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红喉港(2)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他的东西呢?”葛兰问,他和克瑞玛尔他们一样,赤着双脚,裤子高高挽起,他的皮肤呈现出一种惨白的颜色,即便在炽热的阳光下看上去也像是一条刚从冰窟里拿出来的海蛇,“宽海豚”不安地瞥了他一眼,从发施法者的身边挪开,那只巨大的筐子里除了青腹寄居蟹之外还有许多食物与器具,包括椰子、蛇皮果、榴莲还有阿尔瓦法师曾经请考伯特船长品尝过的多瘤白皮瓜,还有一些海鸟蛋和香料,器具则是一些木质的碗和盘子,还有各种炊具、木炭。

    这里我们必须要提一下的是红喉港的旅店,和其他港口一样,红喉港有着兼具酒馆、餐馆与住宿作用的旅店,但也有着其他地方相当罕见的“空屋”,这些空屋建造在尚未完全露出水面的珊瑚礁上,建造它的材料既不是泥土也不是草叶,而是施法者们催生的珊瑚——也许是因为气候适宜,海水清澈的关系,在龙火列岛施放这个法术往往能够事半功倍,这些“空屋”属于领主,他们派遣值得信任的奴仆管理这里,它们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空心的球体,直径在五十尺到八十尺不等,表面与内侧都涂抹过鱼鳔胶,这种胶只有遇到滚热的水时才会融化,所以居住在小屋里的人不必担心衣物皮囊被孔洞里渗入的雨水或是海水侵蚀发霉;小屋里有着同样由珊瑚塑成的床基,低矮的座椅,顶面留有镶嵌着贝壳的天窗取光,唯一的木质部分只有色的门扉,据说是经过药水浸泡的椰树内芯,具体如何不得而知,但让异界的灵魂最为好奇的是小屋没有可以开启的窗,而门扉又被特意做成楔状以避免雨水和海浪,但他们一点都不会感到窒闷——这得归功于那些微微发黄的鱼鳔胶,它能够隔绝微小的水珠。却会容许新鲜的空气与光线进入室内,只是空气几乎不受阻扰,光线会变得略暗淡以及朦胧——这令盗贼有些不太适应,你若是在小屋里点起蜡烛或是拿出氟石照明。外面的人就能看到你的一举一动,最后他不得不去找施法者帮忙施放了一个法术。

    他当然可以去到码头附近住在那些鱼龙混杂的寻常旅店里,但在那儿就不是不适应的问题而是性命攸关的事儿了——一个新人必定受到严苛频繁的刺探,葛兰自己就是这么做的,他有些惊奇地发现自己已经不太喜欢那种地方和做法了。尤其是作为承受者而非施予者。

    “宽海豚”殷勤地表示她可以帮助他们将东西搬入他们的小屋,盗贼将手转移到他的精金匕首上,无言而轻蔑地拒绝了,他可不想“宽海豚”从他们那儿获得太多的情报,女性游商无奈地耸了耸肩,她将货物摆放在沙子上,葛兰和梅蜜一样样地看过去。

    “我以为你会马上离开。”在距离“宽海豚”足够远的时候,弗罗的牧师说,她的声音轻若游丝,搔动着葛兰的耳朵。这也是她们自小培养起来的特殊本领之一。

    “你也是。”

    “我不一样,”梅蜜说:“弗罗的神殿可不那么容易进去。”想想看,有时候为了博取男性与弗罗的欢心,她的追随者们甚至会将竞争者——也就是她们的母亲、姐妹与女儿赶出去,只给她们一身衣服,一只铃铛(几乎都是镀金的铜或是锡),一双鞋子和一个弗罗牧师的名头,像这种连个栖身之所也没有的牧师被人们称之为野牧师,被驱赶出去的牧师死亡的概率很高,她们既无一技之长。也无朋友和亲人,流民与盗贼常会袭击她们,将她们当做排解欲求的免费器具。

    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称之为幸运的地方,那就是她们毕竟还是一个神祗的牧师。除非必要或是有较为奇特的嗜好,奴隶商人很少会愿意购买一个牧师——绝大多数红袍与灰袍更愿意购买健康强壮的普通人类,而兽人祭司们如果向他们的神祗卡乌奢献上一个弗罗的牧师,准会被那位暴躁邪恶的神祗连带着他们的整个部族被丢进无底深渊。

    梅蜜有时午夜梦回,也会惊讶于自己居然直到今日还活着,没有少只眼睛也没多个肚子。而弗罗也还愿意聆听她的祈祷,并赐予力量,虽然那力量相比起发的法师来说简直微薄的如同叶片之于溪流,但那也是力量。

    “那么我的回答与你一致,”葛兰说:“这里确实很混乱,但混乱的只是外缘,内里依然紧密严实,一个外来者,如果没有可靠的倚仗的话,说不定没一年就会变成孔雀尾螺的食物了。”葛兰凭借着自己的身手与慷慨在码头的酒馆里取得了一个位置,或许是出于善意的警告或是恶意的恐吓,他得知这里的人在处理某些“捣乱鬼”的时候,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把他绞成肉糜投入海水,细碎的肉糜是有着绚丽外壳的大螺最喜欢的食物,而这些有着人类脑袋那么大的孔雀尾螺正是海星的天敌,海星又是珊瑚的天敌,在整个龙火列岛都几乎是珊瑚堆砌起来的时候,人们会有意识地给珊瑚最好的繁衍条件与环境。

    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发的施法者还叨咕过“魔法世界里的人居然还懂得环境与生态保护”之类的。

    “接下来他们想要干什么?”梅蜜敲了敲一个小煎锅看看它是否厚度均匀。

    “我不知道。”

    “你知道。”

    “晚上我到你的小屋来。”梅蜜说,她现在还和李奥娜住在一间小屋里。

    “伯德温和我住在一起。”葛兰说。他们当然有富余的金币可以多租借几间小屋,如此安排不过是为了保证安全,就连他们租借的小屋彼此都靠的很近,位于正中的小屋的基底延伸出一条洁白狭窄的礁舌,就像是一座浮桥,将它和其他小屋连接在一起,有些则通往堤岸(如果住客并不喜欢每次回到住所都必须脱下鞋子)。←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让他去找李奥娜,”梅蜜说:“我知道你能。”

    葛兰抬起头,恰好看见梅蜜正在向他眨眼,并朝他撅了撅嘴,梅蜜的嘴唇无法与“宽海豚“相比。但胜在温润娇嫩,她的宝石色眼睛在阳光下更是流光溢彩,闪烁着令人心迷神醉的神彩。

    盗贼扔下一只椰子,“成交。”

    “葛兰?”

    “是的。”葛兰把那只椰子踢开些,神色自若地改而面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凯瑞本——精灵就是有本事在任何地方都能走的无声无息,他腹诽到,他们最应从事的职业应该是盗贼和刺客才对:“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克瑞玛尔还需要一些东西。”精灵将一条窄窄的纸条交给葛兰,葛兰瞟了一眼。上面都是些纸张、墨水、施法材料与调制药水用到的器械与工具,这些东西确实无法从一个游商那儿买到,即便有,也不能让人放心。

    “可以吗?”凯瑞本问。

    “可以。”上面的东西不能说罕有或是太昂贵,让人烦恼的是红喉港和整个龙火列岛一样畸形,这儿的法师与术士几乎都被领主招揽了,他们不需要出外自行购买这些施法者们必须的东西,而零星的几个外来施法者又还没能那么大的胃口可以支撑起一个魔法用具商店,所以这些东西只能在走私者与盗贼那儿弄到,基本可以说是来路不明。但有些质量还是不错的。

    “宽海豚”一直密切地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在看到凯瑞本拿出了两个小皮囊,一只给她而另一只更沉重些的给了葛兰后,她那双又圆又小的眼睛闪闪发亮。

    “这位大人是要去码头吗?”她热切地说,“我可以让我的奴隶驮您去——它很快,也很平稳,我保证。”

    就连葛兰都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等他看到那个奴隶匍匐着背着那只空了的箩筐爬过来的时候,他的面孔都有些发麻。

    “你,”他迟疑地说:“难道是说要我进到这只筐里……”

    “您也可以直接骑在他的肩膀上。”“宽海豚”无所谓地说,“我带了嚼子。”她从腰后抓出一根看不出做什么用的皮革制品,扔给她的奴隶,那个黝瘦小的男人立刻把它抓过去。灵巧地把它带上,那东西看上去就像是半个面具,下方包裹住整个下巴,和马匹的嚼子一样,它也有一部分被勒进嘴里,当那个奴隶张开嘴的时候葛兰发现他已经一颗牙齿也不剩了。

    “不。”葛兰说。为了表示他的坚决,他还向后退了一步。

    “免费。”“宽海豚”说:“只要您告诉我您们还需要什么就成。”那个皮囊里是金币,:“宽海豚”敢用自己的胸部和臀部打赌,所以才会那么沉,明明看上去两只皮囊的容量都差不多。

    “不。”盗贼说,他也曾经把脚放在某个人的头上,更是经常抽打学徒,嘲笑他们是头被灌了铅水的猪,但这个对他来说也有点过了。

    “好吧,”“宽海豚”遗憾地说,她左右张望了一下,指了指,她的奴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爬过去,掀起一块灰白色的石头放进筐子里。然后“宽海豚”坐,或更正确点说,站进了那个箩筐——那个由椰叶的纤维编织而成的箩筐不负众望的结实,在石头和“宽海豚”的重压下居然没有散架,只是微微的变了形。

    “那块石头是做什么用的?”发的施法者问。

    “没什么用,尊敬的大人,”“宽海豚”把掀开的盖子挪开些,她总是很愿意和漂亮的小伙子多说些话的:“只是为了不让这些垃圾粪便有偷懒的机会。”

    她看到发的施法者脸上露出了非常细微,但确实有的目瞪口呆的神情。

    而且她能觉察到这次奴隶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显得格外轻松,就像有只隐形的大手在帮助他,她宽宏大量地微微笑了一笑,这样的人她见多了,像是第一次,第二次来到龙火列岛的人总会对这些一钱不值的废物产生些许怜悯之情,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在做无用功,奴隶不是人类,它们不值得得到任何情感与帮助,他们会失望,有些则会明白之前自己做了多蠢的事情,为了消除因此产生的郁闷与烦恼,他们会更激烈而暴躁地报复这些本不该得到哪怕一丝同情之心的“粪便”,有时候某些富于创意的方式甚至会让龙火列岛上的人也为之惊叹,特别是他们了解到自己在龙火列岛上能够得到他们在其他地方无法得到的威望与权力时。

    就像“宽海豚”,她在碧岬堤堡或是尖颚港里时只能说是个谁也能够践踏一二的贱货,但在红喉港,她也能拥有奴隶,她是它们的主人,它们的天,它们的地,它们的神祗,她的一个念头就能决定它们是生是死,以及怎样死,短促的还是漫长的,毫无痛苦还是饱受折磨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