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红喉港(1)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梅蜜也看到了“宽海豚”,她立即从藤椅里站了起来,灵活而涂抹着红色胭脂的脚趾在与被漂洗了多次的布料一个颜色的沙子里翻来翻去,夹出那双几乎已经被海沙完全湮没的鞋子,她的脚在香料与油脂的保养下已经恢复到了逃亡前的娇嫩白皙,她可不想再因为什么不应有的疏忽在它上面留下什么疤痕或是划伤,要知道,有时候,一双踩踏在胸口、腹部以及下方的脚可能要比一双手甚至嘴唇更能令那些男人兴奋起来。

    当她穿好鞋子的时候,克瑞玛尔和精灵凯瑞本已经从被海水覆盖的浅滩里走了出来,他们只穿着银灰色的衬衫,领口打开,露出一部分可能就连弗罗女神也不免羞惭的漂亮肌肤,他们将袖子略微卷起一点,而紧身裤被拉到膝盖以上,温暖的海水将他们的皮肤打湿,薄薄的海沙粘附在上面,细长的脚趾会令人怀疑是不是精灵与半精灵就连脚趾也比人类多长上一节骨头——“宽海豚”注意到,金发的那个留在沙子里的脚印还不如一个孩子的深,但她以为这是某种魔法的原因,凯瑞本还在考伯特的小雀号上时就重新编过头发,熟悉的小辫子再次遮住了他的尖耳朵,而他的手指与其他一些精灵的特征不是善于观察就能找到的。

    十来天前的这个时候他们还在星光河入海口附近的河海交汇处浸泡着,可怜的德雷克,他起初还以为自己中了上亿的头彩,结果他用来庆贺的血红酒还没来得及打开呢,碧岬堤堡的阿尔瓦法师就无情地击破了他的美梦——从传送门里走出来的不但有阿尔瓦法师,还有他已经出师的一个弟子,还有从白塔前来拜访雾凇小屋主人的安东尼奥法师,两名,或是三名强大的法师,以及在接到火元素仆从警讯时就从碧岬堤堡扬帆起航的两艘武装三桅船——在这样的威慑下(尤其公会的法师毫不犹豫地逃跑了),德雷克不但因为违背了亚速尔群岛与碧岬堤堡的盟约而沦为了凄惨的阶下囚。还又一次地失去了他的船员和船。

    德雷克有着亚速尔群岛领主授予的爵位,碧岬堤堡的执政官无权审判他,只能把他遣回亚速尔,但与之相对的。他需要付上一大笔赎金,而他的船只会被扣押,船员都会被绞死,除非有人也愿意拿出一笔可观的赎金来,在亚速尔群岛领主这儿债台高筑的德雷克当然不会那么做。尖颚港多的是惯于在甲板与刀剑间找生活的亡命之徒,只是他不得不绞尽脑汁地想如何向他的领主与母亲解释他是怎么在三年之内连续弄丢两条船的。

    在看见他们的时候,“宽海豚”就和她的奴隶一起深深地拜伏下去。

    克瑞玛尔不安地动了动身体,他想他大概永远也不会习惯龙火列岛的这种习俗,呃,或是说法律,他在碧岬堤堡、白塔、雷霆堡与高地诺曼的王都看到的最高礼节不过是在凯旋式上伯德温向老王行的单膝跪地礼,其他人多半是抚胸、抚肩鞠躬行礼,就算是个农奴,在路上见到某位权高位重的大人也不过是退让到道路的一侧。脱下自己的帽子(如果他有),深深地,长时间地鞠躬。

    但龙火列岛最常见的礼节只有两种——一种是如“宽海豚”所做的跪拜礼,放下双膝,手掌掌心紧贴地面,而额头紧贴着掌背,另一种则是她的奴隶所做的,近似于另一位面中人们朝拜神祗时才能看到的“五体投地”,在背负着一个沉重的筐子时这个动作坐起来应当格外艰难,但那个黝细小的奴隶在完成整个动作的时候是那么的娴熟流畅。;;;;;;;;;;;;;;;;;;;;;;;;;甚至可以说是优美,若说是一种舞蹈也不为过。

    “尊敬的大人,”“宽海豚”说,她的声音并不甜美。就像每个红喉港人,她的喉咙早被海风、沙子、粗劣的饮食毁了,但她对此善加利用,在放缓语速与降低声调之后这种嘶哑的声音反而颇具挑逗性:“您所要的东西都在这儿了。”

    异界的灵魂点了点头,但他随即想到“宽海豚”根本无法在这种姿势下看到他的回应,“起来吧。”他说:“让我看看。”

    这时候“宽海豚”才能从地上站起来,她用鞭子抽着奴隶,奴隶从匍匐的状态改变至跪坐,但他的头还是如不堪重负般地垂着,角度大的让异界的灵魂担心他会就这么折断自己的脖子。

    “宽海豚”打开箩筐的盖子,不易察觉地皱眉。看来是必须换个奴隶的,她为了避免货物互相擦撞损坏,或是造成污染而特意将货物一件件地垒装整齐,中间间隔着棕榈叶子,但因为路途中的那次绊跌,那只尤为重要的青腹寄居蟹不再是原先端端正正坐在所有货物上面的样子,而是侧向一旁,被几个沉重的坛子压着,如果不是她提前用椰叶里抽出的纤维搓成的绳子把它绑的牢牢的,它准会丢失几条腿。

    她伸出双手,自以为巧妙而隐蔽地从筐子里抱出了那只有着婴儿浴盆那么大的寄居蟹,“这就是我说过的那种蟹,”她说,带着几分谄媚:“这是近几天里红喉港里最大的,我保证。”她转向那个发的施法者,“活生生的,看它湿漉漉的眼睛,从它身上最起码能挖出三十磅的肉!”

    看到“宽海豚”似乎又要跪下,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好孩子就不禁头皮发麻,离开考伯特的小雀号后,他受到的跪拜礼都快把五十年的寿命全都折完了,他向前一步,拉近了自己与“宽海豚”的距离,从她的手里接过那只肥硕的甲壳生物。

    “啊,”“宽海豚”关切地提醒道:“请小心,大人,它很重。”

    “还行。”法师说,“宽海豚”借着这个机会又略微靠近了一点,近到异界的灵魂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油味儿,海边的女性经常用香油涂抹全身,即是为了祛除异味,也是为了避免灼热的阳光与带着盐分的海风损伤皮肤,“宽海豚”用的香油并不昂贵,但里面混有鲸蜡与少量的麝香。众所周知,鲸蜡和麝香有着轻微的兴奋与催情作用,“宽海豚”在阳光下走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她体内的热量已经完全将香油里的成分催发了出来。混杂着她本身的情欲气息,浓郁的犹如实质。

    “能让她离的远点儿吗?大人,”梅蜜说,“她的臭味快让我没法儿呼吸了。”

    “宽海豚”陡然转身,恶狠狠地盯着梅蜜。弗罗的牧师就站在她身后,不足十步的地方,异常适时地抛来一个挑衅的甜笑——自打尖颚港后她就不再有过引诱这个发法师的冲动,但这不是说她就能看着别人把他偷走,而且她相信这个做法能够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尤其是精灵游侠凯瑞本,他仍然把克瑞玛尔当成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孩子,谨防一切暗与污秽的东西接近他的半个族人,想要通过这个“婆婆”的检验可不太容易。

    “这个怎么吃?”凯瑞本问。

    他的问题一下子就将异界的灵魂从两个女人间的争执里拉了出来:“蟹腿白灼,”他兴致勃勃地说:“蟹身一半葱油(洋葱与奶油),一半咖喱。加点椰子汁。”真高兴这儿也出产咖喱,而且用来煮海鲜的红咖喱与用来煮鸡肉的黄咖喱都有。

    “毒牙和毒腺应该都被拔了,”精灵从他手里接过那只蟹简略地检查了一下,蟹腿末端的爪子也被切除了,除了要小心被甲壳上凸起的尖刺刺伤以外,没什么需要小心的——克瑞玛尔更应该小心那只“宽海豚”,在外游历多年的精灵不是第一次出现在红喉港,他知道什么样的人才会得到与“海豚”有关的绰号。

    克瑞玛尔认为海豚都很可爱,是的,精灵也这么认为。但他也知道事实上,海豚是一种多情到令人尴尬的生物。雄性海豚有着形式多样的特殊器具,螺旋的,凸点的。交缠的……末端还带着钩子,免得它的交媾对象在它未能尽兴之前挣脱,任何生物都可能被它求爱——鲨鱼,海龟,海鳗,人类。被它咬断头部的鱼,另一只海豚的出气孔(呃……),它会向它的“求爱”对象身边游来游去,展示它的器具,并试着把它塞进可能能够使用的空洞里——不遑多让的是雌性海豚,虽然它的攻击性略逊色于雄性海豚,但它有所需要时同样来者不拒,它会游向你,袒露着玫瑰色的腹部,以及充血红肿的某处,轻轻咬你的手指,在你的身上摩擦,蹭蹭你的双腿之间,模仿一些令人不安的抽送动作。

    海盗与水手们偶尔会在身上纹上一只海豚,或是有着与海豚相关的绰号,男性当然可以为之得意洋洋,而女性,这几乎都可以作为一种古老职业的代称,另外,男人们在面对她们的时候也会再三犹豫,因为这不但是说她是个娼妓,还是在暗示着她是个需求强烈到可能令人沮丧的强壮的女性。

    他不知道比维斯是怎么教导克瑞玛尔的,但可能是因为比维斯原本也不是一个太通人情世故的人,又或说那几年里比维斯只剩下了复仇,克瑞玛尔在某方面纯洁的就像是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倒不是说他在理论方面有所不足,只是显然地缺乏实践经验,凯瑞本并不是个古板的人,虽然精灵们只会和自己的伴侣共赴爱河,但克瑞玛尔终究是个半精灵,凯瑞本不会用精灵的标准来严苛地要求他,除非他的爱人会是个精灵。

    但克瑞玛尔似乎还没产生过这方面过于显著的欲求,既然如此,凯瑞本更希望他的身体与灵魂能够得到统一,精灵并不鄙视那些沉溺于欲求的男男女女,但他们认为,这种只是出自于本能与贪婪的行为或许会令人无限制地倾向于邪恶的一方。

    无论是梅蜜还是“宽海豚”当然都不能说是一个好选择。(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