想而上扬,他满怀期望地想要看到那双珍珠般的眼睛里流露出最常见的恐惧与畏缩,但他什么也没能找到,就像第一次在混乱不堪的钝头酒馆里看到的他一样,那双眼睛中只有无尽的漠然与冷寂。这比轻蔑不屑更令黄金夫人号的主人愤怒。

    他转向公会的法师,迄今为止,他还没能找到满意的法师,公会的法师算是他租借的,之前他们也有合作过,今天黄金夫人出现在这儿只是想要瞧瞧有没有从碧岬堤堡出来往龙火列岛的船,或是与之相反的也无所谓——德雷克损失了一大笔,他的钱囊空虚的就像有着个异位面的漏洞,所以这些日子他也不介意做做劫掠的买卖,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走了如此之大的好运。

    “我记得你有一个卷轴。”他对公户的法师说,“用吧,掏空他的脑袋,提前做个处理,我们都能安心点——说不定买家还会感动于我们的服务,不在价格上过于斤斤计较呢。”

    公会的法师咧嘴而笑,他最喜欢毁掉他的同类了,尤其是那些自诩正义的笨蛋。

    他将手指伸入他的次元袋,但在他找到那张卷轴之前,他突然从甲板上跳了起来。紧张地看向一个地方,德雷克警惕地从他凝望着的地方逃开,让他的警卫将他围拢起来。

    空气中发出嗡嗡的震颤声,一个蓝色的光点向两侧延伸。然后向下。

    “传送门。”德雷克说。他现在有点懊悔没有立即开船了,这样传送门不至于直接开在他的船上。

    公户的法师点了点头,他从次元带中拿出一个卷轴紧握着,这个卷轴当然不是用在克瑞玛尔身上的,他聚精会神,以确保无论传送门里出现的是谁。都会被立即湮没在邪恶的能量里。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邪恶的能量从他的眼睛里射向那个尚未完全脱离传送门的伟岸身影,但随即一蓬炙热白亮的火焰迎面而来,烧灼着他的眼睛——传送而来的法师同样有所准备,而且力量要比盗贼公会的法师更为强大,公会的法师凄厉地惨叫了一声,提起一只手臂护着眼睛向后退去,另一只手则不可谓不顽强地抽出另一份卷轴,但在他勉力将其撕碎前,一道迅猛的火焰长枪直接把他打飞了出去。

    碧岬堤堡的阿尔瓦法师可惜地看了看水柱升起的地方,看来盗贼公会的法师身上也带着防护性的符文纹章或是护甲,否则的话他应该在落水之前就变成了串烧,而不是如此快速而明智地逃走。

    他转向发的施法者,温文尔雅地行了一个法师礼,鉴于克瑞玛尔已经做出了不少值得称赞与褒奖的英勇行为,他已经不能将这个发的小朋友当做一般的后辈看待啦:“魔法的星光照耀着你我,亲爱的克瑞玛尔,很高兴能够再次看到你……虽然,”他做了一个手势,消除了粘性大球的魔法:“是在一条属于卑劣的海盗与贩奴者的船上。”

    “魔法的星光永不消散。”巫妖回答道:“而您的魔法仍然是如此的强大而无懈可击。”

    “或许是因为有着一个小家伙愿意助我一臂之力的关系。”阿尔瓦和善地说,他伸出手臂,一团细小的火焰从他宽大的袍袖里钻出来,跳到巫妖的肩膀上,不断地摩擦着自己的螯肢。

    “是克瑞玛尔的元素仆从。”凯瑞本说:“难怪我像是没看到它——我还以为你把它放在火元素位面休养。”

    “它已经痊愈了。”巫妖说:“而且我只是要它去传信而已。”

    “它从我的火元素炉子里钻出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阿尔瓦法师开心的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可爱的火元素生物。”

    小蜘蛛抬起螯肢害羞地遮住了自己的八只眼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