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红喉港(3)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施放了一个小法术让那个奴隶能够较为轻松地支起身体,他一点也不觉得那个瘦小的就像是个孩子的奴隶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把自己从地上拖起来,而不是像只海龟那样在地上喘息着滑动四肢,又或是半途中连着他的主人一起就像是降落失败的塘鹅那样远远地连滚带翻出去。

    他以为自己能够得到一个感激的微笑,或者,能在那张像是木头雕刻出来的面孔上看到一丝轻松的神情,又至少的,看到一个惊讶的表情,但他什么都没看到,除了那个奴隶快速地站起来以外,没有一丝迹象表明他确实施放了一个法术,他来不及感到沮丧,就感觉到了惊骇——那确实是个人,不是泥土捏出来的也不是石雕刻的,过分点说,就连阿尔瓦法师的雾凇小屋门前的两尊魔像,都比他来的更像是个活人。

    但他的确在呼吸,在流汗和流血。

    异界的灵魂感到恐惧,那是一种不同于会带来伤害与迫害的恐惧感,在他的位面里,有些人很喜欢木偶而有些人深恶痛绝,就是因为所谓的“类人恐惧”,研究人员证明过,过于与人类相似的偶人会令人不安与厌恶,那是因为不会动也不会呼吸的它们会让人联想到尸体——这个奴隶会动,也会呼吸,但他没有自己的意志,没有灵魂,这比一只偶人或是一具尸体更会令他想要呕吐。

    一只手掌缓慢地放在克瑞玛尔的肩膀上,以一种不会惊吓到他的轻柔方式,克瑞玛尔转过头去,看见了属于精灵的眼睛,那双眼睛沉静清澈,犹如暴风雨后的晴空,单单看着它也能让人平静下来。

    “我们把那个奴隶买下来怎么样?”克瑞玛尔问。

    “然后?”

    “给他自由。”异界的灵魂说。

    “龙火群岛的法律规定了奴隶永远无法获得自由。”凯瑞本说:“你可以用他,杀死他甚至吃了他,唯独不可以释放他,你可以转卖。或是抛弃,但如果那样立刻就会有人代你继续使用他或是杀死他——在龙火列岛上奴隶是财产,是物品,你可以想象让你的箱子获得自由吗?”

    “我们可以把他带走。”

    “龙火列岛的奴隶只属于龙火列岛。这也是法律。”

    “那么如果我们只是让他做点轻松的事情呢?”

    “在龙火列岛上执行的最为彻底的法律共有三条,这三条都是针对奴隶的,你可以……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但必须躲过所有的眼睛与耳朵,否则的话。领主的官员与士兵有权利带走你的奴隶,把他直接处死。”

    异界的灵魂略略停顿了一下:“你也……尝试过,是吗,凯瑞本?”

    精灵脸上出现了一种异界的灵魂不那么想要看到的表情,“嗯。”他说。

    异界的灵魂尝了尝嘴里的味道,无来由地尝到了浓重的苦涩味儿,然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话题:“吃螃蟹吗?”

    “吃。;;;;;;;;;;;;;;;;;;;;;;;;;”精灵说。

    &&&

    梅蜜看着葛兰离开,而后精灵凯瑞本与伯德温走到距离海水较远的某个地方,“宽海豚”带来的用具里有着一只折叠后只有成年男性打开的两只手掌那么大的金属器具,凯瑞本把它一层又一层地打开。让它变成一个有着膝盖那么高,长宽约三尺见方的烤架。

    “侏儒的作品?”李奥娜说,她提着一兜肥壮的牡蛎。小屋位于环形暗礁之内,周围全都是生机勃勃,色彩绚丽的活珊瑚丛,大小各异,奇形怪状的洞穴触目皆是,各种各样你所能想到与想不到的生物都能在此找到一席之地,李奥娜在此之前从未见到过大海,也没有见过如此丰沛的财富。来到这里后,她可以说是彻彻底底地被一片无垠的碧蓝色迷惑住了,有时她的头发能够一整日都是湿漉漉的。

    梅蜜的视线在王女的头发上一掠而过,自从离开了多灵。王女就将长及膝盖的头发剪短到了仅至肩膀,既是为了便于清理也是为了减少累赘,到了炎热的龙火列岛后,她更是在施法者的帮助下将头发缩短到了就像是个男孩子的程度,在这片大陆上这是很少见的事情,人类总是热衷于保留他们的头发。就算是冒险者,女性也会将头发编成辫子而不是随意剪掉,有些贵族女性如果因为某个意外事故失去了长发会终日郁郁不见欢颜,精灵们的头发甚至会被用来捻作保卫自己与族人的弓弦,并作为献给唯一伴侣的表记;但必须要说的是,剪掉长发后的李奥娜反而更加的英姿勃勃,荣光焕发,原先如同一个男性般深刻的五官在缺失了长发的遮掩与衬托后,反而就像是一块失掉了黄金基座的宝石那样凸显出来,在她脱掉长裙,穿上皮甲、紧身裤,踏上长靴,肩头露出样式古怪的焰形剑在街道上走来走去的时候,除了男人们,就连女人们也会时不时地向她撅嘴,眨眼睛,挥动手帕。

    ——梅蜜大概不知道在另一个位面有个发型叫做赫本头。

    “是的。”凯瑞本将烤架略微提起一点,让李奥娜抚摸一个不显眼的凹陷,“侏儒们会在他们的作品上留下名字。”

    “矮人也会。”

    “矮人会留在最显眼的地方,”凯瑞本说:“像是盾牌的表面,剑柄的握手处,或是链甲的铭牌上面,但侏儒只会留在不起眼的地方,有时候不是文字,而是他们用来代替自己名字的符号。”

    李奥娜摸到了,那是一只锤子,她的眼神变得犹豫不定:“侏儒也用锤子来代表自己?”

    凯瑞本看上去也像是小小的吃了一惊:“不,我见到过的侏儒符号只有齿轮、轴承或是尺子,侏儒们和矮人的关系并不怎么样,他们是不会用矮人们的通用符号来代表自己的。”

    但翻开那只烤架后,他们确实看到了留在烤架内侧的一只锤子符号。

    “这有可能是矮人的作品吗?”李奥娜问。

    “矮人不为普通人制作用具,”精灵说:“出自与矮人之手的不是武器,就是盾牌,又或是盔甲,他们偶尔也会打造珠宝,但那些珠宝通常都是有魔力的。”

    “好吧,”王女把烤架翻过来,“这或许是个希望能够成为一个矮人的侏儒。”

    精灵笑着摇摇头,这简直就是在说一个矮人想要成为一个精灵。

    “如果我们询问那个游商,”李奥娜又说:“她会告诉我们打造这个架子的侏儒住在那儿吗?”

    “恐怕不行,”凯瑞本:“侏儒们基本都在领主的控制下,少数脱离在外的都有着极高的警惕心,他们不会制作这种普通用具,这是成批次的,”他的手指在铁架上滑动,果不其然摸到了几个小点,侏儒们用这个来代表数字。

    “我不在乎侏儒们怎么样,”伯德温说:“但我真的已经很饿了。”

    李奥娜莞尔一笑,她轻轻走到伯德温身边,在他耳侧自然地轻轻一吻:“你可以先吃些牡蛎,亲爱的。”她说,正在坠入海中的阳光在她凸起的颧骨上留下了一抹朱红色的浮痕。

    感到不好意思的反而是伯德温,尤其在他被刮干净脸之后,他的表情就不太容易被遮掩住了,“我来开。”他说,从身边拔出短刀。

    牡蛎在异界灵魂的位面里也是一道美味的菜肴,只是他不太习惯吃生的,他把它放在烤架上——侏儒做的折叠烤架十分精巧,烤架面不是条状而是网格状,牡蛎青的外壳中残留的海水迅速地沸腾起来,发的施法者快速地在里面塞上一些大蒜的碎末,倒上一点冬酒,蛎肉在贝壳里吱吱作响,浓郁的香味儿一下子夺去了所有人的注意。

    李奥娜尝了一个生牡蛎,又尝了一个烤牡蛎,有点后悔自己弄来的牡蛎太少了,伯德温还拿走了几个。

    “给葛兰留着,”他用只要是男人都能明白的戏谑语调说:“他今晚有个美好的约会。”他又拿了一个给克瑞玛尔:“今晚或许我得到你们那儿借宿了。”

    梅蜜嘴里的牡蛎瞬间变得味如嚼蜡,她之前也算是给盗贼出了一个小小的难题,但她真没想到他会就这样直接告诉了伯德温,而伯德温……毫不在意。

    “蟹呢?”克瑞玛尔问,他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尴尬,毕竟他的位面,他的国家里对这种事情总是讳莫如深,如果都是男性也就算啦,但这里还有梅蜜和李奥娜。

    “给他留些奶油炖蟹肉。”精灵说。

    &&&

    ps:我也想吃葱油膏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